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宏志私房谋杀

詹宏志私房谋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骸骨与沉默》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骸骨与沉默》

在古典推理小说里,犯罪案件往往只是“谜题”,大部分的作者倾向干脆俐落的描写(而不是透露许多可怕或恶心的细节),案件一旦成立(也就是谜题一旦向侦探们公开),接下来的故事就是办案解谜的过程,犯罪本身并不需要被细腻地了解或陈述。事实上,推理小说史上之所以会出现一个所谓的“美国革命”(American Revolution),正是出于作家们对于推理小说这个“非写实面向”的不满足,美国的冷硬派侦探小说与古典推理小说最大的不同,岂不是就在小说对犯罪处理态度的不同吗?

《骸骨与沉默》导读/詹宏志

不给推理小说读者安乐椅上的安乐,他直率无隐描写现场和犯罪细节,不但让侦探产生混合着偷窥的快感和清教徒的反感,甚至还叙述了侦探妻子的反应,这是古典推理前所未见的态度与手法。

Bones and Silence

受到“美国革命”挑战的古典推理作家不得不另辟蹊径,重新调整他们笔下的侦探安排。有人——譬如写“八十七分局”(87th Precinct)系列的艾德·麦可班恩(Ed McBain,1926-)——把侦探放入警察体制,他可能还是孤独或独立的,只是他的“助理”不是一人,而是整个警察体系;但雷金纳·希尔采取了另外一种途径,他让侦探的搭挡有能力也有作用,甚至是重要的互补,没有对方彼此都不是完整的,他又让两人的文化特质与思考型态南辕北辙,比较与冲突的趣味因而源源不绝。仅此一项,就是雷金纳·希尔对推理小说的重大贡献。

戏剧与现实交错的作品

在雷金纳·希尔第一部推理小说《喜欢交际的女人》里,他创造的一对独特侦探搭挡也首度登场,一位是心宽体胖、好色贪杯、斗嘴耍宝的刑事主任狄埃尔(Andrew Dalziel,根据作者的说法,Dalziel要读做Dee-ell,这是推理小说界另一个圈内之谜),另一位则是教养优雅、学识丰富、思想前进的警官巴仕可(Peter Pascoe)。

雷金纳·希尔(Regina Hill,1936-)是英国当今的推理小说重镇之一,也是现役推理小说家中少数仍能保有古典推理格局,并深刻表达“现代性”的作家。我在这里又说他古典又说他现代,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雷金纳·希尔是一位既勤勉多产又创作严谨的作者,他的第一本推理小说《喜欢交际的女人》(A Clubbable Woman)出版于1970年,此后三十年他创作不缀,长短篇小说成书合计超过四十种以上;除了用雷金纳·希尔的名字之外,他还用派屈克·卢埃尔(Patrick Ruell)的笔名写另一系列的推理小说,并以狄克·摩蓝德(Dick Morland)的笔名写科幻小说。这样的创作数量,让人们很难想像他的作品大多是份量很重、布局很严谨的巨制,他作品的幽默和深刻,也是长期以来受到评论家称道的地方。雷金纳·希尔在1990年以《骸骨与沉默》(Bones and Silence)一书获得英国推理小说作家协会(CWA)的“金匕首奖”(Gold Dagger);1995年又荣获推理小说家的最高荣誉“钻石匕首奖”(Diamond Dagger,也就是“终身成就奖”的意思),他长期独特的能力与成就也在此得到全面的肯定。

希尔的小说结构复杂紧凑,在我们今天要读的得奖作品《骸骨与沉默》也可体会,一边是一连串奇怪的死亡与扬言要自杀的匿名信,另一边则是一齣神剧的公演筹划,两位侦探在两件事中间疲于奔命;刑事主任先在自宅后窗目击裸女与男子争吵夺枪产生第一桩奇案,然后是接二连三的怪事,这古典式的谜题固然不易解,小说的社会指涉与讽刺意涵也随地可出,神剧的主题与侦探的票戏也饶富深意,基亭说雷金纳·希尔的作品趣味常常是艺术作品才有的,指的可能就是这个意思。顺便一提,看到雷金纳·希尔在《骸骨与沈默》中穿插神剧进行的情节,可以想像他一定是另一位对戏剧有深入兴趣或研究的推理小说家(这在推理小说史上太多了),他甚至有另一本小说干脆以戏剧名词为题,叫做《下场词》(Exit Lines,1984),又是舞台上角色下台所念的台词,又暗指死者死前的话语,一语双关,妙不可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