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怒潮

致命怒潮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二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二章

扭头看到身后的警察时,诺埃尔·内勒知道一切都完了。两个警察从一辆白色货车后部跳下来,他们在防弹背心和黑色头盔的衬托下越发显得身材魁梧。货车掉了个头,驶离路沿,堵住了街道。他掉转身……前面那条街已经被另一辆白色货车堵住,两个警察蹲伏在车后。每个警察都手握着来复枪、冲锋枪之类的武器。诺埃尔拼命压抑袭遍全身的恐惧……事情虽然败露了,但眼下这种情势可能会有不同的结局。好一点的话,最多就是到臭烘烘的牢里蹲上一阵,最坏会怎样,那就不堪设想了。

他伏下身子,从衣袋里掏出手枪扔在地上,又一脚踢进排水沟。作用不大……但他仍然戴着橡胶手套,枪上没沾指纹。至于这一着是否管用,那就得看律师的本事了。

他扯掉手套扔在一旁,双手举过头顶。不要招惹他们开枪。在他右边,凯文扯着喉咙骂骂咧咧,蹲在地上,脑袋摇来晃去,仿佛这样就能找出什么脱身之策似的。

“把手举起来,”诺埃尔厉声喝道,“别引他们开枪,把手举过头给他们看!”

他们刚才在西墙区铁路的对面烧掉了雷克萨斯,然后绕道穿过拱门沿路直下,又拐上基尔凯拉大街,从其中一辆白色货车旁走过。这辆货车现在就在他们身后,在街道的尽头……他们居然就那么走了过去,没发现任何异常。刚打开大众宝来车的驾驶室门,他就意识到他们完蛋了……带枪的人影从前面那辆货车里跳了出来。

全完了。

哪个环节出错了,哪个人告了密,不过此刻最要紧的是保住性命。

“别开枪!我们没有武器!”他双手伸直,举过头顶。诺埃尔转身瞅着凯文·布罗,压低了嗓音。“把那玩意丢掉,手举起来,不然咱俩都得吃枪子儿。”

诺埃尔暗自琢磨,在附近什么地方,文森特是不是也同样遭遇到了警察的袭击。不管是谁给他们下的套,既然这些人知道其中一辆逃跑用车的停放地点,肯定也知道另一辆停在哪里。

天哪,别冲动,老弟。

哦,操……

凯文·布罗垂着脑袋,不像是要投降,倒更像是在伺机而动。他深深地吸着气,胸部起伏不已。

“凯文,别干傻事!”

街对面,几栋房子过去,有个老头刚刚把一只黑色垃圾箱推下自家门口的台阶,站在那儿……眼前的场景把他吓呆了。凯文直起身从车后大步走开,撒腿狂奔,他的目的十分明确……只要能跑进老头敞开的前门,穿过房子,再从后院逃进相邻的街道……

诺埃尔嚷了句什么,却被凯文砰砰砰的连续枪击打断。他平举手枪,朝着街道那头几个警察的方向,边跑边开枪。

由于地形原因,警察的射击范围十分有限。稍有不慎,射出的子弹就会误伤街道另一头的同事,所以他们只对逃跑的人开了三枪,第一枪击中了凯文·布罗的胸口,第二枪击中他的脸,第三枪击中诺埃尔·内勒的喉咙。他喉头发出一阵格噜格噜的怪声,摔倒在地。

菲尔·赫尼根仍然僵立在他的垃圾箱后面,脸色惨白,眼睛瞪得老大。过了一会他才意识到跑上来的警察们正冲他喊着什么,叫他赶快让开。他退回门厅里。马路对面,那个老太太莫拉嬷嬷……虽然她曾经跟他老婆杰西卡说过,她叫莫拉·科蒂,他也还是一直在心里管她叫莫拉嬷嬷,杰西卡则一直称她科蒂小姐。莫拉嬷嬷神情凝重,站在她家敞开的门外几英尺的地方,一步步胆怯地走下人行道,来到马路上。

莫拉·科蒂走到那个躺在马路中间的人身边,弯下身子。他无疑已经死了。胸口有一摊血,半边脸颊没了。

她听到有人在急切地喊她。

她直起身。另一个被击中的男人躺在几码之外的地方,胸口一起一伏,还在蹬着双腿。

“太太……赶快离开这里!”

她快步走到第二个人身边。他的喉部血肉模糊,胸口被血污染成一片暗红。他抬眼看着她,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她跪下身子。

在她身后的什么地方,有人在喊:“太太!”

她把受伤者的头搂在臂弯里,嘴唇贴近他的耳朵:“上帝啊,求你饶恕我的罪过吧……”

他呻吟着,眼珠乱转,眼神里流露出深深的恐惧。

“你会没事的,你……”

一只手攥住莫拉的胳膊,用力将她拽起来,拉着她走到一边,这只手用力过猛,弄得她胳膊生疼。受伤者在眨着眼睛,他张开了嘴。

“回屋去吧,太太。”拉开她的人穿着厚重的防弹服,胸口印着“警察”二字。他推着她离开,她挣扎着。“那个人,他需要行忏悔礼……”

“回您的屋里去吧,把他交给我们。”

走到她家的前门外,他松开了她的胳膊,她站在那儿瞪着他。“求求你。”她说。她抬起手恳求道,几根手指的背面沾着一抹血迹。

在那个警察身后,她看到另外两个穿防弹夹克的警察,他们的枪口对着那两个人的身体。一个警察弯腰从己死的那个人身边捡起一把手枪,另一个则对着下巴上的通话器急切地说着什么。

“你没事吧,科蒂小姐?”

菲尔·赫尼根站在她身边,满是皱纹的老脸吓得惨白。

“快回屋吧,科蒂小姐。”

她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冰冷。“是我报的警,因为那辆车……我把他们招来了。”她嘴里发干,声音嘶哑。“然后……”她无力地指着几码之外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哦,天哪,是我造的孽,是我报的警,都是我造的孽啊……”

突然有手机响了起来,播放出一小段活泼的音乐。霎时间大家全都怔住了,正在对麦克风说话的那个警察陡然打住,弯下身子从喉部中弹的男人所穿牛仔裤的一个口袋里找到了手机。他摁下通话键,把手机凑到耳边,说:“喂?”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