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风云2·问鼎天下

永乐风云2·问鼎天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节

南军中军大阵的最中央,盛庸与铁铉正站在临时搭建的望楼上鸟瞰全局。见朱棣的帅旗移动,盛庸的眼中闪过一丝喜悦的光芒,他当即大声下令道:“命前阵勿要阻挡,只管结阵自保,放燕庶人进来!”

其实不用盛庸指示,前方的南军早已准备就绪。六花阵本分内、外两层,阵中七军皆自成一体。本来,为确保中军大阵无恙,周围的六小阵应互相策应,抵挡来犯敌军,但此次,庄得的前军和葛进的右虞侯军却对气势汹汹杀来的燕军视若无睹,只在巨大木盾的掩护下龟缩自保。燕军一时无法破坏巨盾,索性便从两阵中央的缝隙直突向前,朝中军大阵杀去。而此时,盛庸的中军阵型也出现松动,竟让燕军连破几道防线,直让朱棣他们冲杀到了腹心。

燕王亲军在进攻时,本是一个松散、巨大的锥型阵,但刚才为了从南军前方的两个小阵中间穿插,这个锥型阵的左右两角已被挤压了不少,此时几乎成了一个长条状。方才朱棣带着马云、狗儿等一众内官冲在最前面。见眼前的南军四散而逃,朱棣正暗自高兴,忽然后方“啊呀”一阵惊呼响起,朱棣回头一看不由大惊——在自己身后四十余步外,南军忽然拉起了几道绊马索,几十个亲军骑士猝不及防,顿时栽落马下。

“杀燕贼啊……”就在朱棣惊愕间,震天般的喊杀声已四处响起。朱棣举目四顾,当即惊得张大了嘴巴——此时的南军中军阵型已发生了巨变。前方百余步外,约五千南军健卒聚集在盛庸所处的望楼下,而在两侧远方,则有更多的南军步卒结成一个个小圆阵,相互策应着向自己步步逼近;最要命的是身后,在用绊马索掀翻了几十个燕军骑兵后,南军步兵在大盾的掩护下一拥而上,将原先被撕开的缺口重新堵上,把大部分燕王亲兵堵在了中军阵外!此时的南军中军战线,已由最开始的矩形一变成为环形,除五千人马聚集中央,保护盛庸等主将外,居于外围的三万将士则逐渐缩小阵型,一步步将朱棣他们压缩在阵中!

就在朱棣身陷敌阵时,南军大阵外的金忠也发现了不对劲。庄得和葛进在几乎没有抵抗的情况下便放任朱棣攻击中军,继而南军中军又将缺口堵上。金忠见多识广,立马意识到这是早有预谋,专钓朱棣上钩!

“先生,使长被堵在里面了,快想办法救他!”中军主将张玉这时正与金忠站在一起,眼见燕王亲军的身影被南军淹没,他当即急得大喊。

金忠此时也万分紧张。南军重新列阵后,金忠他们的视线被挡得严严实实,已无法得知朱棣在阵中的情况,但从南军这一系列有条不紊的举动中,金忠可以断定,燕王现在必是凶险万分。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打破南军大阵,将燕王他们救出。

南军总数不过十万出头,现在的燕军加上鞑骑共有九万。以燕军的实力,强行破阵并不是不可能,最关键是破阵的速度!若阵还没破,燕王便已罹难,那就追悔莫及了。想到这里,金忠的脑筋开始飞速运转——破阵的方法有很多种,但要想快速破阵,无疑得仰仗骑兵,尤其是有重甲护身的铁骑,更是强行撕开敌军阵线的不二法宝。本来,燕军中共有三万铁骑,分别归于中、前、左三军,由张玉、丘福、朱能三位大将统率。若他们在,金忠自信可以冲破前方南军的阻挠。可问题的关键是,现在前军和左军中的二万铁骑已被高煦带去了威县,现在金忠手里只剩下张玉的一万铁骑,外加近万朵颜鞑骑。胡人不善攻阵,而这帮鞑骑方才又被地雷炮吓了个半死,强驱他们硬攻肯定不行,必须另想对策。

“欲破方阵,必攻四角!”这一兵家之常理在金忠脑海闪过。略一思忖,他终于拿定了主意:“传令士弘将军,率左军所剩将士与朵颜鞑骑迂回至敌阵东北角,攻其左虞侯部,以为策应!”说到这里,金忠又对张玉郑重道,“张老将军,现我军仅剩中军一万铁骑,还请你率他们正面强攻盛庸的中军大阵,无论如何,一定要杀入阵中。你部一出,我既率全部兵马压上,将正面两个小阵牵制住。南军兵少,只要我军全军压上,其纵有阵势依持,亦无太多余力制衡你部,你可趁势与王爷会和杀出!”

“好!就这么办!”张玉不及多想,当即答应一声便要出动。

“张老将军!”金忠又拉住张玉的马缰,补充道,“此战非为破阵,而是要救出王爷。张将军人少,一旦突入阵中,切勿与敌多做纠缠,找到王爷与之会和便可!”

“老夫晓得!王爷危在旦夕!先生莫要叨咕了!”张玉已是心急如火,哪顾得上和金忠啰嗦,当即拨马去了,不一会儿,张玉和朱能已分率所部驰出,向南军大阵杀去。而正如金忠所料,此刻前方的两小阵再也不龟缩自保,而是逐渐合二为一,对张玉的铁骑展开激烈的抵抗。

一场空前惨烈的血战开始了。燕军为营救主帅,个个奋不顾身,通红着眼英勇砍杀;南军方面,中军大阵外面的各小阵也是拼死展开截击。双方都要争取时间,燕军必须赶在燕王亲军崩溃前突入盛庸的中军阵中,把燕王救出去;而南军要做的,就是死死缠住朱能和张玉,坚决不让他们突破中军的外围防线。只要拖到朱棣被擒,眼前凶残的敌人必将丧失勇气,全线崩溃。

朱能部在南军背后,他那里的战况一时不好判断;而张玉直扑南军正面,他的进展被金忠尽收眼底。张玉的突进速度很快,一会儿功夫,仓促合军的庄得、葛进部出现松动,防线也逐渐凹陷进去。

“传令全军,准备进攻!”见张玉进展顺利,金忠暗自高兴。如今这种情况,盛庸是再也玩不出花样了的。照这种气势,只要己军全上,不仅燕王能救出来,一场完胜也不是不可能的。

就在将士们蓄势待发之时,燕军西南方向却突然奔来一名哨骑。骑兵的背上插着两支箭矢,一看就是被人射伤的。

“南……南军!”还没到阵里,骑兵便支撑不住了,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出自己发现的敌情后,便一骨碌从马上跌下来,倒地气绝!

虽不过寥寥数字,但哨骑的话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南军不都在前面吗?怎么后方也有南军?

金忠内心也是惊骇不已。他马上掉头瞭望,不多时,地平线上便冒出一大群黑点。真的是一支大军!

“中计!”金忠身子一软,几乎从马上栽了下来。而在南军那边,望楼上的盛庸和铁铉早已远远瞧得,当即欣喜若狂地击掌大笑。

这支突然出现的兵马果然是南军,而且人数不少,马步共计四万有余,领头的也不是别人,而是真定大营中仅次于安陆侯吴杰的第二号人物——参将平安。

当初白沟河大败后,平安随郭英逃回了真定。其后郭英被罢免,吴杰统领真定大营,平安便归于吴杰麾下。吴杰原先是河北都司掌印,说白了就是个坐纛将军,平日里只负责真定府的防御。而平安是百战老将,又久随郭英出战,在真定的北伐将士中威望甚高。有了这么层缘故,真定大营虽归吴杰主持,实际上平安的影响力却几乎可与他分庭抗礼。

燕军扫荡山东腹地,威胁直隶,盛庸不得不出城追击。面对敌强我弱的不利形势,王度设计以真定军马为奇兵,希望他们能隐匿行踪增援山东,在两军激战正酣之际抵达战场,对燕军形成夹击,从而一举奠定胜局。但是,因吴杰一直对盛庸这个总兵阳奉阴违,为防吴杰抗命不遵,王度在让盛庸给吴杰下令的同时,又命使者暗中携带了一封密令给平安。结果不出德州诸人所料,吴杰一接军令便满脸愁容,继而吱支吾唔顾左右而言他。使者见吴杰犹疑,遂将盛庸密令交给平安,希望他能跃过吴杰,直接听盛庸之令出兵。

平安乃洪武朝老将,以前便与盛庸关系不错。二次北伐时,他二人都在李景隆麾下,彼此间也多有配合。且与吴杰这帮子勋臣出身的将领不同,平安是一心忠于朝廷的,当盛庸在信中万分诚恳地请他相助时,平安当即慷慨应命。随后,平安找到吴杰,借口偷袭北平,将所部四万大军带出了真定。出城后,平安折而向南,一路经顺德、广平、大名三府,一直到达大名府南四十里处的南乐。在那里,平安部折转向东,进入山东境内,抵达鲁西的朝城县。一路上,平安昼伏夜出,专挑小道行军,走的十分小心。朱棣以为真定即便出兵,也只会就近从威县一带入鲁,却没料想他们居然兜了这么大个圈子!因此平安竟躲过了燕军的哨探。

抵达朝城后,平安侦知燕兵已北上东昌,便也领兵出发,一路风餐露宿,在东昌东南五十里外的莘县境内扎营,并与盛庸接上了头。此时燕军主力已到滑口,盛庸准备迎敌,并命平安疾速赶到东昌。平安一路疾行,终于在朱棣身陷重围的关键当口赶到了东昌战场!

“变阵!变阵!”在经历短暂的惊骇后,金忠声嘶力竭地大喊。现在的燕军本阵正对北面的盛庸,而平安却是从侧后方杀至,若不赶快调过头来,恐怕这剩下的六万将士都要被杀得干干净净。

燕军本阵出现骚动。真定南军的出现,不仅让燕军将士措手不及,更加剧了他们心理上的恐慌。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燕军急匆匆地掉转枪口之际,四万南军已逼近到了燕军阵前。平安一马当先,领着三千精骑直闯阵中,所到之处燕军人仰马翻,立时陷入混乱。

“北兵本阵乱了,弟兄们步步为营,把燕庶人擒下!”南军大阵的望楼上,盛庸已兴奋得满脸通红,挥舞着拳头对着楼下的南军将士放声大喊。

“活捉燕庶人!活捉燕庶人!”负责包围燕王亲军的南军将士此时也齐声高呼,但仍维持着纪律,并未因此展开冲锋。这也是盛庸布置好的。他明白,燕王亲军铁骑虽然骁勇,但再强的骑兵,在严密的战阵面前也无可奈何。因此盛庸并不急于让将士们一涌而上,那样反而会给朱棣机会。只要稳扎稳打,一步步逐渐缩小包围圈,那朱棣便是瓮中之鳖,总有束手就擒的时候。

朱棣此时的处境十分危险。他的三千亲军,有大半被隔在了盛庸中军的环形阵外。在更外围,南军小阵也正对张玉和朱能的突击拼命堵截。由于平安的意外出现,燕军本阵的六万大军已被死死绊住。仅靠张玉和朱能的现有兵马,不仅难以冲破南军防线,连被反噬都很有可能。

朱棣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他把身边的亲兵集中起来,不断的左突右冲。如此打法,一方面是为了阻滞南军的四面紧逼,另一方面亦试图找到一个薄弱环节冲出阵去。可冲了几次,不但没能打开缺口,燕军自己的活动范围却被压缩至方圆不到三里的范围内。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亲军将士中不断有人翻身落马,跟随在朱棣身后的亲兵仅剩下不到六百。

在又一次盲目突围受挫后,南军的包围圈已缩小到仅仅方圆二里,剩下的燕军将士已全部被压缩在一个仅两丈高的小土堆周围。趁着两军各自调整阵型的当口,马和焦急地跟朱棣道:“王爷,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南军人多,咱们得拼上一把,尽全力和外面的援兵会和!”他的左臂已中了一箭,虽然有铠甲保护,但箭头仍嵌入肌朕,鲜血汩汩流出,一条胳膊已被染得通红。

朱棣内心也十分焦急。不过身为主帅,他面上却必须保持镇定。马和的建议,实际上是劝他改变前几次一击不中,退而另寻他处的游击试探打法,下定决心拼死一搏。若成功,自然可以杀出重围,可此次再不得手,自己深陷南军阵中,便再无侥幸之理。之前朱棣一直不肯孤注一掷,是希望外面的朱能或张玉能冲破南军包围,将自己营救出去,可面对越来越严峻的形势,朱棣知道完全寄希望于援兵已不可能,只需再过不到一个时辰,现在剩下的转圜空间也会被吞噬殆尽,到时候自己就再无反抗之力。想到这里,朱棣感到必须尽快找出对策。

“号手还剩几个?”忽然间,朱棣扭头问马和。之前朱棣说话,皆声如洪钟,此时却出乎意料的微弱,马和差点没听清,愣了一愣方答道:“带出来十个,已有四个死了,还剩下六个!”

朱棣没有应声。之前的突围虽然盲目,但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朱棣已经判定,包围圈南面的南军实力最为雄厚。在一个时辰前的那次向南突围中,朱棣看到前方“庄”、“葛”、“楚”三面大旗,这也就是说,盛庸已把手下仅有的三个参将全调到了包围圈的南面。当然,这样的安排并不奇怪,因为张玉的中军就在南线包围圈之外,此部实力最为雄厚,所以也是朱棣最有可能选择突围的方向。相反,从东北方向攻阵的朱能实力较弱,故那边的防守相对薄弱。

朱棣举目四望。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天空中正刮着凌厉的北风,呼啸着扫过凄凉的战场。略一思忖,朱棣压低声调对马和道:“选几个胆大精干得出来,待会冲到南面的南军阵前,吹号让张玉加紧进攻!”顿了一顿,他又道,“记着,一定要冲到南军阵前再吹号。”

“要从南面突围吗?”马和赶紧发问。

“从东北突围!”朱棣的话音十分阴冷,“尔率三名号手守在最后,待大队离开后,再冲到南面。记着,吹完号,尔便单骑折回,追上大队!”说这话时,朱棣有意将“单骑”二字咬得特重,他相信马和会懂他的意思。

马和打了个寒噤。以他的聪明,立刻就明白了朱棣话中的全部含义。尽管天色漆黑,但马和还是能清晰感受到朱棣那双特有的重瞳中投射出来的凌厉光芒,他不敢怠慢,拱手道:“奴婢明白,请王爷放心!”

“去准备吧!一盏茶后,本王率大军突围!”朱棣拍拍屁股起身,下达了最后一道旨意。

“遵旨!”马和赶紧应答。

一盏茶功夫过去,朱棣下令将火把熄灭,随即疲惫的燕王亲军再次跨上战马,向东北方向奔驰而去,随即南军大鼓再次震天响起。待大队离开,四名飞骑却单独驰往南面,待跑到距南军枪阵不到三丈的地方,其中三人忽然吹响了号角。

此时北风正烈,战场上鼓声又响,正反方向朝东北飞驰的燕王亲军只闻得呼呼风声和咚咚鼓声,并未听到号角作响。但正在下风口与南军僵持拉锯的张玉却顺着风隐隐听到了号声。他精神一振,随即高声叫道:“儿郎们!王爷向咱们这边杀过来了!大家加把劲,接王爷出来!”说完,他便鼓起余勇,奋勇向前突进。

吹完号,马和随即准备撤退,这时一阵箭雨袭来,马和早有准备,举起盾牌挡住,其他三名号手则有二人中箭身亡。趁着第二波箭雨未到,马和与剩下的赶紧拨马调头,向东北方向飞奔。南军为保持阵型,并未追赶,便由着他们去了。

两人跑了不久,便隐隐看见亲军后队的身影。马和突然一勒马缰,将马止住。跟在身后的号手一愣,随即也停了下来。

“大人,大队就在前头,怎么不跑了?”号手奇怪的发问。尽管看不清脸,但从略带青涩的嗓音可知,这个号手还是个半大的孩子。

“唉!”马和暗中叹了口气,随即缓缓扭转了马身。“大人……”号手刚又出声,忽然眼前寒光一闪,一支短箭已经刺穿了他的喉咙。年轻号手甚至来不及发出声音,便一骨碌从马上栽下。

马和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但只过了片刻,他便重新睁目。望了脚下的尸身一眼,马和拨马回转,毫不犹豫地向燕军队伍追去。

当马和追上大队时,燕王亲军正与南军杀得难解难分。

朱棣的选择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东北角攻阵的朱能本是为策应张玉而来,故手下仅有五千燕军轻骑和三千朵颜鞑骑。但正因为非是主攻,朱能反而稳扎稳打,只求最大程度吸引敌部。而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盛庸也逐渐看透了朱能的心思,也发现朱棣的突围方向基本都是在南线。基于此判断,他遂把重心放到了抵御张玉上头。原先用来对付朱能的左、后、左虞侯三个小军阵中,除左虞侯军直面朱能,全力抵抗外,其余二阵都不约而同的将精锐抽调到了南线,中军环形大阵中,南线的兵力布置也最为雄厚。盛庸的计划是,只要张玉部覆没,燕王基本上就可以说是瓮中之鳖,届时可以尽快抽调出部分兵马增援正与金忠死拼的平安。毕竟,盛庸是平燕总兵,他除了要生擒朱棣,更希望趁此机会把那附逆作乱的十万“叛军”一网打尽。

可当朱棣突然折而冲向东北时,意想不到的变故发生了。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漆黑,朱棣把全部残存亲军聚到一起,又形成一个攻击性极强的小锥形阵,借着夜色向东北方向狂扑过去。燕王亲军是燕军精锐中的精锐,且对朱棣忠心不二。此时朱棣抱必死之心,其他人亦是慷慨奋发。因此,这数百骑士虽然人数不多,但突然爆发起来,战力却是惊人的强悍。东北面的南军本和朱能杀的旗鼓相当,此时朱棣他们发疯般的从背后杀至,众人一时慌了手脚。一番冲杀下来,中军的包围圈竟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朱棣一伙趁势冲出,与在外围与南军小阵鏖战的朱能部合到了一起。

“王爷回来啦!”眼见朱棣脱险,朱能又惊又喜,当即振臂大呼,燕军将士也是欢呼雀跃。待到朱棣入阵,朱能的使命便已完成,忙集合残军,与朱棣一起向东北方的茌平方向撤退。南军追了十来里,因天色已暗,终不敢久追,后便收兵归阵。

见摆脱了敌军追击,朱能长吁了口气。众军士连番鏖战奔波,早已累得全身乏力,得知南军退兵,顿时乱哄哄地坐到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朱棣也止住了马,见朱能过来,便问道:“士弘,白天战时,为何只见你和张老将军的旗号?其余三军呢?”原来朱棣方才身陷阵中,竟不知平安突然杀至。

“王爷有所不知!”朱能一边解下自己的水囊递给朱棣,一边简要将南面战况说了,末了沉声道,“王爷,此番我军恐是败了!”

朱棣征战半日,已渴得喉咙冒烟,正欲将囊中之水一饮而尽,突然听得朱能禀告,当即惊得将口中之水呛了出来。一抹嘴巴,朱棣颤声道:“平保儿来了?世忠他们现下情况如何?”

“回王爷话,我们仓促退兵,现在本阵的情况已不知晓。不过王爷冲出来前,末将曾派员与本阵联络,据回报,一开始有些慌乱,不过后来已逐渐稳住,倒也没吃太大的亏。王爷既已逃出,想来平安亦不愿多做纠缠,这会儿没准儿已收兵了!”

朱棣心中一沉。不过他很快又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此次是本王一时大意,让盛庸侥幸胜了一回。不过既然本阵稳住,我军便有再战之力,来日再找盛庸复仇不迟!”

“恐怕复不了仇了!”朱能脸上却是一脸沉重,“王爷突围前,据本阵传来的消息,平安偷袭之初,我军猝不及防,短短一个时辰便折了大几千将士,其后两军胶着,损伤的人也不少,合起来今天光金先生那里恐就要死万把人!”

“上万!”饶是朱棣已有心理准备,仍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燕藩总兵力不到十五万,抛去老弱和守城士卒,能拉出来打的也就十万人。一万人的伤亡,对燕藩来说无疑是不小的损失。想到这一切都是自己在没有弄清敌军情况下,一意孤行造成的,朱棣的内心不由深深自责。

“还不止本阵!”朱能接下来的一席话,更让朱棣胆颤心惊,“而且张老将军……先前张老将军率一万铁骑突入南军阵中,本来说好了本阵将紧蹑其后,全军压上作为掩护的。可平安突然来袭,本阵自保不暇,此时张将军部恐怕……”

朱棣埋着头没有吭声。就在突围前,他吹响号角命张玉拼死接应,但最后他却选择了向朱能方向靠拢。如此一来,自己声东击西,的确是起到了效果使自己冲出了重围,但却把张玉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从这一层上说,是他出卖了张玉。他将张玉作为吸引南军的诱饵,将他送上绝路,自己却借机冲出重围。尽管这么做是情非得已,但想到张玉对自己的忠心,朱棣的内心仍感到无比愧疚。

不过很快,朱棣便回过神来,眼见朱能还望着自己,朱棣镇定自若地一挥手,果断结束了这个话题,转而道:“赶快,不要歇息了,全军回援,一定要将张老将军他们救出来……”

不过朱棣的支援已经来不及了。当他与朱能会师的那一刻起,盛庸便意识到,擒拿燕王的计划恐怕要落空了。眼见朱棣他们仓皇逃去,盛庸遗憾之余,遂把所有的怒火发泄到了仍陷于阵中的燕山铁骑头上,当即厉声下令道:“把那个老匹夫的铁骑围起来,一个也不要放过!”

张玉陷入了绝境。此时的燕军本阵,正与平安部来回拉锯,一时无力救援张玉;而朱能他们的撤出战场,使张玉不得不独自面对南军本阵将士的围剿。张玉情知不妙,可天色渐黑,他不知道燕王已经冲出包围。抱着宁死也要救出主公的念头,张玉率着手下的铁骑与盛庸大军拼死厮杀。

好汉终究不敌人多,尽管燕山铁骑骁勇盖世,但面对近十倍于己的敌军,他们终于显出了颓势。在南军的疯狂围剿下,燕山铁骑接连不断的倒下,转圜的空间也逐渐被压缩。很快,张玉所部被截为两段,副将郑亨统领的后卫被南军挡在了外面。郑亨没张玉那份执拗。见实在势不可为,他只得改弦更张,转而掉头突围。

郑亨很幸运,南军的目光都集中在张玉身上,经过艰苦搏杀,郑亨率着近千残军冲出南军的包围。但他的离去,也使张玉失去了最后的奥援,这位戎马一生的老将无可挽回的陷入了绝境。

一千、五百、三百。在几次冲杀过后,张玉身边只剩下了上百亲军。数万南军层层叠叠地列成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将他们困在方圆不足百丈的狭小空间内。

“将军,箭已经射光了,咱们怎么办?”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张玉扭头一看,发问是自己的亲将脱脱迷失。

张玉苦涩地一笑。脱脱迷失是他还在北元做枢密知院时收下的奴隶,降明后也一直跟随。这个鞑靼汉子性格爽直,二十年来一直对他忠心耿耿,可如今,他却将这位忠仆带入了绝境。

“脱脱,你带着剩下的儿郎们降了吧!盛庸是朝廷大将,他不会太为难你们的!”

“我们投降?那将军你呢?”

“我?”张玉此时已经翻身下马,望着步步逼近的南军,他摇摇头,一脸凛然道,“我身受使长厚爱,事到如今唯死而已,岂能降敌?”

“将军不降,我也不降!”脱脱迷失当即叫道,“长生天在召唤我,我和将军一起去见他!”

“我也不降!”

“老子也不降,大不了跟将军一起上路!”

脱脱迷失的无畏带动了其他亲兵。这些人都是张玉从军中精心选拔出来,久随自己的勇士,眼见张玉决意赴死,他们也毫不犹豫地慷慨高叫。

“好!”张玉也大受感染,“马革裹尸,男儿大幸!这茫茫旷野,便是我热血汉子的归宿!”

盛庸此时已赶到军中。眼见张玉视死如归,他不由微微一叹。作为军人,他赞叹张玉的豪气,但作为敌人,他必须要将这个名震河北的燕藩悍将置之死地。尤其是在刚才,张玉还一箭射死了他手下最骁勇的参将楚智,想到这里,盛庸眼中更冒出熊熊怒火。

“放箭!”盛庸手一挥,冷冷下达了命令。

万箭齐发,如蝗般的箭雨从四方飞至。脱脱迷失中箭气绝,其余亲兵亦接连倒地。到最后,被亲兵们护在最中间的张玉也被乱箭射中。盛庸放眼望去,张玉那身威武的精铁战甲已被十余支箭矢刺穿,鲜血沿着箭杆向外流出,将全身染得通红。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张玉艰难的举起右手,将已有些歪的帽盔扶正,旋又望向盛庸,嘴角浮现出一丝难以言喻的冷笑。半晌后,只听得“扑通”一声,张玉魁梧的身子终于栽倒在地。

“兵主,把他的心挖出来,祭奠楚将军!”确认张玉已死,葛进恨恨地向盛庸提出了建议。楚智与他久在盛庸麾下,情如兄弟,不想今日却被张玉一箭击杀。想到楚智死时的惨状,葛进心痛之余,也将满腔怒火倾洒在了张玉身上。

盛庸没有吭声。葛进见状,遂自顾自地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咬牙切齿地向张玉的尸体走去。

“且慢!”就当葛进扬起匕首,就要戳下时,盛庸阻止了他,“张玉杀楚智,非为一己私怨。战场之上,武人丧命乃平常事,何以冤冤相报?”

“兵主……”葛进万分悲怆地放声大叫。

盛庸却没有再理他。将目光从张玉尸体上收回,盛庸一招手,亲兵将坐骑牵至,盛庸一跃上马,返身离去,风中飘来他的最后一句话:“收兵回营。张玉尸身留给北兵!”

就在张玉身亡的同时,燕军本阵与真定援军的较量也分出了结果:平安奔袭而来,一开始占得先机。但燕军毕竟人多,且均是百战精锐。经过来回拼杀,燕军已由最开始的猝不及防,继而变为旗鼓相当,最后已隐隐占了一丝上风。此时已过二更,经过三、四个时辰的战斗,本来战力较弱的南军已疲惫不堪,平安遂下令向东昌城撤退。东昌大战至此终于结束。

这一仗,燕军损失惨重。燕军本阵在平安的偷袭下损失过万,佯攻策应的左军和鞑骑亦有数千伤亡。损失最为惨重的是燕王亲军和张玉的中军铁骑,燕王亲军在南军阵中折了千余将士,中军铁骑最惨,除主将张玉阵亡外,将士中也只有郑亨的一千多残兵得以幸存,其余八千余骑士尽皆覆没。经此一战,燕军损兵近两万,且其中有过半是身经百战的铁骑精锐,燕藩遭受了自靖难以来的最大一次惨败。

朱棣与金忠会和后,张玉的尸体也被找了回来。望着被射成刺猬般的老将军遗体,一向坚毅的燕王也不禁潸然泪下。张玉本在军中威望甚高,人缘也是极好,此时众将纷纷赶来,莫不对着遗体唏嘘不已。良久,金忠方止住声,道:“王爷,还请节哀!”

“本王岂能节哀!”朱棣单手捂脸,哽咽道,“今日若非本王一意孤行,又岂会遭此惨败?如今两万健儿血洒疆场,张老将军亦捐躯沙场,本王有何面目见张辅?有何面目见两万健儿的父母妻儿?”回想起突围前的那一切,朱棣又羞又愧。眼下张玉的儿子张辅正随高煦在威县,朱棣简直不敢想象怎样面对这位老将军的遗孤!

马和也在现场。他眼见朱棣虽声泪俱下,却绝口不提自己吹号鼓动张玉之事,心中也是五味杂陈。不过他不敢有丝毫表示,只能默然不语。

半晌,金忠语气沉重道:“将士们家属俱在北平,回去后多加抚恤,总能安抚得了的。张辅是将军,亦知武人之命运,不至于哀伤太过!”说到这里,金忠也觉得有些底气不足,遂转过话题道,“王爷!眼下最要紧的不是哀悼亡者。今日南军大胜,气势必然大涨,待明日歇息够了,没准儿会出阵邀击,咱们得赶紧回师!”

“回什么师?”朱棣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厉芒,声调也骤升几拍,愤怒的吼道,“传令三军,今夜原地露宿,明日一早与南军决战,为死难将士报仇!”

“对!报仇!”

“杀了盛庸,用他的头祭奠张老将军亡灵!”一旁将领们的情绪也被撩拨起来,个个义愤填膺地高喊。

“王爷!”见此情状,金忠心中大急,当即也提高声调道,“如今情势已变。现敌众我寡不说,三军士气亦遭重挫。既然明知局面不利,王爷又岂能因一时之忿而做无益纠缠?王爷果真欲置我燕军于万劫不复之地么?”

朱棣浑身一震。金忠的一番激言,将他从狂怒中来了出来。冷静下来后,朱棣顿时明白——自己刚败了一次,若再不顾形势一意浪战,很有可能又遭惨败。真到那时,自己和这数万将士的命恐都要交待在这东昌城下了。想到这里,朱棣顿时猛打了个寒噤。

“退兵吧!”几经挣扎,朱棣终于怅然一叹,无奈地下达了命令。金忠闻言,心中顿如一块大石落地,当即沉声道:“王爷英明!”

当晚,朱棣将马和召进了自己的寝帐。昏暗的烛光中,朱棣一双眸子死盯着马和的脸,幽幽问道:“大军突围时,尔等留后可有被人发现?”

“没有!”马和紧张的大气不敢喘一口,小心禀道,“当时天色黝黑,王爷又命全军灭掉火把。奴婢带着他们守到最后,待大军走完了,才上马向南面去的!”

朱棣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起身来回踱了几步,忽然对马和冷冷道:“今日情况危急,军中号手三人心生歹意,竟投靠南军,并吹号诱张老将军入彀,其心当诛!”

马和身子一抖,赶紧应和道:“王爷说得是。奴婢下去便查此三人名录!待靖难功成,便是搜遍天下,也要找出他们,为张老将军报仇!”说到这里,马和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此等奸诈小人,盛庸必也瞧他们不起。利用完之后,自然就一刀砍了!”

“言之有理!”朱棣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旋又道,“尔今日尽心护主,忠勇可嘉!回北平后,去找世子领赏钱五百贯,蟒袍一袭!”

“奴婢谢王爷厚赏!”马和赶紧磕了个头!

“道乏吧!”朱棣挥了挥手,随即走到榻旁,马和赶紧上前,侍候他除衣脱靴。待朱棣躺好,他方走到烛台前吹了蜡烛,随即蹑着脚挑帘出帐。出得帐门,一阵冷风袭来,马和打了个寒噤,随即露出一丝苦笑,摇摇头去了……

第二天清晨,燕军悄悄踏上了北归的道路。退兵的路上,燕军几次被盛庸追击,一度甚至面临溃散的危险。幸亏朱高煦及时赶到,仗着铁骑的威力,将盛庸逼了回去。饶是如此,燕军仍屡遭南军游骑骚扰,一路走走停停,直到建文三年的正月十六,才仓皇回到北平。

燕军退后,盛庸趁势督军北上,将失地悉数收复。而东昌一战,亦打破了燕军不败的神话。战后,南军士气大振,盛庸的威望也达到了顶点。待重回德州,这位平燕总兵官雄心勃勃,大集兵马,准备乘胜北伐,一举踏破北平。在经历了无数次惨败后,建文朝廷终于迎来了期盼已久的春天!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