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老江湖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老江湖

华阴会议结束后,韩复榘马上赶往陕州(今陕县),前去掌握自己的基本部队二十师。石敬亭此时已经离职,二十师师部里韩的亲信虽然大多已被撤换,但旅长以下的军官并没有太大变动,这些人仍效忠于韩。

韩复榘把二十师拉至洛阳,然后集合讲话。在他看来,西撤既不利于军,也不利于民:“豫陕两省连年旱灾,百姓全没吃的,这次大军西撤,人马众多,将如何维持生活呢?总司令命令将陇海铁路沿线的粮食全部查封西运,河南的百姓又吃什么呢?”

韩复榘对席地而坐的官兵们说:“我们打了几年的仗,官兵伤的伤,亡的亡,受的罪不小,我看不能再打了。我要主张和平,才由陕州回来。你们想一想,愿意跟着我走的,蹲着别动,不愿跟我走的,可以站起来走,我决不勉强。”

等了一会儿,谁也没有动弹。于是韩复榘就说:“好,全都愿意跟着我,那我们就一齐走!”

5月22日,韩复榘由洛阳发出“养”电,通电维持和平,拥护中央,电文中有“关西同胞,大半粮尽,大兵西退,其何以堪”这样的话。第二天他又给蒋介石发去两个“梗”电,表示拥蒋。

在“养”电中,包括韩复榘在内,总计有旅长以上十二名西北军将官列名其上。这些人除石友三、马鸿逵、庞炳勋与韩复榘有所联系外,其他人全都蒙在鼓里,名字是韩复榘给代列上去的,为的是壮大声势。

韩、石是结盟兄弟,且因为同病相怜,所以两人关系非常密切。不过他们在性格上又有着很大差异,韩复榘为人胆大敢干;石友三则比较胆小多疑。石的行动差不多都是唯韩马首是瞻,韩不动,石就不动;韩一动,石也会举旗一致行动。见韩带头首倡,石友三立即率部从南阳驻地赶来郑州与韩会合。

马鸿逵的总部正好撤至洛阳。韩复榘派参谋长带话过去,说:“我们的队伍从前都是经由西北打出潼关的,西北地方的穷困,我们亲身经历过,现在又要退往西北,军队岂不都要饿死?”又说:“你又不是冯的嫡系,打起仗来,先得牺牲你,不如我们回师郑州,再作良图。”

马鸿逵急忙召集幕僚商议。幕僚认为:“不可背冯,况且老都统(指马鸿逵的父亲马福祥,西北回族元老)现在潼关和冯玉祥在一起,如随韩东开,岂不要连累老都统吗?”

马鸿逵为人胆小,在这一点上跟石友三有相似之差。他左右为难:“如不随韩,恐被其解决。”眼泪鼻涕地哭了一场之后,还是决定随韩东开。

庞炳勋和马鸿逵一样,都不是冯玉祥的嫡系,所以也在韩复榘的拉拢范围之内。之前韩复榘曾对庞炳勋进行试探,当着他的面,庞炳勋痛哭流涕,说:“总司令排外,我的部队打过多少次硬仗,损失很大,硬是不给一点补充。总司令待人不公平,我们有如孤哀子,没人管……”

韩复榘觉得比较靠谱,一边百般安慰,一边在心里把庞炳勋列为了自己的同盟军,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行动计划差点就栽在了庞炳勋手里。

庞炳勋打仗时瘸了一条腿,外号“庞瘸子”。这是个老江湖,素来机诈过人,他朝着韩复榘掉几滴眼泪,骂上两句,不过是发发牢骚而已,并没有拿韩当亲人朋友的意思,更不能说明他有了反冯之心。

几年前韩复榘曾扣留庞部所缴枪支,庞炳勋对此一直怀恨在心,现在见韩复榘真的要叛冯,马上便翻了脸。韩复榘屡次和他打电话联系,他都拒不接听,同时又在洛阳东面的黑石关构筑工事,以拦截韩部东进郑州。

黑石关地形险要,是韩部东进的要道,不打通黑石关,许多列车都无法通过。韩复榘又气又急,大骂“庞瘸子不是东西”“反复无常,(说的话)尽是假的,非揍他不可”,但是他把一个旅都打光了,也没能把黑石关给拿下来。

由于东面受到庞炳勋的截击,西面又受到孙良诚的追击,韩部已溃不成军。无奈之下,韩复榘只得带着残部离开铁路,绕道逃往郑州,与石友三会合。

虽然韩、石被打了一记闷棍,但他们的起事,无疑还是给蒋介石帮了大忙。

发现西北军突然西撤,蒋介石估计冯玉祥是要对付他,可是又摸不清对方的底细,尤其搞不清楚冯玉祥为什么不先动手而急急往西撤兵。就在他手忙脚乱、六神无主的时候,忽然接到了韩复榘的电报,顿有如梦初醒、喜出望外之感。

接到“梗”电的当天,蒋介石就复电予以嘉奖,规定所有驻陕甘部队今后概归韩复榘指挥,并委任石友三为“讨逆军第十三路总指挥”。此外,韩、石还得到了现款五百万元(一说为一千万元)的犒赏。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