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怒潮

致命怒潮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章

这种感觉真是好极了。步履轻快地走在亨利街上,沐浴着上午的阳光,还能享受一天的自由时光。

真惬意啊。文森特·内勒大摇大摆地走着。这是他出狱之后的第十天。

步行街今天早上人不算多。他看到有个金发女人向他抛了个媚眼,这女人戴了一副不住晃荡的耳坠,足有她的半张脸那么大。

而且模样俊俏。

文森特长了一头深色鬈发。扮靓他高挑身材的整套时髦装束,从豪雅太阳镜到黑色匡威球鞋,都是他在出狱后的几天里抓紧置办齐全的。他按照流行时尚着装打扮……汤玛斯·品克的蓝条纹衬衫,酷爱班的灰夹克,肖恩·约翰的牛仔裤。

他左转进了主人之声音像店。

回到犯罪现场啦。

他摘下太阳镜,往衬衫的V字领口上一挂,一步两级地跨上楼梯,向DVD区走去。在楼梯平台驻足片刻……

该不会又碰到那个怪物吧。小贱货。

他早晨一般都是黎明即起,接着驱车至克朗塔夫,沿着海滨跑步。重获的自由、新鲜的空气和筋骨舒展的感觉交织在一起,让他精力充沛。文森特常对他哥哥诺埃尔说,身体是灵魂赖以生存的唯一保障。

今天早晨,文森特没去跑步。他到音像店寻找一盘汤米·蒂尔南的影碟。这盘影碟是诺埃尔推荐的。“他能把一只猫都逗乐了!”他说。文森特今晚要在库劳克区诺埃尔的家里和几个哥们聚会,一起喝几听啤酒,吃点东西,看一盘影碟,乐呵一阵。能跟老友重逢,自然乐在其中。

“劳驾让一让!”那怪物细弱的嗓音透出一股娘娘腔。

一年零两个月前的那天下午,文森特·内勒刚走进主人之声音像店。他经过新品影碟的货架向楼梯走去,想上楼找一套《哥伦布探案》。几天前他在楼上看到过这套完整的影碟,折扣打得很多。他的祖母对彼得·福克可谓情有独钟,《哥伦布探案》那么多集她已经看了一大半。不过没关系,只要把影碟交到她手里,任你生拉硬拽,也休想让她离开电视半步。

“上楼应该靠着左边走,”怪物说,“这是规矩。”

什么操蛋的规矩?

他的身上布满怪物的标记。无领衬衫,黑背心,黑牛仔裤。头戴皮特·多赫提式小帽,还有太阳镜,而且……信不信由你……他把太阳镜架在了帽檐上。今早照镜子的时候,他一定觉得自己这副尊容很酷哩。

两人在楼梯中段狭路相逢,当时文森特正靠右朝楼梯平台走,要是那个怪物能不说蠢话,那就什么事也没有了。文森特走在楼梯右边,手指划拉着楼梯的金属扶手。他刚才甚至都没看到那个贱货,要是他能管住自己的嘴,文森特大概就会从他身边绕过去,那就互不相干了。虽然也不一定。

“你有什么问题?”他问怪物。

怪物居高临下地盯着文森特,一张小脸带着十足的神气,又偷偷朝前门旁的保安瞟了一眼,知道只要处在这位大个门神的视线范围内,自己就不会有事。然而,心里这么想,脸上却不禁露出了怯意。一小片红晕漫上他的面颊。

文森特·内勒将怪物上下一番打量,脑袋一歪,直视着怪物的眼睛。他把脸稍稍向前面探出两三英寸。怪物眨了眨眼,哼唧了一声,从扶手旁走开,绕开文森特。文森特转身看着他离开。他知道这小子会回头看,于是摆出一副笑脸恭候着。怪物转过身看到文森特伫立在那里时,对方满脸轻蔑的笑容一定让他深受刺激的脑瓜里冒出了愚蠢的念头。他脸涨得通红,转身向出口走去。

兴许觉得足够安全了,怪物回头看着文森特。他吼了两声,音量之高足以让一楼所有人听见,甚至盖过店里嘭嘭作响的不知什么狗屁摇滚乐:“人渣!败类!”

文森特从楼梯上一跃而下。怪物拔腿冲出店门,奔上大街,右拐朝尖塔的方向跑去。保安赶紧伸手拦他,一边说“别激动”,但文森特已经飞快地掠过他身边,身体前倾,两条腿疾速狂奔。

怪物就在前面二十码的地方,冲过稀疏的购物人群,两条腿细得像是用花茎做的。文森特知道他那颗肮脏的小心脏已经蹦到干瘦的喉咙里,愚蠢的小脑瓜正像被老鹰的影子罩住的麻雀一样瞎扑腾。文森特的狂怒消失了,咧嘴笑了起来。他加快速度,很喜欢那种能够毫不费力缩短双方距离的感觉。怪物眼看就要跑过莫罗街的路口了。

文森特追上了怪物,照着他的肩膀轻轻一推,怪物一个踉跄,向前倒下,膝盖先着地,接着是双手,然后是脸跟地面亲密接触。他的音像店购物袋也摔在砖地上,发出什么东西碎裂似的声音。皮特·多赫提式帽子也掉了,文森特踩在他太阳镜上的时候忍不住“哎呀”了一声。

“这么急做啥哩,聪明人?”

他往怪物的肋骨上踹了一脚。怪物滚到一边,右手撑地,一只膝盖用力支起身子来。文森特一脚踩住他的手指,他便发出阴柔十足的一声尖叫。文森特又飞起一脚踢断了他的鼻梁。正在此时,一个不知从哪家店里跑出来的保安嚼着口香糖推开了文森特,说了声“够了”。第二个保安跑到文森特的左边,抬起一只手喝令:“走开。”

文森特点点头:“这就走。”他最后一次抬腿狠狠踹了怪物一脚,转身准备走人,却发现六英尺之外正有个警察快步走来。什么人伸出一条腿,将转身开溜的文森特绊倒在地。

他抬头看着那警察,那混蛋警察仿佛变魔术一般突然举起一根警棍。警察说:“给我一个理由。”

六个月以后,文森特的代理律师放下钢笔,身子往后靠着宽大的座椅说:“最靠谱的做法……就是告诉法官你被他的话激怒了,觉得他严重侮辱了你和你的家人,你都不知道当时中了什么邪。”

“我可不想认罪,”文森特说,律师摇了摇头。

“判处十二个月监禁,”此案审理结束后法官宣布。结果文森特关了八个月就出来了。

此时,在音像店二楼,文森特正注视着《哥伦布探案》的全套影碟。比以前什么时候都便宜。只是已经没必要再买……奶奶在文森特出狱前的三个月就没了。当时他申请过假释,可他两天前刚朝一个不识趣的狱卒脸上啐过吐沫……所以就他妈的没戏了。

他在喜剧片里搜寻了一阵,又看了看汤米·蒂尔南的影碟。好像还行。有那么一小会儿,他从容地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只有那个满脸痘包的收银员站在收银台后。他的夹克里面有个又大又深的口袋。

蠢。他走到收银台边,结了账。只有傻瓜才愿意为了区区一盘影碟冒坐大牢的危险。

文森特·内勒知道,重回班房只是迟早的事。这是游戏的一部分。,你要考量成功的几率,在大部分情况下,只要你表现出色,就能带着战利品全身而退。但成功的几率早晚会消失殆尽,那也是你必须付出的代价。只是跟怪物的那档子事,不能再有第二回了,绝对不会了。监狱里的那些日子使他冷静了下来,给了他充分思考的时间。

折腾那个怪物是很有趣,但是犯不上为此冒那么大的险。不能再意气用事……从现在起,要开始办正事。文森特·内勒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谨慎,也保不住哪天会走背运。但在那之前,他得学聪明点儿。不能小家子气,不能冲动冒失。一切以正事为先。正事归正事,玩乐归玩乐。况且,干好了正事,有的是时间玩乐。

狠啐狱卒……那算是旧病复发。文森特为此责骂了自己一两天,可去他妈的,他又不是什么圣徒。

在文森特眼里,活计可以分两种。一种是日常工作,稳稳当当地挣些零花钱。这里挣几百,那里挣几百,是既安全又简单的活儿。还有一种得靠真功夫,可能一年只能碰到那么几回。好处是这样捞到的钱足够花一阵子,因此值得冒更大的风险。下回文森特·内勒进监狱,准是因为干了桩划算的活儿。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