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一片大好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一片大好

蒋介石派赵戴文回晋,虽未能改变山西联冯讨蒋的结果,但却为他自身在拉张的竞赛中争取到了时间和空隙。方本仁在2月底再到沈阳,自此一直到东北军入关,在长达七个月的时间里,他始终驻于关外,除负责搜集北方情报外,也从未放弃对张学良进行拥蒋的游说。

此时蒋氏幕府中已产生出一个观点,即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拉拢取观望之势的张学良。在这一观点上,吴铁城和杨永泰基本一致,吴铁城凭借两赴东北的经验,更认为如果像方本仁那样,仅凭三寸不烂之舌去打动东北君臣是不够的。

3月中旬,吴铁城第三次奉命前往沈阳。这一次,他是在花钱方面得到财政部长宋子文的同意后才成行的。一到沈阳,吴铁城并不急于对张学良进行说项,而是整日在所下榻的饭店里与东北军政要员们欢宴赌博。

东北军政界赌博之风十分盛行,上至张学良,下至一般官员,几乎没有人不打麻将、玩牌九,而且赌资不小。吴铁城与张学良的重要幕僚顾维钧、汤尔和等人一起搓麻将,输赢常在数千元之巨。

吴铁城是麻将桌上的高手,也常常是当仁不让的赢家。如果那天他赢了钱,除留下五百元作为酒宴开支及赏钱外,其余全部退还;而一旦输了,则痛快掏腰包付账。

有一次吴铁城举行宴会招待东北要员,一共开了十几桌。饭后打麻将,他在每张桌子的四个抽屉里各放两万元,给要员们做赌资,输赢在所不计。

吴铁城和方本仁,一个花钱,一个动嘴,加上阎锡山自身在讨蒋上的前后反复,使得张学良逐渐发生变化,开始从对阎“善意中立”慢慢转向完全中立。

一股规模空前的反蒋浪潮在中原大地上呈迅速蔓延之势。自阎锡山发出讨蒋通电后,各方反蒋将领立即联合发表通电,拥护阎锡山为陆海空军总司令,冯玉祥、李宗仁、张学良为副总司令。

4月1日,阎锡山在太原、冯玉祥在潼关、李宗仁在南宁同时宣布就职。随即阎、冯一再电催张学良就副总司令职,但张坚守中立,未予理会。

当战火铺开,河南成为反蒋联军第一个要杀入的区域。之前冯玉祥多次联络韩复榘,希望韩复榘能够一道参加他的联阎反蒋行动。

韩复榘则已抱定了反阎拥蒋的念头。在致冯玉祥的密电中,他列举了阎锡山过去对不起西北军的种种旧事,说明自己为什么在郑州会有“扣阎之举”,言辞之中,仍对那次突袭的失手表示惋惜:“惜事机不秘,致阎走脱。”

韩复榘坚持“如若讨阎,愿为前锋”,但如果是附冯打蒋,他是绝不愿意干的。与此同时,他又不想与西北军作战,除了多少有些顾念旧情外,怕部下倒戈投冯是主要原因。为此他向蒋介石请求率部开至山东境内抵御晋军。

蒋介石认为韩复榘是一员悍将,部队的战斗力也很强,以此在山东抵挡晋军应该是合适的,于是便同意了他的请求。

事实证明韩复榘并不是杞人忧天,他在率兵东撤时,麾下一个骑兵师乘机脱离队伍,回归了西北军。

随着韩复榘东撤,河南空虚,西北军兵不血刃,顺利进占洛阳、郑州等重要城市。

至4月中旬,全国反蒋形势可谓是一片大好。阎、冯的几大盟友,南方的新桂系虽然受到广东粤军的牵制,但在讨蒋上已做好了军事准备,说出发就能出发。汪精卫则给予了阎、冯极大的政治支持,明确同意在讨蒋上与阎、冯进行合作,共襄盛举。

只有东北的张学良还没什么动静,不过也答应可以将武器弹药卖给阎、冯。这表明只要形势一直好下去,东北军入兵讨蒋绝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阎、冯由此信心大增。有人在太原写了一首诗,用以描述阎锡山的心情:漫多晋北望江南,云气盘空剑气酣!云里乱穿关外月,几时飞过太行山?

冯玉祥同样激情澎湃,他对幕僚说:“这次行动,我们在军事上有压倒性优势,政治上我们是得道多助,蒋介石是失道寡助,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