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触犯了众怒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触犯了众怒

先前老蒋只专注于陇海线,指望仅靠韩复榘等几支杂牌部队就拖住晋军、石友三,但在韩复榘兵退胶东,马鸿逵也迭电告急的情况下,他也不得不从陇海线上抽出部队用以援鲁。

陈诚师首先到达津浦线。发现傅部侧翼薄弱,陈诚没有去曲阜正面应援,而是由左翼迂回,在悄悄接近保安纵队的阵地后,突然发起攻击。

陈诚师装备着轻机枪,轻机枪一扫,暴露在石山的守军便慌了手脚,他们的老枪旧弹不是打不响就是卡壳拉不开栓。几个老兵投出几枚“地瓜”手榴弹,试图稳住阵脚,但也不顶用,其他人都在没命地向后奔逃。

保安纵队的指挥官们严令据山死守,不得再退,并亲临阵地督战,然而部队还是兵无斗志,没人肯打死仗。只见退下来的兵被赶上去,赶上去后又退下来,反复多次,最后依然是一窝蜂地向后溃退,一退便无法收拾。

由于侧背受到威胁,傅作义被迫将进攻曲阜的正面部队也撤了下来。进攻兖州的晋军也放弃攻城,加入了溃逃的行列。陈诚则会同马鸿逵等部,分路进行追击。

晋军在溃逃时也未忘记自己的嗜好。一名犯了瘾的副团长让人前拉后推,哼哼嗨嗨地大声呻吟,实在熬不住,就让士兵围拢过来,帮他堵着风吸“料面”,一边吸还一边大叫:“我是不走了,让我死在这里吧!免得活受罪。”不过才四十里山路,这伙人竟然走了十四个小时。

晋军的后续增援部队一面堵截收容,一面节节设防。为了扫清视野,迟滞中央军的前进,他们将遍地将要成熟的玉米、高粱、谷子等秋庄稼从根部踏倒,踩编成辫子式的纵横交错的障碍物。结果沿途两百余里青翠茂密的青纱帐,顷刻之间全都变成了铺满田野的“大地毯”。

山东为孔孟之乡,曲阜存有孔庙、孔林等遗迹,过去不管处于什么样的战乱年代,各路兵马大多会选择绕城而过,但晋军却执意要攻下此城,这件事早已触犯了众怒。现在看到他们又如此暴殄天物,当地农民不由得愤而发起反击。

手持刀矛的红枪会从四面八方扑过来,争相拦截收缴溃兵的武器。这些由农民组成的红枪会员在气势上比溃兵们要足得多,跟在后面穷追不舍,即便一个人对付十几个溃兵的围攻,仍然叫喊跳跃毫不示弱,反正一句话,不把武器留下,就别想走人。当晋军各部三三两两地跑回后方时,不少人已成了徒手兵。

陈诚等人乘一时之兴,并不敢远追,之后他们就停留在距晋军前沿阵地较远的防守线上,以待大军集中。

在此次津浦线作战中,陈诚部最为卖力,也实际起到了挽狂澜于既倒的作用,其表现之优异,比蒋介石一直精心打造的教导师要好出许多。

原先蒋介石认为在他嫡系部队中,只有第一师比较有战斗力,现在又添了一个陈诚师,这令他有一种无意中捡拾到珍宝般的欣喜。事后陈诚部被扩编为第十一师和第十四师,成为第十八军的基本骨架,陈诚被破格提拔为第十八军军长,仍兼第十一师师长。

中原大战前,陈诚的职务还只是代师长,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便升至军长,这在蒋介石的嫡系将领中是最特殊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