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得意忘形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得意忘形

蒋、冯、阎、李之中,以冯的西北军部队最多,当然需要裁掉的兵也最多,所以给他的乌纱帽也最大。蒋介石和杨永泰都希望能用这种方式让冯玉祥在裁兵中带个头。

给官帽的同时,蒋介石也没忘记动用他的情商,极力弥合因为地盘问题而与冯玉祥之间产生的裂痕,为此他还特地邀请冯玉祥到南京的汤山去泡温泉。

蒋介石在汤山有专用温泉别墅,名为“陶庐”。老冯去那一看,第一印象就是“布置得好极了”,院子里有各种花草,厨房里还预备着点心和饭食,什么时候去吃都可以。

“陶庐”门外有宪兵站岗,这地方不但普通百姓和小官进不去,就是与蒋介石没有私谊的大官也不能入内,冯玉祥能够受邀,算是给了他一个天大的面子。

泡完温泉,两人从池子里爬出来,蒋介石突发感慨:“(他们)常说的话,平、粤、沪、汉,这四个地方拿在手里头,全中国就都在他们手中了。”

这里蒋介石说的都是新桂系,分别指北平的白崇禧、广东的李济深、上海的张定璠、武汉的胡宗铎。其中张定璠现任上海特别市市长,他在北伐时期是白崇禧的东路军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上海市长的职务也系白崇禧一手保荐。

听到蒋介石能够对着自己说出如此的体己话,老冯十分激动,他当即站在老蒋的立场上,慷慨激昂地说道:“当全国的领袖需要肚子能装下全国人,当全世界的领袖肚子里就要能装下全世界的人。只要你时时刻刻在得民心、得军心六个字上下功夫,又能实际做出来,无论他们占领哪里,无论他们拿了哪里,都是你的膀臂,都是你的兄弟,也都是为你做事的,何必顾虑这些呢?”

其实蒋介石说到新桂系的“野心”,只是为了向冯玉祥倒倒苦水,好拉近双方的距离,他可没耐心听别人讲大道理,尤其是出自于老冯这样的“土包子”之口。偏偏老冯又是个“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的人,打从军政部长的乌纱帽戴上的那天起,他便过起了下命令的瘾,往往今天令蒋介石,明天令李宗仁。像这样“当面指教”蒋介石,在他看来乃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

眼见老冯越说越起劲,蒋介石赶紧转移话题:“没有什么。”

又有一次,蒋氏夫妇来看冯玉祥。冯的副官说冯不见客,蒋介石一个“你们不要管”,便直接闯入屋内,走上了楼梯。

蒋介石送给冯玉祥一棵很长的人参,又邀他出去吃野餐。短时间内,蒋、冯仿佛又回到了当初换谱做兄弟的时候。

看看时机差不多了,蒋介石宣布正式召开编遣会议。他再次重申,全国除东北外一共编五十个师,各集团军自己研究,看编多少合适。编遣会议也相应分成非正式会议和正式会议,非正式会议主要用于交换意见,作出提案后再在正式会议上进行讨论。

这时候的老冯在“李白”等其他派系看来,早已经得意忘形。他不会再与别人一起合斗老蒋了,而只想超越众人,独自登上权益的最高峰。第一次非正式会议,他主张精兵原则,并提出了四项编遣标准,即:有训练者编,无训练者遣;有革命性者编,无革命性者遣;有战功者编,无战功者遣;枪械齐全者编,枪械不全者遣。

这些标准除了“革命性”那条过于主观,难以掌握外,其他几乎都是在为西北军量身定做,以此来衡量,西北军应编的占大多数,应遣的只占极少数。

何应钦当即问道:“那么你打算编多少?”冯玉祥大言不惭地回答:“多少还不敢说,在四个集团军里总该占第一位吧。”

众人哗然。蒋介石也极为失望,他是要让冯玉祥带头裁自己,可不是带头保自己裁别人。于是便很不高兴地哼了一声:“那你提个方案吧!”

老蒋的表情让老冯幡然醒悟:这样只顾着自己确实不好,以后谁还肯和你一块愉快地玩耍?

回去后,老冯真的又拟了一个方案。这次他没敢再把自己放第一位,而是与蒋介石拉平了,同时又把阎李及其他杂牌继续压低。

过了几天,开第二次非正式会议,冯玉祥将他的方案公布于众:西北军和蒋军各编十二个师,桂军和晋军各编八个师,杂牌军编八个师。

蒋介石听了自然还是不满意,“李白”和其他人也不甘心。于是蒋介石说:“以后正式会议时再解决吧。”就把冯的方案搁置起来。

在老冯看来,这就是最佳方案,也是他在编遣过程中可以容忍的极限,当下不管方案会不会通过,就今日一电令,明日一电令,自顾自地在西北军内部裁并起来。

以后又陆陆续续开了几次非正式会议,与会者话不投机,争吵不休,离主题也越来越远,几乎酿成僵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