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烫手哇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烫手哇

“银弹外交”打开胜利之门,中央军由此士气大振。蒋介石亲往归德督战,指挥刘峙的第二军团向兰封发动猛烈进攻,希望能够一鼓作气,趁西北军尚未赶到,把陇海线正面的晋军完全击垮。

不料与晋军的作战很不顺利。第一天,第二军团就伤亡了五六千人,而且见不到敌踪。

蒋介石闻报很是吃惊,他想起张钫曾说过兰封难以通过的话,便给陇海铁路局局长发电,要求立刻派车将张钫送来归德。

等张钫赶到归德时,蒋介石恰好已返回徐州,他就径直去前线找刘峙了解情况。

据刘峙介绍,两日来该部死伤已逾万人,可还是搜索不出晋军的主力所在。更严重的是,“火力从三方面射来,进退都要有重大损失,敌人若趁此时机反攻,我们就万分危险”。

张钫长在北方,对兰封地区的地理非常熟悉。兰封一带河堤重重,沙岗连亘,南北百里柳墩密布,最适合用来掩护。晋军又向来善于打防守战,这就是中央军不见敌踪而伤亡很重的原因。

张钫向刘峙献计:“停止前进,退后十里布防。”

地形宜守不宜攻,对双方来说都是如此。张钫估计,只要中央军后退布防,晋军亦不敢轻易发动进攻。

这时蒋介石来了电话,说已到归德,并命令刘峙马上将张钫送来见面。

见到张钫后,蒋介石开口即问:“兰封为什么这样难攻,你在前方是如何与经扶(刘峙字经扶)商谈的?”

张钫复述了一遍,蒋介石听了给刘峙打去电话:“你就按照伯英兄(张钫字伯英)所谈的办法即刻办理。部队今夜要全部转入新阵地。”

陇海战场的形势就此稳定下来,双方由一攻一守变成了两军对垒的胶着状态。

正在这时,孙殿英派人前来接洽,称愿意投降。蒋介石便派张钫前去进行招抚。

归于蒋氏幕府之初,张钫只答应从旁帮忙策划,不愿担任名义,然而蒋介石仍任命他为河南省政府主席,并让他在归德组织省政府。

那时河南全省在蒋介石控制下的只有六七个县,所谓河南省主席,亦不过是挂一块招牌,但这也表明了蒋介石的器重,毕竟张钫还没来几天,以前的身份又是敌方谋士。

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虽然明知此行不无危险,张钫仍无可推辞地踏上了去亳州的行程。

张钫到亳州后,孙殿英称平汉路上所运货物和友人还未到,需迟几天表明态度,让张钫再等等。实际上,他和万选才一样,都不想投蒋,只是因为亳州处于中央军的左后方,又是孤军,为缓敌待援,才想出了这么一个拖延时间的招。

张钫只身犯险,倒让孙殿英被动起来。阎锡山和冯玉祥都有代表驻于亳州,发现张钫到了亳州,两边的代表立刻向阎、冯进行了报告。冯玉祥让孙殿英把张钫解送郑州,条件是赏银三十万。阎锡山则要孙殿英将张钫解送到晋,他愿出的赏银虽没冯玉祥多,但也喊出了二十万的高价。

阎锡山的电务组给力,蒋介石的无线电系统也不是吃干饭的,阎、冯的无线电消息均被其截获。于是蒋介石也致电孙殿英:你既请张钫前去做客,就不应卖友,希望即日将张放回。

阎、冯不是都出了价吗?蒋介石干脆把他们两方的赏格加一块,一口价,五十万!

钱谁不喜欢,何况是曾经的盗墓贼孙殿英,问题是这钱并不好拿,烫手哇,而且拿哪家的都是。孙殿英左右为难,对张钫开玩笑说:“你老就在这里多住几天吧。现在票价越来越高,你放心,我不会卖你,我将来还可以多多分润哩!”

除了蒋、阎、冯,鹿钟麟也跑来凑热闹。他给孙殿英发来电报:“闻张伯英(张钫)到兄处,张是兄之老长官,又是侠义之士,兄千万不能献长官以邀功,但也不可将他放走。彼去则无异添了十万敌人。”

鹿钟麟让孙殿英不要把张钫交给蒋、阎、冯中的任何一方,只是扣住不放,并要孙殿英转告张钫:“如果我们战胜,我们两人赠送你二十万元,送你出洋游历。蒋介石如战胜,你自有事做。你实立于不败之地,请静以俟之。”

孙殿英拿着鹿钟麟的电报给张钫看。张钫自然一心想的都是如何脱身,他对孙殿英说:“你们大家为我计划得很好,但是这种办法于你是不是有利,你也应该考虑一下。”

不管张钫怎么说,孙殿英仍然觉得鹿钟麟的办法不错,到底还是不肯放他离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