永乐风云2·问鼎天下

永乐风云2·问鼎天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马和走后,李增枝一个人在书房思索片刻。随即出门上马,直奔大将军行辕。

此时德州城内已是风声鹤唳,一些乱兵趁机闯入民宅奸淫掳掠,有的甚至结伙到大街上公然抢劫。不过李增枝有亲兵护卫,自然一路平安。

大将军行辕附近倒是秩序井然。乱兵再狂,也不至于到这里撒野。因着增枝是李景隆的亲弟弟,所以亲兵们也不拦他,任由他直入宅内。李增枝逮了个苍头一问,知道李景隆一个人待在卧室,并无外人打扰。增枝心中暗喜,随即直接向后堂奔去。

推开房门,增枝当场吃了一惊。只见李景隆面如枯槁、目光呆滞,犹如一具僵尸般直坐在卧榻之上,平日梳理得十分整齐的头发也是蓬松散乱。这哪还是那个喝一声石破天惊、跺一脚地动山摇的征虏大将军?这分明就是行将入木的不治病夫!

见李景隆这般模样,李增枝心中颇为忐忑。自逃回德州,他一直没敢来见李景隆。李增枝知道,哥哥之所以从云端上直落下来,自己负有直接责任。他很怕见面后,李景隆一怒之下,拔剑在他身上捅个窟窿!不过今天不一样。此刻,李增枝自认为已找到了挽回颓势的办法。只要哥哥听自己的,纵然一时失势,将来也能东山再起,再次平步青云!想到这里,李增枝鼓足勇气,轻声唤道:“哥哥!哥哥!”

李增枝唤了几声,景隆方回过神来。看清面前人后,景隆微微一愣,随即勃然大怒道:“尔这狗贼,还有脸来见我?我恨不得一刀将尔劈成两段……”说着,李景隆一跃而起,右手哆哆嗦嗦向榻旁的剑架摸去。

李增枝吓得魂飞魄散,赶紧上前,一把将李景隆的手拽住,口中惊慌地叫道:“哥哥且慢,听弟弟一言!”

“还有甚好说?”李景隆怒气冲冲地道,“我都让尔给毁尽了!将来我就等着皇上削爵、杀头也就是了!我是死定了,尔这孽障也逃不掉!这样也好,我兄弟俩一起奔黄泉!哈哈哈哈……”

见李景隆有些精神恍惚,李增枝大急,当即心一横,使出吃奶的劲儿把李景隆硬拽到床上坐下,又苦口婆心地劝了好一阵,待他安静了些,方道:“哥哥!弟弟今日来,就是来救哥哥出此劫的!”

“救我?”李景隆面露疑惑道,“尔有何办法可以救我?”

“哥哥且听我说!”见李景隆神智恢复正常,李增枝心中稍安,忙斟酌措辞,将方才与马和的对话内容转述了,末了一把抓住李景隆的手,急切地道,“哥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今日哥哥是遭了难,可若能相助燕王,来日他靖难功成,哥哥便立下大功。燕王论功行赏,哥哥不但能咸鱼翻身、东山再起,便是荣耀更胜往日亦未可知!时来运转俱在一念之间,哥哥务必三思!”

听李增枝娓娓道来,李景隆先是惊讶,继而愤怒,再之羞愧,到最后已是呆若木鸡。待增枝说完,他愣了好半晌,方结结巴巴地骂道:“尔……尔这小子太过分了,我是堂堂平燕总兵官啊!尔竟然要我暗结燕藩!尔简直是昏了头了,就不怕皇上知道了要我们的脑袋?”

李景隆虽然是骂,但其言辞间并不严厉,李增枝一听便知其心志并不坚定,当下心中一喜,忙接着道:“哥哥错了!只要不泄露风声,谁知道我们暗结燕藩?当初耿老头不也是大败?可他回京后也就是个罢官免职,连爵都没被夺!哥哥圣眷远在耿老头之上,在朝中人缘又好,纵然白沟河败得惨些,也不会比耿老头再惨!再说了,即便被夺爵又如何?只要燕王能成事,哥哥失去的,燕王也能帮你把它们尽补回来!”说到这里,李增枝话锋一转,幽幽问道,“哥哥说你是平燕总兵官,可弟弟想问你,你又为何来当这个平燕总兵官?难道燕王和我李家有仇?”

李景隆神色一黯。李增枝这话直中要害。其实李景隆和燕王并无过节,在洪武朝时关系还相当不错。他之所以费尽心思捞这个总兵位置,说白了不过是要借剿平燕藩,立下天大军功,从而平步青云罢了。可没曾想自己谋虎不成、反遭虎噬,生生造就了一千古笑柄,念及于此,李景隆悔得肠子都青了。

“哥哥!”就在李景隆心如刀绞时,李增枝的话音又响了起来,“哥哥满腔抱负,难道就甘心从此化为泡影?今朝廷这边,已无哥哥容身之处,可若哥哥愿改换门庭,效忠燕藩,将来便能重振旗鼓!如此良机,失之必追悔莫及!”

“一派胡言!”李景隆终于反应过来,他当即怒道,“尔这狗才,尔可知尔所言为何?这是谋逆!是造反!我们李家是大明的栋梁,世受皇恩,岂能做有负太祖的逆举!”

“谁是谋逆?谁是造反?”李增枝当即反驳道,“自古成者王侯败者贼。燕王一旦靖难功成,又岂是叛逆?到时候的叛逆恐就是当今皇上哩!”说到这里,李增枝冷笑一声道,“哥哥说不能负大明,不能负太祖,可弟弟叫你负大明,负太祖了吗?燕王是大明亲王,是太祖之子!他成事后,天下不还是大明的天下?江山不还是太祖的江山?哥哥你说,你哪点对不起大明,哪点对不起先皇?”

“这……”李景隆瞠目结舌。下意识里,他总觉得李增枝得话有问题,但欲驳斥,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是啊,朱棣即便赢得天下,不还是朱明王朝的皇帝么?说他另起炉灶,篡夺大明江山,这又从何谈起?一时间,李景隆的道德意识发生了混淆,他呆呆地望着李增枝,半晌方强自道:“尔这是强词夺理!”

“这不是强词夺理,这是确凿无疑的事实!”李增枝知道哥哥的心理防线正在一层层的被撕裂,当即乘势紧逼道,“不管是平燕也好,靖难也罢,说白了就是他们朱家叔侄夺这皇帝宝座!不管谁胜谁负,与社稷又有何干?哥哥你是大明的臣子,又不是他朱允炆一人的臣子。只要坐在龙椅上的人姓朱,哥哥便不是变节,更不会对不起太祖!既如此,哥哥又何必为了对朱允炆一人的愚忠,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如今天下大势已变,燕王与皇上谁胜谁负已说不准了!若朝廷最后胜出,那倒也罢了。可若燕王靖难功成,那哥哥这片所谓的赤胆忠心,不过是抗拒天命的悖逆之举!到时候国史之上,哥哥不仅不是个忠臣,反倒是个党附奸佞的乱臣贼子!哥哥你好好想想,你死忠今上,实是愚不可及!”

李增枝步步紧逼,李景隆的思绪已经彻底紊乱。他觉得增枝说得有道理,但又觉得背弃朝廷,背弃建文实是大逆不道。想来想去,李景隆也寻不到了清晰的答案,一时陷入深深的迷惑之中。

李景隆意乱神迷,李增枝却镇定自若。几十年相处下来,他已把李景隆内心深处的那些想法摸了个透——在这位醉心宦途的哥哥心中,最重要的只是自己的功名与荣华而已,所谓的忠君报国云云,说到底不过是用来掩饰自己内心欲望的遮羞布罢了。只不过这块遮羞布太过厚实,以至于李景隆自己有时候也被其蒙蔽。而李增枝的那些话,便是要将这块遮羞布彻底撕碎,让所有的欲望都赤裸裸地展现在李景隆面前。唯有如此,他才能明明白白地看清楚自己的面容,看清楚自己究竟想什么,要什么!从刚才李景隆的彷徨和犹疑中,李增枝已知道了答案。而李景隆现在的沉默,不过是在其彻底放下羞耻心,遵照自己内心的欲望行事之前,用来摆脱内心愧疚所必须耗费的一点点缓冲时间罢了。这半会功夫,李增枝十分大度的留给他。

“燕王未必可信!”半晌,李景隆长吁口气,哀声说道。

李增枝心中一喜——由这句话可知,哥哥其实已经认同了自己的建议。想到这里,李增枝沉着道:“哥哥说的是,燕王的确未必可信。但这已是哥哥东山再起的唯一希望!因此,不管其是真情还是假意,我们都只能赌一回!”说到这里,李增枝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们也要做好防范。与燕藩的密约,绝不能为外人知晓。至于退兵一事,也需详加谋划。无论如何,这残存的十万大军必须保全!”

李景隆点了点头。虽说虱子多了不痒,但全军尽没和残部得脱多少还是有些区别的。若能为下任的平燕主帅保住这十万将士,那将来在朝廷上,自己就还有转圜的余地,届时再凭着自己多年来在朝中宫中攒下的人脉,求他们在皇上面前说说情,那官职什么的虽然保不住,但曹国公的爵位却未必就会被剥夺。耿炳文现在不也还是长兴侯么?想到这里,李景隆形如枯槁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喜色。

“四日后出城不可行!”就在李增枝暗中窃喜时,李景隆阴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焉知朱老四不会诓我?长途奔袭正是燕山铁骑的拿手好戏,区区五十里,何足以护我万全?”

“那哥哥的意思是……”

“三日后亥时从南门出城,直奔济南,临走前留下五百老弱焚粮!”

“三日后?”李增枝愕然道,“不是说好四日么?”

“不能太信朱老四!”李景隆咬牙冷冷道,“提前一日出城,则可抢得先机。那时北兵离德州尚有百里之遥,即便燕庶人有意追杀,亦鞭长莫及。”说到此,李景隆决然道:“我不能拿这十万将士性命冒险。若再全军覆没,到时候就算皇上有意开恩,齐泰也会千刀万剐了我!”

“可若燕庶人以此为由,责哥哥违约奈何?”

“拿到粮饷,违约也是不违约。朱老四是个实在人,只要东西到手,他不会怪我的!”李景隆笃定地道。

“可事出仓促,仅凭马和他们一帮子人,能夺下粮仓么?若其实力不济,粮仓被咱们手下给焚了,或者被城中乱民哄抢一空,那燕庶人必然震怒,咱们对他的恩情也就没了!”事到如今,李增枝反而为燕藩操起心来,“要不把留守的兵再减些?”

“不能再减,七十万石粮,大大小小十来座粮仓,仅留五百人焚仓已是极致,再少必会被人看出破绽!马和他们能不能守到北兵进城,那就得看他朱老四的造化了!”

“也罢!”李增枝一咬牙道,“那我们明日便开始准备!三日后启程南下!”

“准备什么?”李景隆眼中寒光一闪,“若万事俱备,那粮草岂有不焚的道理?留着让高巍他们参我暗结燕藩么?”

李增枝脸一红,讪笑道:“是弟弟糊涂了。那我们……”

“一切如常!”李景隆冷笑道,“也不用整肃什么军纪了,该抢民宅的便由着他们抢,要奸婆娘的便放开了让他们奸!把个德州府搅得越乱越好。三日后正午我召集军议,以军心大乱,北兵逼近为由,传令当晚出城避敌。仓促之下,百事杂乱,来不及精细布置焚粮之事亦是情有可原,将来朝廷追查下来,我最多也不过是个‘临机失度’,万不至扯到‘留粮资敌’上头。”

“哥哥高见!”李增枝彻底放下心来。只要李景隆这个平燕主帅不遭重罪,那他李增枝再坏也坏不到哪去。待熬到燕王靖难成功,他就可以咸鱼翻身,凭着这穿针引线的功劳重登高位!

三日后,李景隆传令退兵济南。钧令一下,德州城内顿时一片混乱。当晚,德州南门大开,十万将士乱哄哄地跟着李景隆涌出城外,朝济南方向仓皇逃去。至此,南军苦心经营半年之久的德州大营彻底崩溃。

就在南军退出德州后不到半个时辰,潜伏于城内的燕军细作在马和的带领下一哄而起,趁乱打开了德州的北门。紧接着,城外的五百燕军死士杀入城内,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已成惊弓之鸟的南军焚粮老卒一荡而尽。与此同时,燕府内官亦失哈驱马北上,向五十里外的景州城飞驰而去。

当亦失哈赶到设在景州州衙的燕王临时行辕时已是第二日的凌晨。当得知李景隆已提前出城,朱棣从卧榻上一跃而起。紧接着,金忠与朱高煦也已得到消息,急匆匆赶来。一进门,高煦便激动的大喊:“父王神机妙算,李九江果然提前逃了!”

朱棣轻声一哼道:“李九江此人外表宽和,内心狭隘,实是阴鸷小人。他以为凭着几个雕虫小技便能骗过本王,却不知本王早已看穿他的五脏六腑!此番他想金蝉脱壳,却不料已落入罗网之中!”

金忠也笑道:“本以为李九江是纸上谈兵之流,不料连‘兵不厌诈’四字都不懂,如此看来,竟连赵括都不如。南军这次定是奔济南,中途必须经过禹城。而经王爷事先布置,丘福与谭渊已率三万燕山铁骑潜至临邑,距禹城不过五六十里。还请王爷速下令旨,命二将即刻出兵。”

“不错!”朱棣点了点头,马上又对高煦道,“尔率一千轻骑,即刻去临邑与丘福、谭渊会和,然后立刻率军赶到禹城截击南军!”

“是!”金忠的原话,是让丘福和谭渊率军出征,而到朱棣口中这么一转,便把高煦推到了这支偏师的统帅位置上,这无疑是朱棣对这位二儿子独当一面能力的认可。高煦听着心中一喜,忙抱拳一诺,随即出门而去。

望着高煦离去的背影,金忠长出口气道:“只要二殿下途中不出差池,李九江这十万残卒是插翅难飞了!”

“出不了岔子!”朱棣自信满满地笑道,“鲁北各州县已无朝廷大军,高煦率一千轻骑驰骋平川,些许守城之卒绝不敢阻拦!”说到这里,朱棣略为一顿,随即又道:“咱们也不能闲着。我燕军主力尚屯在武邑,景州这里只有一万先锋。万余人马,占领德州是够了,要尾追李九江尚嫌不足。咱们此刻便兵分两路,世忠你率这万余人赶往德州;我即刻去武邑,率大军启程南下,追击李景隆!”

“好!”金忠答应一声,随即笑道,“这次王爷与二殿下前后夹击,咱们这位当世赵括总算是穷途末路,只有束手就擒了!”

“不!”朱棣本已走到门口,听得金忠这话,忽然回头道:“本王只要这十万南军,不要李景隆!到时候没准儿会放他一马哩!”

“放他一马?”金忠闻言不由一怔,“这是为何?”

“尔不总说九江是当世赵括么?赵括也有赵括的用处!”朱棣高深莫测地呵呵一笑,随即大步流星的出门去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