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生存之道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生存之道

除湖北外,湖南原本也被新桂系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但桂军刚刚放弃武汉西撤,何键便派代表往武汉迎蒋,之后又趁机收编了叶琪的部队。新桂系很鄙夷何键的两面派做法,叶琪称:“我上了芸樵(何键)的当。”因为何键两肩下削,李宗仁更是借此对他进行讥讽:“芸樵无肩膀。”

鄙夷归鄙夷,有一点不能不认,那就是置身乱世之中,要想活得长久一些,两面派常常是最好的生存之道。

新桂系曾经辉煌一时,自然是不屑于骑墙的,可蒋桂战争这一跤也足以摔得他们心胆俱裂。当李宗仁、白崇禧以光杆之身逃回广西时,盛极一时的桂军居然只剩下黄绍竑留守广西地方的三个师了。

新桂系三巨头内心的懊丧和恼怒自不待言,白崇禧更是按捺不住,暴跳如雷,他主张用剩下的这三个师集中攻打广东,以便在占领广州后扭转反蒋的不利局面。

黄绍竑认为,在新桂系全面落败的情况下,如此孤注一掷过于冒险。无奈“李白”已经输红了眼,二人不顾一切地想要翻本,他们坚持广东方面还有不少忠于李济深的人,如果不及早帮助这些人把反蒋的旗帜树起来,此辈迟早会被消灭干净。

这是新桂系内部第二次出现重大分歧。黄绍竑再次处于票数上的劣势地位,当然他要坚决反对也是可以的,只是那样的话,新桂系内部就将面临分裂的危险,因此,尽管黄绍竑内心很矛盾,但他仍然服从了“李白”。

李、白、黄随后做出分工,李宗仁负责到香港联络各方,白崇禧指挥军事,黄绍竑则继续留守广西。

桂军攻粤,换来的又是一场大败。此时,何键奉蒋介石的命令进入广西境内讨桂,尽管桂军新败,但何键的湘军仍不是对手,被打得一败涂地,余部仓皇逃回湖南。

可是随后杀来的李明瑞、杨腾辉两师就不那么好对付了,对方也是老桂军,而且还是老桂军中的精华部分。白崇禧、黄绍竑见势难抵挡,被迫逃出广西,由越南而至香港,与李宗仁会合。

难兄难弟又聚到了一块儿,只不过这一次,他们手中甚至连一个兵也没有了。

在蒋桂战争中,搞投机的其实不止何键一个,冯玉祥做的也是这种生意,但结果却大相径庭。

以湘军战前那么微不足道的军事力量和政治势力,何键不仅得以总揽湖南军政大权,其部队还得到扩编以及蒋介石的军费资助。冯玉祥的实力绝非何键能比,可他却偏偏把好端端的生意给搞砸了。

归根结底,老冯做投机生意的心是有的,然而他的手眼身法步还差着不少火候。

韩复榘处于最前沿,对战局观察得很清楚。在武汉桂军突然遭遇失败时,他就准备直扑武汉,不管老蒋事后答不答应,先把湖北地盘占了再说。可是老冯还想再等等,为此把韩复榘大骂一顿,说他“太不懂事”,接着便命令他向北撤退。

真到武汉桂军迅速瓦解的时候,战事也结束了。老冯虽然补发了一个马后炮式的讨桂通电,可是老蒋已经不愿意再兑现原先的那几个条件了。

老冯苦就苦在,他一个子没得不说,还把蒋桂双方都给得罪了,两边都认为他做事无诚意,老冯本来就不咋样的诚信记录这下更加让人不忍卒看。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滋味可不好受。老冯把账全都算到了老蒋头上,决计出兵倒蒋。1929年夏天,他下令山东、河南驻军一律西撤,集中在河南西部及陕西境内待命。

西北军从陕、甘、宁、青,一直摆到豫、鲁,战线长达几千公里,一旦开战,马上就会有与人搏斗时,直伸双臂却无法用力的感觉。桂军败于蒋军,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不肯收缩集中兵力,从而导致被各个击破,一溃千里。冯玉祥看在眼里,又如何能不吸取教训。

更何况,蒋桂战争改变了整个中原战场的形势,蒋军今非昔比,不是轻轻一推就能倒掉的了,开练前一定得摆好架势才行。为此,冯玉祥决定沿用老思路,先把两臂收回来,然后再打出去,以确保到时能发挥出足够的力道。这也就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把拳头缩回来再打出去才有力量。”

另外,在过去的南口战役中,西北军曾吃过晋军抄袭后路的大亏。如今晋军依旧布防于黄河北岸,随时可能乘西北军南下时,再从后攻袭,从而使得西北军腹背受敌。冯玉祥这次的如意算盘之一,就是要在把队伍摆好后,压迫阎锡山表明态度,让他一同反蒋——同意固然好,要是不同意,就先打山西,再打蒋介石!

冯玉祥此议一出,便遭到了谋士张钫的反对。早在冯玉祥决定介入蒋桂之争时,张钫就不同意,见冯玉祥这次不仅又要反蒋,还要放弃河南、山东,他更是大摇其头。在给冯玉祥的电报中,他说:“不见敌而放弃两省之土地人民,政略、战略均有损失。”

张钫坚持三年整军计划不能放弃:“退处西北,三年整军,不问国事,言犹在耳,时未三月,计划全盘改变,窃所不解。”

张钫与冯玉祥来往六七次电报,进了许多忠言,但冯玉祥都听不进去。

张钫是谋士,冯玉祥就算不喜欢听他的话,也知道要给对方留足脸面。反过来,对于那些被他“视之如匹夫”的战将,他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在华阴召开的西北军将领会议上,韩复榘大着胆子询问冯玉祥:“敌人未曾压迫我们,为什么要撤退呢?”冯玉祥不但不说明撤退的原因,反而怒气冲冲地斥骂韩复榘:“小孩子懂得什么,要你退你就退。”

散会后,韩复榘在路上碰到了另一名西北军将领刘汝明。谈话中,韩复榘提起华阴开会的情况,称受到了冯的责骂,并且眼泪汪汪地说:“我要开小差不干了!”

刘汝明当即予以安慰,之后在华阴向冯玉祥进行了报告。冯玉祥听后,只认为韩复榘是一时的气话,并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他想给韩复榘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没打通,也就算了。

然而韩复榘说的绝不是气话,他是真的要爆发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