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怒潮

致命怒潮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十七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十七章

卡斯尔波音特警局里,鲍勃·泰迪探长正在办公室的一个角落里伏案工作,侦缉总警司麦拉奇·霍格朝他走来。“刚听说……听证会将在午餐时间举行,法官将在他的办公室里等我们,一点零五分,你们准备好了吗?”

泰迪指了指眼前的电脑屏幕。“十分钟就能搞定。”不远处,切尼刚拿起一张对折的纸,霍格说:“就那样,一切从简,那样最好。”他拿走了她的证词。

康尼·温特言出必行,他果然找到一位法官给他开了一份临时禁令,禁止警方调查他那被没收的手机。这个下午,法官将宣读双方的证词,并听取双方陈述,以决定临时禁令的存留。

霍格回到办公室后,鲍勃·泰迪在桌边盯着前面什么东西愣了好一会儿神。然后,他打开抽屉拿出手提电脑,到外面走廊上找了间没人的办公室,在一张桌旁坐下。他用了几分钟时间开机,接通读卡器,接着又从夹克内兜里掏出装有康尼·温特手机的信封,将封口撕开。不到两分钟,他已经下载了康尼的联系人名单和通话记录。他又找到用以封存证据的信封,把手机放进去,封上封口,在上面签了字。

回到侦探办公室,他把信封摆在萝兹·切尼面前,递给她一支笔。

“那只信封破了,我只好换了一只。”

切尼盯着他没吭声。

泰迪说:“纯属意外……从口袋里掏出来,不小心弄破了。”

切尼说:“我不会说谎的。”

“没关系……就签个字。不会出什么事。”

切尼在信封上签了字。“别人问起,我会如实说明……你告诉我原来的信封破了,我重新签了名。”

鲍勃·泰迪点点头。“没人会问的。”

侦缉总警司霍格走进侦探办公室,手指一勾说:“你们两位。”切尼起身,泰迪放下正在读的材料。霍格办公室里,侦缉总警司举起一份薄薄的文件。“从技术上讲……贾斯廷·肯尼迪,案发现场大半个脑袋不见的那位,是死于自杀。他的指纹证实了这点,霰弹枪上布满他的指纹。枪是他哥哥的,此人目前住在土耳其。”

切尼说:“开枪自杀再把枪扔到停车场中间?”

“枪在离他尸体七英尺的地方。他没扔它。他坐在地上,枪口顶住自己的下巴,枪托紧紧抵住地面,用手扣动扳机。巨大的后坐力使枪嗖地飞出去,落到了它现在所处的位置。根据技术分析,这一推论完全能够成立。地面上的弹痕,枪托上的指纹,其他所有情况,全都对得上。”

泰迪说:“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

“肯尼迪卷入了埃米特·斯威特曼的数起不法交易……斯威特曼遇害前此事如噩梦一般搅得他不得安宁。他们好像好几回在一起干下非法勾当。现在税务局盯上他,几个合伙人也要把他告上法庭。摊上几次刑事控告恐怕在所难免。一年前离婚。他的女友说他曾一度连续失踪几天。各种迹象表明,最后他决心及早用枪口顶住下巴,结束生命。”

“听来满有道理。”

“过二十分钟我们动身去法院。”

回到鲍勃·泰迪的办公桌旁,萝兹·切尼说:“你无权利用你在温特手机里发现的任何线索,知道吧?而这个听证会……最好的结果就是我们能够证明斯威特曼在他被杀当天给康尼·温特打过电话。”

“手机里可能发现的任何其他线索……不能用于庭上作证,却能为我们指出正确的方向。”

“我希望你……”

鲍勃·泰迪没在听。

房间对面,埃德利警官正倚在桌边看一份街头小报的末页。面对泰迪的首页上方,是一位足球明星和一位金发美女的几张照片。而下半页的一大半篇幅则被一行大字标题所占据。

泰迪轻轻地说了声:“啊,天哪。”

他走到房间对面说:“劳驾,这个让给我瞧瞧,就一会儿,”随即从埃德利桌上拿过报纸。过了一分钟,泰迪把报纸还给埃德利,赶紧拨打手机,听到那头响起莫拉·科蒂的声音,他说:“对不起,莫拉,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挂掉了电话。

文森特·内勒正坐在斯蒂芬花园购物广场的长椅上看报纸。周围的人们或沿着条条小径悠然漫步,或站在池边喂食群鸭,或只是注视着它们。草坪上,儿童嬉戏,情侣相依。什么地方传来管乐队演奏的声音。文森特逐页快速浏览完了几份大报。无语。好像这些报纸即将派上其他用场,跟他毫不相干。

他把《每日镜报》放在一边,拿起《每日纪事报》瞄了一眼头版……

去他妈的。

他匆匆读着开头几段,呼吸越发急促。报纸首页只有这篇报道的头三段,其余部分继续登在后面的一张内页上。文森特目不斜视地盯着标题。昔日虐童修女,今天擒匪英雄。标题右侧还配有一张这女人的照片……一个龇牙咧嘴的老妇。还有她的大名……莫拉·科蒂。

“妈的!”

文森特瞧见一个背电脑包的男人蓦地止步,盯着他看,这才意识到准是自己刚才的咒骂声太响。这男人是瘦高个,他听任头上那一缕仅存的发丝生得老长,平时由他梳到脑后。他看上去活像一根拧干了水的拖把。“拖把”对文森特满脸鄙夷。文森特从公园长椅上站起身,扔掉报纸,照着“拖把”的脸用力一推,接着连推几下。这家伙向后退几步,嘴里愤怒地嚷嚷着,忙不迭地一转身失足落进水里,摔了个屁股墩,惊得鸭群四散。

看见文森特当即走开,倒霉鬼扯开喉咙尖叫起来。他站在水里,冲着文森特的背影大声咒骂,同时挥动双臂寻找自己的电脑。文森特走到购物广场的出口,回过头来。一个身着T恤牛仔裤的年轻人正在徒劳地掩饰自己跟踪他的行为。这人将一部手机贴在耳边。

他撒腿就跑,可没跑几步就被文森特逮住。文森特将他身子放倒,脸朝下用力摁在地上,劈手夺走手机,一阵狠砸猛掼。

十分钟后,他退了韦斯特伯里酒店的房。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