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仇则不共戴天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仇则不共戴天

冯玉祥向来爱战将而不重战将,但他对所谓儒将则是既爱又重。西北军中有两个公认的“儒将”,一个是宋哲元;另一个就是鹿钟麟。宋哲元在用人行事方面也都是亦步亦趋地模仿冯玉祥,所以很得冯玉祥的欢心,可惜他自己运气不好,在蒋冯战争中因与孙良诚不和,打了败仗,几乎把陕西都丢掉了。

在鹿钟麟等人看来,晋军力量不大,而且长于守、短于攻,西北军在进攻山西时,只要避免打攻坚战,胜算还是很大的。

冯玉祥这样的用人方式,也常常被外界拿来津津乐道。有人用嘲讽的语气评论说,冯玉祥有识人之能,故“能用鹿伯瑞(鹿钟麟字伯瑞)为其爪牙,补其不足”。

冯玉祥对鹿钟麟的欣赏认可程度,甚至超过了石敬亭等西北军中公认的有识之士。韩、石叛逃后,他对身边的很多谋士、部将,包括石敬亭都失去了信任,唯有鹿钟麟始终被他引为身边最理想的羽翼人才。

要避免打攻坚战,就要尽量采取突袭方式。阎锡山对西北军一向有所提防,靠西北军自己突袭比较困难,但若是韩复榘就不一样了。现在的韩属于蒋系将领,又受阎锡山指挥,参加讨唐之战,阎的警惕性必然不会那么高。这正是冯玉祥指示联合韩复榘、石友三一同动作的原因所在。

宋哲元没法再用了,得用鹿钟麟。鹿钟麟长相忠厚老实,然而城府极深,为人处世“外方而内圆”。内圆,其实就是上面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侍尧则吠桀,侍桀则吠尧”。外方,上面不能做的,他也能做,而且还可以为上面遮掩。

应该说,阎锡山对这一框架基本还是认可的,但他却舍不得放弃冯玉祥这一筹码。因为他认为如果把冯玉祥放在身边,至少可进行操纵,若纵虎归山,以后就难以控制了,特别是不能保证西北军不借机进行报复。

冯玉祥这边,离谈拢也总差那么几步。当时在建安村与太原城之间奔走,极力鼓吹冯、阎联合倒蒋的,主要是李书城和王鸿一。李书城在唐生智倒蒋失败后,把希望完全寄托在了冯、阎身上。王鸿一乃山东名士,平生喜谈王霸之术,讲起类似话题也是滔滔不绝,如数家珍。二人为冯、阎设计的愿景是,阎锡山主政,冯玉祥主军,汪精卫主党,在北平另组新政府,最后消灭蒋政权。

冯玉祥制定联蒋讨阎之策,有一半目的是想逼阎反蒋,到将领们这里可就不太一样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想的都没这么深这么远。他们对阎锡山恨之入骨,是真的要除掉阎锡山和想拿下山西!

一与南京拉上关系,鹿钟麟即召集众将商讨。大家一致认为,西北军必须以西北为根据地,但是如不除掉阎锡山,不把山西拿到手,则西北军就要永远受威胁,而一旦西北军占领山西,就可立于进可战、退可守的有利战略地位。

出于分化西北军内部的一贯目标,何应钦一见鹿钟麟所派代表,马上便对鹿表示好感,希望他掌好西北军的舵,不要上冯玉祥的当。

你可以就此说鹿钟麟“无男儿骨格”。可是冯玉祥要的恰恰就是这种幕僚,因为只有这样,才不怕他趁机坐大,同时对自己的所有决策也能做到无条件绝对服从。至于什么眼光啦,点子啦,个性啦,都在其次。

仇则不共戴天

从冯玉祥被诳至山西开始,太原就成了倒蒋派活动的中心,各地代表来往之密集,已经到了宾馆都住不下的地步。南京政府看在眼里,对阎锡山这种脚踏两只船的做法极度反感和警惕。现在鹿钟麟表示愿意联合起来共同倒阎,何应钦很是赞成,他承诺说:“只要西北军表明打阎的态度,马上可以获得中央的接济。”

冯玉祥不能不有所考虑。薛笃弼见状,便提出了一个建议。

为了把阎锡山拉下水,冯玉祥想到了要用一个人,定一条计。

阎锡山不放冯玉祥,联手就无从谈起。被软禁中的冯玉祥对此又气又恨,但他知道现在还不到真正跟阎锡山翻脸的时候,只有先把阎拉下水,自己才有出路。至于和阎的这笔账,以后再算不迟——打倒了蒋,回过头再来收拾阎,就要容易多了。

冯玉祥想到的这个人就是鹿钟麟。

鹿钟麟在蒋冯战争刚刚爆发时就已经“离职潜逃”,去了天津租界。乘发生蒋唐战争,蒋介石、阎锡山的注意力转移之机,冯玉祥密召鹿钟麟来建安村面谈。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