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天意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天意

万、刘的对话,鲜明地体现出当时各杂牌军头对形势的不同看法——

刘茂恩问:“你看此次阎、冯与中央对抗,将来胜负谁属?”

万选才答:“胜败因素很多,很难确定,若按一般情形而论,胜利定属阎、冯。”

刘茂恩又问:“阎、冯胜利的条件是什么?”

万选才说,若从兵力上比较,阎、冯的兵力总数在百万以上,而蒋介石所指挥的中央军,最多也不过四五十万。

刘茂恩显然不相信,但万选才有万选才的算法。按照他的估计,晋军约有三十万人以上,西北军也有四十万,他万选才、孙殿英、石友三等杂牌军加一块亦在二十万以上,如此,正好是百万以上。

可蒋介石不也有杂牌军吗?万选才动用春秋笔法把这个环节给去掉了,他的理由是:“蒋的部队虽然在名义上很多,但是很多省份都反对他,不仅不会出兵帮他打仗,反而还要牵制他的很多军队,尤其四川、云南、贵州等边远省份,不出兵来打他,已经是好的了,哪还有出兵帮他的呢?”

刘茂恩不便反驳:“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胜利条件?”

万选才说:还有。

晋军、西北军在自家地盘里自然是正牌,但对于南京政府来说又是杂牌。他们“一向受到中央歧视,军中怨气沸腾”,特别是西北军,一直吃不饱,穿不暖,更是“怒气冲天”。相比之下,中央军待遇优厚,士兵生活安定,且以正统自居,难免产生一种骄气。

在万选才看来,前者怨怒,遂有必死决心;后者骄傲,则厌战而无斗志。

说到这里,万选才忽然反问刘茂恩:“你对这场战争胜败谁属的看法如何?”

当时刘茂恩因不明虚实,身边只带了一个随从,而万选才的随员警卫却有满满两卡车五六十人。刘茂恩哪敢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经反复催促,才迟疑着说道:“你一定要我讲,我只好讲,但不管说得对不对,你可不要取笑我。”

投阎之前,万选才与刘茂恩地位相当,甚至因刘镇华的缘故,无形中还低刘茂恩一头。如今却不同,万选才和冯、阎的关系更为接近,还被封为河南省主席,他就有些瞧不起刘茂恩,相应也没有原来那么防范。

刘茂恩欲言又止,万选才还真以为对方是出于见识所限而不敢议论,于是很大方地一挥手:“咱们兄弟,多少年来都是无话不谈。你说得对不对,我还会笑你吗?请你快说好了。”

发现万选才确无疑心和戒备,刘茂恩也想趁机说动对方一道投蒋,开始侃侃而谈:“依我不成熟的看法,与你有点不同。胜败的因素,实在太多。”

刘茂恩举出了蒋介石必胜的三大条件,首当其冲者,就是刘氏兄弟一直念念不忘的正统观。

中央军出兵作战,打的旗号是讨伐叛逆,维护国家统一。你甭说合不合理,至少人家站在他那位上,做这些都理所当然,名正言顺。阎、冯则不然,不管他们如何数落南京的罪状,只要一出兵,就有了动摇国本、称兵作乱的罪名,舆论上极其不利。

在前面的作战中,中央军确实暴露出了中看不中用、实战经验欠缺等弱点,但各部指挥统一,行动一致。阎、冯各有领袖,双方全系利害结合,各为其利而避其害,部队形同散沙,哪里还谈得上团结,指挥上更不可能做到灵活机变。

举完两个条件,刘茂恩又举了最后一个条件:天意。

万选才笑了:“你还讲迷信吗?”

其实刘茂恩说的天意并非卜卦算命,而是指民心,也就是张钫、张文穆等有识之士屡次提及的“民乱迭起,民灾频仍,人民望治之心久矣”。

万选才听了若有所思,时而频频颔首,时而手摸烟枪,默然无语,看得出他也认为刘茂恩说的不无道理。

刘茂恩见状,大起胆子,以质问的语气对万选才说:“去年春末,总指挥(刘镇华)曾对咱俩说过几句话,你还记得吗?”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