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怒潮

致命怒潮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五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五章

看在基督的分上,太太,别再折腾那个可怜的孩子了。

特洛·麦奎根很想收拢思绪,不去理会小孩的哀嚎和母亲的巴掌落在瘦弱大腿上的声音。此刻他正慢慢地穿过敦贝格购物中心。这里离家很近,但他平时很少光顾。天花板太低,肮脏的瓷砖地面上布满裂纹,气氛沉闷而压抑。

购物中心周边的居民区也同样破旧。那是一片畸形的住宅群……空旷、丑陋、乏人问津。购物中心是一座杂乱无章的二层建筑,单看外表很像是某位炮兵防御工事专家设计出来的杰作。它是外来势力在这里开设的办事处,是商业王国的代表,对这陌生的环境毫不掩饰地表现出一股敌意。居民区的人们需要购物中心提供的服务,商业王国需要交易带来的利润。在更健全的居民区,购物中心能刺激人们的消费欲望,帮助消费者提升自我形象。而在这里,除了钱货交易,没人会顾及其他。

购物中心一片忙碌,人声喧哗,而且好像总是有几个焦躁的女人,撅着嘴,带着愤怒和冷漠的神情殴打自己的孩子。

集中精力,特洛·麦奎根命令自己。

“你有没有听过这句话:‘一刻犹豫,追悔莫及’?”

刚才在咖啡店里,劫匪头目微笑着问他。这话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几年前的一起劫案发生后,保护神公司的负责人为特洛·麦奎根这些员工举办了一系列培训班,以期提高他们的斗志。

那起劫案手段拙劣,案值也不算大……两个自作聪明的家伙打昏了一个运钞员,往他脸上踹了一脚后抢过几袋钱就溜了,只得了不到一万五千元。主持培训班的那家伙好像是叫芬巴尔,满嘴都是格言警句。

错不在你,但责任在你……如果你作了失败的准备,你就要准备失败……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训练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只有失败者才需要借口。

还有那一句:一刻犹豫,追悔莫及。

“一旦发现可疑行径,就要相机行事,不能指望上司的书面指示。一刻犹豫,追悔莫及。”

在敦贝格咖啡店,劫匪头目告诉特洛·麦奎根:“根据我掌握的情况,你们的人走出银行时,我要是凑上去,都不用等我开口,他们就会摁响警报,那我就只有趴在地上吐血的份了。”他靠近了一些。“我们需要一个人,这个人能够拦住他们,能够把情况向他们摆明,好让他们理智行事。这个人就是你。”

特洛和劫匪头目看着两个身穿制服的保护神公司保安……米克·夏伊和保迪·麦克法登……从押款车上下来,走进了购物中心。几分钟后,麦奎根又看着两人从爱尔兰银行敦贝格分行走出来。两人都戴着头盔,帕斯佩钢化玻璃面罩牢牢护住双眼,墨绿色制服外罩着防弹背心。米克是主运钞员,双手各拎着两只黑色的镀铬提款箱。隔开两步走在米克身后的,是担任保镖的保迪……他左手拎着一只提款箱,右手随意地搭在腰侧皮带上的伸缩警棍旁边。戴维·米诺格是今天的随车监督员,被锁在保护神公司的押款车里。

特洛·麦奎根拼命忍住不往后看劫匪头目,他此时正悠闲地站在购物中心出口处。他深吸了口气,从衣袋里掏出手机。

米克·夏伊最先看到并认出了特洛,朝他疑惑地转过脑袋。保迪·麦克法登看到他们的库房经理,也放缓了脚步。麦奎根站在他们面前,努力装出一副放松的表情。

“我们被人盯上了。冷静些,别乱来。”

两人闻言一怔,但也没有其他反应。“情况很不妙,”麦奎根说,“但我们现在还能应付得了。有人给了我这个,要我让你们瞧瞧。”麦奎根举起手机,摁了一下。“这是戴维的家。”

“这他妈什么意思?”米克·夏伊问。

“冷静点……我想只要我们保持冷静,很快就会没事的。”

“要怎么……”

麦奎根摁了一下按键,另一栋房子出现在屏幕上,米克·夏伊立刻闭上了嘴巴。麦奎根又摁了一下,把手机举到保迪·麦克法登眼前。“是你家,没错吧?”然后他给他们两人看了迪尔德丽的照片,身着超人T恤的那个劫匪把手搁在她胸上。“那是我妻子……已经在他们手里了。”

“老天哪!”麦克法登一声惊呼。

“冷静点。”

麦克法登骂了句脏话。

米克·夏伊问:“你就这么跟他们一伙了?”

“别他妈的问傻问题。”

“我们该怎么办?”麦克法登问。

“他们在我家里吗?”米克·夏伊问。

“我不知道,应该是的吧。他们抓住了我妻子。他们知道我们住哪,他们……”

“老天哪,老天哪。”钢化玻璃面罩后,米克·夏伊的那张脸被愤怒和恐惧扭曲了。

“我们要是失态,要是不按他们说的做……那帮混蛋会玩真的。”

“他们想让我们干吗?”麦克法登问。

麦奎根打量着米克·夏伊。“米克?你说呢?”

购物的人流熙熙攘攘,谁都没有注意这三个低声交谈的男人。麦奎根能听见那孩子的哭嚎,刚才他又挨了他妈妈一巴掌。

米克·夏伊说:“随他们的便吧……想让我们怎么样,照做就是。”

麦奎根点点头。“我们也别无选择了。冷静行事,我们就会没事,我们的家人也会没事。只不过……我在前面走,你们跟着我出去。明白?”

他们站在原地没吭声。稍后,特洛·麦奎根又说了声:“明白?”

“那就走吧。”米克·夏伊说。

走向出口时,他们和那位焦虑的母亲擦身而过,她的儿子此刻已经停止了哭闹,一手攥着她的裙子,另一只手拿着冰淇淋。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