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宏志私房谋杀

詹宏志私房谋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职业、专业、谋杀与推理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职业、专业、谋杀与推理

——推理小说的百工图

大家好,历时八年,总算有机会在这里和大家轻轻松松的谈推理小说,因为再也不会有人跑来和我催稿了。感谢当初各位会员的大力支持,谋杀专门店全部101册终于发行完毕,而现下所发行的公开平装版,大家可以照自己的喜好任意选购,不用非得要全套一次购齐,可惜碍于版权的关系,平装版没有办法将101册全部出齐,但我想书的生命是很强韧的,只要书曾经出现过,读者也愿意花心思去寻找,那么不管是透过网路、旧书店、图书馆,甚至是私印版什么的,一定有机会可以读到的。而透过平装版的公开发行,我也有机会可以挑我最喜欢的几本一一的在座谈会上介绍,也许讲个101场也讲不完呢?

和社会息息相关的类型读物

推理小说这种读物,和社会是息息相关的,譬如南回铁路命案,我只能说,well done,well craft,难得一见的离奇案件啊!透过媒体大量报导案情,也让我联想到不少和案情有关的推理小说。南回铁路案中,火车驶过被人预先破坏的轨道,导致列车出轨,车上大多的乘客都受了伤,但只有一人死亡,而在案发之前,也有发生不少铁轨遭破坏的事件,令警方不禁怀疑此事件是否由某不满台铁的神秘集团所为,也怀疑是否有人能从中获益。死者是一名越南新娘,生前保有巨额的意外保险,最后保险公司发现死者的丈夫的前一任妻子亦有保高额意外险,而且也是死于意外,于是保险公司主动向警方提供这一道线索,而警方也开始改变侦办的方向。

在这个案件中,凶手为了确保出轨计画能成功,还特地订制轨道车进行实验,这使我想到奥斯汀·傅里曼笔下的宋戴克医生,他是史上第一位随身携带化验工具,也就是能化验尸体、以及其他物证的侦探,现在看起来没什么,但在这本小说诞生的1906年时,警察却还没有任何化验物证的措施。受此小说的影响,1912年纽约才正式成立了史上第一个物证化验室,所谓的“微物办案”概念终于诞生,也才有后来的李昌钰这般的化验专家出现。傅里曼在创作时,为了确保行凶手法的可信度,常常会自己作实验,像是找工匠制作用糖线来射箭的枪管,确定这个道具真的可以用来谋杀,才写入小说中。

南回铁路案的凶手发挥了严谨的犯罪精神,甚至还用了蛇毒,不过这也不是新鲜事,在福尔摩斯《斑斓的彩带》一案中,也是利用毒蛇杀人,不过利用动物杀人的难度实在太高,要确保蛇会自己乖乖的爬到被害者身边,准确的攻击被害者,然后再乖乖的离开,几乎是不可能的。另外,铁路也是推理小说中常见的场景,如《小姐不见了》的故事就是发生在某部火车上,一位老太太和其他乘客说要去餐车用餐,结果却离奇失踪,火车中途也没有靠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这个还不够稀奇,反正火车是在地上跑,总会有办法的。事实上,推理小说甚至还把舞台搬到飞机上过,如克莉丝蒂的《谋杀在云端》就是飞机上的谋杀案。还有,火车被设计成意外出轨,主谋自己也待在车上的情节,也出现在《双重理赔》这本书中,因为这么一来,凶手就可以很方便的为自己设计出不在场证明了。

独“谋”乐不如众“谋”乐

谈完犯罪手法,我们再来谈办案手法。火车翻覆后,大家一开始的想法都认定是乘客以外的人所为,因此受伤乘客在经过医疗后,都被放回家了。之后侦办方向改变了,认为乘客之一是嫌犯的机会很大,当时却又没有留下任何乘客的联络方式,那该怎么办呢?最后警方调出当时案件现场方圆20公里的通联记录,再一个一个打电话去确认,慢慢的调查出当时车厢内的各种小事件,这样的概念在瑞典作品《罗丝安娜》也曾出现过,书中描述瑞典的某码头边出现一具无名浮尸,警方无法辨识死者的身份,怀疑死者并不是瑞典人,于是将相关资料送到全世界的刑事单位,终于查出他是来瑞典自助旅游的美国人,在死前曾搭过附近的渡轮,如果能找到当时的乘客,对于破案就会有很大的帮助,而最后也终于找到一两人,而且这些人在渡轮还拍了照片,警方又根据这些照片去寻找其他的乘客,这样的办案过程也比较接近真实的情况,单凭一个人的推理就能破案实在是不太可能的事,还是要靠大量的资料比对和物证化验才能成功破案。

回顾推理文学的成长过程真的是一件蛮有趣的事情,虽然现下大家对于“何谓推理小说”这件事都非常的清楚,可是在当时,第一位写出推理小说的作家却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正在创作出崭新的文体。推理小说中一定要有谜题,而比较严重的谜题就会牵扯到谋杀案。18世纪的Gothic歌德式小说就常以谜题为故事主体,如巨大的古堡深处不时会传来神秘的人声,看来又是某个被家族所软禁的神秘人物,其实连琼瑶的《菟丝花》也有过类似的情节。尽管如此,Gothic还不能算是推理小说,因为其中并没有包含“侦探”的角色,其实19世纪末前,世界中也没有警察的概念,办案的人员多以皇宫所任命的官阶捕快为主,到了后来才将慢慢转型成所谓的警察。

目前大部分的人认定侦探的起点,是威基·柯林斯的《月光石》。故事中有一位警探卡夫,他负责侦办月光石宝石窃案,卡夫迄而不舍的调查,却无功而返。柯林斯给了我们侦探的概念,但这个侦探毕竟还是警方人员。而爱伦坡《莫格街谋杀案》中的主角是真正的侦探,而且最后也破了案,至此推理小说已经逐渐成形了。

柯南·道尔以福尔摩斯大放异彩

在爱伦坡在世时,并没有太多人对推理文学产生兴趣,直到柯南·道尔才终于能让推理小说真正的发光发热。他原本是一位失意的医生,受到加布里奥的影响,于是开始挑战创作出一个能够连续破案的神探,他联想到他大学的某位教授,脸上挂着个鹰勾鼻,总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思考,进而解开难解的谜题,柯南·道尔就以这位教授为蓝本,创造出福尔摩斯这号人物,福尔摩斯探案系列的第一本着作是《暗红色研究》。在这本处女作中,柯南道尔就已经将大家所熟悉的福尔摩斯系列办案形式完整的呈现出来了。这本书推出后,被一家出版社用25英镑买下版权,虽然只是小钱,但这对一个新人作家来说,已经是相当高的肯定了。

不久后,一位美国人安排英国的新人作家和美国出版社洽谈新作出版事宜,最后只有两人能准时交稿,而这两部作品就是王尔德的《葛雷的画像》和柯南·道尔的《四个签名》,之后Strand杂志看上柯南·道尔的文笔,与他签下合约,请他在杂志上连载福尔摩斯系列的故事,柯南·道尔摇身一变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作家,也终于开启了推理小说的黄金时代。

再来谈谈稍早提过的奥斯汀·傅里曼,他的作品不只是逻辑推理,更重视的是微物证据。举个例子来说,警方发现一具疑似是自杀的尸体,不过侦探却在死者的牙缝中发现薄麦饼干的碎屑,都要自杀的人了,还会吃薄麦饼干吗?另外死者鞋底的砂石和现场的砂石并不一致,显然这个现场并非真正的死亡现场,最后,死者的眼镜碎片散落一地,侦探请警方帮忙将这些碎片拼凑起来,只拼到一半,侦探就发觉有异,因为碎片的量太多了,可见除了眼镜之外,其实还有其他破碎的东西,这其实是凶手的障眼法。还有死者身上的血迹也怪怪的,从血迹的流向,侦探推敲出死者是以脚上头下的方式被搬运过来的。这种透过细微的小东西帮助办案的概念在福尔摩斯系列中是找不到的。另外还有另一种型式的小说,就是作者将所有有关犯罪的线索都公开,摆明了就是要想读者挑战,看看读者有没有办法在谜底揭晓前抢前一步推敲出凶手是谁,当然如果写的让大家都能轻易猜出凶手,那就不能算是成功的作家了。

再谈谈傅里曼的《红拇指印》,这是第一本侦探透过指纹辨识的帮助来办案的小说,而其中凶手甚至制造出假的指纹来混淆侦探办案的方向。在此书之前,现实世界中从来没有过使用指纹辨识技术办案的纪录,由此可知,每一个案件的背后,其实都可能隐藏着某种专业领域的知识。就拿最近很红的台开案来说吧!赵建铭出庭时,有很多神秘的黑衣人保护他的安全,在今日的社会中,要调查这些黑衣人的真实身份,其实不用请侦探,新闻媒体的狗仔队就很强了(笑)。我看到某个节目请到保全人员来解说有关黑衣人的事件,他指出这些黑衣人的站位方式很特别,是有组织性的,所以他们并非彼此不认识。但黑衣人的站位方式和一般的保全人员不同,没有人负责前导以及断后的工作,身上也没有任何无线电通讯装置,因此绝不是正规的保全人员,事后调查才知道这些黑衣人原来是另一种专业人士:酒店的保镖。每发生一件新案件,就能让大家学到新知识。看来看八卦新闻也能学到不少学问耶!像是内线交易的成立条件,医生和药商是如何勾结的,最重要的是也让我知道了不少好吃的餐厅(笑)。

读100本书活出100种人生

在南回铁路案和台开案之前,能和这两件案子匹敌的,我想只有璩美凤事件了吧?因为这个事件,让大家认识了什么是针孔摄影机,征信跟拍的行业一下子也变的热门起来。最厉害的是,为了看璩美凤**影片,原本对电脑一窍不通的人,这下子突然都变成会上网下载档案,而且还学会怎么用软体播放影片档耶(笑)!

阅读世界各式各样的推理小说,认识各种不同的职业领域,带给我多采多姿的乐趣,像是《G-string Murders》谈的是有关脱衣舞娘的故事,作者Gypsy Rose Lee小姐本人也曾经是轰动全世界的名舞娘,甚至还传出爱因斯坦曾向她求婚的绯闻。她不只当脱衣舞娘有一套,也拥有相当的文笔才华,后来当了专栏作家,还出了2本推理小说,其中一部就是这本《G-string Murders》,故事中以声色场所作为背景,写活了这个充满爱慕虚荣,黑白两道都想来剥削的另类世界,一旦在这个圈子发生冲突,往往会以最激烈的方式收场。故事中连连发生脱衣舞娘遭人用丁字裤勒毙的杀人事件,主角也是脱衣舞娘,在黑白两道都不愿碰这淌浑水的情况下,为了自保,她决定自己站出来当侦探办案,故事和主角的设定和一般的推理小说完全不同。也许这本小说在推理小说史并没有什么经典份量,但它的确提供了读者另一种阅读趣味。

每个人都只有一个人生,在年轻的时候,还充满着无限的可能性,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可能性也就慢慢的减少了。在20岁时,人是用加法去看待自己的人生的,到50岁后,就只能用减法来看待人生了。有趣的人生到底该去哪里找?我想就是多听故事了,读100本书,就能活出100种人生;读1000本书,就能活出1000种人生,所以爱看书的人是最幸福的,因为他的人生一定可以活的非常丰富!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