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之旅

致命之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2、陈队长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2、陈队长

毫无疑问,凶手就在他们中间。从那张平面图看,外人不可能进入空冷机房,能进空冷机房不被人发觉的只能是调度和当班人员。两扇进出的大门在冬天的夜间被关得死死的,没钥匙根本打不开,调度手里就有大门的钥匙,所以他们的嫌疑不能排除。

法医的鉴定结果还没出来,不知道死亡原因是什么,但谋杀是确定无疑的。我看他们厂里领导的神色,巴不得就当这案子是自杀事件,或者意外死亡,可笑,太可笑了,听说过跳河死的还没听说跳冷冻水池的,意外死亡同样不可能,冷水池口只有一平方米,横着的人都塞不进去。局领导刚才打了电话过来,说要抓紧时间破案,把事件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程度,不要妨碍化工厂的生产,还说已经有市领导打电话来过问此事了。

肯定又是他们厂里搞的,不错,化工厂是市里的头号企业,利税大户,可也用不着这么紧张兮兮的,还是老观念,一有事就找领导。他们不知道,破案可是“技术活”,着急是没有用的。

在化工厂的会议室里,我们几个人讨论了一下,初步认定赵小强的死亡时间是在凌晨4点到6点之间,当然,这还要法医的验尸报告出来后才能确定。死者周身并无伤痕,死亡原因有待确定。小朱提出一个观点,他说通往水池顶有一个梯子,一般的女人是很难把一个死人扛上去的,就凭这一点,此案的突破口应放在三个男性身上。小朱刚说完,就有人提反对意见,“那么两个女人呢?”是呀!如果两个女人共同作案,完全有可能把赵小强抬上去的。更何况……我也提出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凶手要把死者放进冷水池呢?或者死者干脆就是溺死的!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没了声音。我觉得再讨论下去意义不大,等验尸报告出来再说。我让大伙再去空冷机房看看,顺便再摸摸这六个人之间的关系,目前我们除了知道吴天柱跟死者打过一架外,其余的便一无所知了。

在车间办公室,李主任向我提供一个最新得到的消息,一位女工悄悄地告诉他,戴岚岚曾经跟赵小强谈过恋爱。真是一个好消息,我抽出刚才戴岚岚的笔录。

很简单,戴岚岚说她4点左右被王美玲唤醒,然后一起去找调度,等把水泵开起来回到控制室大约是4点20分。她和王美玲说好每人抄半夜的记录,在凌晨3点之前是她抄记录,每次她都去冷水池看一眼,没有发现赵小强。

如果戴岚岚说的是真话,即使那时赵小强已经死了,她也不大可能发现赵小强,池口只有一平方米大小,根据记录,当时的池水是满的。如果不是今天白天水压大把赵小强的大衣卷上来的话,恐怕直到现在也不知道这里藏着一个死人。

我闭上眼睛,努力回忆戴岚岚的模样。她披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看上去很文静,在六个人中间,好像也是最镇静的一个,既没有王莉莉的惊慌失措,也没有王美玲的歇斯底里,当然更没有其余三个男人的可笑。他们表面上故作镇定,但游移不定的眼神恰恰暴露了内心的紧张。在我多年的侦破生涯中,熟知这类女人往往是最难对付的,她们有决绝的勇气,坚韧的心理素质和令人意想不到的作案计划,毫无疑问,戴岚岚就是这一类人,但她就是杀人凶手吗?现在下结论恐怕还为时尚早。

接着我们又实地查看了一遍空冷机房。事实上从草图拿到手我就对左右两个控制室的进出关系很感兴趣。两个房间通往室外的大门在晚上都是关闭的,调度手里有钥匙。左右侧门是那种比较厚的隔音门,一打开就有巨大的噪音。两扇通往配电室的门则是单向开,控制室的人可以进入配电室,一旦有人进入配电室,把两边的门关上,就出不来了。

从图中可以看出,两个控制室往来只有三种途径。一是从大门出去绕过车间,从另一边大门进。二是通过机房,两个侧门之间可以进出,但很容易惊醒其他人。第三是通过配电室,由于是单向开的门,必须有人在房间里接应。

回到局里差不多是正午,局长还在,我向他简单汇报了案情。还是那句老话,他说让我尽快破案,上头对这件案子很重视什么的,还说了几句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话。

我手头上还有另几件案子要办,局长这么说了,看来只有放一放,好在这件案子的范围很小,不需要日侦夜察,千里奔波什么的。现在六个嫌疑人已经全被我带到局里,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中的某些人将会离开,而某些人会长久地呆在这里。

下午验尸报告就出来了,速度真够快,看来也是局长叮嘱的结果。我召集小朱他们又开了一个会。

根据验尸报告的结论,赵小强是肺部大量进水而死。死亡时间在凌晨3:30到4:30之间,死者全身无撞击痕迹,手背有轻微擦伤,疑为落水后试图抓攀水池边沿所致。根据对死者鼻腔部的切片分析,发现有少量的乙醚成分。因此对死亡过程的分析是死者被人用乙醚麻昏,然后被推入冷水池,池水温度为-20℃,死者激醒后无力从池中上岸,最终导致溺水死亡。

这个结论跟我原先的推测差不多,赵小强果然是溺死的。我让大家各抒己见,谈谈自己的看法。

小朱说:“我认为可以用排除法,吴天柱最后一次看到死者是4点左右,4点之后王美玲、戴岚岚和陈杰鸣在开水泵,一直到4:25左右,这段时间他们都在一起,所以重点嫌疑是陈省和王莉莉。我倾向于两人共同作案,毕竟一个人作案风险太大,侧门的每一次进出都可能惊醒另一个人,而且,即使是男人,单独把一个百多斤重的昏迷的人抬到水池上也是比较难的。”

小李说:“这个推理的基础就是吴天柱的证词,现在吴天柱本身就是嫌疑人之一,怎么能站得住脚?吴天柱曾经和赵小强打过一架,并因此而调离空冷机房,我看他们调度的工作比空冷机房辛苦多了,他怎会心安理得?他有大门的钥匙,他也有作案的条件。”

小柳说:“我同意小李的看法,六个人的嫌疑都不能排除,即使是陈杰鸣、戴岚岚、王美玲也应列入嫌疑对象,谁能保证他们三个人不会联手作案。首先,我们的思路要开阔,不能拘泥于表面现象。我认为应该从作案动机入手分析,而不能纯粹依靠技术推理。”

他们三个人说的都有各自的道理,但现在就下结论为时尚早。我让小李回一趟化工厂,仔细核实吴天柱的查岗记录,小朱也去,既然他认为陈省和王莉莉的嫌疑最大,就让他去查查他们俩的背景资料。至于小柳,戴岚岚和赵小强曾经谈过恋爱也许是这位想从动机入手的人最感兴趣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