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快来了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快来了

自郑州突袭失败后,冯玉祥、鹿钟麟并未放弃原来逼阎反蒋或者直接拿下山西的计划,同时仍与韩复榘、石友三保持着密切联系。

蒋阎笔战期间,韩复榘派代表来太原观察形势,代表向他报告:“冯先生(冯玉祥)仍在建安村,每日由晋方送以鸡鸭等好食。”韩复榘认为这都是前期逼阎带来的好处,对倒阎信心更足,他致电鹿钟麟:“阎锡山好用权诈,搬弄是非,如不把他打倒,国家就永远不会太平。”

鹿钟麟对韩复榘的态度大加称赞,并且在复电中说:“我弟如举兵入晋,兄愿听弟指挥。”

对于联合攻打山西,韩复榘表现积极,石友三也不惶多让。因为他认为可以伺机取得一块自己的地盘,免得再跟个乞丐一样找韩复榘讨饭吃。

鹿、韩、石共同商定:“韩、石会攻天津,我军(指西北军)相机进袭太原。”按照这一办法,石友三已经开始移动部队。

所有这些往来电报均被阎锡山的电务组截获并译出,并密报给了阎锡山,阎锡山闻之大惊失色。

冯玉祥在太原的代表不知道这件事。薛笃弼、邓哲熙仍在到处活动,和晋方要员们会商冯、阎合作反蒋的办法。有一名要员实在忍不住,突然极为愤慨地对他们说:“你们现在还谈什么合作?你们卖的是什么假药?再谈下去,你们西北军就占了太原了!”

薛笃弼等人听了非常诧异,连忙追问究竟。那位要员气呼呼地说:“你们还是回建安村问冯玉祥吧!”

代表回到建安村后,冯玉祥一听,就知道逼阎反蒋的计划已经到了冲刺阶段:懒驴终于要被逼得上磨了。

他让薛笃弼直接面见阎锡山,并带话给阎锡山:“第一,这件事我完全不知道。第二,我同阎先生在反蒋的问题上会合作到底。第三,事态紧急,请阎先生相信我,放我回去,我去说服他们(指鹿、韩、石)。”

冯玉祥还说:“现在他们已向山西出兵了。如不相信我,顶多就算我带领他们打山西,而我冯玉祥绝不是那样背信弃义的人。”

冯玉祥的信用早就不知贬值到哪个角落里去了。问题不在于冯玉祥的信用,而在于阎锡山已无路可走:各方代表都在太原谋划反蒋活动,且一致对他表示拥护,如果他再不迟迟表明反蒋态度,一旦西北军真的联合起来向山西发动进攻,他将陷于十分不利的地步。

2月26日,阎锡山亲自到建安村拜会冯玉祥。那时阎已很久都对冯避而不见,这次见面不免又要大演苦情戏。两人抱头痛哭了一番,一如冯玉祥刚刚到山西时候的情景。

冯、阎在室内密谈了两三个小时,随后共进午餐。吃完饭还来了个歃血为盟,在李书城、王鸿一等人的见证下,二人誓言:“同生死,共患难,反蒋到底。”

阎锡山临走时,约定后天早上八点再来建安村一趟,将冯玉祥迎至太原。

眼看反蒋一事木已成舟,徐永昌的心情极为沉重。在贾景德公馆,他看到庞炳勋、薛笃弼等西北军的说客仍在不停地怂恿贾景德,让贾景德鼓动阎锡山迅速反蒋。

冯玉祥裹挟着阎锡山反蒋,山西必然失败,西北军也讨不着好,这是徐永昌的基本认识。他对庞炳勋说:“你们是成功了。你们本来是没有办法,现在则有了办法,不过你们将三集团拖下水,结果必是弄得一齐没办法为止。”

庞炳勋“矮黑而陋”,其外貌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水浒传》中的宋江,但论气度格局,却与宋公明相去甚远。他对徐永昌的话似懂非懂,也没有徐永昌那种大格局和大视野,一时既不敢承认,也不敢否认,只好嘿嘿一笑,算把尴尬场面应付了过去。

2月28日,是阎锡山说好要迎冯回太原的日子,但上午八点就快到了,阎锡山仍迟迟没有现身。冯玉祥有些急了,他问晋方驻建安村的接待人员:“阎总司令怎么不来?你打电话问问!”

接待人员打过电话,告诉冯玉祥:“已经起身,快来了。”

当天,冯玉祥被阎锡山迎至太原。贾景德、徐永昌、周玳、庞炳勋以及各方面代表都出城迎接。

冯玉祥被招待在太原的另一名胜区傅公祠居住。下午,阎、冯与各军代表会议,会上一致公推阎为陆海空军总司令,冯为陆海空军副总司令。

冯、阎一起商讨了共同打蒋的计划,阎锡山又将预先拟好的讨蒋通电文稿念给冯玉祥听,征求对方的意见。冯玉祥听罢奋然而起,拍案连呼:“痛快呀!痛快呀!这真是一篇理直气壮的好文章。”

在潼关的鹿钟麟等人收到消息后还是不太放心,他们致电西北军在太原的代表:“日来谣传纷纷,有谓冯公已出洋者,有谓已遭不测者,军心摇动堪虞。”

鹿钟麟希望阎锡山能将冯玉祥送至潼关,或至少让冯在风陵渡照个相,以证明确实已获得人身自由。冯玉祥让代表复电:“这话暂不必说。”

不是冯玉祥不想回潼关,是阎锡山还不肯放人:一则冯玉祥本身的信用成问题,他怕冯回陕后不忘前嫌,对山西进行变本加厉的报复。二则他还想在蒋进一步施压时,再利用冯玉祥做做戏。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