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怒潮

致命怒潮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一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一章

黑色雷克萨斯猛地一个左拐,驶离托勒吉路。弯拐得干净利落,车轮贴着狭窄的车道边缘擦了过去。诺埃尔·内勒是个开车高手,这点凯文·布罗不得不承认。别看诺埃尔平时人很刻板,活像是个电动工具,玩起方向盘来可谓得心应手。雷克萨斯一路几乎没有减速,最后划出一个弧形,在一条宽敞的死胡同里猛地刹住。三面环墙,右侧背对一座两层建筑。这是一家已经废弃的油漆厂,面朝马尔维尔大街。诺埃尔一拨方向盘,让后备箱对着油漆厂的后门。

就是这儿,这个远离托勒吉路的死胡同,就是凯文·布罗原先计划干掉诺埃尔·内勒的地方。后来他又放弃了。

诺埃尔最先发现这个地方,把钱藏在这儿万无一失,等风声过了就可以来取。这里远离大路,既没有遭破坏,也无人看管。诺埃尔和凯文闯进来之后就把后门的锁给换了,这样他们就能来去自如了。

凯文·布罗一听到藏钱的计划,就意识到这是个干载难逢的机会……那么一笔巨额赃款,就他和诺埃尔两个人待在一起。凯文原打算一到地方就杀死诺埃尔,用自己的点38口径柯尔特一枪结果他的性命。后来他转念一想,觉得这样做实在不妥。如果现在干掉诺埃尔,他就得立刻转移赃款,开着被警方追踪的雷克萨斯寻找其他的藏钱地,而且一辈子都得防备文森特·内勒的追杀。何不等上一天,再雇一辆货车独自回来,把钱转移到别处呢?携款直接去拉恩港,再乘船渡海前往苏格兰的斯特兰拉尔……那就万事大吉了。

这一计划的最可取之处,就是不用结果诺埃尔·内勒的性命。

凯文·布罗打小就和内勒兄弟俩相识。他和他俩一起住在芬格拉斯区的同一条路上,中间只隔了四户人家,而且他一直觉得别人高估了文森特的能力。利亚姆·德拉尼住在同一处居民区里。他们并无深交,只是偶尔往来,有机会共谋他人钱财,这样才聚到了一起。

凯文嫉妒文森特,主要是因为文森特名气很大,虽然他只是浪得虚名。人人都知道有个家伙因为乱嚼舌根,被文森特打碎了膝盖。凯文还知道另一件不为人知的事:文森特杀过人,他就那么走上前去开了一枪,把那家伙撂倒在地,鲜血从脑袋上的弹孔里汩汩地涌出。凯文自忖做不来那种事情,也时常揣测杀人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他知道只要自己在这行混久了,总有一天会去杀人。他也知道真要是杀人,他也绝对有种下手。但是拿诺埃尔·内勒开刀,风险还是太大了些。

文森特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抛下他去了伦敦,父亲的大半辈子又嗜酒如命,诺埃尔只好担负起父亲的职责……也许正因如此,文森特简直把他哥哥视若神明。如果杀了诺埃尔,就算你逃到廷巴克图,也躲不开他的跟踪,他会一直在你身后咬牙切齿,伺机让你付出代价。

与其斗勇,不如智胜。明后天再回到这里来,卷起钞票溜走。他可能会被警察拦下,货车可能会在拉恩港遭到搜查,但胜算的概率也不小。至于报酬……这样的天赐良机,这么一大笔钱,完全值得放手一搏。放着这么一大笔巨款自己不独吞,偏要跟内勒哥俩和利亚姆·德拉尼那号蠢才瓜分,简直是愚不可及。

“这样就成了。”诺埃尔·内勒说。保护神公司的钱箱整整齐齐地堆放在油漆厂一楼的角落里。诺埃尔和凯文合力扯起一块破旧的油布,盖在钱箱上。诺埃尔又把油布揪揪拽拽,弄得好像是随意扔在那里的样子,就像这处废弃工厂中其他的破烂杂物一样。没必要把钱锁起来……只有那些四下找点什么随意糟蹋或是烧着玩的小孩子,才会跑到这里来。要是他们发现什么锁着的东西,肯定会把它砸开。但是谁也不会想到去掀一块扔在角落里的烂油布。

诺埃尔锁上油漆厂的后门,两人回头向雷克萨斯走去。

文森特·内勒的车驶进位于白厅区并排几家商店后面的一条僻静小巷,这里只有几个大垃圾箱。他打开后备箱,脱下T恤和短裤,换上牛仔裤和格子花呢衬衫,然后将一只可乐瓶里的汽油倒在车座上,另一瓶汽油倒进后备箱里。接着他取出用橡皮筋捆在一起的几十根火柴。当熊熊火焰在车内烧起来后,他又划着一把火柴,一边离开梅甘娜,一边将火柴掷进后备箱。火焰烧到油箱时文森特已经走出了几条街,但他还是听到了爆炸声。

他瞄了一眼手表,加快了步伐。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