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风云2·问鼎天下

永乐风云2·问鼎天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节

当建文的舆驾行到坤宁宫门口时,马皇后领着太子文奎以及马云一帮子内官迎了出来。建文处罚江保之事,马后已从内官处知晓,知道夫君心情不好,她也是愈发小心谨慎。见马后他们行礼,建文伸手一虚扶,随即牵住文奎的小手道:“父皇几日没过来,奎儿你可有淘气?你弟弟呢?怎么没一起出来?”

“回父皇话!”文奎扬着脑袋,答道,“母后教导有方,儿臣不敢放肆!母后说傍晚外面风大,怕弟弟出来着了凉,就让他待在房里了!”

见文奎举止合礼,回答也是有板有眼,建文满意地点点头,遂不再说话,直牵着他一起进宫。

待进入宫内,皇后的贴身都人英儿已抱着三个月大的文圭在暖阁门口跪候。建文走进暖阁,在窗边的榻上坐下,然后从英儿手中将文圭接过,脸上露出慈爱的神情,抱着儿子一阵好哄。

文圭懵懂婴儿,根本不知道眼前之人就是自己至高无上的父皇。而建文也完全没有哄婴儿的技巧,只顾又摸脸蛋,又捏鼻子,不一阵竟把文圭惹得哇哇大哭起来。

建文哄儿时,马后搂着文奎在一旁坐着。文圭一哭,她立时慌了神儿,忙从建文怀里将文圭抱过一阵好哄,又嗔建文道:“陛下老不来看圭儿,他哪认你这个父皇?”

文圭出生未久,便赶上夹河大败,建文当时忧虑不安,实在没功夫顾及这个二儿子。后来国事堪忧,建文更是忙得焦头烂额,几个月下来,见这个亲儿子的次数扳着指头都能数得过来。此时马后嗔怪,建文也觉失职,只能尴尬一笑。

不过愧疚归愧疚,过了好一阵,眼见文圭仍哭个没完,建文顿有些不耐烦起来。本来他就心情不好,此番来坤宁宫,也是想通过这天伦之乐缓解缓解烦乱心绪,谁知文圭竟然闹出这茬,让他更加心神不安。眼见建文越来越焦躁,马后也急得满头大汗,忙不停地摇着怀中的文圭,想让他安静下来,但一时之间,却也无法如愿。这时候一旁的马云小声说道:“娘娘,二皇子许是饿了,奴婢拿些奶来喂吧?”

马后这才如梦方醒,本来之前便到了喂奶的时辰,只是听说建文要来,便赶紧准备接驾,竟把这件事给忘了。

“嗯!你赶紧去!”马后忙点头道。马云得旨,遂蹑着脚退到暖阁外头,过了一会儿,便拿着一个精致的银制小壶进来。此时马后一示意,一个都人忙将文圭抱过,马云找了个瓷碗将奶倒出,然后拿了支汤匙一口一口的喂给文圭。

文圭开始吃奶,房间内顿时安静下来。马后腾出手,又见建文脸色已稍稍好转,便小心问道:“那个江保犯了什么大事?惹得陛下如此生气?”江保平日很是机灵,也颇讨马后欢喜。今日他突然被罚,马后不知其因,便随口这么一问。

一提江保,建文怒气又生,他哼了一声道:“这个阉货,对他好些便蹬鼻子上脸,竟敢妄议朝中大臣!朕不杀他就不错了!”

一听关系朝政,马后忙闭紧了嘴巴。不光是内官,就是她这个皇后,也不得探听朝堂之事,这也是太祖定下的规矩。

马后不说话,建文也不说话,一时气氛便变得有些尴尬。过了好一阵,马后方无话找话道:“前几日徐都督的夫人进宫来,说再过几日便是母后的千秋节。她想探听一下,今年是否要进宫朝贺?”原来下个月是吕太后的生日。按礼,这天一众命妇应进宫朝贺。不过自燕藩起兵后,国事不顺,去年吕太后便下懿旨,免去了当年的朝贺之礼。至于今年如何办,到现在宫中还没有消息出来。

“哪个徐都督?”建文疑惑地问道。

“还有哪个?就是中山王府的徐增寿啊!他们家一向和咱们皇家亲近。今年宫中迟迟没个消息,外面儿的命妇都不知该不该准备贺礼,便推她进宫来问臣妾。臣妾又哪做得了这主?还得请陛下您决断!”

马后提别人还罢,一提徐增寿,建文当即怒意大炽:“别跟我提这个吃里爬外的家伙!狗屁的亲近!谁知道他们安的什么心!你以后不许再召见徐家的人!若他们还有脸进宫,就给朕统统轰出去!”

“陛下这是怎么啦?”见建文突然发怒,马后吓了一大跳,过了好久方嗫嚅道,“中山王是咱们大明的大功臣,怎的陛下对他们家生了这么大怨气?”

“什么功臣?老子是功臣,儿子是奸贼!”建文一双眸子都快要冒出火来。他也不管马云这个内官在场,便直接对马后说道:“你知道么?徐增寿身边的那个徐得,竟跑到河北去见四叔手下的马和!那个马和你以前也见过,是四叔最亲信的内官!他们俩搅在一起,你说徐增寿想做什么?”

建文说话时,马云一直在旁边给朱文圭喂奶。一听建文说徐家暗结燕藩,马云立刻想到自己兄弟与徐妙锦的关系,心中不由一紧,手中的汤匙也停在了半空中。这时文圭正张大了嘴巴等着吃奶,却见汤匙半天落不下来。文圭急不可耐,当即扬起小手便是一拨,马云猝不及防,拿汤匙的手被文圭打中,一匙奶竟直直泼在了文圭脸上!

“啊!”文圭一声大叫,马云脸颊顿时一下被抽干了血色——他立刻明白,自己捅了个马蜂窝!

果不其然,建文的脸一下变成了猪肝色。江保和徐增寿的事,已让他满腹不爽,方才马后扯出此事,顿又把他的怒火燎了起来。马云不早不晚,偏偏就在这个当口犯错,这无疑给了建文一个发泄怒火的绝佳“良机”。狠狠盯了马云一眼,建文眼光一寒,厉声道:“来人啊!拉出去乱棍打死!”

“陛下!”马后正手忙脚乱吩咐下人拿水给文圭擦脸,听得建文下如此杀手,顿时吃了一惊。这马云是她的亲信内官,为人一向恭谨,此次虽犯了过失,但文圭毕竟也没受什么伤,在她看来,将马云严斥一顿也就罢了,谁知建文竟会拿出个“杖毙”的章程来!一时间,她也顾不得照看文圭,忙转身对建文道:“皇上,这马云也就是一时失手,陛下又何必发这么大火呢?”

“一时失手?”建文冷哼道,“朕看他就是故意的!这帮子阉货,没一个好东西!”

“他哪有故意的胆子?”马后赔着笑脸道,“这人跟了臣妾几年,平日里办事还是挺麻利的。今日却不知中了什么邪!好在圭儿无事,不过是奶浇了脸,洗洗也就干净了。陛下何必跟一个内官计较呢!”

要在往常,马后这么一说,建文就是有天大的怒火,也便平息下来。不过此番不一样。建文今日确实心境确实糟透了,尤其是方才放了江保一马,建文回想起来,自觉破了太祖的规矩,心中愈发不爽。但君命已出,却又无法收回来,只能将怒火撒到马云身上。不过毕竟是皇后开口,他也不能完全不给面子。略一沉吟,建文狠狠地瞪了马云一眼,鼻子里粗气一呼道:“看在皇后求情的份上,便饶了尔这条狗命!不过尔等贱人,天生就生了颗蛇蝎心,此番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尔!尔和江保一样,领三十棍子,滚到宝钞司当火者去!”

马后一怔。虽然已饶马云不死,可她仍觉得这种处罚太重。不过此时她也猜到:马云这是遭了江保的池鱼之殃。皇帝的性子,马后最是清楚。她知道建文此时正在火头上,要再劝谏,肯定会被他认定为得寸进尺,到时候不但马云保不住,自己也可能挨一顿训斥。思念再三,马后终于决定默认这个事实。叹了口气,马后转而对马云道:“你这奴才,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谢陛下的不杀之恩?”

马云生来就是个老实本分人,刚才听建文要杀自己,他一时吓得傻了,瘫在地上半天没反应过来。此时马后开口,他才恍然惊醒,忙如之前的江保一般,趴倒在地一阵叩头,随即失魂落魄的被执刑的其他内官如拧小鸡一般提了出去。

处罚完马云,暖阁里之前的那种温馨氛围却也被驱得一干二净。建文本想晚上留宿坤宁宫,但此已心思全无,一瞧马后,她也是意兴阑珊。于是二人只捡着不着边的话闲聊一阵。亥时一到,建文便起身道乏,径自回乾清宫去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