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陷阱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陷阱

请张学良出兵相助的同时,蒋介石自己也在摩拳擦掌,连做梦都指望着他的部队精锐能有上佳表现。

打仗本身也是一个不断学习和进化的过程。跟晋军打仗,让蒋军认识到了阵地的作用,于是他们的阵地也变得讲究起来。

豫东平原上每隔三五里就有一处村寨,凡是蒋军占据的村寨,都用交通壕相连。轻重机枪就布置在交通壕交叉的地方,用于进行斜射和侧射,从而加强了火力网的严密程度和杀伤力。

坚强的阵地,加上相对精良的步兵武器和准确的枪法,这样的防线似乎应该坚不可摧才是,但当西北军扑上来的时候,它忽然就不起作用了。

你不是火力强吗?人家避开白天,晚上偷袭。

至6月上旬,预定参加陇海线作战的西北军主力已有相当一部分到达指定位置。如果仅仅只看装备,西北军简直就不配跟晋军、蒋军同处一个战场:士兵没有背包,仅有一卷夹有铁铲的棉被,然后背后再插一把大刀,机枪大炮等重武器在西北军中更是极少能够见到。

可是西北军的厉害之处,恰恰就体现在这些装束寒酸可怜的士兵身上。

冯玉祥以善于练兵著称,对士兵的训练极其严格,而且特别注重夜战、劈刺、摸爬等方面的特战训练。在西北军里,大刀被置于与步枪差不多同样重要的位置,几乎人手一把,因此他们的劈刺术其实就是指刀术。西北军士兵没有不会耍大刀的,夜战近战时多用大刀进行格斗。

摸爬技术是西北军的另一个绝活。在北京南苑驻军时,石敬亭曾按照冯玉祥的要求,下令各部队在营房外筑成连绵不断的假山,官兵每天早起后就围着营房“跑”假山——注意,不是爬,而是跑。先是徒手跑,然后是全副武装地跑,并且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从不间断。

因为有这样的训练基础,西北军在摸寨子时便变得驾轻就熟,士兵们搭人梯上高墙,在交通壕之间纵横来去如履平地一般,往往蒋军的哨兵还未察觉到,对方已经提着刀悄无声息地摸进来了。

蒋军驻扎的寨子,前面小一些的,或驻连部,或驻营部;后面大一些的,或驻旅部,或驻师部。西北军一般都是先解决这些指挥机关,然后迅速撤掉。到了白天,当西北军的主力部队发动冲锋时,寨子里无人指挥的士兵便只能整营、整连地垮下来。

西北军中又有一类特种部队,即所谓的手枪队、手枪营、手枪旅,兵员每人配备三大件,即手枪、大刀、马枪。这些特种部队士兵的刀术和夜战技术都特别强,他们精通四式拳、四式刀、四式枪等拳脚刀枪功夫,手眼身法十分灵活,而且夜袭时专摸大据点,连带四周小据点,有时一晚上就能摸掉四五个。

蒋军刚刚才在晋军身上找到了一点感觉,很快又被西北军给吓住了。官兵们普遍产生恐惧心理,士气也大为低落,乃至于上级不下死命令,就没有人敢做主动出击的尝试。

蒋介石对此感到气急败坏,他在给刘峙、蒋鼎文和陈诚等人的信中说:“我军始终诱人来攻,而并不反攻一次,不惟逆焰日张,而且为革命军人之羞也……观近日各将士恐怖之心,忧兵力不足之念,使中正为之悲愤,何我革命军人之精神竟至不振如此耶?”

为了振作“革命军人之精神”,写完信不久,蒋介石便在陇海线上策动了新的攻势。他集中刘峙、蒋鼎文、陈诚各部及教导师三万余人,在炮兵的配合下,计划来个釜底抽薪,绕道对开封实施奇袭。

行动开始很顺利。根据飞机侦察,奇袭部队所需要经过的区域兵力空虚,估计原来的守兵都已经被调到平汉线上去了。于是蒋介石便命令各部长驱直入,向开封大胆挺进。

可是这其实是一个早已布好的陷阱。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