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怒潮

致命怒潮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十五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十五章

正在酣睡的鲍勃·泰迪突然惊起,伸手去抓那部正在震动的手机,此时他的脑瓜还是有点晕晕乎乎。

“喂?”

“泰迪探长吗?”

“嗯?”

“外面有辆车在等您。侦缉总警司霍格派来的。”

泰迪静默片刻,方才悟出这话是什么意思。起先,他还以为是自己睡过头误了约会呢。

“车?干吗的?”

“侦缉总警司想见您,就现在。”

“什么事?我正在休假。”

“我只是奉命行事。”

泰迪咕哝了一声“扯淡”。他看了看表……十点一刻。“稍等一下。”他挂断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他准备就绪。

文森特·内勒坐在四季酒店里,准备享用一顿迟到的早餐。通常,一杯咖啡加上一片吐司就够了,但今天他可要美美地吃一顿。他瞥了一眼他在伊拉茨停车场拿到的大号信封。一切就绪。

能跟这些人打交道心里还是很愉快的。他们能为你提供任何服务,帮你洗钱,再收取一笔可观的佣金。信封里有一本驾照,一本印有假名的护照,一张他本人名下的信用卡,一个3000美元的账户。另外附有他取道贝尔法斯特前往格拉斯哥的多条路线的详细介绍,他自己决定怎样去伦敦。他可以选择任何时间离开……一个电话,提前24小时预约,他们将全部搞定。这些人很会要价,不过他们着实有一流功夫。

此时,文森特的心理平衡了一些,他因而觉得自己正在向诺埃尔表达他应有的尊重。现在他可以离开这个国家了,他觉得自己做的事很正确……只是那张名单上的人还没被全部除掉。他已干掉了保护神公司的保安、洛琳、阿尔伯特、记者和警察。接近尾声了。

招待拿来菜单。文森特说他要英式早餐,外加一份香肠。

侦缉总警司麦拉奇·霍格坐在他那张宽大的橡木桌后。看见鲍勃·泰迪进门,他没有起身相迎。“开门见山,侦缉警长。我和助理处长奥克菲研究之后决定,自即日起,你将停职留薪,同时接受违纪调查。”

这番话霍格说的干巴巴的,像是在照本宣读几项规定。“你将在未来48小时内收到我们就你此次受到停职处分做出的详细书面解释。你可以向全国警官和警督协会申请行政复议。”

泰迪等他说下去。他已经说完了。

“就这些?我只是做了一些计划以外的工作,针对某个我不了解的人……还有……”

“你他妈明知故犯……你参与一起重大命案的调查,已经接到了具体指令,却无视指令,擅自行事。”

“我从没想到你和康尼走得这么近。”

“别犯傻了,这与康尼·温特无关,是你自己的问题。决策已定,你偏偏自行其是。可是,我们的队伍里不需要你这样的孤胆英雄。”霍格的声音里明显多了几分辛辣呛人的语气。“温特抱怨自己受到了骚扰,他有权这样。可这事传到了助理处长奥克菲的耳朵里……他得知你无视命令时……只能做出这种决定。”

“传到一位助理处长的耳朵里?康尼在政界的靠山是何等来头?”

“咱们私下说,鲍勃,不谈上下级关系……你做过头了。上级依据现有证据得出结论。你有权保留自己的观点,但我们绝不允许谁私下调查,任意质疑官方正式的结论。”

“咱们私下说,不谈上下级关系……你当真相信斯威特曼命案的起因,是两个生意人反目成仇吗?”

“我相信。”

“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容易戳穿的假象……一个分散我们注意力的障眼法?”

“我相信我们基于这些证据做出了正确的结论。”

“你打算甩手不管了,总警司?”

霍格完全没有了那种体谅下属的表情。你准备狠踹他人一脚时,穿上毛绒拖鞋显然不能达到目的。“记着,因为你在一起刑事审判中提供了可疑的证词,遭到一位法官的当庭申斥。如果你存心替自己开脱,蓄意扩大事态,我们将根据这次申斥,指控你犯有伪证罪。”他略顿片刻,看泰迪没有反应,便说,“那么,滚吧,鲍勃。”

鲍勃·泰迪给科林·奥克菲两次打去电话,两次都无人接听。他将手机重新设置了一下,以使这个号码不会在被叫手机里显示。他再次拨号,助理处长接了电话。

“科林,你知道这种先杀人后自杀的说法根本不靠谱。霍格急于结案,他威胁我说,如果我继续调查,他将以伪证罪指控我。”

“这样做是不妥。”

“科林,这很糟糕。”

“我们曾是同事,曾是朋友。我们还将一起共事,但愿我们再次成为朋友,……不过此刻,你却是我得对付的一个麻烦人物。我真希望不是这样……但事实就是如此。对不起,我要挂了。”

通话断了。

时近正午。那辆将鲍勃·泰迪接至警察总署所在的凤凰公园的车子已经不知去向。他步行了一会儿,在北环路乘上一辆出租车。泰迪坐在后座上,对自己所处的环境并没在意,忽然司机转身问他:“去哪里?”

泰迪不想回去后独自一人待着,也不想去哪里跟哪个人待在一起,“奥康奈尔桥。”

下了车,泰迪来到桥上站着,他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走这条路,而不是走那条路。这就好像所有的参照物都被撤走了一般。他穿过桥,走过都柏林学院草坪,发现了一家星巴克。

这事可以摆平。停职不可能引起任何严重的后果。他是一名优秀的侦探,是警队的中坚力量,一旦归队别人也不会对他另眼相看。这才是明智之举。硬要抓住斯威特曼不放,眼睁睁地瞅着自己的职业前景黯然失色,这是愚蠢的念头。倘若他自此永远离开警界,那么他在余下的人生岁月将永远感到茫然无措,有如他刚才走下出租车时一样……所有的参照物都被撤走了。

手机铃响起,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

“我是马丁·波拉德。”

“波莉,近来怎样?”

“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是吗?什么事?”

“不能在电话里说。”

泰迪说:“真巧……我现在突然有了许多时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