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怒潮

致命怒潮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三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三章

法官表示他本来想对原告被告双方说几句话。“但是,仁慈的上帝建议我,采取我那仁慈的祖母所推祟的做法……不要白费口舌。”他停顿片刻,好让两位律师礼节性地发出几声干笑。

刚到法庭时,鲍勃·泰迪已经从公诉人“苦脸迪克”那里听到了消息。“检察官要撤诉了。”

“情理之中。”

案件已经正式重新开庭,开庭后审理就持续了那么一会儿工夫,“苦脸迪克”起身告诉法官,检察官连夜审查了案件。“而且他已经,法官,决定撤回重审。”

警方和律师们通过热线反复为那两个白痴说情开脱,就差要把电话打爆了。人身伤害的指控被撤销……两个白痴的律师或许告诉过他们,虽然定罪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刑事案件里稍有不慎就可能出现意外,他们应该尽量减少损失。虽然没有在法庭上公开讲,但律师们私下里都同意,一旦检察官撤销诉讼,两个痞子的父母也会放弃民事诉讼。

“我认为,结束审理前,有必要对警方的证据说上几句。”法官没精打采地说。“至于两位逮捕被告的警员……在这里说也许不太合适,我相信他们的长官肯定会就此事跟他们好好谈谈。”

他低头瞅着坐在证人席上的鲍勃·泰迪。

“鲍勃·泰迪探长,你的证据既不能给被告定罪也不能给他们免罪,但很显然……怎么说呢……很显然你的证据缺乏真实性。简单地说吧……在我们亲眼所见的影像证据前,你的证词就不堪一击了。”

泰迪知道他将来办案时可能还会和这位法官照面,于是尽量保持着漠然的神情。在法官的世界里,对与错界限分明,所有的决定全都依照法律条款作出。

“我想,在某些情况下,对这样的事情我可能会深究下去。但在这个案子里,一次通报批评应该足够了。算你走运啦,泰迪探长。”

手机响起的时候,助理处长科林·奥克菲没注意到桌子对面射来的刀子一般犀利的目光。他不紧不慢地查看手机,发现打来电话的是麦拉奇·霍格总警司。

“喂?”

奥克菲此刻在司法部二楼,坐在光可鉴人的长桌的一端。在座的其他七个人里,有两位是他的下属,负责会议记录,并为他打打下手。三位是上级部门派来凑数的,还有一位是元老级的好好先生,再过几个月就要退休了。唯一确有分量的是战略规划处处长,罗伯斯顿·韦恩。

“收到我的邮件了?”霍格问。

“我在开会……韦恩先生正在提建议。”

每隔两周,奥克菲就会来到这个房间里,汇报本单位在司法部的要求下实施预算削减方案的具体情况,并要求上司认可他的汇报。他执意这么做,并且喜欢把整个程序拖得很长,让那些混蛋无法忍受这种慢吞吞的节奏,只好改由其他什么部门实施明年的预算削减方案。

霍格说:“邮件里附了斯威特曼谋杀案的弹道分析报告。情况有变动。”

“马上给你回电话。”

奥克菲在他的HTC手机上打开了邮件,又打开两页长的附件。如他所料,穿透斯威特曼头颅并且撞扁在大理石地板上的那一颗子弹已经变形,无法比对。另一发子弹从斯威特曼的脸颊射入,嵌在他的脖子里。子弹上有些许膛线痕,但因为在穿透身体的过程中碰上了骨头,子弹变了形,也没法比对。对霰弹枪子弹的弹道分析于案件侦破并无作用……这一点就连瞎子都能从尸体上一眼瞧出来。奥克菲最后才发现倒数第二段虽然只有两句话,但是意义重大。现场发现的两枚子弹上的痕迹和已知的前一起枪杀案有关联。

奥利弗·斯尼德。

报告把斯尼德命案中的大致情况概括成了一句话,奥克菲快速浏览了一遍。他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眼熟,于是在脑海中梳理了一下多年经手的无数案件,搜索着当初自己保存的关于斯尼德案的少量证据。

“助理处长……”

奥克菲看了一眼罗伯斯顿·韦恩,只当没听见他说话。

斯尼德谋杀案发生在大约_年半之前。有两个枪手……斯尼德当时和朋友在一起,在他和外祖父所在住宅区前的荒地上参加一场冬季酒会。他欠了某人的钱,跟毒品有关。

细节陆续从记忆中一一浮现,奥克菲稍停片刻,便打开手机里的通讯录,向下翻找着一个个联系人。

法庭外,德里克·费里警长给鲍勃·泰迪递了一支烟。“真抱歉,让你来膛这浑水。”

泰迪替费里点燃烟。“免不了的嘛。”他又拨弄了一下打火机,这次只打出一个微弱的火苗。他一口把火苗吸到了自己的烟卷里。

他找到一家店,买了一包乐富门和两个一次性打火机。正要离开商店,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科林·奥克菲。

老天,来得还真快啊。

自从多年前他和奥克菲搭档办了几件知名大案至今,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他们一直是朋友,但现在奥克菲已经坐到了助理处长的高位,只是偶尔联系一下罢了。科林此刻来电话,不是为法官的处罚对他好言劝慰,就是想知道他是不是又出了什么纰漏。

“鲍勃……我是科林。你忙吗?”

泰迪想了想。“有些法院的工作,有些材料工作,还有预定明天开庭的证人书面证词……”

“花个一天时间全部搞定吧……最多两天。证人的事我能帮你做。”

“我至少需要……”

“麦拉奇·霍格正在卡斯尔波音特主持调查……把情况告诉他,别的事先糊弄一下,埋头干正事儿吧。”

“什么……”

“奥利弗·斯尼德。”

泰迪一时间没有吭声。稍顷,他开口道:“怎么了?”

“我们发现他的案子和最近一起枪杀案有关联。”

“很好。”

“这起枪杀案……比奥利弗·斯尼德那起恶劣多了。有些地方很不对头。”

沉默片刻后,泰迪答道:“是吗?说来听听。”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