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怒潮

致命怒潮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十一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十一章

过了几分钟,阿尔伯特·班纳曼才恍惚觉得有地方不对劲。文森特在屋外用他的手机打来电话,说他要离开这座城市。“我需要你的帮助……我没法在这待下去了。”阿尔伯特打开前门,文森特说:“多谢了,兄弟。你真是颗救星……我不会待久的。”

阿尔伯特身穿暗红色睡袍,脖子上围了一条毛巾。他指了指文森特的西装。“摩门教徒啊,这个真不赖……进来吧。”

文森特的肩膀上挎着一个黑色皮包。他站在门厅里说:“你听说诺埃尔的事了吧?”声音里带有几许酸楚。可怜的家伙。诺埃尔·内勒已化作尘土,文森特却毫发未伤,他知道该做什么。他的眼中和嘴角两侧的纹路里全都蓄满痛苦,肩膀耷拉着,也是因心头过于痛苦所致。

“终归会过去的,伙计。”他一只手握住文森特的手晃了晃,另一只手拍拍他的肩膀。“我知道现在多说也没用,但时间……真的,它能使人忍受痛苦,相信我。”

文森特点点头,目光有些游移不定。

“在这待不下去了,阿尔伯特……除去警察不说,这个城市迟早会变,不是现在。”

客厅里,洛琳从扶手椅上站起来。她身穿一件印有精美花卉图案的晨衣,乍一看见文森特,立刻变得局促起来。她双唇微启,仿佛话到嘴边,但又觉得不说为好。文森特说:“他是个好人,诺埃尔是个好人。”洛琳说:“他是个很好的伙伴……我们在一起时很快乐。”文森特点点头。

文森特·内勒一身西装……文森特待洛琳礼貌有加,他在遭到警察四处搜捕时上门求助,并说诺埃尔已死,都柏林没有任何值得他留恋的地方,文森特用手摸摸他那几近光秃的后脑勺。阿尔伯特·班纳曼心底里从中觉察出些许异常。因此,当文森特从背包里抽出一个大家伙对准阿尔伯特时……他反而觉得是一种解脱。而退到窗边的洛琳则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

阿尔伯特的嘴因愤怒和鄙夷扭歪了。“你这个狗杂种……你来到我家,我好心安慰你,你他妈的却带来一把枪?”

“趴在地上。”

“文森特……”

“趴下。”

洛琳尖叫一声“阿尔伯特!”文森特又把枪口转向她,她扭过头,躲开枪口,蹲下身子,再次厉声尖叫。

“让她赶紧闭嘴。”

洛琳又发出一声尖叫。

阿尔伯特大喝:“你他妈的闭嘴!”

文森特用枪指着地面。阿尔伯特蹲下身子,毛巾从脖子上脱落。他趴到地上。

“两只手背过去,”文森特说。

“这……上帝啊,文森特,这说不通啊。”

文森特俯下身,用他手中贝尔纳代利枪的枪口抵紧阿尔伯特的脖颈,说:“手背过去,赶快。”

阿尔伯特按照吩咐这样做了,文森特从口袋里拿出一根塑料绳,将它一圈圈缠住阿尔伯特的手,最后用力拉紧。他直起身,命令洛琳把双手伸到胸前,她也照办了,他用另一根塑料绳绑住她的双手。洛琳闭上眼睛,又发出一声尖叫。文森特拿起枪托照准她的面颊狠狠一击,把她打倒在一把宽大的紫色扶手椅上,脑瓜晕晕乎乎,兀自悄声啜泣。

“去你妈的,”阿尔伯特喊道,“放开她。”

“都是她惹的祸。”文森特说道。

文森特将这座房子的其他地方察看了一遍,回来时阿尔伯特正跪在厨房里,双手绑于身后。他背对着通往花园的门,双手笨拙地搭在门把手上,企图将其转动。

“过来,阿尔伯特,躺下。”

阿尔伯特慢吞吞地走过来,厚实的脖颈上肉绷得紧紧的。他双膝跪地,身子前倾,缓缓垂下脑袋。“你知道我别无选择,”他说,“一个家伙要把刀架在我脖子上,换了你会怎么做。”

“我来不是为了这个,阿尔伯特。我这样跟你没关系。”

“文森特,你太疯狂了。”

文森特站在离阿尔伯特那张扬起的脸只有两英尺的地方,接着欠身凑近他说:“你觉得我会离开这儿,离开这座城市……你觉得我会滚到其他任何一个地方?开始一种新的生活……你觉得我明知这个婊子正在都柏林招摇过市,还能这么一走了之?”

洛琳泣不成声。

“哦,文森特,上帝啊,兄弟,她就是个贱货而已,就是这样,这种事情有时会发生,有些人输了……诺埃尔,他输了……这很正常,这种事我遇到过,你也遇到过,每个人都经历过。世上的事情本来就是如此。”

文森特单膝跪地,他的脸更加贴近阿尔伯特,声音变得很低。“你以为我会每天早晨醒来后,继续过自己的日子,做所有那些通常该做的事情,夜里把脑袋搁在枕头上睡觉……其实我时时刻刻都知道那头母牛正在到处溜达?诺埃尔已经化作尘泥,而那头母牛还能自在逍遥,就好像从来没有过他这个人?你以为我能受得了这个?”

阿尔伯特无言以对。他的脖子朝旁边歪了几十度,扬脸瞅着文森特,嘴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那你打算怎么做?”

文森特站起身。“别无选择。”

“为什么是我?”

“你觉得……不论我最后在哪定居……你觉得我会由着你去找我?”

“文森特,我发誓……”

“阿尔伯特……”洛琳的声音带着刺耳的哭腔。

“闭嘴。”

文森特摇摇头。阿尔伯特蜷起双腿,使自己处在半蹲状态。“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文森特……没必要这样。”

“阿尔伯特……”

“不必这样,文森特,我向你发誓……听着,有些事我们可以……你和我……不论你去哪儿,我都可以帮助你……”

“很抱歉,阿尔伯特。”文森特直起腰,站了起来。他直视着阿尔伯特的眼睛。“如果你处在我的地位,你知道该做什么。”

阿尔伯特脖子伸得老长,他那硕大的秃脑袋凑近文森特,嘴里同时说:“我来干掉她。”

“哦,上帝啊,阿尔伯特,上帝……”洛琳挣扎着用力站起身,双手绑在胸前,笨拙地挪着步子。她刚走出客厅门口两三步,文森特就抄起贝尔纳代利照准她脑侧猛砸过去。她顿时被砸晕过去,作声不得,重重地一头栽倒在地上。

“这样可以了,”阿尔伯特说道,“我来结果她,前屋的书橱背面拴着一把枪。”

本来低头俯视着洛琳的文森特转过身,瞅着阿尔伯特。

“帮我把它拿来,”阿尔伯特说,“留一颗子弹就行了。我来掩护你。想想看,文森特……让我来,我担着。就算咱俩一起干,我也同样摆脱不了干系。你离开,我收尾……她消失。我再编几句话哄他们……就说谁都知道她到处流浪……又去了另一个什么地方,那么咱俩谁都不用再为这事儿犯愁了。”

文森特弯下腰,用枪顶着洛琳的后脑勺扣动扳机。她的头部在地上猛地一颤,顿时喷出一摊鲜血,洒在蓝色地毯上。

“去你妈的!”阿尔伯特抱着双腿转动,想要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他刚刚抬起膝盖,文森特就瞄准他的脑袋开了一枪。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