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孔明

诸葛孔明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六章 英雄榜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六章 英雄榜

襄阳书生们将群雄的名字列记在大张纸上,势力较小的英雄名字就写小一点。用大字书写的名字当中,吕布的首先被涂掉,接下来是公孙攒,这次则是袁术。

襄阳是平和的,离襄阳城十公里的隆中更为平和。

没有战争的襄阳却到处听得到关于战争的种种,有关战争的各种讯息不断地流进来。有不少人为寻求和平,从沦为战场的土地来到襄阳。从他们口中可以听到历历如绘的战争描述。

刘备遭吕布攻击转而投靠曹操,并在沛地聚集兵力,曹操提供给他军粮。自称徐州牧的吕布,企图一举击破刘备,为进出中原寻求踏脚石。

当时,原来的徐州牧在下邳,吕布也在那里,该地即现在的江苏省邳县,彭城在其西约七十公里处,即现在的徐州市。吕布的势力范围一直到那一带。

刘备所据的沛,位于彭城西北六十多公里处。如果攻下沛,可以右凭泰山,直取黄河流域。群雄最终的争霸目标——中原,位于黄河中游。对吕布而言,这当然是令他垂涎的土地。

刘备背后有曹操,吕布自忖凭一己的力量无法遂愿,便和称帝的袁术联手。他命令高顺、张辽诸将攻击刘备。九月,沛城落入高顺手中,刘备甚至不及带走家人,自己一人狼狈而逃。

曹操在此时发军讨伐吕布,会合刘备残败的兵力,于十月攻陷彭城,逼至吕布的居城下邳。

吕布的参谋陈宫主张固守城池,但吕布不听,迎击曹操军,大败归城。陈宫再建议二分军队,吕布率一军驻屯城外,与城内之军里应外和,让远来的曹操军疲于奔命,再予以击溃。但这个建议因吕布之妻反对而胎死腹中。如果二分军队,守城的将军为高顺,参谋陈宫当然留在城内,而陈宫和高顺素来不和,因此吕布之妻的担心也不是没道理。而且,陈宫与曹操原为旧好,她唯恐陈宫倒戈。

既然如此,只有向袁术求救了,于是吕布派遣使者前去。然而这之前袁术想娶吕布的女儿,被吕布拒绝,两人的感情因而破裂。

“吕布不肯将女儿嫁给我,当然会输。你现在还来干什么?”袁术极为冷淡。

“吕布一旦战败,曹操的兵力就会逼向此地。”使者拼命游说,袁术却仅摆开阵势,止于牵制。

吕布的挚友、河内太守张杨进兵至野王县东市,有自远方前来救援之势,但却为部下杨丑所杀。杨丑想率兵投靠曹操阵营,又被另一名部将眭固杀死。眭固带领该军加入北方的袁绍阵营。

吕布当然坐立难安,心急如焚。他属于喜怒哀乐相当激烈的人,在抵挡一个多月的水攻期间,常为小事斥责部下,埋下灭亡的祸根。

时岁结束。

建安四年(公元一九九年)春,襄阳城内的市场里,有一名自下邳前来避难的男子,正在描述当时的情景。数十名听众当中,夹着甫十九岁的孔明。

“吕布有一名部将叫侯成,”男子说道:“这个人极疼马,有一天他的名驹不见了,弄得他魂不守舍,别人看了都不忍心。没有想到有一天那匹名驹悄悄地跑回来了,他可真乐坏了,便邀集部将同僚一起庆祝。虽然这只是同僚间的庆祝,侯成心想好歹也得拿美酒、佳餚去孝敬一下大将军吕布。不料吕布将军却一脚踢翻侯成拿来的酒菜,并把他骂得狗血淋头……”

“这又是为什么呢?”最前排的老人一边捻着斑白鬍须,一边问道。

“这已经没理可说了……不过,也不难明白,吕布将军正处心积虑要击退曹操,已经久不沾酒了。他本来也喜欢喝酒的。因此,看到酒就一肚子气,与其说是气酒,倒不如说是气喝酒的人。他大骂说:‘你们这些家伙莫非喝酒商谈怎么背叛我?’侯成被骂得莫名其妙,可真是一肚子火。”

“也难怪侯成生气。”老人点头。

“侯成盛气难消,回头怂恿同僚不要再跟从这种人。众人本来内心就讨厌吕布,因此对侯成的话颇有同感。侯成一脸苍白,全身发抖,说道:‘好吧!就来个真的!’于是真的干起来。”

“干了什么事?”老人以酸苦的表情问道。

“这你也猜得到,就是投靠曹操。我们当时就被召集起来……我们只是小兵卒,只能听命行事……他们心想与其蹑手蹑脚地去投靠,不如带个见面礼去。”

“见面礼?是什么?”老人眯着眼问。

“虽然是去投靠,他们这些有点来头的人总想做一件令人刮目相看的事……能杀掉吕布将军当然最好,不过,你们都知道,他可是天下豪杰,他们还是有点畏惧。于是,就决定活捉军师陈宫和部将高顺,拿他们当见面礼。结果就这么办了。”

“接下来怎么了?”

老人催他往下说。

“接下来就不知道了。我们抓着军师和部将到曹操那边去……我现在已经是曹操的士兵了。我一直想,这种事要干到什么时候?从生下来,都没好好休息过,也没什么事可以高兴的。到底生到这个世上为的是什么?其实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到处都在打仗嘛!战争成了稀松平常的事。我到处打听看有什么地方没有战争,听人家说襄阳没有战争,虽然远了一点,我还是凭这两条腿一步一步走了过来……没错,我是逃兵!不过因为是降军,没有人来追捕,很庆幸地能投入不打仗的主子麾下。”

“这么说,接下来就没了?”

“没了。”男子微微扬起低平的鼻子说道:“我是逃出来的,以后的事情当然看不到啰!”

“你对那个人有何看法?”

走出市场,徐庶问孔明。

徐庶出身于颍川,是稍较孔明年长的友人,由于住在隆中附近的檀溪,常邀孔明到襄阳。另外,檀溪有一位广陵出身的青年崔州平,也经常同行,不过,今天只有孔明和徐庶。

“听他说是徐州人。”孔明说。

“对啊!是你家乡隔邻的怎么样?”

徐庶停止脚步,问道。

诸葛家出身琅琊,而琅琊郡隶属于徐州。那名逃兵自称是下邳的人,诸葛家所在的琅琊郡阳都县面临沂水,沂水南流在下邳附近与泗水汇流。曹操水攻吕布,便利用此两河水流。河流相连,意味着方言也相似。

“那人偶尔带点徐州腔,不过,听起来怪怪的,让人觉得他是刻意说徐州腔的。”孔明回答。

“哈哈哈!果然是在演戏,一定是有人教他这么说……你第一次听到吗?”

“嗯!第一次。”

“我和州平在大堤都听过那个人的话,而且一模一样……对了,那位白鬍子的老先生也都在。二人在唱双簧。”

“谁教他们这么做的?”

“想想就知道了。”

“就是啊!”

二人又迈起脚步。好友之间毕竟是有点默契的。

那名鼻子低平的男子叙述吕布如何遭部下背叛,重点却放在结尾的部分:“很庆幸地能投入不打仗的主子麾下。”

由于过分强调,令人记得特别清楚。

“不打仗的主子……他在大堤重複说了两遍,比今天还要不自然。”徐庶说。

“戏重複演几遍,演技也更好了。”

“你注意到那位老先生了吧?”

“是老先生在主导的吗?”

“老先生大概也是由他主子主导的吧!”

在襄阳听得到人家谈论战争,一回到僻野的隆中,听到的只是风鸣鸟叫,太过宁静,让人有远离尘世之感。所以,孔明才常到襄阳城走动。

“关于后来的事,你听说了吗?吕布的下场。”

徐庶问。他从乡下来襄阳的次数较频繁,所得的情报也较多。

“听说是被勒死的。”

孔明只听人这么说。

“听说众叛亲离,他只带着剩下的贴身数十骑人马登上白门楼。吕布对忠诚到底的部下说:‘砍下我的脑袋去见曹操,就会被看重。’”

“大概没有人去砍吧?”

“他们都是死心塌地跟到底的部下。如果真有那种心,早就跟侯成一起背叛了……不过,要给部下脑袋,倒也够豪勇了。”

“的确像是那么回事,其实不然。吕布向曹操投降之后,似乎还想活命。”徐庶说。

“噢?投降?”

“是啊!他被捆绑带到曹操面前时,你猜他怎么说:‘从此天下大势定矣!’”

“天下大势定矣?”孔明重複徐庶说的话,“吕布言下之意,是说对曹操的霸业妨碍最大的,既不是袁绍,也非袁术,而是我吕布,吕布一死,天下定矣!吕布也真有自信。”

“的确自信满满。”徐庶笑道:“不过,意思不是你所说的那样。真正的意思是,我吕布投靠你明公,也就是曹操,只要由明公统率步兵,吕布带领骑兵,那天下就搞定了。”

“嗯!自认为还有可用之处。不过,这不是有点小看曹操了吗?曹操生气了吧?”

“不,听说曹操笑了起来。吕布看刘备也在场,便说:‘玄德,你替我说说吧!’”

“这有点强人所难嘛……”

孔明苦笑。

三年前,吕布攻击下邳,刘备战败,家人被俘,不得已投降,吕布任命他当豫州刺史。吕布这下似乎想讨回恩情。但在刘备看来,他和吕布素来无怨,却平白无故遭其攻击下邳。刘备和纪灵(袁术阵营部将)交战时,吕布前来调停,似乎又对刘备记了一笔人情账。但是,吕布接下来却马上攻击刘备,刘备这才去投靠曹操的。仔细衡量整个经过,刘备吃吕布的亏较多。

平白无故揍人一顿,把人揍惨了之后,再说一句“我原谅你”之类的话,被揍的人岂有感恩之理?吕布居然把这种事当做恩情,可见吕布是极端以自我为中心的人。

“言下之意思是,我没杀你,你当然要替我求命。”徐庶说。

“刘备怎么说?”孔明问。

“曹操笑着说:‘猛虎不绑紧可危险哪!’并问刘备要不要替他松绑。据说刘备只说一句:‘吕布曾臣仕丁建阳和董太师。’”

“回得真妙。”

孔明边走边拍手叫好。

建阳是丁原的字,董卓的最后官位是太师。吕布曾臣仕丁原和董卓二位主子,却都把他们杀了。刘备的意思是:“这种棘手的人物你敢用吗?”

“听说曹操听了,说‘说的也是’,便下令处斩。吕布对着刘备大叫:‘你这个大耳混蛋最靠不住!’”

“大耳混蛋?”孔明反问。

“据说刘备耳朵出奇的大。耳朵大在人相方面是怎么说的呢?”

徐庶低着头,孔明也学他做出沉思的样子,过一刹那,二人齐声大笑起来。

孔明在江南的哥哥偶尔会来信。动乱的时代多的是一家人分崩离析的,因此传递信函的组织很发达。中国这个传统一直延续下来。例如,即使在二十世纪初军阀混战的时代,邮差仍能自由往来对立的阵营中,迫害邮差被视为野蛮的行为。

邮件当中,除了哥哥的信之外,必定还附上继母简短的信。通常写说“身体很好,不用挂虑,你也要多注意身体。阿均(孔明之弟)要劳你多费心,代我向阿铃(孔明之姊)致意”之类的话,没什么变化。

每次江南来信,孔明的心就砰砰跳。虽然明知继母的信每次内容都大同小异,但拿到手上,心总会悸动一阵子,甚至会觉得有股香味从信上扑鼻而来。

江南已被离开袁术而实际独立的孙策一步步地构筑、兴建。孔明继母家族之一的弘咨娶孙策之姊,因此孔明的哥哥如果有意出仕孙策,可攀这层关系。不过,从信的字面推测,哥哥对孙策的人品似乎不太欣赏。

因为信不知何时会交到何人手上,当时的人对信的用字遣词相当敏感。熟知哥哥个性和为文习惯的孔明,能够明白哥哥所要表达的东西。

出仕意味着和出仕对象的主子是生死与共的。尤其在这种乱世,更不能轻易决定。哥哥的信上也提到:

——不可急着出仕,你在荆州几乎也没什么家累,即使是布衣(不当官)亦无妨。

“由众人的话推测,似乎刘表外表看来是堂堂大丈夫,值得信赖,但事实上却没什么内涵,对这种人可不要急着臣仕……”

从文字上孔明似乎听到哥哥对他如此说。

袁术称帝使孙策更易于独立,它成了独立的绝好藉口。孙策声称:“我乃堂堂汉臣,岂可成为仲家之臣?”

仲家,是袁术自称的国号。孙策为了更明示自己是汉臣,决定向汉朝皇帝朝贡,并派遣部下请求张紘为朝贡的使者。汉帝——献帝——身边有曹操这号人物,他授孙策“讨逆将军”的头衔,并封为吴侯。名义上是东汉献帝赐封,实际上则是曹操的意思。

曹操又将弟弟的女儿嫁给孙策的弟弟孙匡,并令儿子曹彰迎娶孙贲的女儿。孙贲是孙策的伯父。孙坚在岘山被黄祖的伏兵射杀,孙贲守其灵柩,并整合部众南归。孙坚身亡,军队未涣散,孙贲居功厥伟。

离开袁术的孙策,虽不算隶属于挟持天子的曹操,但与其极为接近。

叛离称帝的袁术的,并非孙策而已,被袁术任命为居巢县长的周瑜,和任命为东城县长的鲁肃二人,皆弃官渡过长江,投入孙策阵营。

孙策阵营时有人才投靠,但由于版图也逐日扩展,更加需要人才。孔明之兄诸葛瑾却无意出仕孙策。信上并没有说他为什么不欣赏孙策。不过,在各路人马聚集的襄阳,最近势力日益扩张的孙策俨然成为众人的话题。

——英气杰济,猛锐冠世。

一般的评语可谓甚佳,不过,也有人说他有点轻佻,也就是现在人所谓的不够沉稳。知识分子诸葛瑾和这种个性的人合不来。

孔明的朋友除了崔州平和徐庶以外,还有石韬和孟建等人。司马徽和宋忠此等荆州硕学在襄阳讲学,往往吸引众多青年前来听讲。诸葛孔明也夹在青年群众当中,大家一起谈论将来。

“我想当州刺史。”

有些人道出这个愿望。

“现在是乱世,许多当刺史、太守的都一命呜呼,最好不要有这个念头喔!”

说这话的年轻人,看看四周,确定诸葛孔明不在场,又加了一句:“孔明的叔父诸葛玄就是个好例子。勉强当上豫章太守,落得那个下场。”

“那当县令总可以吧?”

“俸禄一千石喔!”

“不好,当一县之长太招摇了,而且责任很重。”

州刺史和郡太守都是俸禄二千石。县的首长如系一万户以上的大县,称为县令,一万户以下的称为县长。俸禄依县的大小而不同,通常大县为一千石,小的为五百石。

“当县丞就比较轻松了。真的有什么事,大可一走了之。反正也不是什么值得恋栈的官职。”

“现在要当县丞可也不容易啊!”

在行政方面辅佐县令的是县丞,治安方面则是县尉。两者俸禄都在三四百石,不过,依辖区不同,有的可以拿到为数可观的外快。

“大家怎么这么没志气,人生只有一次,为什么不以天下为志向?”

总算有人发出豪语。

“你有何抱负?”

这是青年之间谈论最多的话题。孔明被问及抱负,回答说:“文为管仲,武为乐毅。这便是我的目标。”

青年们听了,彼此相视。

管仲,春秋时代名宰相,是辅佐齐桓公成为霸主的功臣。《史记》记载管仲的政策:

连五家之兵,设轻重鱼盐之利,以瞻贫穷、禄贤能,齐人皆说(悦)。

管仲的政策及于军政、经济(轻重,钱也,当时鱼业、盐业似乎都是国营)、社会福利,乃至人才的录用。管仲重视外交,与东方诸侯结盟,抑制南方的楚国。在人际关系上,他与鲍叔牙的友谊超乎派阀,终生不渝,为人传诵。所谓“管鲍贫时之交”被视为友谊的最高境界。管仲死于公元前六四五年。

乐毅,战国时代武将,为燕国将军,与赵、楚、韩、魏结盟,统率联军,大胜当时的大国齐。乐毅晚管仲约四百年,活跃于秦始皇统一天下的半世纪之前。

“哈哈哈!口气太大了吧!”

众人相视之后,放声大笑,并说了这一句话。

“你对孔明的大话有何看法?”

徐庶问崔州平。两人都住靠近隆中的檀溪,交情很好,每天见面。

“我认为那未必是大话。”崔州平回答。

“是吗?你也这么觉得……其实我也这么想。不过,孔明说得也太顺口了。”

“我看他也不是什么自命不凡,只不过像水流般自然地说出内心话罢了。”

“其他人可不这么认为,似乎都嗤笑他说大话。”徐庶说。

“说到管仲和乐毅……”

“这两名历史人物有个共同点。”

“是吗?他们的时代可相差快四百年喔!”

“乐毅是燕昭王时代的人,离现在大概五百年。”

“管仲也是八百五十年前的人啰!”

“一个是春秋,一个是战国……都是在中国分裂的时期。”

“和现在一样……分裂,而且是动乱的时代。”

崔州平和徐庶都明白自己不幸生于乱世。

“我们目前最期待什么样的人呢?”

徐庶毋宁是在问自己。

“应该是管仲那样的人吧!如果等不及管仲,那就是武将乐毅吧!二者都是绝好的人,不是吗?”崔州平反问。

“管仲和乐毅都联合诸侯,他们清楚自己的力量,必须与他国结盟才行。”

“孔明想傚法这一点。”

“从各方面来说,我们今后是不是应该帮孔明的忙?”

这两名青年都是富裕家庭出身,他们想帮诸葛孔明的,当属经济方面吧!

孔明在隆中亲身耕种,以维生计。才甫二十岁,就得抚养小八岁的弟弟。

崔州平双腕交叉,心想如果告诉孔明说要在经济上予以援助,一定会被他拒绝。孔明必然会说:“我手头并不拮据啊!何况今年收穫并不差。”

“有没有什么方法?”

“即使悄悄地援助,也会马上被他发现的。”

“对了,劝他结婚,如何?帮他找个好对象……”

徐庶说。孔明已过二十,当时这个岁数娶妻决不算早。

“结婚?”

“如果娶一位勤快的妻子,不就等于帮孔明的忙了吗?”

“勤快的妻子?”

“你是说她?”

“没错!”

“你不觉得很相配吗?”

“嗯!正好相配。”

两位友人虽没说出对象的姓名,但彼此都知道对方说的是谁。

“黄承彦先生应该不会反对吧?”

“应该不会,反而会高兴才对。其实这才是伤脑筋的地方吧!徐兄也是单身,如果有人向你提亲,对象是黄先生的千金,徐兄有何感想?”崔州平问。

“这个嘛……你明知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嘛,你看我的个子……”

徐庶回答。徐庶个子矮小,才六尺五寸,东汉一尺为现今二十三厘米,也就是说,他的身高还不到一百五十厘米。

襄阳名士黄承彦有一名已值适婚年龄的女儿,皮肤有点黑,眼睛明亮有神,容貌生得非常可爱。但问题是身高接近八尺,八尺就是一百八十四厘米,在女性来说,这的确太高大了。女性一过十五岁,自然就有人提亲事,但因为身高的关系,到现在还没有人正式上门谈亲事。

“就算我再多长一尺,也还比她矮一截。不过,我倒愿意娶她呢!”

徐庶附带一提。

“这位姑娘除了长得高之外,还有一样奇怪的地方。”

崔州平说。他的家族和黄承彦关系密切,所以对于黄承彦那不太出门的女儿,也比一般人知道得多一些。

黄承彦在襄阳被视为一流名士。孔明虽然当下贫穷,但诸葛家可还是琅琊名族,而且在襄阳过世的叔父诸葛玄也官至豫章太守,决不会配不上对方。

黄承彦的妻子是当地名族蔡氏的名媛。而且,黄承彦夫人的妹妹是刘表的后室,已经生子。也就是说,地方领主荆州牧刘表,算是这位高个子姑娘的姨父。此外,黄承彦夫人的弟弟蔡瑁,也是刘表的重臣。如果孔明能攀上这层关系,就不用像现在这么辛苦了。

孔明虽然不会让人看出辛苦的样子,还表现出晴耕雨读的优雅,其实带一个正值发育期的弟弟,就够孔明受的了。假如能娶黄氏女儿为妻,至少可以为弟弟找个好老师。当时优秀的老师通常会接受当地名士的招聘去讲学,平日则在名门的家塾任教。

“什么奇怪的地方?”徐庶问。

“黄家千金很能干,什么都会做,裁缝、烹饪不用说,还有一样擅长做道具的奇怪嗜好。”

“做道具?”

“而且,还是一些以前都没人想过的东西。例如,一般人切菜既费时又费力,这位姑娘居然能做出一种工具,利用水的力量代替人手做那种单纯的动作。说是奇怪,其实也证明她脑筋相当好。”崔州平说明。

“孔明才不会介意这种事。而且,最理想的是,孔明这家伙身高超过八尺……我们这就去办吧!”

徐庶迫不及待了。

“我看先得和黄承彦先生谈一谈。”

崔州平说。这件事于是具体成形。

徐庶和崔州平连袂去隆中拜访孔明。不过,谈归谈,两人都还年轻,不懂世故,因此没有直接切入话题,而先从其他的话题谈起。他们之间最早的话题是:是孟建离开襄阳的事件。孟建此行是前往许都,许都正是曹操的根据地。

“人家看不起我们主公。”

崔州平说。襄阳青年当中,尤其像孟建这般杰出的人,有不少都不愿出仕当地主君刘表,纷纷想投靠曹操。像孟建这种著名的人物,和刘表阵营不会没有关系可攀的。

襄阳的书生们当然也谈论天下、国家大事,但重点还是在品评各地豪杰。所谓天下、国家,其实和群雄的动向休戚相关。谁能取得天下,就能改变国家的命运。北方之雄袁绍结合公孙攒的势力后,阵容俨然是群雄当中最强的。

而袁术没多久竟然没落了。称帝是他崩溃的肇始。袁术自傲于名门嫡系,一副鄙夷四方的姿态。百姓生活困苦,他却摆出皇帝的威仪,光在后宫就召集美女数百名。身为仲家皇帝,最热中的事莫过于召集美女和整饰服装、宫殿。没多久,财政便告拮据。

袁术原本定都九江,如今待不下去,便向盘据霍山麓的旧部属陈简求援,不料被陈简一口回绝。陈简势力虽小,但还能自立一方,这阵子一心想投靠更可信赖的主子。因此,当平日不懂得照顾部下的袁术摆出主子的姿态移驾前来时,陈简便毫不客气地将他拒于门外。

看到自己的主君这副狼狈模样,跟随至庐江的部属心灰意冷,纷纷四散。

《三国志》写称袁术“不知忧惧所出”,最后当然做不成皇帝,只好向平素被他讥称为妾子,非袁氏的堂兄(实为异母兄)袁绍求助,他派遣使者传话说:

禄久去汉室,袁氏当受命为王,符瑞炳然。今君拥四州,人户有百万,谨归大命,君其兴之。

意思说,虽然他放弃了帝位,但刘氏的汉朝天命已尽,下一个王朝仍非袁氏莫属。

袁绍拥有的四州,分别是青州、冀州、幽州和并州。袁绍战胜辽东公孙攒之后,也开始露出骄色,对皇帝宝座多少也有点动心。其子袁谭在青州,于是便叫袁术从江北转往青州。然而,袁术如从江北转往青州,必须路过徐州。此地在吕布没落之后,已成为曹操的势力范围。曹操命令刘备阻止袁术前去青州。袁术改走寿春,因愤慨过度以致生病,最后吐血而死。

“袁术也被涂掉了。”

襄阳书生们将群雄的名字列记在大张纸上,势力较小的英雄名字就写小一点。用大字书写的名字当中,吕布的首先被除掉,接下来是公孙攒,这次则是袁术。

“现在只剩下袁绍、曹操和我们主公三人而已。”

“蜀地的刘焉要是五年前不死的话,也可以名列其中。”

“等一下!用大字写的虽然只剩三人,但是用小字写的名字当中,有的要写成大字才行。”

“没错,像江东的孙策。”

“下一个是投靠曹操、等待风云兴起的刘备。”

“刘备要写成大字,恐怕为时过早吧?”

“不,这一两年当中,吕布、公孙攒、袁术三人已分别销去,现在应该再补上三名新人。”

“嗯!说的也是。”

于是,襄阳书生们便在新的纸张上新写上群雄的大名。

名单上的三大英雄是:袁绍、曹操、刘表。其中的袁绍和曹操明显对立。曹操将军队常驻于黄河畔的官渡,意在压迫袁绍阵营。袁绍与刘表素有情谊,袁绍想藉此关系,希望刘表能在曹操背后予以威吓,但刘表却一直保持中立。

“荆州不可卷入战争。”

这是刘表保持中立的理由。

徐庶两人话题从孟建投靠曹操,说到天下大势,总算告一段落,孔明却突然说:“我说二位……”

“什么事?”

徐庶右手搔着后脑。

“二位今天不像平日那样高谈阔论呢!”

“是啊!可能因为孟建不在,谈话就不那么热闹了。”

“不是吧?二位应该有其他的话要向我孔明说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徐庶右手还在搔着后脑。

“不知我猜中没有,”孔明话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是不是关于那位高个子姑娘的事?”

“是——啊!”

崔州平叫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呢?”徐庶问。

“你们今天说的话有点怪异,话中有味。”

“话中有味?”

“女人之味。”

“为什么你知道是关于黄家千金?”崔州平问。

“除她之外,还有适合我的人吗?”

二位友人对孔明的话保持沉默。孔明继续说道:“其实我也正希望你们能替我美言几句呢!”

“说了半天……”

话未说完,三人齐声大笑。在笑声还没结束之际,甘海匆匆忙忙地跑进屋来。

“刘备逃出曹操的阵营了!”甘海是来报告此事的。

“您沉着下来,慢慢说吧。”孔明请甘海坐下。

“皇上已无法忍受被曹操当囚犯看待的生活了,只是徒有天子之名,实权完全落在曹操手中。皇上忍受不住,最后下密诏给车骑将军董承,要他和刘备合力讨伐曹操。”

董承的女儿是宫中“贵人”,受献帝宠爱,他是献帝私下最信赖的人。不过,宫中再怎么隐密的事,都难逃曹操所布下的情报网。在曹操看来,宫中密谋简直是儿戏。

“刘备不是为阻止袁术入青州,已往东出征吗?”孔明问。

“是啊!后来董承被杀,诛灭三族。刘备将军在袁术死后仍不退兵,并杀了曹操所任命的徐州刺史车冑,命令关羽据守下邳,自己则在小沛召集兵马,而且派遣使者往见袁绍,与他缔结同盟。”

甘海说。甘海所获的情报并没有错。

车骑将军遭曹操杀害,是建安五年(公元二零零年)正月的事。他当贵人的女儿在献帝百般求情之下,仍然为曹操所杀。

这一年,诸葛孔明在荆州襄阳郊外的隆中,迎接二十岁的来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