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宏志私房谋杀

詹宏志私房谋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十八号病房》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十八号病房》

The Patient in Room 18

●曼侬·古德·爱波哈特(Mignon G· Eberhart)/著

●刁筱华/译

内容简介

一个雷电交加的暴风雨之夜,圣安医院因停电而陷入一片漆黑、混乱之中,在南侧厅值大夜班的护士莎拉·凯特急忙去关十八号病房的窗户,却赫然发现病人杰克森老先生死在病床上,而价值不菲、正用来治疗他伤口的镭也不翼而飞!

此后的短短数天之中,发生了接二连三的惨剧,医师、护士、死者亲属等相关人士似乎都涉有重嫌,且看睿智、迷人的年轻警探蓝斯·奥里利与莎拉·凯特如何联手抽丝剥茧,一一破解谜团,揪出真凶,还给圣安医院原有的祥和宁静。

导读推荐

如果我当时知道的话

作家声名的获得与维持究竟是出于必然?还是偶然?有些例子可能会让你我心生感慨,低回不已。

在推理小说黄金时期的二0年代和三0年代,大西洋两岸两个推理小说重镇(大国),曾经各自拥有两位“天后级”的女性推理小说家。在英国,那是创造了神探白罗与梅波阿姨的阿嘉莎·克莉丝蒂(Agatha Christie,1890~1976),以及推出末代贵族侦探温西爵爷的桃乐丝·赛儿丝(Dorothy L· Sayers,1893~1957);而在美国,则有写出经典作品《回旋楼梯》(The Circular Staircase,1908)的玛丽·兰哈特(Mary Roberts Rinehart,1876~1958),以及写出本书《十八号病房》(The Patient in Room 18,1929)、活了将近百岁的长命女作家曼侬·爱波哈特(Mignon G· Eberhart,1899~1996)。但是,几十年过去,新作家、新面孔不断更换翻新,新作品、新把戏也不断出笼流行,有些长青作家的作品仍然被阅读、被讨论、被喜爱,但有些作家的作品却已淹没在历史洪流中。终究,眼球是有限的,读者总是必须选择,然而,这些选择是怎么决定的呢?

拿上面这个例子来说,英国的阿嘉莎·克莉丝蒂和桃乐丝·赛儿丝至今仍然享有广大读者的爱戴,也受推理史家与评论家的讨论青睐;但同时期一样受欢迎的两位美国天后作家,玛丽·兰哈特只剩一本《回旋楼梯》仍能见于书肆,其他作品多半已被打入冷宫,曼侬·爱波哈特的书则时时绝版,推理界热闹腾腾的各种评论与讨论,也几乎完全冷落了她。阿嘉莎·克莉丝蒂和桃乐丝·赛儿丝的作品,真的比玛丽·兰哈特和曼侬·爱波哈特的作品更优秀、更突出,或者更吸引人吗?

然而在二0年代,兰哈特是美国稿酬最高的作家,而爱波哈特则是稿酬最高的第二位;兰哈特只手创造出一个推理小说的流派(论者称之为“早知如此”Had I but known,或简称HIBK),爱波哈特着作等身(她也被归到“早知如此”这一派),长篇小说就有五十九部,她的作品被翻译成近二十种语言,曾经担任美国推理小说协会的主席,也担任过享有盛名的“名作家学校”的指导教授。

我在这里特别列举另外两位天后的丰功伟业,目的是要解释,这两位“新大陆妹”作者比起大西洋对岸岛国的两大天后也绝不逊色;但因着历史上某种“长期的非理性”(相对于黄仁宇说的“历史长期理性”,店长杜撰的名词),把某些一样好的东西或者甚至是更好的东西,糊里糊涂淘汰出场。那就要等百年之后,有知音能将之发于幽微,重新评估,为之平反;在文学史上,作家作品的评价起落如股价,有时候就是这种现象。

直到她后来回想起来

我刚刚才说,大西洋彼岸的英国作家克莉丝蒂和赛儿丝把小说创作的赌注押在“谜案布局”与“神探角色”之上,而美国的兰哈特与爱波哈特则把赌注押在各种面临危险的“单身女性”与悬疑惊险的“情节气氛”,但随后推理小说的发展,渐渐单方面偏向有侦探、有谜题的这一派,弄得这两大美国天后也逐步失去了读者和市场的关爱眼神。我们后来从好莱坞的经验也明白,拥有相同主角和相似故事的“续集”,比较容易让不花大脑的观众认识并认同;拥有同样侦探的系列推理小说,直到今天,也还是阅读市场的主力。这种阅读的惯性和惰性,有时候是会让我们错失许多值得一读的佳作。

另一个我要为曼侬·爱波哈特抱屈的理由是,她其实也创作了一个持续出现的小说主角,也就是我们今天要阅读的《十八号病房》里的女英雄莎拉·凯特(Sarah Keate);这位女英雄是位未婚、年纪早已不小的护士,她个性坚强,见义勇为,当然也就经常闯入危险之中,弄得小说紧张万分,也连累小说中另一位年轻侦探蓝斯·奥里利(Lance O'Leary)为了拯救她疲于奔命。这是一个极有趣味的角色设计,也很能让读者喜欢认同;莎拉·凯特第一次现身就在一九二九年的《十八号病房》,三0年代一共出现在作者的五本书中,同一时间立即被好莱坞改编成六次电影,可见她受欢迎的程度。

可惜爱波哈特自己并不重视这个角色,五本小说之后要再等十年才有第六本,然后要再间隔十二年才有第七本,这七本小说稀释在她创作的近六十本小说中,使得读者根本忘记她曾经塑造过一位令人难忘的主角人物。(拜好莱坞几次重拍二、三十年代旧片成功之赐,最近传出的消息,他们终于要重拍莎拉·凯特的故事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