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孔明

诸葛孔明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章 髀肉之叹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章 髀肉之叹

“髀肉之叹”立即在襄阳传开来,而且也传至隆中诸葛孔明耳中。传这件事的人,是同样住在隆中的徐庶。“我看大耳公危险了。”徐庶说。

刘备投奔荆州刘表,是建安六年(公元二零一年)九月的事。糜竺和孙乾事先会见刘表,取得对方的接纳。刘表慇勤欢迎刘备,令其部队驻屯新野。

新野位于襄阳东北约五十公里,正是湍水和淯水的会流处,此水南流,在襄阳一带注入汉水。淯水现在称白河。一旦北方遭受攻击,新野便可作为襄阳的防卫据点,所以算是要冲。它也是篡夺西汉的王莽起先受封的土地,他建立王朝时,便因此地之名,而选择国号为“新”。

对新来的亡命客就委诸要冲之地,看来的确像是刘表的宽大作风,但刘表的本性是,表面看来宽大,其实内心多疑。他悄悄监视着新野刘备军的动向。

建安七年(公元二零二年),刘表命令刘备北进。

刘备向南阳郡的叶地进兵,曹操则派遣夏侯惇和于禁两将防备。刘备放火燃烧驻屯地,假装撤退,等夏侯惇军追来,再以伏兵将其击溃。翌年,曹操亲自率兵,在西平击破刘表军。不过,这些战役规模都很小,只是具牵制作用的小战争罢了。曹操的主力当然针对着北方的袁绍阵营。虽然袁绍因官渡和仓亭两战役失败而撤退,但其势力仍不可轻侮。袁绍在建安七年亡故,其子袁谭继位,依然与曹操对抗,而且,袁家势力还与蟠踞东北的乌丸族结合。因此,只要曹操一日不消灭此大敌,便无法对荆州展开正式的攻击。

乌丸族亦写成“乌桓”。《史记·匈奴传》记载,冒顿单于击破东胡,杀其王,掠夺人民与家畜。此时战败的东胡分成南北两部:北方据有席拉母勒河流域的部族,称为鲜卑;南方据有拉瓦河流域的部族,即乌丸。

这支部族信奉黄教,被视为土耳其系或蒙古系民族,在东汉时代曾接受东汉酬劳,为其防堵匈奴和鲜卑。但在东汉后期,反而与鲜卑、南匈奴连手,屡屡侵犯东汉边境。他们原本就属战斗性的部族,此时期又出现优秀的领导者,势力便日益强盛。

在与袁家、乌丸势力为敌的期间,曹操无暇顾及荆州,顶多只能以小部队做牵制性的攻击而已。在西平战役之后,就连这种小战争也不打了。荆州于是获得平稳。

当时有所谓的“髀肉之叹”。

髀肉是大腿内侧的肉,经常骑马的话,这部分的肉就长不出来。要是这部分长出很多肉,就无法骑马了。换句话说,就是没有战争可打。

有一天,刘备会见刘表,席间到厕所去,回到席上后,只见刘备双眼泛红,一副刚哭过的模样。

“左将军,你怎么啦?”刘表问。

“没什么……没想到被您看到这个样子,真是难为情。”刘备眨着眼睛答道:“刚刚属下上厕所时,发现自己长满髀肉。以前属下可谓终日与马鞍为友,绝少离开马鞍,因此不曾长出髀肉。没想到现在变成这副模样。”

刘备用手掌拍拍大腿内侧,发出“啪”的声音,似乎肉多皮厚。

“武人长有髀肉,那是和平的标记,又何妨?”刘表说。

“话虽如此,可是岁月流失,属下自觉老将至矣,却又无像样的功业。长出髀肉,对属下而言,是应该怨叹的事。”

刘备答道,又再次轻拍大腿内侧。

“左将军期待一战?”

刘表笑问。然而脸上虽浮出笑容,内心却不怎么高兴。

“这家伙投靠我这边,心里还期待有乱事!”

刘表认为荆州的和平是他一手带来的,而引以为豪。

髀肉之叹,无疑是悲叹和平,对这样的想法当然不能听过就算了。

“武人就是这个样子,如同文人的手指喜欢拿笔一样。”

刘备回答这话时,额头渗着汗,因为他发觉“髀肉之叹”引起主子刘表不悦。

“手指也会长肉吗?”

刘表侧着一边脸颊问道。

“我想笔茧会变软。”

“笔茧?哈!哈!哈!”

刘表笑起来,将右手中指举至眼前。他的耳际响起蒯越的话:“不收拾刘备不行了。现在新野的人数增加太多了……”

刘备现在是客将的身份,暂时寄身在刘表的势力圈内。

刘备从汝南亡命至荆州时,徒众才数千人而已,而且过半数是袁绍授于他的将兵。刘备的统率力似乎不怎么样,起先刘表也看不起他,虽然也派人监视他,但那只是安安心罢了。刘表不曾想过会有什么主客颠倒的事发生。

然而,新野的刘备军势日益壮大。刘表的谋臣蒯越遂建议应该乘这个时候斩除祸根。没有决断力的刘表又和另一位谋臣蔡瑁商议此事。

“当然应该这么做,而且要尽快……属下认为愈快愈好。”蔡瑁回答。

刘表总算也开始有这样的念头了,但这时候从事中郎韩嵩和别驾刘先却反对肃清刘备。此二人曾经出使曹操阵营,了解曹操的实力。二人认为曹操平定北方之后,必然会南征荆州。可能演变成不得不向曹操求和的局面,这时候最好有人在襄阳北方抵抗,而且最好是激烈抵抗。抵抗的人不是刘表,而是客将刘备。也许刘表还可乘机袭击刘备后背,做个人情给曹操,签订和约也比较有利。

“万一有事,我们可以多利用刘备。如果现在把他弄掉,岂不可惜?应该让他活着。虽然他的军势逐日增大,也无须担心。因为他原来的军力有一半是袁绍的,新召集的军力对刘备必然谈不上忠心,我们是应该对他存戒心,但无须畏惧。”

被韩嵩这么一说,刘表也觉得事情没那么紧迫。刘表看着眼前的刘备,心想:“这个红着眼睛大叹时运不遇的男子,还不至于成为荆州的祸根。”

“髀肉之叹”立即在襄阳传开来,而且也传至隆中诸葛孔明耳中。传这件事的人,是同样住在隆中的徐庶。

“我看大耳公危险了。”徐庶说。

刘备身体上有两个明显的特征:一是耳朵极大,另一是双手特别长。他站着双手垂放时,手腕部分居然超过膝盖。大耳公成为他的绰号。

“荆州主公终究会杀大耳公吧?”

孔明与其说是问话,倒不如说是喃喃自语。

“最近大耳公非到襄阳来不可,到时就等着看好戏啰!”徐庶说。

“髀肉之叹”的舞台,是在新野刘备阵营中。身为荆州牧的刘表,巡视州内是职责所在,他走访新野绝没什么不自然。不过,刘备一旦蒙受州牧巡访,纵使身为客将,在礼貌上也应该回礼拜访。回礼拜访当然不能带一大队人马,如果想杀刘备,这是一个好机会。

“不会杀他吧?”孔明说完,又改口说道:“不能杀他吧?”

徐庶直盯孔明的脸,然后大声笑起来。

“士元也这么说。而且和你刚刚说了却又改口说的情况一模一样。”

士元是指孔明姊夫庞山民的堂弟庞统。

“是吗?”

“毕竟都受了德公先生的薰陶,不但想法,连说法都极相似。真有趣!”

徐庶说着又笑起来。德公是庞山民的父亲,隐居于岘山,乃孔明景仰为师的人物。庞统则是德公的侄儿,当然也深受其影响。

“真的一模一样吗?”孔明问。

“是啊!只是,士元在最后又加了一句话。”

“嗯!我也想加一句话。”

“说说看!”

“但也有可能杀他。”

“就是这句!”徐庶击掌说道:“你们真是像得可怕!吓我一跳。那,到底理由何在?”

“荆州牧缺乏决断力,内心时常动摇。也许动摇到最后,倾向于杀掉刘备。”

“士元也这么说。大耳公现在可能还可平安无事,但就怕万一,也许命就不保。如果他本人不提高警觉的话……”

“刘备阁下身边有没有做此进言的人?”

“关羽、张飞、赵云等人,尽是战场豪杰,没有人会提醒他注意。我应该去提醒他。”

徐庶说道,用舌头舔着上唇。

“你又要去新野?”

“是啊!”

徐庶前往新野刘备阵营,他似乎对曾当马商保镖的左将军刘备有好感。而刘备也觉得这位年轻书生是自己幕僚中找不到的那类型人物,也乐于和徐庶交谈。

“左将军,您不觉得您的幕僚阵容太褊狭了吗?”

“太褊狭?”

“尽是一些相同的人。”

“没有啊!关羽和张飞不正是相反的人吗?”

“也许吧。”

“例如,关羽即使面对曹公这种天下大霸主,也是不卑不亢,但他对底下的兵卒却很宽大。而张飞呢,他对上司很恭顺,对部属却很严厉,可以说是过分严厉,这不就是正好相反吗?”

“不,不能说是正好相反,反倒是相似的地方比较多。”

“什么地方相似?”

“勇猛。两个人都是无可比拟的猛将。”

“这当然啰!武将都是勇猛的。”

“怯懦的武将也是必要的。”

“那就不算武将了。我的阵营应该没有一个怯懦的武将。”

“怯懦才会多方考虑。例如盘算敌军可能兵分二路,那么哪一路的人马比较多呢?这条路比较宽,当然可以走比较多的人马,可是,敌军会不会算淮我们会这么想,而让较多的人马走另一条路?这种能多方考虑的人是必要的。”

“嗯!那就是谋将嘛!”

“是的。左将军的阵营缺乏谋将。”

“这么说倒也是……”

左将军刘备和白面书生徐庶之间,这种一来一往的问答,孔明也听徐庶本人说起,但他并不知道刘备到底怎么想。“这么说倒也是……”这样的回答并非全面的肯定。

徐庶这就想去警告刘备,小心生命有危险。

“说不定,”孔明想到什么似的说道:“刘备阵营中知道危险的人,唯独刘备阁下一人。”

“噢?”

徐庶一副吃惊的表情盯着孔明看。

“我知道为什么新野没谋将了。”

“为什么?”

“因为左将军自己就是谋将。”

“原来……说不定正是如此。”

“头头又是谋将,这不会有问题吗?”

“我也这么想,左将军心想:智谋的事可以自己来。所以对延揽智谋之士就不怎么积极。”

“元直(徐庶),你是不是想跟随左将军?”

“一个人还是有点胆怯。”徐庶回答。

“这也难怪。”

“你还不清楚左将军这个人。想以智谋出仕左将军,智谋就得超过左将军才行。我一个人还不够,孔明,我要是和你合作的话,智谋一定可以超过左将军……你认为如何?”

徐庶膝盖靠了过来。

“左将军都有髀肉之叹,现在我们也帮不了他,而且,我想好好观察刘备阁下。”

孔明回答。

刘备在荆州叹了数年的髀肉,身为智谋之士,当然不甘如此懵懵懂懂地和平度日,他一直在思索天下之事。他之所以告诉刘表“没有建立像样的功业”,是因为他觉得隐藏自己的心意反倒危险。

“功业指的是什么呢?”

刘表大概会如此想吧。

“客将居然谈什么‘功业’,客将想伸志于天下,最快的方法就是夺取主人的势力。如果刘备真有此企图,应该会把功业之事藏在心里,不会说出来才对吧?”

刘表如此这般地解释客将的话,得到这个结论,这些刘备都算计在内。但是,算计还是有可能失算,只是为了保住性命,不得不冒险走钢索。

刘备是孤寂的,没有对象可以谈这种事。虽然他和关羽、张飞义结金兰,但刘备认为这种事和他们两人是说不通的。

“那个书生叫什么来着?就是住在隆中那个,好久没看到他了,会不会有什么事?”

刘备问身边的人。

住在隆中的书生,指的是徐庶,刘备并非忘了他的名字,只是不想让家臣们以为自己和徐庶的关系已非同小可。

“噢,您是说那个徐庶啊?”秘书说道。

“对了!就叫徐庶的。他和我聊了许多事,蛮有趣的……”

刘备用解释的口吻说。他和徐庶的谈话当中,有些事情促发了他的灵感,因此他期待徐庶的来访。只是,他刻意让家臣觉得他并不怎么热切期待。即使后来徐庶来访,他也装出懒懒散散的样子,说一句:“喔,那年轻人来啦?”

虽然已过四十,刘备的吸收力仍极为旺盛。才过二十岁的诸葛孔明则正值收穫最丰硕的吸收期。

“不要急躁。”

被孔明这么一说,徐庶就不向刘备提有意出仕的事。不过,偶尔他会提到好友诸葛孔明。

“我这边需要人才。”

刘备用煽诱的口吻说道,但徐庶并没有顺其诱导。

“将军不可急躁,万一用错人就不好。”徐庶说。

“你说的那位诸葛孔明,应该不会错吧?”

“孔明是卧龙。”

“噢!卧龙?”

“是的。现在正在睡着。”

“那要睡到什么时候?”

“他正在等待云起,云起时,他当会升天。”

“如果云不起,那他就一直睡吗?为什么不独自起来飞飞看?”

“会独自飞的,是云。龙和云不同。”

“那么,不伴龙的云又会如何?”

“这种云终会消失吧。”

“我懂了。龙在等待云,而云必须有龙才行。”

“那当然了。”

“你能替我带龙来吗?”

“卧龙是不能带来的,必须去迎接。”

“那什么时候去呢?反正这一阵子我都有空,什么时候都可以。”

“将军有空,不过,龙那边现在似乎很忙呢!”

“是吗?那可不能随便啰!”刘备说着笑起来。

刘备这边常有一些别人推荐或毛遂自荐的人上门,而且人数愈来愈多。与其说刘备人缘好,不如说是刘表的人缘低落了。

刘表并非出身荆州,而是山阳高平(在今山东省),因受命为荆州刺史才来此地,获当地出身的蒯越和蔡瑁辅佐,成为荆州主公,拥有武装兵员十余万。他就任才十年多,根基还不算稳固。刘表和刘备同样都不脱异客的色彩。从官员到兵卒都是所谓的游离票,未必死心跟着刘表。只要谁能治好荆州,他们就跟谁。这之前,刘表算是幸运的,能带给荆州和平,所以,众人聚集在他身边。

所谓幸运,当然是指荆州没有成为豪杰斗争的舞台。尤其,曹操和袁家的争战,使荆州得以成为无风地带。可是,这种情况不知能持续到什么时候。

曹操逐步压迫袁家,完成北伐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这意味着荆州不久还是得面临曹操军的南征。

“咱们主公应付得了吗?”

众人惶惶不安。贵族出身常有的优柔寡断。这十年来刘表已为一般人所看穿。

“应该换个主子了。”

当地一些人开始有这个念头,为生存只好不择手段。虽说要换主子,除刘表之外,似乎又没有可以带头当主子的人,但新野的刘备却是唯一的例外,毕竟他以前也当过豫州牧,被视为群雄之一。因此,到刘备那边走动的人,自然越来越多。徐庶说“龙”现在很忙,事实上,诸葛孔明的确也为世俗的事而忙碌。当时属早婚的时代,他必须为弟弟均讨个媳妇。姊姊铃几乎每天都会跟他谈起这件事。

袁绍死后,袁家分裂成袁谭派和袁尚派,因而急速衰败。袁谭是长子,但父亲袁绍生前却较疼爱生得俊美的么弟袁尚。家臣也分成两派相争,甚至兵刃相向。局面对曹操大为有利。就当袁家兄弟在平原郡开战之际,曹操挥军前进,直攻袁家根据地邺城。袁尚率军救援,为曹操所破,只好撤退。

邺城于建安九年(公元二零四午)八月陷落。

“已经三年啦!”

获知这个消息,刘备如此喃喃说道。他从袁绍阵营逃走,来到荆州,已经过了三年。曹操攻陷邺城,可以说已经迈向北伐的高峰。

翌年的建安十年(公元二零五年)正月,曹操进攻据守南皮的袁谭。激战之后,袁谭正欲逃离,却为曹操军追及,当场被斩。于是,冀州落入曹操之手,袁谭次弟袁熙和么弟袁尚远走辽西,那是和袁家有同盟关系的乌丸族之地。

战国末期,遭到秦始皇攻击的燕国,也曾撤军至辽河地方,但亦难逃覆灭的命运。冀州失陷,袁家的气数俨然已尽。

“接下来只是扫荡而已,袁家已无可挽回。”

徐庶经常到刘备那儿谈论时局。刘备用那号称过膝的长手搔着后背,显示出身微贱,举止不怎么高雅。

“不行了,再怎么看都不行了,为什么不投降呢?”刘备晃着身子说。

“大概不能投降吧,连袁谭都被斩了。”

“袁谭是袁绍的继承人,也是袁家主帅,可能因此不淮他投降,接下来的可是他的弟弟啊!换成是我,我会淮他们投降……听说曹公攻陷邺城时,曾经去看袁绍的墓,而且还掉泪呢!毕竟是昔日好友。他的那些儿子……长子嘛,没办法,次子以下的嘛,就放他们一条生路……”

话说到一半,刘备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嗤笑起来,改变了话题。

“你今天为什么来的,该不会只是聊聊天吧?”

“将军该淮备减除大腿内侧的肉了,这当然无须在下多嘴了。”徐庶说。

“似乎到了应该和孔明见面的时机了。”刘备说着,自己点起头来。

“曹公领有四州,实力应属天下第一。”

庞统眯起眼说。他大孔明三岁,自小接受叔父庞德公的薰陶,但年过二十,一点也没引人注意。他动作缓慢,有时被看成鲁钝。一直到过二十五岁,好不容易得到评价说:“看来似乎蛮沉着的。”

评价久久未定,对男人而言,也许是件光荣的事。一下子就被评定是什么样的人,这种人反倒无趣。一个人有时被认为如此,有时又被认为那般,潜藏着各种可能性,可塑性比较高。

庞统正属于这种人。

“冀州、青州、幽州、并州……”

孔明抱着膝,屈数曹公领有的四州,抱膝,下颚摆在膝上,这是孔明常做的一种慵懒姿势。

诸葛孔明、庞统、徐庶三人,正聚身在隆中孔明家中,谈论时局。三人面前摊着一封信。那是他们以前的朋友、现在人在曹操阵营的孟建寄来的。

“写得很含蓄。”

庞统久久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曹操攻伐违抗他的并州高干,势力扩及山西,武勳赫赫。但是,孟建提及此事,文笔却相当含蓄,一点也不得意,一点也不夸示自己所选择的道路淮确无误。

——你们都很优秀。如果投入曹公麾下,每个都将是了不得的人物。怎么样?考虑看看吧!

信上在言外透露着这样的劝诱。

“有志于天下的话,非得加入曹公阵营不可。”

孟建似乎有意尽量避免说得太露骨,但还是可以感受到他想说出这句话。

“你想这封信是孟建主动写来的吗?我是说……会不会顺曹操的意思写来的?”

徐庶再次拿起摊放在桌上的信,重複阅读。

“谁都想延揽人才,江东的孙权也是一样吧!”庞统说。

“况且,咱们荆州似乎不怎么需要人才,否则本地的英才怎么会在这儿游荡呢?”

徐庶把孟建的信放在桌上。他所谓的英才是指他们自己。刘表虽然接纳了亡命的刘备,却不怎么热心登用当地有能之士。

“曹公连陈琳也放过,真是了不起。”庞统叹道。

陈琳是袁绍阵营的大文学家,最拿手的便是写檄文。当时认为檄文是最能鼓舞士气的东西。高声诵读优秀的檄文,可以令全军兴奋,发挥超乎实力的力量。

檄文不外是称讚己方,彻底贬损敌人。陈琳既是袁绍这边的檄文作家,当然以美辞丽句讚誉名门出身的袁绍是何等了得,并宣称曹操是卑贱的宦官养子之子,他的养祖父又是如何贪婪。

这篇发表于中原的名文,立即传遍全国。在印刷技术尚未诞生的时代,当然是用抄写的,陈琳的檄文也流传至荆州。孔明等人也抄写,并且读到倒背如流。

司空(官名)曹操祖父,与中常侍腾、左悺、徐璜(皆是知名的宦官恶党)并作妖孽,饕餮放横(咨意贪婪)、伤化虐民。父嵩为乞亡携养(被乞丐所养),因赃(贿赂)假位、舆金辇璧,输货于权门,窃盗鼎司(三公之一),倾覆重器(天子之位)。操为赘阉(宦官之养子)遗丑,本无懿德,(左犭右票)狡(狡猾强悍)锋协(舞弄兵器),好乱乐祸。……

此文堪称骂人的范本,尽是一些损人的形容词,但读起来却很畅快,再也没有比它骂人骂得更彻底的了。

邺城陷落时,陈琳也沦为俘虏。他心想自己曾把曹操骂得这么难堪,一定保不住老命了。没想到曹操居然很爽快地就将他释放,只不过,赦放他的时候,曹操问他:“你骂我就好了,为什么连我的父亲、祖父都要扯进去?”

“矢在弦上,不得不发。”

陈琳如此答道。意思是,箭都架在弓上了,不能不射出去。

陈琳被赦放之后,便待在曹操阵营,负责写檄文。

陈琳不但被赦,而且担任要职,这件事在全国士大夫间传开来,大家当然称讚曹操有多爱“士”。就连庞统这种反应迟钝的人,听到曹操收纳陈琳的事,也感动、讚叹。

“孔明,你一点都不动心吗?”徐庶问。

言下之意是,人们对曹操的评价极高,如果曹操通过孟建或其他渠道,表达延聘之意,你孔明还不动心吗?

孔明轻轻摇头。

“我不想问你理由,”徐庶说:“要是别人问我,我也无法回答。”

徐庶倾心于刘备,而倾心的理由有很多是无法解释的。孔明未见过刘备,但是,听过很多有关左将军刘备的事情,有的是来自徐庶,大部分则来自甘海。他对刘备印象良好,但不像徐庶那么着迷。

只要孔明少年时代目睹曹操在徐州大屠杀的记忆一日未消,就绝不会加入曹操的阵营。

建安十二年(公元二零七年),曹操发兵征讨乌丸。但是,此次的远征遭到诸将反对。诸将反对的理由是:袁尚兄弟如今只是亡命之徒,乌丸乃夷狄,仅是贪财,不至于照顾袁家像亲人一般。如果现在远征,刘备可能会说动刘表,袭击咱们根据地许城。

唯独一人赞成远征,那就是郭嘉,理由则是:

乌丸在偏远之地,可能自恃其偏远,而不太防备,料不到曹军会长驱直攻辽西;出兵攻击,必可将其击溃。袁家兄弟长期统治北方,百姓感念其恩,而且与乌丸结盟已久,如果认为夷狄就无情谊,那可就错了,他们仍有可能倾全部族援助袁家。我们应该乘他们较无防备的时候,出动全军北征。

郭嘉又分析南方不会构成威胁。

“刘表只是会说不会做的人,其才不足驾御刘备。”

如果想袭击曹军后背,刘表必须授于刘备大军,而刘表又担心一旦重用刘备,刘备将强到无法制御。至于刘表本人,是不会动用军队的,他是“坐谈之客”——只说不做。

“主公无须担心国虚而远征。”

郭嘉坚决说道。

曹操于是决定远征,一秉“兵贵神速”的方针,留下辎重,将兵一律轻装,大有背水一战的味道。

刘备一听曹操远征乌丸,立即前往襄阳,劝刘表出兵攻打许城。

这是绝好的机会。何况曹操的势力膨胀得太过急速,他据领四州,也才是去年的事,版图虽广,百姓却未心服。据说冀州、幽州的士民仍怀念袁家的统治。刘备人在荆州新野,心却很仔细地研究着天下诸种情报。

“新附(才刚归顺)的百姓,内心还在动摇。听说曹操的统治比袁家还严厉,士民都感怀昔日的袁家。主公在荆州的德政,中原也有所闻。主公如果现在出兵,想必会被视为解放军而大受欢迎。方才有人来告知中原的情况,说曹公正倾麾下全军北征,许城只留少数守备之兵……这正是大好的机会。”

刘备说得口沫横飞,只是他本来就非能言善道。然而这可是他一生难得的好机会,他不想失去,便拼命劝说。

“大概无望了……”

刘备原先就有此预料。对优柔寡断的刘表来说,乘曹操不在大举兴兵,可是重大无比的事。而且,刘表身边也没有像样的武将,唯一能起用的,也只有刘备而已。此外,蒯越、蔡瑁等刘表幕僚也明白反对。刘备发觉他在劝说出兵之际,似乎劝说的对象不是刘表,而是蒯越或蔡瑁。

“我这边也有些消息,”刘表说:“根据兖州来的消息,曹操军从易水发兵,全军轻装。”

刘表似乎不满刘备私布情报网,另一方面也有意夸示自己也有情报网。

“曹操大概想要速战,乌丸目前当无防备,曹操便针对这一点,这正是兵法之常道。因为要快速击破,才会留下重的粮、械。换成属下,在这种情况下也会使用轻骑之军。”

刘备说。实战经验丰富的他,脱口说出“换成属下……”这样的话,话才说出口,刘备好生后悔。因为刘表可能会以为刘备藐视他缺乏实战经验。

“轻装不仅只为速战吧?迅速作战之外,也可以迅速移动……渡过易水的曹军,可以很快再渡过易水折回,毕竟身轻易动。”刘表说。

“无望了……”

刘备知道游说失败了。这些话大概不是刘表本人的看法,而是蒯越等人灌输给他的。也许是蒯越听说刘备从新野来会见刘表,就料到他可能是要来劝诱刘表袭击许都,便先灌输刘表反对的意见。

足智多谋的曹操为消除南方的后顾之忧,必当日夜思考如何消灭荆州势力。他空下根据地许城北征,也许是要荆州上钩的策略。一旦荆州出兵,他可以立即折返回击。这是曹操打的如意算盘。他可能故意假装北征,而在许都附近埋下伏兵——蒯越大概如此解说为何袭击许都是危险的。刘备从刘表的声音中,听到蒯越的话。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刘备足出刘表府邸,便离开襄阳城。

刘备待在襄阳很不自在。刘表有两个儿子,长男叫琦,次男名棕。棕为后妻蔡氏之子,蔡氏家族乃荆州名门。和荆州无因缘的前妻所生的刘琦,有人单势孤之慨,不过,当前实权派的反对势力,因他是长子而向他靠拢。荆州主君家族,一如灭亡前夕的袁家,因继承问题,分裂成两派。处于劣势的长子(琦)派,当然想拉拢刘备这个荆州最强的武力集团。刘备人在新野时,刘琦派就不断来活动,要是他待在襄阳,早晚会被这一干人烦死。

既然劝诱出兵无功,事情也算了结,无须久留。

“这么急着回去啊!”随行的关羽说。

“再不走会被烦死……肚子不痛,要我让人家乱摸,谢啦!”刘备笑道。

“那么,我们现在就直驱新野啰?”

“不、等等!我想先到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隆中。”

“隆中?”

“那位书生住的地方。就是偶尔去找我的那个……”

“啊!徐庶啊!”

“今天会见刘公,事情没谈成,心里真不痛快!去和年轻人畅快聊聊,看能不能纾解这股烦闷。”

“要解闷,那敢情好。好好把襄阳烦人的空气吐干净!”

“然后,再吸一吸清爽的空气。”

刘备眺望襄阳城外的田园景象。他嘴上说要去看徐庶,其实心里想,该是会见这数年来久闻其名、其才的诸葛孔明的时候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