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怒潮

致命怒潮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三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三章

文森特·内勒丢下第二辆备用车,步行十分钟回到爱德华顿住宅区边缘的麦克兰根公寓楼。活儿总算干完了。他晃着胳膊大踏步向前,几小时来一直绷紧的心弦终于松弛下来,感到畅快无比。

就剩下去油漆厂取钱了,藏到安全的地方,过后再把它分掉就成了。他走向麦克兰根公寓楼,一边抬头仰望四楼上自己住的套间,一边掏出手机给诺埃尔打电话。

“喂?”

“诺埃尔?”

不是诺埃尔的声音。怎么……

文森特止住脚步,站在原地,手机贴在耳朵上。

操,不。

对方的嗓音打破了寂静。“他现在很忙。我是警察。你是哪位?”

文森特把手机举过头顶,使尽全身力气将它砸在人行道上。手机连蹦几蹦,落在几英尺之外的地方。他捡起手机又砸了一次,抬起脚对准手机一阵猛踩,直到把它踩碎了才罢休。他长喘一口粗气,刚走开几步,又转身回来从已严重损毁的手机中取出手机卡。这是一次性的手机卡,就是专为这次活儿准备的。他照准破手机又踹了一脚,找了一处下水道将手机卡丢了进去。

文森特用了好几分钟时间,才爬上麦克兰根的四楼。他倒了一杯水,站在小小的阳台上,开始琢磨刚才那件事。

如果诺埃尔是在运钱的时候给逮个正着,那他就彻底完蛋了。不知道会被判几年,但准会耗去他大把年富力强的好时光。而且,天哪,诺埃尔……经受了这样的牢狱之灾后,再要恢复元气,肯定不是一两天的事。

诺埃尔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特点……他很坚强,同时也很脆弱。文森特12岁左右那年,老爹把他独自一人扔在家里,跟个女人到基尔肯尼还是别的什么鬼地方浪荡去了。当时文森特真想找到他,一拳砸烂他那张脸。当时18岁的诺埃尔告诉文森特,不该说那样的疯话。诺埃尔还告诉他,妈妈甩手走人后,老爹是怎样万念俱灰,生活变得一团糟。诺埃尔说,他失去了一切本以为理应属于他的东西。老爹那时还年轻,独力拉扯两个十岁和四岁的小孩,而且根本不知道该拿两个整天发愁的孩子怎么办。送孩子上学、做饭、洗衣服、安慰受惊的文森特……当他一次次把这些事情搞砸后,就只能借酒消愁。他跑到基尔肯尼的时候,诺埃尔已经在外有了自己的住所,就把弟弟接去一起住。三年后,老爹从基尔肯尼或者别的什么鬼地方回来时,又是诺埃尔劝住了想要狠狠教训他的文森特。“他是我们的父亲……我们身上流着他的血。”他抓着文森特的肩膀,没有使劲摇晃他,只是为了看着他的脸说话。“他是我们唯一的亲人了。”诺埃尔说这话时眼里闪着泪光……不是弱者的泪也不是懦夫的泪。诺埃尔是有骨气的人……他的泪水告诉文森特,即使生活再不如意,他们也要按自己的方式活着,他可以为无法挽回的过去哀悼,但不可以一味沉溺于这样的懊悔中无法自拔。诺埃尔说就算老爹是个令人恶心的可怜虫,他回来时还是应该好好待他。人们对诺埃尔了解得太少了。

“人的一生有三件事最重要。第一,要充分使用上帝赐给你的各种才能。第二,定下目标并为之努力。最后,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没有什么比亲人更重要。”

两年后老爹再度不告而别,诺埃尔因此伤心欲绝。文森特倒是觉得少了一个累赘。文森特深知,他们哥俩当中诺埃尔才是那个更优秀的人。诺埃尔有一套准则,以此衡量自己的生活。文森特看待事物的方式却与他不同。虽然从不为此烦心,但他也知道,这不是正确的生活方式。“你需要找些比你自身更重要的目标,”诺埃尔说,“不然你就总是现在这个样子,这样是不够的。”

也没必要尽往坏里想。事情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诺埃尔和凯文是什么时候被捕的。如果他们是在装着钱的雷克萨斯上被抓……那是最糟糕的情况。如果是其他的……可以谎称他们只是在给别人帮忙,可以说他们本以为烧掉汽车就能骗取保费。这样的供述未必能给他们赢得轻判,但还是不妨一试。

此刻,文森特正努力清空纷乱的思绪,但这就跟妄图关上房门来抵挡飓风一样无济于事。警察可能是后来才抓住了诺埃尔,当时他已经干完了活儿,在街上被什么穿制服的混蛋认了出来,就把他逮起来算旧账了。

文森特此刻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保持冷静。诺埃尔能撇清自己的话,很快就会和他联系上。如果不能,哪怕雇一个团的律师,也要把老哥一路保到底。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