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封建残余的小脚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封建残余的小脚

“老西”不中用,老冯更尴尬。他现在是西行北上都无路可走——西行之路被杨虎城切断,北上之路又被石友三所截住,耐人寻味的是,杨虎城、石友三还都是他的旧将。

只能入晋了。在西北军分崩离析之前,以什么样的方式入晋,冯玉祥拥有很大的发言权,反正你老阎不让进,我就打你。如今西北军残部实力有限,没准“打”字还没说出口,倒先让别人给灭了。

正是“前程如黑漆,暗中摸不出”,冯玉祥一路上都沉默寡言,心情抑郁。到得山西边境的晋城,他让人传话给城头,希望能大开方便之门。

晋城驻扎着晋军一个旅,旅长听说冯玉祥率部入晋,准备派兵阻击。县长认为事关重大,便劝旅长不要轻举妄动,他自己则率全县官民和士绅代表出城迎接。

阎锡山闻讯发来电报,要求不让西北军入晋,但为时已晚。既然已经进来了,老阎也就只好做个顺水人情,同意退到山西的西北军残部暂时驻扎于晋城,冯玉祥本人及其总部人员则可由娘子关入太原居住。

冯玉祥到娘子关后,与阎锡山、汪精卫在车站进行了会谈,协商善后问题。冯、阎都不肯下野,也不愿接受蒋介石提出来的条件,同时,张学良又根本不可能与他们“合作”。三人商量一番的结果,只能据娘子关以自守,看看时局变化再说。

第二天,陈公博陪着汪精卫返回太原。汪精卫这么一回来不打紧,却把和他同住一家饭店的麦焕章给急坏了。

麦焕章也是李宗仁的代表,曾留学法国,本人喜好女色。倒霉的是因为和汪精卫住一起,以汪之级别,饭店门口自然要设警卫,这就限制了他选花征艳,为此十分苦闷。正好汪精卫去了娘子关,警卫撤了,麦焕章以为汪精卫这一去,起码得有好几天不会回来,于是就放心大胆地招了一个小脚土娼前来伴宿。

他没想到汪精卫如此快就返回。汪回来,门卫就要重设,土娼也就不能出去了。无奈之下,麦焕章只好从外面将房门锁上,索性把土娼关在屋里。

麦焕章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其实大家都知道他在干着什么勾当。卢蔚乾和他一起去见汪精卫,碰巧覃振也在坐,覃振就笑着问他:“麦先生,你那位贵相知还在房里吗?”

麦焕章大窘,一时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作答。大家都哄笑起来,连向来正经八百的汪精卫也忍不住笑了。

卢蔚乾问麦焕章:“你为什么爱上了一个小脚女人呢?”麦焕章倒也回答得振振有词:“你要知道我在巴黎和本国各大城市所搞的大足女子不知多少。到这个偏僻所在,封建残余的小脚也别有风味。”

才笑完麦焕章,这边大名鼎鼎的陈公博居然也“出事”了。

广东人陈树人无任何派系背景,但他与改组派的关系较为密切。这一天他带着老婆到戏院去听梆子戏,看到陈公博也在,而且样子非常投入。直到十点,陈树人夫妇离场回家,陈公博还没有走。

陈公博和汪精卫一样,私生活都比较严谨,不是麦焕章那样连“封建残余的小脚”都觉得别有风味的家伙。“公博捧戏子,真是奇迹”,陈树人马上把这件事传播开来,说陈公博既如此捧那位戏子,想来对方必定出色,大家不妨随兴去看看。

一传十,十传百,山西中央党部来了个空营而出,全都去“一睹芳容”了。

改组派的山西籍干部讨论了一下,认为值此危难之际,不应该捧女戏子,而且“公博同志”又是本组织内部有头有角的人物,还应更检点一些才是。

有两个人被大家推举出来,前去对陈公博进行劝告。陈公博得知来意却哈哈大笑,说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