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三十六计大全集

用人三十六计大全集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精彩案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精彩案例

让“金子”发光——穆彰阿培育曾国藩

清朝汉族大臣中,曾国藩位高权重,堪称数一数二。曾国藩37岁时,就已官至二品,为清王朝立国以来所仅有。人们也许要问:出身贫寒农家的曾国藩,为何年纪轻轻就能在朝廷大臣中取得显赫声名呢?这就不能不提到满族大臣穆彰阿对曾国藩的赏识提携了。

穆彰阿是满洲镶蓝旗人,历任军机大臣、翰林院掌院学士、兵部尚书、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太子太保等要职,深得道光皇帝的信任与器重。道光十八年,被钦点为会试总裁。

这一年,28岁的曾国藩第三次赴京会试,以第三十八名得中进士。得知这一结果,曾国藩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总算榜上有名;忧的是第三十八名毕竟太后面了些,只怕难有出头之日。他下定决心要在殿试中奋起直追,争取名次移前。谁知殿试结果只得了三甲第四十二名,别说理想中的一甲,连二甲也相距甚远。按照惯例,三甲人员进不了翰林院,只能分发到各部任主事,或到各地去任县令。这对一心想进翰林院的曾国藩来说,自然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他心灰意冷,连以后的朝考都不想参加,收拾书本准备回家再作努力。师友们连连劝慰,才使他勉强留了下来,按时参加朝考。

就在这时,命运之神关照了曾国藩。担任会试总官的穆彰阿,听说湖南考生曾国藩的文章写得好,在朝考结束后,特别调阅了他的试卷。曾国藩应试之文的很多论述,正切合穆彰阿近来的心境。他参与朝政多年,左右之毁多矣,但他觉得自己该是真正的良吏。这个湖南考生言之在理,想必是个有用之才,应该名列前茅,当即决定取为一等第三名。朝考结果呈皇上审核时,穆彰阿在道光皇帝面前,又特别把曾国藩的文章称赞了一番。皇上也颇为赏识曾国藩的说理与文风,觉得不在一二名之下,朱笔一挥,又把曾国藩调升为第二名。由殿试的三甲第四十二名,一跃而成为朝考一等第二名,不仅曾国藩本人觉得意外,所有关注此次朝考的人都大吃一惊。

张榜当晚,曾国藩依例登门拜谢会试总官。穆彰阿首次与曾国藩相见,对这个来自遥远南方的考生印象极佳,觉得其步履稳重,举止端庄,谈吐大方,是个朝廷大臣的样子。他有心多了解一些这位新人对内政外交的见解,便找些话题与之交谈起来。正如自己内心所期望的,曾国藩虽然开始因为不了解这位满族大臣用意何在,有些诚惶诚恐,但很快便领悟到对方并无刁难挑剔之意,便无所顾忌地开怀畅谈,不仅对答如流,而且所谈内容恰合穆彰阿心意。穆彰阿听曾国藩所说,越发感到自己没有看错人。欣慰之余,语重心长地叮嘱这个即将进入翰林院的新人:“翰林院乃藏龙卧虎之地,朝廷宰辅之臣大半由此而出,足下进入之后,宜继续争先奋进,立志做国家栋梁之才。”曾国藩一再拜谢穆彰阿知遇之恩。

有了穆彰阿做靠山,加上自己刻苦修业深造,曾国藩在翰林院果然一帆风顺、步步高升。道光二十年,授职侍讲,官位升至四品。穆彰阿在向皇上禀报新任侍讲时,针对道光帝极重天伦的特点,特别禀报曾国藩家祖父母、父母、弟妹、妻子、儿女一应俱全,堪称有福之家。道光帝听后果然非常高兴,下旨叫曾国藩次日进殿觐见。

第二天,曾国藩进殿后,被带到以往从未去过的房间等候宣召。可一直等到临下朝时,才有太监来通知,说皇上有事,今日不见了,明日再来。曾国藩回到家中,觉得其中有异,连忙去穆府求教。穆彰阿沉思片刻,明白了皇上的用意,便问曾国藩是否留意了房中摆设,特别是墙上的字画。曾国藩摇头说:只等皇上召见,哪还注意那些。穆彰阿顿时显出怅然若失神色,喃喃自语:可惜!可惜!曾国藩不解地说:明日再觐见,还可见到皇上呀!穆彰阿自顾沉思,也不答话。过了一会,突然召唤家人带四百两银子去见宫中一位老太监,请他把那房里四周墙上的字画一一抄录好,再设法送过来。同时让曾国藩就在这里等着,接到抄件,赶紧读熟记住。曾国藩虽未懂其中奥妙,但老老实实照办了。

第二天,皇上召见曾国藩时,问及那间房里的字画,曾国藩顿时恍然大悟。他既佩服穆彰阿的料事如神,更为其对自己的关照而感动万分,心想:要不是穆彰阿,自己对皇上的问话无言以对,说不准会怎么样呢!如今,自己顺顺畅畅地回答了皇上的问话,一字不差地背出了那些诗词,皇上的满意心情,不言自明。穆彰阿对自己的大恩大德当永世不忘。果然,不知道个中详情的道光帝,只道是曾国藩的观察力和记忆力超乎寻常,世所罕见,如此贤才,应该重用,稍后不久,便降下旨意,擢升曾国藩为内阁大学士,官居二品。转瞬之间,连升数级,为日后发展奠定了基础。

曾国藩对穆彰阿一直执弟子礼。在京任职时,常上穆府讨教;出外做官后,每次进京,必先到穆府问安。穆彰阿去世,曾国藩还照常到穆府探望其家人。一个满族大臣与汉族后辈结下如此深厚情谊,实属难得。

穆彰阿对曾国藩的培养可谓用心良苦,关怀备至。我们发现穆彰阿首先是发现了曾国藩的才能以及可造就之处,觉得此才可造,然后就用心以全面的培养和关心,从穆彰阿在道光帝面前的举荐、褒扬,到四百两银子抄录字画,爱才护才之心令人敬佩。

是金子也需要人来发掘,所谓“金子总要发光的”,但是早遇到好的“掘金者”和“护金者”,金子就会发挥更大的能量。高明的领导者总会做好掘金护金的工作,从芸芸众生中发现金子并不容易,让金子更好发光更不容易,所幸有这样的领导者,会从下属中发现、培养“金子”。

关爱和行动胜于“说教”——张兆栋秉公护才

张兆栋,是清朝的一个官员。张兆栋之所以被后人称道,关键在于他不仅能坚持实事求是地选拔人才、使用人才、信任人才,而且能够想方设法地保护人才、培养人才。

同治年间,清廷任命张兆栋到吴下任市政使,专管一个省的财赋和选用官吏。当时,正值丁日昌任苏州巡抚。丁日昌是一个伪善烦琐、举止轻率的人,喜怒无常,变幻生于顷刻,张兆栋都能稳定处之,在必要时加以补救。

有一天,在秀水任职的沈伟宝,给巡抚丁日昌汇报治水工程情况。因为沈伟宝出言不逊,丁日昌便生气地呵斥起来,沈伟宝虽然资历浅,也不甘示弱,反唇相讥,据理力争。因此,丁日昌大怒,拍案摔碎茶碗。沈伟宝也不甘示弱,干脆摘下官帽往桌上一放,说了声:“悉听尊便!”便径自走出。丁日昌见此情景,恼羞成怒,派人将沈扣住,声言不杀掉沈伟宝誓不罢休,并派人去叫张兆栋帮助裁决。

张兆栋听说这件事后,为了尽量保住沈伟宝不遭杀身之祸,故意拖延时间不去。私下里,他就到沈伟宝被扣留的地方,去问明事情的经过,随后又帮助沈伟宝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而后,张兆栋又来到丁府,又向丁日昌询问了事情的经过,说:“沈某的罪行在于不尊重你吗?”他这样一问,丁日昌也觉得因为不尊重就杀头有些过分,支支吾吾地说:“哦,我当时非常的生气,所以……”张兆栋又说:“作为一个巡抚,你抓一个沈伟宝非常容易,你要杀他就杀好了,谁又敢违背你的命令呢?不过问斩之后,你要是不向皇帝禀奏,我也会禀奏的。”又说:“我也不敢违抗你的命令啊,不过,我还会如实陈奏的。”丁日昌听到他的话,脸是青一阵白一阵,好久不说话,最后说:“你说得有道理,我做得有些过分。”说完,就对左右说:“把沈伟宝放了吧!”

沈伟宝出来之后,对张兆栋非常的感谢。有了这次教训,人也变得谦虚起来。

张兆栋之所以能公平地处理沈伟宝和丁日昌的矛盾,是因为他的平衡之术的灵活运用,在不得罪人的情况下,又对人以启发教育,使沈伟宝和丁日昌都认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