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自行车国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自行车国手

如果说冯玉祥有识人之能,阎锡山则有留人之技。自徐永昌投奔山西后,阎锡山始终没有要求对方取消国民三军的番号,并且还说:“与有人格的人做朋友,是光荣的。”也就是说他与冯玉祥不同,从人格上对这位部下非常尊重。

士为知己者死。尽管徐永昌并不同意阎锡山的意见,但出于三年多来的公谊私交,他也不能不挺身而出,为阎担负作战事宜。

兵贵神速,机不可失,接下来徐永昌就希望研究一下如何打。可是让他感到烦闷不已的是,阎锡山天天研究的还是打不打。

有一天,徐永昌忍不住对阎锡山说:“我说你不要打仗,你非要打不可。我说你不要与我商量作战的事,你一定要让我做指挥官。现在我已答应做指挥官了,你要研究怎么打可以找我,若研究打不打,我已说定不可以打,你就不要再跟我研究这个了。”

阎锡山嘴上答应着,可还是天天要来找徐永昌研究打不打。徐永昌都快要被他给逼疯了。每次一谈完这事,就跟害场病一样,过了段时候,徐永昌还真的生了胃病。

就在阎锡山仍纠结于打不打的时候,自编遣会议开始就引发的军队编遣问题重又喧腾起来。大家都知道,第一集团军即中央军,可是蒋介石却要求把第一集团军与中央分开计算,再外加一个中央区,算成两个单位。

别人才一个单位,还要削减,你有两个单位,还要扩大。这成了助饷之外,引发中央和地方冲突的最大原因。

可是当初这样的编遣方法,正是阎锡山自己在会上提出来的,如今他又不能否认,只能眼泪倒回去往肚里流。

哥流的不是泪,是血呀。正好阎锡山已起倒蒋之念,便趁势与蒋介石展开笔战。2月10日和13日,他两次致电蒋介石,主张戡乱不如止乱,并要蒋礼让为国,和他同时下野出洋,以弭争端——以前我糊涂我错了,我都认,可如果你糊涂你错了,也得认!

对于这种突袭式逼宫,蒋介石经历过多次,早就练就了一套金钟罩似的心理素质。他立即复电予以驳斥:“革命救国本为义务,非为权利,此时国难正亟,非我辈自鸣高滔之时。”

一石掀起千层浪。随着蒋阎分歧的公开化,南京为之震动,各种谣言纷传。蒋系的政客幕僚都赶紧拿起笔杆应战,除胡汉民、谭延闿等发电报对阎锡山进行责备外,吴稚晖也亲自出马,给阎锡山发去了措辞极为严厉的电报。

吴稚晖说阎锡山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什么戡乱不如止乱,什么下野出洋,都是虚的。“党国破碎,责在戎首”,明说吧,你就是阴谋发动战争的主谋,再不悬崖勒马可就危险了!

蒋阎正式撕破脸,乃是冯玉祥最乐意看到的。冯玉祥观察到了阎锡山态度上的变化,他派秘书嘱告鹿钟麟等人:“阎对我方抱留有余地之合作。”还说:“你们闹得越厉害,我在此越平安。”

得到冯玉祥的指示后,鹿钟麟即在报上刊登消息,说他愿意按照编遣方案缩编部队,只请南京政府发放西北善后公债两千四百万元。暗中,他派代表在上海与蒋介石的代表熊式辉洽谈真正的条件。

当时中央和地方关于编遣的另一个公开性争议是,二、三、四集团军,也就是西北军、晋军、桂军,愿意按比例裁兵,但是他们希望在裁兵的同时,由南京政府提供一部分军饷。蒋介石则认为各诸侯都有自己的固定地盘,中央也从中收不到税,所以不能助饷。

为了更好地争取鹿钟麟,熊式辉除要求西北军编成十师外,还许诺这十师的军饷由中央关发,鹿钟麟本人还可担任与张学良相等的职务,条件就是让西北军通电反冯。

冯玉祥能够重用鹿钟麟,就是料定鹿钟麟不敢背叛他。西方谚语中将上谀下傲之徒称为“自行车选手”:为了减轻上方的压力,选手要尽量作折腰状,同时为增加车行速度,又必须双腿踢蹬如狂。

鹿钟麟不只是“自行车选手”,他还可以被称为是“自行车国手”。此人对上卑恭顺从,对下高傲苛峻,西北军中人,十之八九都对他抱有微词。显然,如果鹿钟麟要想脱离冯玉祥独自搞一套,别说黄袍加身了,可能连性命都堪忧。

鹿钟麟自然不敢答应熊式辉提出的条件,只能说“西北军官既就中央新职,反冯通电似可不必”。蒋介石那边也认准了,只要你不发反冯通电,官帽有价,绝不免费奉送。

蒋介石和西北军一度势不两立,但现在大家毕竟可以谈条件了。倒是曾经关系不错的蒋阎之间却越搞越僵,双方开始互相攻讦,电报措辞也一次比一次更为激烈。

在短短十八天内,阎、蒋围绕“治党治国的原则”“统一之方式”“国民党三全大会之评价”,往来电文达到二十一封,平均每天就有一封。阎锡山提出要“党人治党,国人治国”,建立“整个的党,统一的国”,而蒋介石则坚持军队“惟党国之命是从”,“若割据称兵,实为内乱”,中央“惟有讨贼戡乱之一途”。

随着阎蒋笔战进入白热化,阎锡山作为反蒋核心的重要性也愈加突显。国民党内部的反蒋派别,从老牌的西山派,再到新晋的改组派,均从平津频频发出函电,敦促阎锡山领导反蒋,新桂系和各路杂牌军头也分别派代表到太原劝驾。

值得一提的是西北军。鹿钟麟等全体将领一面暗中和南京政府谈编遣的条件,一面推庞炳勋为总代表到太原拥阎。仍被软禁的建安村的冯玉祥更表示,只要阎锡山肯领导反蒋,自己唯命是从,愿竭诚拥护阎为全国军政领袖。

在笔战中被蒋介石弄得脸面全无的阎锡山由衷地感到高兴:泰山虽高,尚有天山,寰海之外,还有渤海,你蒋介石有什么了不起,看到全国上下对我的支持和拥护没?

就在阎锡山自我安慰的时候,一封有关西北军的密报送到了他的案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