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怒潮

致命怒潮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九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九章

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探长鲍勃·泰迪终于看出谁是埃米特·斯威特曼专案调查组里的傻大个了。他叫埃德利,负责搜集证据。大块头,顶着个剪得乱糟糟的平头,鬓角留得很长。他举着一把扣在阿玛尼黑皮钥匙圈上的钥匙。

“我跟他老婆和情人核实过了……他们已经确认这是他常用的钥匙扣,上面的每把钥匙都是他的……这把钥匙……是放在他办公桌最上层抽屉里的。”

“然后呢?”泰迪问。

“就一把钥匙。可能是前门钥匙,别墅钥匙,公寓钥匙,说不定是健身房更衣室的钥匙,或者花园小屋钥匙,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有没有派人去查一下?”

“怎么查?当然,钥匙是只有一把……我总不能用它去试全国的每把锁呀。”

这段对话始于泰迪问萝兹·切尼警探的一个问题。“他是在哪跟他的女朋友上床的?”

“酒店开房?”

“跟奥尔拉·麦盖蒂根的证词不符啊。”

在向斯威特曼的两个亲密男性朋友问过话后,调查组得出结论,过去几年斯威特曼至少跟三个女人有染。其中只有奥尔拉·麦盖蒂根被确认了身份。她是爱尔兰金融服务中心的一家营销公司的经理。

“麦盖蒂根说她和斯威特曼是在她公司的一场产品发布会上认识的。”泰迪低头看着笔记本。“据她的证词说,他们去了他的住处。”

切尼说:“这条线索我们之前没太当回事儿……麦盖蒂根没有丈夫也没有男友,斯威特曼和她来往也不大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他的住处,这是她的原话。估计就不是他的家了。那会是哪里?他在城里有一套公寓吗?”

“没有……他妻子和手下会计都说没有。”

“如果他另有住处,那地方显然值得一查。”

切尼负责再次向斯威特曼的妻子、秘书和朋友核实,查明他在城里过夜的时候,是否偶尔借用或租借公寓。鲍勃·泰迪去见奥尔拉·麦盖蒂根。

“还要我跟你们说多少遍?……我又不是专门研究埃米特·斯威特曼的。我对他了解有限。”

“不会耽搁你太久的。”

她身材娇小,年龄在三十五六岁,仪容整洁,穿着一身无可挑剔的职业装。泰迪去公司找她时,她坚持要去街角处的咖啡店谈话。“别见怪,但警察登门这种事我不想搞的人尽皆知。”她的声音沉稳平静,一听就是惯于发号施令的语气。

一进咖啡店,侍者立刻端上了她常喝的拿铁咖啡。泰迪什么也没点。

“我知道跟这种事沾上边会是什么下场。有些人受到指控,被送上法庭。而且不论你在案子里多么无足轻重,只要涉及到性事情就会闹得沸沸扬扬,变成各色人等聊以解闷的谈资。”

“这倒不假,”泰迪说,“但我只想核实一件事,而且它可能很重要。”

她佯装一副按捺住满腔怒火的姿态,然后仰靠椅背,点了点头。

“根据你提供的证诃,”泰迪说,“你和埃米特·斯威特曼那晚见面时,去了他的住处。他的住处在哪儿?”

“他开的车,我没怎么注意。”

“北区?南区?”

“北区。”

“能说说大概的方位吗?”

“我记得我们过了河,而且肯定他走的是马拉海德路,但……”她微微一笑,“我对那边的路不是很熟。”

“他带你去了什么地方?”

“一间公寓。”

“和他交往期间,一直都是去那家公寓吗?”

“如果这事传出去的话,那些通俗小报准会管它叫‘爱巢’。”

“随你便。”

“后来我们又去过一次,可能是两次。多数时候都是去我那儿,有时也会去谢尔本酒店。”

“那间公寓……看上去是不是常有人住?他在那里住得惯吗?”

“公寓里只有些基本用品,他在那里放了些衣服,还有些零碎东西。看上去他在那里还是蛮自在的。”

“那里……”

“我想我已经尽了一个普通公民的义务,警官。我是个单身女人,我没做错什么,我在这个案子中也绝不是什么重要角色。但我迟早会被卷进去。很奇怪,这种桃色事件最后常被证实跟案情有关。”抛站起身。“那样一来,没人再会注意我的工作,我的才能,我的成就。我一辈子都将被旧朋新友们认定是……被害者的情妇。”

“你说得对,是不公平。这叫连带损害。一个腐败的银行家被两个持枪歹徒干掉……这个银行家随即被推到媒体炒作的风口浪尖。而他身边的每个人也会跟着遭殃。”

“不管是谁杀了他,你们都会将他捉拿归案的吧?”

“我们一直都在竭尽全力。”

“换句话说,我为此受到的牵连足以毁掉自己的生活,却还是不配知道一点你们的内部消息?”

“对不起。”

“不论是谁,希望你们能抓到他。”她的声调第一次变得柔和些了。

“埃米特在金融界里兴许干了不少招摇撞骗的勾当,但他待我很好。”

回到卡斯尔波音特警局后,鲍勃·泰迪翻出一个装有斯威特曼商业产权清单的文件夹。在一堆错综复杂的名目中,泰迪看出有些房产是斯威特曼自己所有,有些则是集团共有,是环环相扣的交易。泰迪在电话里跟一个相熟的商业记者讨教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搞懂了其中涉及的一些行话。斯威特曼在爱尔兰的三个城市里有房产,外加上伦敦、曼彻斯特、布拉格和柏林。他在都柏林拥有六座公寓大楼……其中两座位于北区。

泰迪找到埃德利,跟他打听斯威特曼案的遗物。“可有什么用途不明的钥匙?”

于是埃德利取出了那把扣在阿玛尼黑皮钥匙圈上的钥匙。“就一把钥匙,可能是前门钥匙,别墅钥匙,公寓钥匙,说不定是健身房更衣室的钥匙,或者花园小屋钥匙,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