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监军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监军

与尚能形成对峙局面的陇海、平汉线相比,蒋军在津浦线上还要吃紧。

中原大战开始后,蒋介石几乎把蒋军主力全都投入到了陇海线上,其他两条线便只能靠杂牌军团勉力支撑,平汉线靠的是第三军团,津浦线靠的是第一军团。

尽管中原大战前特别是石友三叛蒋后,蒋介石对韩复榘多有猜忌,甚至一度动过将其拿下的念头,但是之后韩复榘站在蒋的立场上讨唐、反阎,又重新获得了蒋的信任。

在徐州召开的军事会议上,蒋介石委任韩复榘为第一军团总指挥,并且对他说:“今后关于山东方面的军政事务,即请向方兄(韩复榘字向方)全权处理。”

接受任命时,韩复榘一方面感激蒋介石对他的信任,另一方面又感到责任重大。第一军团除他的部队外,只有陈调元、刘珍年、马鸿逵三部人马可供调遣,其中刘珍年部驻于鲁西,指挥起来并不方便。韩复榘还听说刘珍年与阎锡山早有勾结,就怕刘部不仅帮不上忙,反而从背后倒戈。

见韩复榘面有难色,蒋介石对之慰勉有加,说他可以保证刘部不会出问题,同时正式委任蒋伯诚为军事联络员,对韩复榘予以协助。

蒋伯诚原是蒋介石的幕僚,后一直在蒋、韩之间担任联络。此人城府较深,善于揣摸别人的心理。进入韩部前,他了解到韩复榘性格倔犟,遇事吃软不吃硬,于是便投其所好,整天陪着韩复榘吃喝玩乐,并且处处表现出很贴心的样子。

韩复榘本质上是个粗人,头脑比较简单,想不到很深很复杂的东西。随着与蒋伯诚相处的时日渐长,慢慢地韩复榘就把蒋伯诚当成了自己人,对他极为倚重,决定什么事也都不背着他。

因为这个缘故,蒋伯诚可以随时向蒋介石汇报韩复榘的真实情况,实际上起到了监军的作用。蒋介石在中原大战中肯给予韩复榘极大权利和充分信任,也与之有一定关联。

就在陇海线爆发激战的时候,石友三首先开始对鲁西发动进攻,蒋介石把陈调元、马鸿逵都集中到鲁西参与作战,整个第一军团只剩下韩复榘部在鲁北抵御晋军,防务上十分空虚。韩复榘电请将陈调元部调回鲁北协防,但蒋介石没有同意,只答应一旦鲁西形势好转,即让陈、马两部归还第一军团建制。

一个军团支持津浦线,现在变成了一支孤旅独撑津浦线,韩复榘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在通过蒋伯诚了解韩复榘的心理状况后,蒋介石特派曹浩森前去给韩复榘疏通打气。

曹浩森原为西北军总参谋长,第一次编遣会议时期,曾在南京政府出任军政部陆军署署长,后随冯玉祥弃职而去。直到冯玉祥被阎锡山软禁于建安村,他深感前途渺茫,便又跑到南京寻找出路。

蒋介石听说曹浩森到了南京,不但没有责备,还亲自召见,重新任命他为陆军署署长。曹浩森感激涕零,从此便加入蒋氏幕府。

曹浩森对韩复榘说:“蒋总司令对向方兄(韩复榘)确实很倚重。这次阎、冯的联合,内中矛盾很深,我看他们决不会成事。”

作为曾经的上下级,曹浩森比别人更清楚韩复榘的性格脾气,这人一向直来直去,不喜欢听虚头巴脑的空话套话,因此他很快就转入了那些一眼就看得到的实在话题。

“晋军的作战能力,我想你是清楚的(西北军内部一向对晋军的作战能力不屑一顾),希望向方兄好好地干一下,将来山东还不是你的吗?比河南就好多了。还有一点,少云兄(马鸿逵字少云)也不愿和西北军作战,将来北调,我看不成问题。”

曹浩森的意思很明确,只要韩复榘守住了山东,以后山东省主席铁定就是他的,而山东之富足自非河南可比。

韩复榘听完后心花怒放,本来积蓄在心底的那一堆牢骚和怯意也随之烟消云散。他当即对曹浩森说:“没有什么意见,浩森兄是我们的老参谋长,今后诸事请帮忙,并盼不客气的请教,我无不遵从。请报告总司令一切都没有问题。”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