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怒潮

致命怒潮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十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十章

“首先,”侦缉总警司麦拉奇·霍格说,“我对各位在本案侦缉工作中取得的成果表示祝贺……当然这一切如我原先所料,但我一直为能与这样一支专业水准很高的团队共事而感到欣慰。”斯威特曼谋杀专案组人员齐聚在卡斯尔波音特警局的会议室里。

“一直?”

鲍勃·泰迪朝远处的萝兹·切尼瞥了一眼。只见她蹙起一道眉。到目前为止,这还只是个例行展会,并没有什么异常。

“好消息是我们总算结案了。昨晚在总署,我和科林·奥克菲助理处长以及几位资深警官一起复看了所有材料,综合考虑了一些关键的细节,对整个案子进行了一番梳理。今早我们再次碰头会商,又审视了一些要点。”

知道此案不会作为悬案归档,鲍勃·泰迪感到一阵释然。全国发生了多起枪杀案,其中受到法庭审理的寥寥可数……有太多案件化为厚厚的档案,无果而终。他又感到困惑。一般情况下,案件接近尾声时,总是要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必要的资源应该准备充足,确保专案组的工作不偏离正道。证据应该经过反复验证,直到具备足够的说服力为止……没有出人意料的东西。可他从没见过如此一蹴而就的案件。直接由上司定论,跳过了应有的环节。

“案情的重大突破,来自玛丽莎·科斯格雷夫提供的一份书面证词,”霍格说,“她是贾斯廷·肯尼迪的女友。贾斯廷·肯尼迪生前是商人、律师、资产投资者,死于自杀。在座的几位即将知道,肯尼迪先生曾经参与斯威特曼一些疑似非法的地产项目。据科斯格雷夫女士说,近来这些交易使斯威特曼和肯尼迪结冤成仇。他们相互威胁……我们从税务部门获得的证明材料称,斯威特曼在遇害…周前曾出具一份书面证词,揭发了包括肯尼迪在内参与税务欺诈的一些人。他照理还会提供一份更详细的证词,列举税务欺诈的若干细节……但是还没来得及这样做,他就遇害身亡了。”

“肯尼迪杀了斯威特曼,然后又自杀?”萝兹·切尼难以掩饰语气里透出的疑惑。“很显然,人们不会把一支家用霰弹枪与一桩枪击案联系在一起……霰弹枪使用的铅弹不可能用于一般的枪械。但杀死斯威特曼的弹药与肯尼迪自杀的子弹是同一型号-RC20口径,32克,半弹药筒。我们查阅了肯尼迪和科斯格雷夫的日记,没有发现任何片言只语能够解释他在命案发生当晚的行踪。”

“也没提到他曾待在斯威特曼家附近,呃?”泰迪问。

“没有任何材料能够确定肯尼迪在命案发生当晚到底人在何处……倒是另有间接证据显示他在斯威特曼家。”

“此话怎讲?”

“科斯格雷夫女士在书面证词中提到了一个细节,说肯尼迪先生曾威胁斯威特曼。她说肯尼迪当时警告斯威特曼……而且是当着她的面……是在打给斯威特曼的电话中。说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两天后斯威特曼就被人谋杀了。”

坐在桌子另一头的专案组成员鲍曼警官说:“现场有两种武器……如果肯尼迪用的是霰弹枪,那谁用的手枪?”

鲍勃·泰迪说:“不妨把话挑明了,凶手用手枪杀死了奥利弗·斯尼德?我们不会是在说肯尼迪与黑帮团伙相勾结杀死斯威特曼的吧?”

霍格说:“我们还不知道另一个枪手是谁……一个受到肯尼迪蒙骗甘愿当他帮凶的人……我们当然会对这一点继续展开调查。我个人倾向于认为,此枪曾经过多次辗转倒卖。这一点在上次开会时提到过……某人把枪卖给另一人,而这人又将枪转手倒卖。枪支总是摆脱不了屡经多名犯罪分子转手倒卖的宿命,这可真是它们的最大不幸。”

泰迪与霍格互相对视了一眼。“黑社会暴徒杀死奥利弗·斯尼德,使用的枪支流入市场,然后一个西装客将它买下,再用它杀死了埃米特·斯威特曼?”

“我们还不知道枪支的确切来源,但综合各方面因素分析,我们可以确定整个案件比较可靠的大致情况。斯威特曼与肯尼迪以前的合作关系,动机,机会,威胁,霰弹枪,同一类型的弹药,没有不在现场的证据。肯尼迪饮弹自尽,或是出于懊悔,或是担心自己即将暴露。你有疑问,鲍勃?”

“这样的案子我可是头一次见识:证据还没经过专案组验证,案子就要移交上级了。”

“你也知道,现在从上到下都对此案甚为关注……因而上级严加督查尽早结案也在情理之中。”

鲍曼说:“结案?这第二个凶手……不知为何人?”

霍格点点头。“当然……我们将不遗余力地查清这一点。很明显,既然我们已经锁定肯尼迪,凶手的大致情况也己知道,因此可以缩小调查范围。但我们还是得全力搜捕另一名凶手。”

“缩小到……什么程度?”

“埃德利警官一直负责搜集证据。因此有比较全面的了解……他会留下来和我一起。另外,助理处长奥克菲仍将亲自参与调查,并有两位助手的配合。若干名警察将进一步充实专案组,我们将得到总署的大力支持。”

萝兹·切尼问:“我们剩下的滚蛋?”

“感谢各位的出色工作……我已安排各位先休假三天再自行归队。现在,请恕我先行一步。我一小时后在总署有个约会。我想向诸位表明,无论哪位对本案的哪个环节或方面有什么新的看法,随时可以来我办公室。感谢并祝贺各位。”

鲍勃·泰迪仰靠在椅背上,前面的两条椅腿高高翘起,离地好几英寸。“底下怎么搜集证据?”

霍格尽量保持自己语气的平静。“眼下,你已开始休假,鲍勃……闲聊有的是时间。我可有正事要做。”

泰迪眼看着侦缉总警司收起文件,朝门口走去,埃德利紧随其后。霍格一直没有掉头回顾。

“这么说,又多了一员临阵前换下的大将?”萝兹·切尼现已站在泰迪的左侧。

“愿意认这个命?”

“我要回家了—一大孩子后天过生日。接着回到麦肯路,继续原先的工作。你要回到凯文迪西大街那儿上班。有当官的撑着,轮不到我们问为什么。”

泰迪摇摇头。“我一直认为,干我们这一行,就得时时问个为什么。”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