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有赚无赔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有赚无赔

打破僵局的希望,逐渐被放在了迟迟未能与会的阎锡山身上。蒋介石给阎发去让他担任内政部长的电报,并询问他父亲的病情,意思是催促他尽快赴京。

阎锡山首先回电称不能在南京供职,仅保荐心腹赵戴文出任内政部次长,以代理部务。阎锡山此举令白崇禧拍案叫绝,称为“阅历深,见得远”,而不像冯玉祥“近视眼,不度德,不量力”。

接着,针对蒋介石让他尽速与会的要求,他又编了一套谎话,说是在老父生病期间,他一直亲自服侍汤药,现在虽然父亲的病刚刚好了一些,可他自己却因操劳过度而病倒了,所以还是不能立刻赴京。

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体确实虚了,阎锡山还真的将家搬到太原崛围山休养去了。

对蒋介石急于通过编遣会议毕其功于一役的情绪,阎锡山看得一清二楚。他有些不屑地对亲信幕僚说:“蒋介石这人器量狭小,排除异己,遇事操之过急,终不能成大事。”

在各方函电交促下,阎锡山一直拖到编遣会议中期才前往南京。南京的军政大佬们无不翘首以待——蒋介石应付不了冯、李,指望他能从中转圜,而“李白”见冯玉祥与蒋似乎靠得很紧,惧怕蒋、冯真的合作起来,也期盼阎锡山加入他们的阵营,以便增加声势,共同对付老蒋。

骤然升高又如此集中的期望值,使得阎锡山未来南京之前就造成一种气氛,好像只要他一来南京,关于编遣问题的一切症结就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当阎锡山的专车到达南京时,他受到了各方面的热烈欢迎,充分证明这次的投机生意又是有赚无赔。

阎锡山到南京的当天晚上,即派晋军总参议周玳到白崇禧处拜访,以便摸一摸这次编遣会议的底。一见面,周玳就问白崇禧:“你们近来做了些什么?”

白崇禧哈哈大笑:“我们还能做出什么成绩?冯焕章(冯玉祥字焕章)倒是大做特做。他的口不大,肚子却很大,还想侵占我们的地盘呢!”

白崇禧接着讲了冯玉祥在南京这段时间的言行,并讥笑冯玉祥:“他现在第一步想捧蒋、拉蒋,消灭三、四集团军,将来有机会再把蒋推倒,他好独霸中国。他不想蒋介石是个大流氓,在上海交易所里闯荡过多年,哪里像曹三爷(指曹锟)一样容他摆布。”

白崇禧对周玳说:“你瞧着吧,不久他(冯玉祥)就会吃亏的,你们老总对他怎么样?我想,因为方顺桥那段故事,对他的印象不会太好吧?”

周玳急忙回应:“我们老总对冯这个人十分清楚,方顺桥的事他当然不会忘记。不过他看出老蒋的目的是想各个击破,达到排除异己的目的,因此对于冯焕章还想拉他一把,免得唇亡齿寒。”

白崇禧在方顺桥战役中曾经爽爽快快地帮过晋军的大忙,虽然双方在争夺平、津地盘上有矛盾,但表面上仍客客气气。周玳问白崇禧,既然冯玉祥已经提了方案,为什么你们不也跟着提一个方案?

白崇禧回答,和蒋介石共事,就是画上个“龙天表”也等于零,所以索性不提了。

“龙天表”是道教中法师焚化的一种符箓,大致相当于送给神仙的私密信件,白崇禧以此表示跟蒋介石之间没什么可谈的。

夜访结束后,周玳把白崇禧的话详详细细地转告给阎锡山。他建议:“冯焕章准备了提案,咱们也应该准备个提案,以免临时措手不及。”

阎锡山老谋深算:“不必着急。等老蒋叫咱们提的时候再提,也还不迟。”

过了三四天,何应钦来见阎锡山。谈到编遣会议,他也特别谈到冯玉祥的提案,并且如阎锡山所料提出了请求:“蒋先生希望阎先生也提一个方案,在会上共同研究。”

何应钦还说:“蒋先生的意思,是希望在四个集团军的辖区之外,再加上一个中央区,最好请阎先生在方案上一并提出。”

“中央区”是给谁用的,大家都心知肚明,看来蒋介石也把阎锡山当成了可倚仗的对象。阎锡山考虑片刻,不敢马上答应,便说:“我可以准备个提案,但‘加上中央区’这个问题由我提出,似乎不甚合适。如果蒋先生提出来,我一定首先赞成。”

何应钦走后,阎锡山召集周玳等幕僚研究提案内容。此时他想到对“中央区”还是得表个态,毕竟这个话要让蒋介石自己说,确实有些难以出口。

北伐之后,阎锡山实际成为地方诸侯中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他不仅不想真的和“李白”搞在一起,跑去触老蒋的龙须,甚至于还要依靠老蒋做后台,力保平、津。

因为有可能跟阎锡山争夺平、津的,其实正是白崇禧。白崇禧老是赖在华北,让阎锡山时时有芒刺在背之感,对这个小诸葛,他既不能得罪,可也绝不肯让对方占到什么便宜。

一份考虑周全的阎提案就此出笼。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