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每一步都设定了价码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每一步都设定了价码

6月21日,冯玉祥携妻带女,跟着李书城来到了太原。阎锡山见李书城竟然真把冯玉祥拉到了山西,不由得喜出望外,如获至宝。

冯玉祥和阎锡山过去也拜过把子,哥儿俩一见面就抱头痛哭,阎锡山对冯玉祥百般安慰,发誓会与冯合作到底。过后,他专门在晋祠为冯玉祥安排了“晋祠行馆”居住。“晋祠行馆”是一个叫江瀚的山西大学文科教授住过的房子,又名“江氏花园”,其实只是一座平房四合院,不过休养闲居倒是挺适宜的。

阎锡山每隔三五天就会去“江氏花园”看望冯玉祥。知道冯对反蒋感兴趣,他会与冯商谈反蒋的办法,同时也允许冯的部下前来探望,甚至于其他地方的反蒋代表如果要见冯,也不阻拦。那段时间,连冯的部下都觉得阎对冯礼遇极优,是很够朋友的。

阎锡山从来不肯做亏本买卖,他的付出都得有代价才行。冯玉祥一到太原,他就把这作为自己的“调停之功”报告给蒋介石,并说自己之所以留冯于太原,是为了设法对其进行劝导,使之不得逞兵作乱,以尊中央,而维和平。

接到报告后,蒋介石很快给予回报,不仅给予台阶,让阎锡山暂时不要出洋,而且还派他为西北宣慰使兼办军事善后事宜。

阎有阎的算盘,冯有冯的计较。住在晋祠期间,但凡见到前来拜访的客人,冯玉祥总是首先露出一副自怨自艾的表情,说:“我从前以为我做别的事不行,练兵还是行的。在今日看起来,我练兵也失败了。”

他让阎锡山给他请了几个老师,教授经济学和书画,还自撰自书了一副对联,曰:“家居好山好水地,人在不夷不惠间。”

退隐山林,不问世事,这当然不是冯玉祥的真实想法。发现阎锡山确实够意思,没有把他“献俘”于蒋,而且两人也不必马上出洋后,老冯又开始琢磨起如何倒蒋的事。

晋祠位于太原附近,又是风景名胜区,用于闲居自然不错,但要是开什么秘密军事会议,或者接见各地反蒋代表之类,就很容易引人注意。于是冯玉祥便提出要换个地方住。

阎锡山也顾虑蒋介石“派到太原来的侦探不少,一举一动,很难保密,故不可不慎”。阎锡山的老家在五台县河边村,那里距离太原很近,只有一百公里左右的路程,乘汽车来往,仅需两三个小时。阎锡山平时常住河边村,有事才来太原,事毕再回去。河边村附近有一个地方叫西会,阎锡山正在那里新修别墅,于是就准备把冯玉祥的住所换到西会。

两人说走就走。按照当时报纸的报道,冯玉祥自晋祠、阎锡山自太原出发,前往五台游览,实际上就是去的西会。

在冯、阎动身的前两天,阎锡山提早派人到河边村,向老父阎书堂打了招呼。河边村与外界都通有汽车,冯、阎到达的那一天,阎书堂亲自来到汽车站迎接,并请冯玉祥到家里休息。冯玉祥忙说:“老太爷迎接,玉祥不敢当,与百川约好今天先到西会,容改日玉祥登门拜见老伯!”

阎书堂是当地的富商大贾,也见过很多达官贵人。冯玉祥的装扮让他很是惊异,临分手时,他还拉着冯玉祥的半截大衣,脸上全是难以置信的表情:“你就穿这衣裳?”

冯玉祥素来爱以艰苦朴素示人,到西会一看,发现别墅富丽堂皇,显然不合他的口味。更重要的是,别墅还没有全部竣工,完工的部分也湿墙湿屋,并不适于居住。

冯玉祥觉得不满意,阎锡山就继续派人勘察,最后决定将冯的住所定在西会东南的建安村徐宅。

住所安定后,冯玉祥提出要接见张培梅。张培梅是阎的部下,当年冯玉祥发动“首都革命”,张培梅曾奉阎命出兵石家庄,算是间接帮过冯玉祥的忙,冯玉祥因此认为张培梅是和他共过患难的朋友。

见到张培梅,冯玉祥开门见山,说他到建安村乃是为了开会,现在既然已住了下来,正可以开个会。冯玉祥的意思是让张培梅给阎锡山传个话,两人在建安村开几次秘密会议,订出军事计划,他好早点回潼关去准备对蒋作战。

张培梅敷衍说他前来建安村,只是朋友之间的相聚,他不能向阎锡山传达这些话,但是回去之后,还是一五一十地向阎锡山做了报告。

冯玉祥要反蒋,冯玉祥要回去,如何回应,这是阎锡山必须要加以考虑的。

继第一次编遣会议后,蒋介石在南京召开了第二次编遣会议,也叫编遣实施会议。几个编遣区均由编遣主任出席会议,阎锡山那边是周玳。会议闭幕当天,蒋介石约周玳吃晚饭,闲谈时问周玳:“你觉得冯玉祥这个人怎样?”周玳说:“我很恨他。”

蒋介石问为什么。周玳便又提到了北伐时的方顺桥战役,并且说:“(冯玉祥)大有搞垮晋军而独占华北之意,其用心是十分恶毒的,所以我恨透了他。”

蒋介石听完后表示非常认同,说:“这人向来如此,实在要不得。”

从蒋介石与周玳的闲谈中,阎锡山看出了蒋介石必欲去冯的决心。

宁得罪冯,不得罪蒋,是阎锡山自第一次编遣会议以来就秉持的原则。至少是目前,他不会联合冯反蒋,也不会放冯回去。

当然得罪不能白得罪。商人本色的阎锡山每一步都设定了价码,晋祠是晋祠的价码,建安村是建安村的价码,如今冯玉祥蠢蠢欲动,反蒋之心不死,又到了要进一步得罪的时候,先前老蒋开出的价码可就不太符合市场需要了。

主意一定,阎锡山开始准备出洋的服装用具,好像他和冯玉祥真要联袂出洋了。之后,他给蒋介石发去一份电报,请蒋介石准其偕同冯玉祥一道出洋考察。

发完电报,阎锡山便以出洋前必须检查身体为由,住进了北平的德国医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