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闹腾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闹腾

晋军在津浦线上的军事开始时系由阎锡山亲自指挥。他将傅作义部等六个军,外加一个炮兵团编为第四路军,沿津浦线南下,准备渡黄河夺取济南。

晋军刚刚进入山东境内之时,恰逢各大反蒋派别的代表集中于北方,为即将召开的国民党中央党部会议进行酝酿。阎锡山向来重政治经济胜过军事,于是便匆忙离开了行营。津浦线战事遂由行营主任傅作义代替指挥。

傅作义和韩复榘先在位于济南西北的禹城发生激战。韩复榘亲自乘铁甲车到前方督战,并指挥手枪团实施攻击。晋军不支溃退,此后傅作义变更方略,转为由两翼绕道渡河。

晋军有六个军,韩复榘只有一个军,为了分兵到东西两翼阻敌,兵力开始变得严重不足。蒋伯诚建议韩复榘索性放弃黄河北岸,集中兵力到南岸消灭已过河的晋军。韩复榘没有同意,蒋伯诚只好直接给蒋介石发电报请示。

蒋介石支持了蒋伯诚的见解,同时接受韩复榘的请求,调马鸿逵部北上进驻泰安,以巩固韩部后方。

韩复榘虽依言将人马全部撤回南岸,并拆卸了黄河铁桥,但为时已晚,从两翼渡河的晋军已经源源不断地涌向济南。韩复榘急忙动用其主力展书堂旅,在归德镇进行扼要防守。

归德乃晋军进占济南的必经之路,它的左边是黄河,右边是山地,中间仅有六七里的平地,地形十分险要。展旅又事先在这一带构筑了坚固工事,所挖出的战壕、外壕深宽各达一丈有余,防守上很是严密,以至于晋军使用了百余门火炮和数个主力团都未能拿下。

傅作义下令重新制订作战方案,对步炮协同的战术也做了进一步修改。第二天早晨,展旅尚在睡梦之中,便遭到猛烈炮击。晋军在半小时之内,向其阵地连续发射了两千余发炮弹,展旅的许多指挥机关和机关枪阵地都被摧毁。

此后乘炮击未停,晋军第一线步兵以烟雾为掩护发起冲锋。他们将成捆的谷草投入外壕,将外壕填成平地,然后一层一层地越过外壕,冲入主阵地内部。

归德镇遂落入晋军之手。韩复榘接到这一消息十分震惊,在电话里说话的声音都变了,两手也一直在发颤。

在济南失去屏障的情况下,韩复榘被迫弃城而逃,退往胶东,与此同时,马鸿逵也放弃泰安,向兖州撤退。

当济南战事处于紧张之际,南方的拉张活动曾经出现过一波小高潮:南京政府正式任命张学良为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并由张群将相关委任状和印信送至沈阳。张学良也一度考虑是否要就任该职,已分别电询张作相、万福麟、汤玉麟等人。

可是因为晋军攻陷了济南,张学良又像以前一样改变初衷,重新对出关助蒋抱起了谨慎态度。

反蒋联军在军事上进入了最被外界看好的时期,政治宣传自然也得紧紧跟上。为了加强宣传效果,阎幕府的政宣班子改动了北伐时期传唱的“国民革命歌”。原歌中是“打倒列强,打倒列强,除军阀,除军阀,努力国民革命,努力国民革命,齐奋斗,齐奋斗!”前两句被他们改为“打倒老蒋,打倒老蒋”,成了“打倒老蒋,打倒老蒋,除军阀,除军阀。”

改动后的歌词写在一张接一张的标语上,然后贴在原先的“陆海空军总司令阎南下讨伐蒋军阀宣言”旁边。各校学生都被要求学唱这首改动后的歌曲,以制造气氛,加大声势。

与此相映成趣的是晋军中还有一首自创的反蒋歌,听起来更是壮怀激烈:“前进,前进,大军都出娘子关,会师中原入武汉,不怕死,不偷生,打倒蒋介石,扑灭反革命!”

中原大战前,在山西公开的宣传口径中,蒋介石代表着中央政府,是革命分子,为什么他突然又变成了要被打倒和扑灭的反革命,谁也解释不清楚。晋军下层官兵对于为什么要打仗,更是糊里糊涂,倒是各种传说盛行:“蒋介石专横独断排除异己;宋美龄每天用牛奶洗澡,鞋子上一颗珠子就值几千元,因此要打倒他……”说的人信口开河,听的人莫名其妙,不过也没有人会去认真理会其中的真假是非。

别说普通人,其实就连冯玉祥自己,除了一些空洞的宣传口号外,也讲不出什么政治大道理。他这个人喜动不喜静,而且向来只注重军事,对党务、政务兴趣不大,自中原大战开始以后,便一心在前线抓军事,党务、政务等事宜完全交由阎锡山主持。

阎锡山与冯玉祥恰恰相反。他对军事不上心,平时就喜欢思考政治和经济方面的问题。每天早上起来,就一个人到花园里漫步沉思,且神情动作相当投入:时而微笑,时而一手攀着柳枝,一手撑腰,低头作冥想状,时而撒手即走。

阎锡山也很注意听别人谈政经类的话题,凡是听到感兴趣的素材,他都会拿到自己头脑里,重新制造成自己的东西。

时人对老阎的评价是“优于考虑,缓于判断,长于静如处子,而短于奔如脱兔”。不过即使是这样,老阎也快被纷拥而至的政客们给急出病来了。

“活跃”如果用另外两个字来代替,就是“闹腾”。原来最闹腾的地方是太原,当时有两个国民党内部的反蒋派别之间的争吵十分激烈。其中一个是西山派。这个派别其实已经分化,张继、林森以国民党元老的身份在南京政府当了高官,他们和谭延闿等人一样,屁股早就挪到蒋介石一边去了。之后的代表人物主要是邹鲁、谢持。

另一个就是所谓的改组派,代表人物为陈公博、王法勤。该派主张改组国民党,并以汪精卫为精神领袖。

两派都与老蒋有着深仇大恨。西山派因反对国共合作,首先在国民党二大上遭到重击,邹鲁、谢持被永远开除党籍,迫使他们只好躲到上海自己搞了一个二届中央(简称“沪二届”)。

到了国民党三大,百分之八十的会议代表都由蒋介石所指派,西山派、改组派当中,除了汪精卫等两人外,没有一个人当选。由于对三大的合法性表示质疑,改组派的多数人被开除党籍,汪精卫也遭到书面警告。汪精卫、改组派因此与南京政府彻底决裂,并开始积极策动反蒋。

尽管改组派、西山派在倒蒋的最终目的上完全一致,并且都认为有必要通过召开国民党中央党部会议来成立反蒋政府,但在到底该由谁来召集会议这个关键点上,两派却产生了尖锐对立。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