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怒潮

致命怒潮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十九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十九章

莫拉·科蒂说:“起初,说实话,我以为可能是你。除了几个修女外,我没告诉过任何人。”

“莫拉,我……”

“我知道,我刚意识到……我得扪心自问为什么会是你呢?”

“说真的,我没有,我也不会做这种事。”

“我知道记者找过菲尔,在马路对面,菲尔和杰西卡知道我曾在女修道院待过。他们都是好人。只不过菲尔喜爱闲聊。而且枪击事件发生的当天,我想我对菲尔说过是我报的警……事情落到这一步,一切都怪我。”

“莫拉……”

“但我绝对没跟她们提到别的什么事情。”

泰迪说:“报纸就是这样……估计那个记者刚刚得知你曾经当过修女,再加上又是你报的警,便决定把它编成一个故事。‘英雄修女捕获持枪歹徒’,如今就是这种世道,只要一篇报道里出现主教、牧师或修女,这篇报道就会广泛流传,在网上炒得火热……费恩、赖恩、墨菲,很多人都是这样。”

莫拉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意。“谣言是止不住的。”

“即使报道里用了化名,这些人也有办法刨根究底。”

莫拉和泰迪面对面坐在餐桌旁,两条胳膊搭在桌上。“今天下午我花了半小时去擦前门上的鸡蛋印。有些人……有些人觉得他们是在给那些被神职人员糟蹋的人们报仇,对着我的门扔了两三个鸡蛋。一大清早,信箱里就塞满了各种报纸……上面用红色标记笔写了许多下流话。不一会儿,我又听到重重的砸门声,打开门却发现空无一人。”

“孩子们……”

“孩子们在上课。要到今晚或明天,等他们听别人说有个老巫婆在这条街后才会来捣乱。今天白天来的是大人。”

“不会持续多久。”

“会的……巫婆的身份一经确认,罪名便永远洗刷不掉了。我将永远是这条街上的虐童修女。”

“我会和这里的警察分局打声招呼。”

“多谢……不过那些警察肯定有更重要的公务。”她摇摇头。“这只不过是件烦心事。相信我,这事我能忍受……终究会消停的,大不了我搬到别处,没关系。”“可是……”“真的……谢谢你能来,也谢谢你安慰我,不过从长远来看……”

“你做得对,莫拉。在持枪歹徒威胁百姓生命的紧要关头,你挺身而出。因此决不应该让你付出代价。我一定会尽量处理好这件事。”

莫拉终于粲然一笑。“几小时前我看到这条登在头版的新闻,忍不住在心里诅咒你。”

泰迪也笑了。“哦,你这没主见的老太太。”

文森特·内勒很想点一杯烈酒,不过他还是点了咖啡。他等的人终于来到四季酒店的酒吧,文森特起身与他握手。这人说要杯巴利高恩,文森特告诉了侍者。

文森特估计负责侦破劫钞案的警察此时已经广泛发布了他的照片。韦斯特伯里酒店倒是挺符合他用以掩护自己的新身份,一个稚气未脱的年轻商人,只是他在购物广场惹祸了,还是赶紧离开为好,再现身于同一地点实在太危险。他在四季酒店里稍微有些不自在……客人们的西服更贵,腹部更臃肿,脸膛也更红润。但这样一来,就算有个警察经过此地,而且刚刚看过文森特的照片,也很难把持枪歹徒与布尔斯桥大酒店里的西装客联系起来。

巴利高恩端上桌后,他们聊起共同认识的几个人,没有涉及任何细节。来人对诺埃尔表示同情,文森特只是点点头。稍后,文森特指向桌上一份折叠起来的《爱尔兰独立报》,这人说是。文森特说钱里夹着护照照片。他问要多久,这人说不难办。“就是在几个细节上钻个空子而己。”

“很好。”

这人从口袋里拿出一串车钥匙,放在桌上。“蓝色雷诺,国际三级认证……牌号332。”他又把一张写有车牌号的卡片放在桌上。文森特点点头。

这人起身,他们再次握手,然后他离开了,胳膊底下夹着那份折叠起来的《爱尔兰独立报》。房间里,文森特在一张桌旁坐下。他在那份整齐书写的名单最下方,留下了一行潦草的笔迹。他把纸撕成两半,拿出一张四季酒店专用信纸,又开始写那些名字。

无论你再怎样威胁恫吓一个人,他都有可能说漏了嘴。也许就是那个修女……报上说那个爱管闲事的婊子向警察举报了那辆逃跑用的汽车,可文森特觉得警方还另有消息来源。沙伊·哈里森肯定没管住自己的嘴。

这不是他在离开这个国家前要算一算总账。文森特觉得这就好比自己的心中有一杆秤,诺埃尔搁在一边,其他很多东西搁在另一边。这是关系到平衡的问题。这样的想法他曾经试图向米歇尔解释,只是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够理解。只有解决了平衡问题,文森特才会把诺埃尔放下。

他不想在这家酒店的餐厅里用餐。他决定叫客房服务,然后早早入睡。明天可是个重要的日子。

鲍勃·泰迪给前妻发了个“你好”的短信,霍莉回信称有事在外,那么今晚就这样了。他走近格雷夫顿街附近的一家意式餐厅,没多时招待给他端来一道浇上奶油汁的菜……虽然他确信自己刚才点的是番茄汁的,但又觉得没必要为此小题大做。餐毕他正呷着咖啡时,接到萝兹·切尼用家中座机打来的电话。

“我跟那人联系上了……我刚收到邮件。”

“有什么发现吗?”

“他弄到了命案发生当天及前后两天温特的通话记录,接听和打出的都有。”

“非常好。”

“温特两次接到斯威特曼来电后,都在几分钟后打给了另一个号码。号码的主人是斯蒂芬·希尔,听说过吗?”

“没有印象。”

“我也是……或许等到我们开始调查此人时,就能想起什么了。”

泰迪此时并不急于回到自己的寓所,于是他走进一家酒吧,可他实在来错了地方。他身上仍然散发着奶油汁的气味,况且他点的威士忌也不合口味。出租车再行驶十分钟就到达自己的住处时,泰迪收到霍莉回家的短信。于是,他让司机改变行驶方向。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