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幺二三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幺二三

西北军将领公开场合或着戎装,或穿长袍,西装革履的人少之又少。石友三就属于极少数的“西装革履”,他的孤僻和不合群由此可见一斑。

非常之人往往能行非常之事。韩复榘、石友三同样是反叛冯玉祥,但韩更多是出于不得志;石却是在骨子里就有反叛的基因。

西北军里的人背后给石友三起了个绰号,唤为“石幺三”或“幺二三”。此典出自北方赌博时的场面,赌徒在掷色子时,通常都会在一旁叫喊,希望出现某个点数,叫作赶点。所有点数里面,“幺二三”是最小的点数,如果庄家掷出这种点数,对家就不用再掷了,可以直接赢钱。

一个奔着“幺二三”来的赌徒,在掷出这个点数之前,会看着色子不断变化。人们以此来形容石友三的反复多变,所谓“石幺三”,就是石友三的谐音和“幺二三”的简称。

西北军将领从内部叛出,多少都会背负心理压力,韩复榘就是如此。他把反叛主要归因于石敬亭的逼迫,在集合官兵讲话时,几次提起:“西北军有石敬亭在,就没有我们的饭吃。”还说道:“我的离冯,是石敬亭逼的。”都是为了减轻自己的包袱。

与韩复榘不同,石友三毫无类似的压力感。他的口头禅是“老哥们儿”,凡属西北军的人,无一不为石友三口中的“老哥们儿”。某次,石友三与友人一起喝酒,喝到酣处,友人跟他开玩笑:“你总是亲热地称你那些同僚是‘老哥们儿’,可为什么又要对这些‘老哥们儿’时叛时降呢?”

石友三脸不变色心不跳:“泥菩萨碰了头,还得叮当乱响,老哥们儿说不好,就揍一场,那还值得稀奇吗?揍完了,气一出,谁赢都是一样,反正大家都是老哥们儿嘛。赢一把,输一把,又算得了个球?”

石友三首次投蒋,算是掷了个“幺二三”。蒋介石不仅封其为第十三路军总指挥,还另外委任他为安徽省主席。这让从未得到过属于自己的地盘的石友三来说,可算是喜从天降。

接到蒋介石要他抽兵南下的命令时,石友三尚未在安徽正式就职。他可不想在还没能过上瘾的情况下,就扔下即将到手的地盘出去给老蒋打工,也不太愿意分自己的兵,就故意发电报过去,请求准许他全军南下。

石友三的意思,老蒋需要他屯守安徽,断然不会同意这一请求,那就可以顺水推舟赖着不去了。谁知此举恰得其反,不发电报,老蒋还只是持试试看的想法,你石友三能抽就抽,抽多少都随你。电报发过去,老蒋会错了意,真以为石友三积极性高涨,欲到前线去为他立功,居然来了个复电照准!

这下轮到石友三进退两难,大伤脑筋了,不得已,他只得率部南下。按照蒋介石规定的运兵方法和路线,石部须先由浦口分乘木船到上海,然后再乘海船前往广东。当他们到达浦口车站时,汪精卫派来的使节邓粹英前来拜见,并极力游说石友三反蒋。

邓粹英翻动唇舌,煞有介事地说:“蒋很可能利用你军全在船上的机会,中途各个消灭。”

浦口的木船每艘都载不了多少人,船与船之间的距离也拉得很长,一旦遇到突发事件相互之间很难照应。若是蒋军真的要动用海军逐个消灭,石部完全无法抵抗。

如果邓粹英面对的是其他人,这套说辞未必会起到太大作用,因为不管它听起来多么有道理,毕竟都只是阴谋论,邓粹英也提供不出任何有力证据来加以证实。可是“石幺三”不一样,反叛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只要有一丝威胁到自己的可能,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动这个念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