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怒潮

致命怒潮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章

辩护律师从镜片上方打量着鲍勃·泰迪。“那个人是你,对吗,探长?”他指着宽大的平板电视,这样的电视在法庭上有几台,供法官、陪审团和证人们观看。屏幕上的画面是静止的,画质很差。

泰迪说:“好像是。”

“那么在画面里,你在往……哪里看?”

“你这儿给我看的,”泰迪说,“只是一幅快照,事情发生得很快,这只是其中一瞬间而已……”

“恰恰相反,探长,”辩护律师说,“这是录像,不是快照,而且有了它,你之前的宣誓证词就毫无意义了,对吗?”他举起一只微型遥控器。“我们再重头看一次,怎么样?”

早在进法庭前,“苦脸迪克”就直言不讳地指出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们拿到了一段事发当天的视频,就几秒,是布赖顿酒吧的那事儿。有人用手机拍的。”他又一次摘下假发搭在手上,摇了摇头。“上面没什么实质内容……就是挥了几下警棍。一般情况下这种事对我们的案子既不会有帮助,也没什么危害。”

“但是?”

“视频镜头移动了一下,有那么一两秒拍到你坐在酒吧里,朝着现场的方向看。然后镜头又晃了回去,能很清楚地看到两个警察正在殴打两名被告。”

他扬起一张纸。

“‘我听见身后什么地方响起一片嘈杂声,’你当时是这么说的。‘等我转过身来,斗殴已经停止了。’”

鲍勃·泰迪用拇指和食指捏着下唇。“那这事情又怎么会闹得这么大?”

“他们本来不想要让你出庭作证。没那必要……你没看到事发过程,根据你的证词。昨天一位被告方律师为准备出庭研究了这段视频。整段视频持续了大约12秒,你的镜头有1.7秒……他的一位同事看到视频时认出了你。”

“这证明不了什么。”

“法庭会知道你的证词不真实。事实上,你看见了当时的情况。”

“不管怎么说,这都证明不了什么。”

“苦脸迪克”吸了吸鼻子。“有时候,人们关注的并不是你能证明什么。”

他们走进法庭,鲍勃·泰迪坐上证人席,稍后被告方律师开始朗读泰迪简短的证词。

“警官,这就是您向您的侦缉警官同行提供的证词吗?”

“是的。”

“您是现场那位高级警官吗?”

“不是我当班,我在那家酒吧里吃饭。”

“您是现场那位高级警官吗?”

“是的。”

律师夸张地点了点头。他环视法庭,深吸一口气,然后高举起_张纸。这戏剧性十足的动作提醒陪审团,有件非比寻常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告诉我,如果您愿意的话,泰迪探长……在此地,在这个法庭上,在已经庄严起誓之后……您仍坚持那段证词吗?”

“我对办案人员说的都是我记得的情况,我坚持我的证词。”

律师抬头看向法官席。“我想现在是时候了,法官。”书记员打开电视,将遥控器递给律师。

那段短小的视频放到第三遍,辩护律师摁了暂停键,画面停在了他想要的位置。“探长,这段视频可以证明,您显然目睹了本案涉及的那起事件。虽然视频片段很短,但显而易见,您当时是面对着现场的。”

“那天晚上……”

“这么和您说吧,我们能由此得出结论……出于某些原因……您试图避免就您看到的情形提供真实的证词。所以您谎称当时什么也没看见,是吗?”

“不是这样。”

“而您今天坐上证人席后做的第~件事情,就是在庄严宣誓之后,声称那段您没有看到现场的证词就是事实,全部的事实,毫不掺假的事实。”

“整件事……”

“您在隐瞒什么,探长?”

“整件事只有几秒钟……我没有刻意计时,我转身的时候也没留意细看……”

“您要么看到了,要么没看到。您那两个同事的行径实在是令人……令人发指!所以为了掩盖事实,就算是起誓,您还是撒了个弥天大谎,是不是?”

“我什么也没看见,我就是这么说的。”

“我想知道的是,您是否和其他警官……那些明目张胆不计后果地挥着警棍打人的警官……同谋欺骗法庭,隐瞒事件的真相。”

“我没有和任何人同谋。”

“如果案发时在场的这位高级警官在宣誓之后还撒了谎,那么毫无疑问,一个严谨而负责的陪审团有理由对这起涉警案件的各方面产生怀疑。”

“我的证词……”

“谢谢,探长先生。”辩护律师坐下了。

“苦脸迪克”站起来问了鲍勃·泰迪几个问题,有意想强调他的角色和这起案件无关。他看起来心不在焉。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