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之旅

致命之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5、王美玲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5、王美玲

什么?什么时候有了杀人的计划?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那次在二车间玩,无意中我看到一个标有乙醚标签的瓶子。我知道乙醚是强烈的麻醉剂,我们那儿有人曾经弄来打狗吃。打狗!你们知道怎么打吗?一种是用棍子猛的一下击中狗的鼻骨,狗就死了。还有一种就是用乙醚,倒一点在纱巾上,捂住狗的鼻子就成,几秒钟的事,狗就倒下去了。人也一样,有的人甚至根本不能跟狗比,狗还知道对主人忠心耿耿,你跟它熟了,它永远不会咬你,就凭这一点,我说赵小强连狗都不如。他只是一堆屎,一堆彻头彻尾的狗屎。

动机?对,现在该说说他的丑事了。从我进空冷机房那天起,他就没一刻停止过对我的骚扰,赵小强先是提出跟我交朋友,我不同意,他就对我死搅蛮缠,这个人聪明就聪明在表面工夫做得非常好,他总是在没人的时候对我说一些甜言蜜语,一副情深意浓的样子,一有外人来,马上就换了张面孔,谁也不答理,听他自己说,车间里长得过得去的女人都跟他有一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而车间里的男人都以为他性情孤僻,实际上他只对漂亮的女人感兴趣,可以说,赵小强是条孤僻的色狼。

我原本住在集体宿舍,一年前搬出去在外租了房子住,本是为了图个清静,却给了他可乘之机。

三个月前,赵小强来到我那儿,一进门,他就“扑”地一下跪在我面前,求我别离开他。可我从来没跟他在一起过呀!只是这一段时间以来,他有时会到我那儿坐坐,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我们毕竟是同事,我也不能太下他的面子,何况我曾经很明确地告诉他我们之间只能做一般的朋友,他这么一弄,搞得我不知怎么办才好。我让他出去。他又求我嫁给他。我说再不走我可要喊人了。他才慢慢站起来,突然一拳打在我的头上,我眼前一黑,顿时昏死过去。

醒来时他正趴在我身上动作,我想喊,发现嘴里被他用毛巾系着,事实上那时我已经无力喊叫了……各种念头纷至沓来,我甚至想,算了吧,我就这个命,嫁给这个人算了……可是到后来,你们猜他怎么说,这个厚颜无耻的人说他已经和无数女人玩过了,说我脸蛋看上去漂亮,实际和别的女人比并……当时我就想死,不是想杀死他,而是我自己去死,我觉得什么都完了。

拿到乙醚后,一个清晰的计划才渐渐在我脑子里显现。我一直在等待时机,直到前天,徐卫东打电话要我跟他换班时,我觉得机会来了。

我和戴岚岚讲好,两个人分开抄记录,她是从10点到3:30,我是3:30到7点,那个下半夜我根本没睡,一直注意着他们空压机的动静,大约在3:40左右,瞅着赵小强出去抄记录,我也出去了。我把他叫到冷水池顶,说有事跟他谈。我让他走在前面,刚上了池顶,我就取出浸了乙醚的手巾捂住他的鼻子。很简单,比我们家乡那些打狗的动作都简单得多,他一下子就软了。我把他丢进冷水池里,盖上盖板,然后我就站在上面几分钟,他显然被冷水激醒,在里面挣扎了几下,盖板敲得“咚咚”响,但是熬不了多久的,池水有-20℃,不溺死也得冻死。接下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我关掉一台水泵,然后拾起赵小强的记录簿来到空压机控制室,时间已经快到4点,我知道调度4点会来查夜,这是厂里的规定,很准时的,如果赵小强不在,调度肯定会进来看一下。我趴在赵小强的位置上假装睡着的样子,大冬天的,我们都穿着厂里发的统一的大衣,而赵小强的身材也不大,唯一会曝露身份的头发在我下定决心杀了他时已经剪短了,这样不仔细看是分辨不出的。过了十几分钟,我估计调度已经过去,就从配电室回到冷冻机室,那边的门我事先打开的,然后我叫醒戴岚岚,说有一台水泵坏了。

现在我把一切都说出来,我只想问一句,像赵小强这样的人该不该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