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眼前一黑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眼前一黑

李明瑞说,胡、陶把第七军摆到最前沿,等于是让第七军给他们做挡箭牌、牺牲品,完全不值当——“现在蒋介石的军队向武汉打来了,我们的内部又有胡、陶的军阀部队,即使我们打败了蒋介石,还不是为胡、陶他们这些新军阀造机会?结果我们还是吃亏的!”

令“李白”感到意外和不安的是,蒋桂开战后,西北军不但没有依约南下,反而还向后撤退了。当时冯部大将孙良诚出任山东省政府主席,有一天夜里,他突然让部下在两小时之内把行李备好,准备由泰安撤退。部下不明其意,问道:“这是什么道理?是不是由北南下直驱浦口、南京,驱蒋下台呢?”孙良诚回答:“我接到冯总司令的密令,叫我们往开封方向撤退,内幕我不知道。”

按照胡宗铎的计划,第十九军防正面,第十八军防右翼,第七军防左翼。由于夏威本人患扁桃腺炎住院治疗,无法到职指挥,第七军临时由李明瑞统带,这给武汉策反中蓄谋已久的兵变创造了一个绝佳机会。

到达鄂东前线后,俞作柏与李明瑞取得直接联络,约定立即行动。当天黄昏时分,李明瑞召集连长以上军官训话,他说:“北洋军阀虽然被打倒了,但是现在又有新军阀起来了,比如蒋介石、胡宗铎、陶钧等人就是。”

李明瑞这么一问,大多数军官都举手高喊“同意”。有几名军官是李宗仁、白崇禧、夏威的亲信,他们内心虽然不同意,但在多数人都赞成的氛围下,也只好被迫跟着举了手。

胡、陶之所以敢于“引敌深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蒋桂战争酝酿之初,他们就耗费两百多万元,在鄂东前线打造了坚固的防御工事。二人认为,凭借这一深沟高垒和强兵猛将的组合,不愁蒋军不伤亡惨重,到时他们再率部一冲,自然就能够“一鼓而歼灭之”。

第七军出发之前,李明瑞就在汉口密约团长以上多名将领,商定全军开至前线后,即发动兵变。为免不测,李明瑞这时候还不敢说是要投蒋,只说是反对胡、陶,因此没有人对此表示异议。

哪知道冯玉祥嘴上答应得好,实际仍是虚与委蛇,不但没有发出一个字的讨桂通电,韩复榘部也奉命止步不前。说来说去,他还是舍不得放弃他那坐山观虎斗的妙想,就想尽量拖延时间以等待蒋、桂两败俱伤。

第七军本是第十八军和第十九军的母体,可是在“桂系鄂军”吃香喝辣的同时,第七军却在军饷被服的补给等方面饱受歧视,甚至连军装都发不出。大家早就对此愤懑不已,那真是“提起心头火,咬碎口中牙”,李明瑞的讲话立刻在与会者中引起了共鸣。

当时蒋、桂在长江中游的兵力配备大体相当,蒋军虽然人数上稍多几个团,但论战斗力,桂军却还要强上一些。3月30日,蒋介石在九江下达总攻击令,但只是虚张声势,各部前进很迟缓,都不敢冒险猛进。

然而当蒋军进入鄂东境内时,桂军也始终没怎么抵抗,众人对此颇为不解。由于李宗仁无法亲自到武汉指挥作战,桂军在军事上主要由胡宗铎、陶钧主持,当有幕僚表示担忧时,陶钧说:“我们的作战计划是引敌深入。敌军攻坚,伤亡必大,可一鼓而歼灭之。军事我们很有把握,你不必担心。”

冯玉祥的真实意图是要坐山观虎斗,坐看战局发展而从中渔利。他固然恨蒋,欲借此机会反蒋;但另一方面又垂涎于新桂系所控制的地盘,打算一旦“李白”力竭或者落败,就趁机将河北夺过来,以便使河南与湖北连成一片,达到既控制长江形势,又增加财政收入的目的。

代表高高兴兴地回去复命。见冯玉祥已经表态,蒋介石立即改订战斗序列,临时任命韩复榘为第三路总指挥,由豫南向武汉进攻。他自己也乘舰由南京至九江,亲自指挥嫡系部队向鄂东进攻。

然而即便有了那么多有利于蒋的趋势,蒋、桂位于长江中游部队的实力仍然不相上下。除此之外,“李白”还有另外一个希冀,那就是冯玉祥已答应出兵相助。从现实情况来看,只要西北军南下响应,新桂系便可立于不败之地。

为了“一举而得两虎”,冯玉祥暂时实施回缩战略,他将孙良诚部作为预备队集中到豫西一带,将韩复榘部布置在京汉路南段,以便在“一个月至两个月”后发力。

4月1日晨,胡宗铎正要出发,却见夏威拿着文件跑了进来,并且招手让胡宗铎到卧室密谈。

作为回报,冯玉祥必须通电声讨新桂系,出兵湖北。冯玉祥听后告诉蒋介石的代表:“论公论私,都不能让你们独任其艰,我出十三万兵力相援,怎么样?”

西北军中搞不清状况的人还有很多。有人直接问冯玉祥:“这一次撤退的战略意义何在?”冯玉祥一面握起拳头做缩回来再打出去的姿势,一面说:“把拳头缩回来再打出去才有力量。”又有人请他预测一下这次蒋桂战争的结果,冯玉祥说:“他们是势均力敌,总要看上一个月至两个月才有分晓。”

统一意见后,李明瑞即集结部队,以急行军的速度向西北移动。等夏威得到消息时,李明瑞、杨腾辉早已率部撤至孝感了。

接着他列举了蒋、胡、陶的罪状,当然重点讲的是胡、陶如何把持湖北地盘,横征暴敛的种种事实,特别强调“我们的官兵,在北伐各次战役中出生入死,现在倒落得个食不饱、衣不暖,连按月领饷都成问题的地步”。

眼前一黑

继李宗仁的代表之后,蒋介石的代表也拜见了冯玉祥。西北军总司令部内盛传,代表带来了蒋的三个条件:冯玉祥任行政院院长;要孙良诚继续回山东当主席,同时青岛特别市亦归西北军接收;由冯在湖北、安徽两省中任选一省作为西北军的地盘。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