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混世诀窍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混世诀窍

说完之后,徐源泉将在座的人都扫了一眼:“你们觉得怎么样?我觉得我回去对部队不好那样传达,太残忍了。”

徐源泉接过他的话茬:“是的。不过老总的说法我觉得太露骨了。打仗嘛,本来就是杀人的事情,为什么还要那么说?”

何成浚考取过文秀才,并在张之洞经办的书院肄业,受到张之洞的赏识,并被保送至日本留学。按照这一金光闪闪的履历,他至少也能混成一个“儒将”,但是很多人都知道何成浚不爱读书,也从不研究稍微深刻一些的时政问题,甚至他连看报刊都是走马观花,泛泛而过。

散会后,将领们便三三两两地走到街上去吃饭。徐源泉、王金钰、杨虎城等几个人进了一家饭店的饭厅,大家把皮包放下来,拉开椅子坐下,彼此相视一笑,原来的紧张气氛顿时烟消云散。

蒋介石之所以要将第三军团用于平汉线,固然是出于战略考量,但同时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因为其嫡系部队的数量远远比不上反蒋联军,在将主力部署于陇海线和津浦线之后,剩下能编入平汉线作战序列的部队,也就只能是清一色的杂牌了。

第三军团是一个杂牌军的混编军团,部队编号五花八门,但没有一支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军团的三大主力徐源泉、王金钰、杨虎城,也跟反蒋联军的石友三、万选才、孙殿英相仿,都是靠吃几家饭、穿几家衣一路混过来的。

何成浚是湖北人,他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从辛亥起就领兵打仗,但军事指挥能力并不算出众,以致还让蒋介石产生了鄂籍将领都不善于打仗的印象,并下达手谕:“选将,慎用鄂人!”

蒋介石希望这些他通过给官给钱的方式拉来的杂牌,能在平汉线上帮他挡住反蒋联军的南下之师,以保证他在其他两个战场上能一举奠定胜局。为此,在中原大战即将爆发之际,他曾专门在汉口召集军事会议,并在会上对第三军团的杂牌将领们作了一番铿锵激越的训话。

其他人也都点头慨叹:“太不像‘国家最高领袖’了。”

徐源泉、王金钰包括在座的几位,平时没有一个是吃斋念佛的善菩萨,也都无缘参加外战,讲穿了,大家都是靠打内战才打出了自己的一方天地。他们在背后如此议论“国家最高领袖”,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觉得“杀伤”两个字太过血腥气或不愿参加内战。

在这个圈子里,何成浚若是真的一无所能,早就靠边站了。他能够始终得到蒋介石的重用,正是缘于有一套人所不及的特殊本领。

众所周知,蒋介石比阎、冯更重视政治型幕僚的选用,幕府中高手云集,且不说黄郛、杨永泰的深谋远虑,钱昌照、张群在政经、外交方面的专业才能,就是陈布雷的笔、吴稚晖的嘴,也足以让一般人望而却步。

“奸谋迄未得逞”,不等于没有得逞的可能性,而且就算他们不倒戈相向,若是始终出工不出力,给你来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也够麻烦的。

在军事学上,这叫作大量杀伤敌方有生力量。蒋介石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解决战事。他还说:“如果能够杀伤他一团的兵员,他至少需要三个月时间才能补充训练完成,直至投入战场。三个月时间,这是决定战争胜败的一个重要因素,你们必须注意!”

众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王金钰首先说:“老总(指蒋介石)今天的精神很好,对战事也满有信心,我看这一仗不会失败的。”

蒋介石对此其实了然于心。他的参谋处在阵中日记中就有这样一段记述:“冯逆(冯玉祥)对王金钰、徐源泉等勾结煽惑,但奸谋迄未得逞。”

作战的关键是什么?对于这个见仁见智的问题,蒋介石给出的答案是:多杀人!

混世诀窍

事情最后归结到究竟由谁来当第三军团的总指挥,蒋介石决定选择何成浚。

于是,如何驾驭控制这些杂牌军队,使其不被对方所收买利用,而为自己效命疆场,便成为蒋介石在战争之初就必须加以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

为将一般,为政似乎也只能在及格线上下徘徊。何成浚长时间在湖北任职,并出任湖北省政府主席,因此最喜欢别人称他为“湖北家长”,然而他在湖北也没有做出过太多让人称道的政绩。

蒋介石说你们在战场上只要记着多杀就行,不要怕没有弹药,打完了我可以立即给你们补充——枪械弹药库里有的是,既可以自己制造,也可以向外国购买。

蒋介石发表那通杀气腾腾的训话,毫无疑问是想驱使杂牌们不惜血本地为他卖命,可这也正好触犯了杂牌军“保存实力”的禁忌,难怪要引起不满。

当说到“杀伤”这两个字时,蒋介石还特别加重了语气。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