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孔明

诸葛孔明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章 如鱼得水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章 如鱼得水

“左将军(刘备)识得亮的用心……”孔明小声说着,声如叹气,“原来……”孔明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到。他打心底觉得选择此人当主君,委实是件幸福的事。

刘琦被任命为江夏太守,出发前,至樊城拜访诸葛孔明。刘备将前线部队驻留新野,司令部则设在接近襄阳的樊城。

“虽说孙权军已离去,但夏口附近仍有一批残留部队。您如此前去妥当吗?”孔明问刘琦。

“父亲说为防备曹操,无能拨出襄阳的军力。”

“江夏郡的军队已溃灭,此番前去等于是送死啊!”

“那,该怎么办?我为逃一死,才听先生的忠告离开襄阳的。”

“您的命运危在旦夕,”孔明说:“留在襄阳的确危险,但一出长江流域,又恐怕会遭到孙权军袭击。保命之道,唯有出襄阳,沿汉水南下,就是不要接近长江。此外别无他法。”

“先生要我在这中间的地带游荡?”

“不,不能游荡,您好歹也是江夏太守,必须尽您的职责,太守的责任应该统率军队。”

“可是,那儿一兵一卒也没有啊!”

“因为没有才要募集啊!”孔明抢着刘琦的话说道:“您可以四处去募兵。黄祖的部下并没有完全被击灭,有不少人散逃。这一次的战役,孙权军可以说目标只在黄祖一人而已,仅是一场复仇之战……黄祖的军队与其说是被歼灭,其实应该说是消失——不,应该是藏匿起来了。这些将兵为数不少。您可以将他们从藏匿的地方召回来……对,不妨放出风声,他们听到风声,应该会一个个出现的。”

孔明站起来,从柜子取出文函,放在刘琦面前。

“打开看看吧!”

刘琦顺着孔明的话,打开文函的盖子,从里面的信封中取出一张纸。

“啊!这是……”刘琦打开折迭的纸,阅读上面所写的字,惊叫出声。

这是向黄祖旧部下发出的檄文,内容就像是同窗会的通知单。大意是:我们四处离散,为时已久,何妨一聚?

上面并没有提及和亡将黄祖丧命的那次会战相关的话,只是建议缅怀黄祖恩德,共祭其灵。

檄文说,孙权之父孙坚在岘山身亡,是中了流箭,那是在战斗中,也就是说,孙坚是战死的。伏兵也是作战的方法,绝非卑劣的手段。孙坚并非如孙权之兄孙策那般被暗杀,野战将军黄祖谈不上有什么罪过。只是,孙坚的儿子们伤心于父亲被杀,而将怨恨集中在黄祖身上。总帅刘表鉴于孙坚的儿子们屡次攻打江夏的黄祖,曾劝黄祖说:“你把在岘山放箭的那个兵找出来杀掉,首级送到吴国,江夏就可保安然无事。”

但是,黄祖拒绝此建议,他说,当时那个兵是大功臣,他不忍杀这样一个有功的人,宁愿让孙氏兄弟憎恨。

檄文末尾还说,我们不可忘记黄祖顾念部下的心意,为祭祀黄祖在天之灵,我等向遗族商量,取得黄祖生前常用的衣冠,希望旧日的部属能再度聚集,共同祭拜。现在刘琦将军奉命继任江夏太守,决定无条件接纳黄祖旧部属……

“不妨将此张檄文贴示各地。”孔明说。

“我懂了。承蒙先生如此……”刘琦的声音硬住了。

“鄀县和云社一带似乎有不少人。祭祀黄祖,不妨选在汉水河畔的汉津,那儿比较容易聚集。聚集后不妨暂时留在汉津,最好不要再往南,如此比较安全。您可以在汉津编整军队。”

孔明话声细小,如同含在嘴中一般。

“我懂了。”刘琦点头。他并没问理由,大概从汉津往南之地,有孙权残留部队出没吧!他心想只要是孔明说的话,就无须问理由。

“行动要快,不过,到汉津后就要慢慢来。”

“我这就离开襄阳!”刘琦小心翼翼地将檄文的草稿收在怀中,行礼之后离去。

“为什么放刘琦出去,他要是留在襄阳,我们随时可以对付他……”刘琦料想得到弟弟那派人会怎么说。

任命刘琦为江夏太守,可是父亲个人的意思,可能认为刘琦留在襄阳是件麻烦的事。然而,弟弟背后的蔡氏等荆州门阀,为巩固刘棕的继承者地位,也许会认为应该将竞争者刘琦置于监视得到的地方,因而逼迫父亲取消刘琦的任命。

传达取消任命的旨令的使者,说不定随后追来。孔明说行动要快,这一点刘琦可以明白,为的是不让使者追及。

至于为什么叫他在汉津不妨慢慢来呢?

刘琦从樊城迂回经过襄阳,南下途中,在马上左思右想。孔明要他在汉津举行祭祀黄祖的仪式,并在那儿编整军队。这样他就不是无刀太守了。一旦他拥有兵力,甚至可以拘留传达召还命令的使者。他可以声称:

——这召还令是真的吗?说不定是谁逼迫生病的父君,我要调查看看!

刘琦在马上不时以手按压胸口,檄文的草稿就藏在这儿。确定它在,令他安心一些。至少他已经明确知道此后他该做的事。

曹操向荆州发兵,是建安十三年(公元二零八年)七月的事。在前一年,他讨伐乌丸,杀袁尚,将袁家赶尽杀绝,凯旋之后。在邺都北方的玄武苑造湖,开始训练水军。刘表的势力范围已越过长江,及于湖南,要和刘表作战,必须做好水战的淮备。

曹操开始在玄武池训练水军的情报传来,东吴的孙权阵营顿时紧张起来。虽然料想这九成是要去攻打荆州,但因对象是曹操,也可能出人意料地朝东吴攻来。而且,一旦攻克荆州,曹操下一个目标,一定是东吴。

孙权决定将散布各地的军队集结在根据地柴桑附近,此地位于庐山山麓,是面对鄱阳湖的要冲。

“江夏郡内已无任何东吴的残留部队。”

孔明早就从甘海那边得到这个消息,却故意告诉南下的刘琦说,靠近江夏郡的长江流域仍有吴军出没,主要是不希望刘琦离襄阳太远。孔明有孔明的策略。

“这一点我懂。不这么做大概也不行。可是,我不能这么做!我不忍心这么做……”听完孔明的策略,刘备用手搓着自己的大耳朵,说道。

“主公应该从刘表手中抢下荆州,这也是为天下百姓之计。”

孔明如此劝诱。他一直凝视刘备的眼睛。刘备一脸为难的神色,边搓着耳垂,但是正眼对着孔明的视线,不曾移开目光。

“我蒙受刘表之恩……刘表如此温厚地接纳我这个亡命之客,即令是为天下百姓……我也不忍心……背叛他……”

刘备的声音愈来愈小。

“那么说。要迎击曹操的军队啰?”孔明说。

“嗯!只有这样了。”

“打得赢吗?”

“很难……兵力太少了。”

“打稳输的仗,是件蠢事。”

“那要逃之夭夭?”

“那总比打稳输的仗好啊!”

“如同孔明所说的,我们必须与孙权结盟,对抗曹操……”

“所谓结盟,也应该在拥有相同实力的两者之间才能成立,如按照亮之计,取下荆州,就可与孙权结盟。现在连土地都没有,光只有这樊城五千名兵力,一定会被里并吞……”

“还有没有其他策略?”

刘备陷入沉思中。其实他也并非没策略,苍梧郡太守吴巨是旧友,可以向他求援。苍梧是邻接南海郡(在今广东省)的地方,相当于现在广西梧州市。只要渡过长江,往洞庭南方直逃,再经过所谓地表尽处的零陵郡就到了。只是,说这样的话可能会被孔明嗤笑。

一旦到苍梧,等于放弃天下了。刘备是有志于天下,但欲望并不怎么强烈。反倒是孔明较为强烈。

“为天下众生,有必要防止曹操独霸。而为防止此事,就必须一争天下。”

这是孔明的想法。刘备也大抵有这样的想法。但偶尔会露出疲态,想找个地方悠哉一番。刘备心想:如果要去投靠苍梧太守吴巨,可以告诉孔明说,想先累积南海交易之利,以备再起。

“无论如何,要想办法在荆州站稳,即使是一个角落亦无妨,才能藉此和东吴结盟。亮已经着手在处理了。”孔明说。

“噢?已经在处理了?”

“景升公(刘表)大概不得不向曹操投降,但亮派人转达不要整个荆州都投降。”

“是吗?请他留下一点地方?”

“是的。当然景升公也没办法掌握荆州全土。”

“是吗?那样我就放心了。我本来打算万不得已的时候,去投靠苍梧的吴巨……这样也好。”

刘备这才提到苍梧这个地名。

“是吗?主公是想先累积南海交易之利以图再起啰?”

孔明说出刘备原先想到的藉口。刘备又开始搓耳垂,弄得耳垂发热。

“真是鱼水之交啊!”

刘备红着脸苦笑。自从卧龙先生诸葛孔明加入幕僚之后,刘备凡事都征询孔明的意见,这种亲密已令关羽、张飞等旧臣不满。关羽一直在忍耐,但张飞已按捺不住,终于绷着脸向刘备抱怨道:“大哥,这样太过分了。现在你只顾和孔明打交道……”

刘备斥责他说:“孔明之于我,就如同水之于鱼,绝不可或缺,我希望大家都能清楚这一点,三弟以后不可再这么说了。”

既是鱼水之交,水当然可以看透鱼的心。孔明老早就看穿刘备想到苍梧悠哉度日的软弱面。

“景升公有两位公子。”孔明说。

“不过,刘琦形同赤条条地被丢到外面去了。”

“不,他到外面还可以召集兵力。黄祖的兵力现在不是还散落在四处吗?”

“只是,这小伙子有办法召集黄祖的兵力吗?”

“没办法,但可以教他啊!”

“我懂了……”

“而且,荆州分成两半——本地的荆州人,和随景升公一起来的士大夫和军队——他们的想法不一样。本地人心想曹操来就向曹操投降嘛!景升公本来就是外人。对他们而言,不过是换个主子罢了,只要不打仗就好。至于景升公的部众,就亮的观察,他们似乎非常不满,觉得主子尽用当地人,而把他们给冷落了。眼看着主子迎娶当地有力人士蔡氏的女儿为夫人,疼爱她所生的儿子,冷落前夫人的儿子,这种不满虽然不太表露出来,但日益积压……只要加以煽动,他们必然分成两半。”

在孔明看来,蔡瑁、蒯越这些当地实力者似乎占压倒性优势,但也因此有不少人对他们反感,只是这种反感潜藏在水面下罢了。一旦把它挖起来,让它浮出水面,必定可成为一大力量。不过,如果只是无所作为地一味等待,它可能不会浮上来。

“我当尽自己的能力去做,绝不轻易放弃希望。”

孔明深深点头。就在这时候,赵云进来报告:“有消息说。张辽的军队已经从长社出发了。”

赵云本是公孙攒的部下,刘备投靠公孙攒时,赵云奉命担任刘备的主骑,也就是警卫骑兵队长。他虽是公孙攒借给刘备的将官;但可能也具有监视客将的任务。没想到刘备和赵云意气相投。他也曾私下为刘备募兵。目前则负责关羽和张飞不会做的情报搜集工作。

曹操终于发动军队,驻屯长社(今河南县长葛县)的张辽军,似乎是曹操的先锋部队。该来的终于来了。

“终于来了!孔明,拜托你了!”

刘备耸着肩。

“是的。”

孔明又点头。他早在两天前就知道张辽的军队出发了,因为甘海已急速通报,现在也是出手的时候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表去世了。

这些年来,刘表的健康一直不好,时常卧病在床,但也没特别病重。所以,病情恶化还是显得有点突然。

——景升公病危!在汉津的刘琦也听到这个消息。

刘琦急忙赶回襄阳,他在汉津召集黄祖旧部众,如今已是拥有兵力的太守,无须担心被弟弟那派人杀害。他率领二千精兵,回来探望父亲的病情。

襄阳的刘棕派见状相当惊愕。病笃的刘表要是对长子说一句“以后就交给你?”,那事情就麻烦了。因此,当刘琦刚到襄阳,要求见父亲之面时,张允立即赶到他下榻之处说:“将军派遣太守您去江夏,是因为那个地方很重要,如果太守会见了将军,将军恐将因太守放弃职责而动气,导致病情恶化。为孝道之故,请太守三思,立即返回江夏,才是人子之道。”

说罢不允许刘琦会面。

“好,你们不让我会面,我也自有打算。”

刘琦也不甘示弱,就下令两千名兵卒驻屯在邸馆四周。

张允匆忙赶回,在刘表府严加戒备,因为凭刘琦的实力有可能强行入内。

当晚,诸葛孔明悄悄拜访刘琦。

“请太守速回,曹操已经发兵,襄阳不久恐将面目全非。请太守返回汉津观察形势。也许我们两军可以合里并。太守顾念父亲的病情而赶回襄阳的事,万人共睹。张允等人为一己之私拒太守于外,也是万人皆知的事。既然众人肯定了太守的孝道,这不就够了吗?”

孔明眼睛浮着泪光。

“我懂了。明天早上我就回汉津。请代我向豫州牧问安。”刘琦说。

在这个地方,刘备时常被人以昔日曹操授于的官名豫州牧或左将军相称。

翌日,刘表嚥下最后一口气。襄阳高阶人员决定暂时不发布死讯。但是,几乎所有襄阳城人当天都知道荆州主子已经病故。刘琦也听到父亲的死讯,决定暂时不返回汉津。

蔡瑁、张允、傅巽,以及竟陵太守蒯越都赶回襄阳,聚首协商,决定依照既定方案,拥次子刘棕为继任的荆州牧。

“那,江夏太守怎么办?”这是最大的问题。

“他现在也掌有兵力。”

“恐怕不容易把他赶出去。”

“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召集到兵源。”

“的确料想不到。”

“不处理不行……我看就封他为侯,如何?”

“就怀柔他吧!不这么做也不行。”

“万一他权力坐大,威胁到荆州,那可不好。”

“还是封侯吧!”

商议之下,便以刘棕封刘琦为侯的方式,命令使者持侯爵印绶去见刘琦。

“把盒子打开!”刘琦命令使者。

按说使者奉荆州牧敕命而来,身为臣下必须下跪受命,但刘琦仍一屁股坐在床上,一点也没有起来的意思,反而令使者不知所措,只好颤抖着手打开盒子,里面装着印和绶。

“拿到这边来!”

使者听刘琦这么说,就两手捧着开启的盒子向前走去。

“无礼的东西,跪下!”刘琦喝道。

这摆明不承认刘棕是荆州主君,使者一旦下跪就有辱主命,他在刘琦面前下跪。等于是主子刘棕下跪。因此,使者进入刘琦住处后,一直站立不行拜礼,而刘琦则坐在床上不动。但此种紧张的平衡却被刘琦这一喝给破解了。

“是……”使者似乎两脚发软,当场跌坐在椅上,虽然不是跪着,但样子有点像,总算不用跪着捧那个盒子。

“这是什么东西?”刘琦故意问道。登门之际使者已事先通报侯爵印绶的事了。

“是印绶。封侯的……”使者小声说。

“混账!”刘琦终于下床,傲然地走到吓坏了的使者身边,拿起盒中的印绶,用力摔到地上,用脚踩踏,然后对它吐口水。

“你回去把这个情形原原本本地告诉刘棕!”

刘琦说完就转身离去,不曾回头。

虽然比预计的时间延了两天,刘琦在印绶事件的翌日清晨就离开襄阳馆邸。

这一阵子,荆州牧府邸正在召开重要会议。

第一件议题是关于刘表的葬礼。不过,这几乎没什么问题。接下来,则是讨论有关曹操的先锋张辽已经自长社发兵,于禁的军队也随后离开驻屯地颍阴的消息。曹操军指向荆州,是再明显不过了。

新任荆州牧刘棕,尚未满二十岁,会议当中几乎不曾发言。傅巽的意见最多,但他事先已经和蔡瑁、张允、蒯越等人说好了。因此可以说是代表他们这一伙的意见。

“曹操拥立天子,如果咱们背叛他,就变成逆贼。咱们荆州从先代即接受汉朝的节义,岂可抵抗王师(帝王的军队)?”

“即使想抵抗,凭荆州之力要抵挡中原大军,可谓难上加难。”

所有的意见,都认为应该向身负天子圣威的曹操投降,分歧之处只在于如何处理刘备。

问题重点在于是否应该事先告知刘备要投降曹操的事。

有很多人认为,刘备只是客将,没有必要将荆州所有的决定都告诉他。但也有人认为,如果不转告刘备投降的事,刘备可能会迎击曹操军,曹操势必认为刘备是荆州阵营的人,而怀疑这边的诚意,后者基于这个理由反对上述的意见。

“我们不妨在向曹操致达投降之意时,顺便告诉他我们没有自信能否说服客将刘备放弃主战论,刘备的事可以任凭处置。”

张允提出这个建议,几乎获得全员赞同,于是,便决定采取弃刘备不顾的投降方针。

“希望与会的诸位,不要对外洩露这个决议。”

蔡瑁正在特别叮咛之际,突然有急报说:“江夏太守刘琦离开邸馆,出南门,正在南下当中。”

“太好、太好了!我原本最担心的是江夏太守和刘备连手,现在刘琦既然回南方的任地,那就没什么好担心了。”

张允说着,频频点头。

征讨荆州,也是曹操亲自指挥军队的。

“建安十三年,荆楚傲而不臣。”曹操之子、颇负文名的曹植也从军,在他的《述征赋》中,以上述的句子作为开头。

如同文中提到的荆、楚二字,曹操预定拔下襄阳,进军长江,然后压迫东方的吴,迫其投降,如此天下便大致统一了。剩下的益州刘璋只是小政权,而且缺乏决断力,随时都可以处理掉。

就在展开南征的六个月前,汉室废除三公之制,改置丞相与御史大夫。本来汉初系以丞相和其副官御史大夫,以及统率一军的太尉三人为三公,至前汉末年,则以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为三公;后汉时去掉大字,称司徒、司空、司马为三公,继而将司马改称为太尉。

此次则废除为时长久的制度,建立全新的体制,虽然沿袭汉初三公中的丞相和御史大夫的官名,其实是搞曹操个人的独裁。他自己担任丞相,御史大夫只是丞相副官,曹操南征之际,任命郗虑担当此职,负责留守。军权当然由曹操掌握,根本无须太尉这个职位。

于是,汉王朝所有权力完全落入丞相曹操之手。在动员南征前夕,曹操处死太中大夫(宫廷顾问)孔融。孔融是才子,也是孔子二十代孙子,正所谓名门出身,写得一手好文章,名列“建安七子”之一。他也许因为看不起曹操乃宦官养子之子的出身,经常予以嘲笑。

有一年兵粮不足,曹操发布禁酒令,理由是“酒为亡国之本”。为此,孔融曾写信嘲笑曹操说:“亡国的不只是酒而已。夏与殷因妇人而亡,鲁则过分尊崇儒学而衰,所以,应该禁止男女结婚和儒学。”

此外,孔融曾上书朝廷说:“根据古代王畿之制,国都周围千里之内不宜封建诸侯,如今亦应遵循此制。”

曹操在五年后成为领地接近国都的魏公,继而成为魏王。孔融似乎早就看穿他的计谋,想加以阻止。

由孔融反对禁酒令的事可以得知,他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人。他以孔子的后裔自豪,据说曾经在酒席上说,孔子的家系胜过汉皇室的刘氏。曹操有太多藉口可以斩除孔融。甫获任命御史大夫的郗虑教唆一名叫路粹的人告发孔融,然后予以逮捕,并立即处死。孔融的妻、子也全遭杀害。

将孔子的子孙处死,令众人极为震惊。曹操想藉此提高自己的权威,利用恐怖政策封杀反曹声浪。选在南征前夕处死孔融,等于是用它作为出阵的血祭。

九月,曹操抵达新野,本来刘备军队驻屯此地,但基于巩固襄阳的理由,将兵撤至樊城。

樊城和襄阳极为接近,中间仅隔汉水。新野约在汉水之线往北六十公里处,荆州方面在曹操抵达新野时投降。使者为不让樊城的人知道此事,渡河地点故意选在偏东之处。

投降之事严加保密,只有襄阳最高阶层知晓。但,诸葛孔明通过甘海,得以知道这件机密。甘海的情报网已经打入荆州牧府邸的佣人中。孔明却将此事藏在胸中,甚至没告知刘备,他认为此事最好到最后关头才说出。

然而,刘备也知道了。并非有人告知这个情报,他直觉以为刘棕会投降,并弃置樊城。

“卧龙先生,我看我们不逃不行了,研究看看该怎么逃。”

刘备叫孔明来,告诉他自己的想法。

“两天前,亮听说荆州使者在新野投降,刚刚才渡过汉水,回到襄阳。曹操为一口气攻克襄阳,正在等待后续的辎重,整顿好态势之后,势必自新野发兵。时间大概在三天之后。”

孔明以专业性口吻说道。

“喔?先生已经知道了!”

“甘海告诉亮的。”

“先生果然……”

“明天我们渡过汉水吧!”

孔明摊开预备好的地图。

“那,襄阳呢?”

“攻击刘棕,接收荆州之兵。”

“这……”刘备眨着眼睛。

“又不忍心?”

“是的……景升公晚年每次见面都握着我的手,老泪纵横地说:‘往后拜托你了!’我怎能攻打他的儿子刘棕呢?是啊!我是不忍心啊!”

“说是刘棕,其实是荆州那些头头。那批人可是要置将军于死地啊!他们故意不告知投降的事,将军大有理由攻打他们。”

“如果我是荆州人,会认为荆州比天下还重要,可能也会做出同样的事。我并不恨他们……别管襄阳了,早早逃走吧!”

“好吧!既然不攻襄阳,那就进城吧!”

“进城做什么?何苦多此一举?”

“我们被弃置不顾,但是,襄阳里面也有人反对投降,我们岂可弃他们于不顾。”

“要带他们走吗?”

“不是应该如此吗?”

“也对……弃置伊籍等人不顾,也真不忍心。”

刘备点头。如果将主张强硬对抗曹操而闻名的伊籍留在襄阳,极可能他会遭处死。曹操杀害孔融一事,已全国皆知。

“不止伊籍,还有霍峻、刘夏等人。”

“嗯!那我们就淮备吧!”

“这之前,我们先安排好逃走的途径。”

孔明手持竹棒,指着摊放在桌上的地图一点。刘备也挺起腰细瞧地图。

“这里是襄阳。有两条路可出南方:一条路是,一直南下,经编县、当阳县,抵江陵;另一条路则沿着汉水,稍偏东南,经鄀县、汉津,然后出夏口……”

孔明说到这儿才喘一口气。

年轻的刘棕脸色苍白地坐在府邸中,身体不住地颤抖。

“我们要见荆州主君!”

“御曹司请出来,我们有事请教!”

一些武将骑马奔绕襄阳市街,并大声喊叫要刘棕出面。

“真的向孟德(曹操的字)投降了吗?”

“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告诉我们实际的情形!”

骑士们不仅对府邸叫嚣,还绕着城内奔驰,城内的百姓还不知主子投降这件秘密,骑士们似乎想让大家知道。

“怎么办?”刘棕问舅父蔡瑁。

“暂时不动,不要让他们的挑衅得逞。”蔡瑁表情严肃。

从外头回来的傅巽,激动地说:“在街道到处叫嚣的,不只是玄德(刘备)麾下的人,还混杂着襄阳的群众。”

“是伊籍的部下吗?”蔡瑁问。

“好像还不止。”

“赶快躲起来!再不走丞相(曹操)的军队就要来了!”

“对!我们应该迎接王师。”

如今对荆州牧府邸众人而言,曹操简直成了救世主。

刘备来到襄阳城外刘表坟墓前,放声大哭:“景升公啊!我让荆州变成这个样子,真是对不起!”

刘备在襄阳足足停留一天,许多人跟从刘备军南下。

以前荆州是乱世的乐园,虽然被包围数次,却不曾沦为战场,孙策的包围最为严重,但他在岘山毙命,部众便解围南归。对荆州人来说,这已经是陈年往事了。渴望和平的人从全国各地彙集于此。孔明一家人也是其中之一。虽说什么样的人都有,但都属离乡背井的人,所以不乏充满自由气息的人。他们最痛恨暴君。

曹操杀害孔融,的确令众人心生畏惧,但在另一方面,他也觉悟势将大失人望。当时的中国人毫无条件地尊奉孔子为至圣,将他的子孙斩首,无疑是大逆不道的魔鬼行径。

“我不要活在魔鬼的统治之下,反正荆州也不是我的故乡。”

有这种想法的人,纷纷跟随刘备军队南下。刘备要是不稍停留就穿过襄阳,便不会有这么多人跟随他了。整整一天的宣传活动,使人数大为增加。

“过襄阳,诸葛亮曰,先主(刘备)攻棕,可有荆州。先主曰:吾不忍。乃驻马呼棕。棕惧不能起。棕左右及荆州之人多归先主。当阳到此,众十余万,辎重数千辆,日行仅十余里。……。”

《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如此记述事情的经过。刘备穿过襄阳,暴露出刘棕的闇弱。有不少人对新任荆州牧失望,转而跟随刘备。

当时一里约四百米多,一天行程才仅五公里左右,穿过襄阳以后,仍有不少人从各地加入军中。当地的人离不开土地,但外来的百姓大多想依靠刘备。因为他们是外地人,没办法住在襄阳这种都会中,几乎都栖身于郊外。

刘备选择去当阳的道路,意味着要朝往江陵。曹操得知刘备想去江陵,立即下令:“赶快率领轻骑追击!”

刘备虽然领众十余万,但这些人几乎都非战斗人员,曹操心想只要用五千骑精锐便可击破。

曹操的目标也是江陵,他知道江陵储存极多的兵器和粮食,曹操军乃大远征,无法携带所有东西进军,只能采取在所到之处筹措武器、粮食的原则。长江中游物资储备最多的地方,是夏口和江陵。从襄阳南下的两条路,其终点分别是夏口和江陵。但,夏口这一阵子因孙权讨伐黄祖之战而告荒废,东吴不仅将物资,连百姓也都一起带走。对现地筹措物资的曹操来说,夏口已无利用价值,所以,一开始就将目标指向江陵。要是让刘备早一步抵达江陵,取走物资,那事情可大了。

曹操严令部众务必在刘备军抵达江陵之前将其歼灭。捨辎重、着轻装的精骑采取强行军。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亦即日以继夜地奔驰一百数十公里。相对的,刘备军携家带眷,一天仅走五公里左右,很快就被追上了。地点是当阳的长坂。

曹操的骑兵队奔驰而至,只见沙尘滚滚。刘备等人在长坂的丘陵上看到此景。

“卧龙先生,莫非要把这批人……”刘备说到这儿便止住了。

“曹操曾在徐州大屠杀,”孔明说:“亮小时候亲眼目睹。不过,此后曹操未曾做过相同的行径。那时候,父亲被杀,使他充满愤恨。也许那是他的本性。但如今他想得天下,尽管杀了孔融,却未敢杀百姓。请主公安心。”

“也许吧……但愿如此。”刘备叹道。

刚刚刘备是想诘问孔明:“莫非你是想造成曹操军的错觉,才聚集这么多百姓?”曹操军面对十余万几乎全非战斗人员的百姓,势必一时找不到刘备的战斗部队。这对刘备这边是有利的,他们可以藏在群众中,伺机逃至预定的地点。孔明看到曹操军带起的沙尘,就向战斗部队明示该定点。

“斜向东,然后改变方向,朝往汉水,在汉津会合,关羽率领的水师和刘琦的军队会在那儿等候。”

此事孔明早已出示地图,向刘备说明过了,只不过没提及聚集百姓的事。

要是他告诉刘备,聚集百姓是为了障眼法,躲在当中以变换方向,刘备一定会说“我不忍心这么做”。孔明其实很欣赏刘备这点,他本人反倒是较冷静的现实主义者。如今他才恭谨地向刘备做事后解说。

志在天下的曹操,当不会令十余万百姓受饥。南下当阳,即到江陵,曹操必定会带他们去,并将江陵储备的粮食一半分配给他们。这些百姓也将削弱曹操的力量。

“也许利用百姓不是仁者该做的事。亮对他们心有亏欠,为此亮将妻子留在百姓群中,将百姓之苦视为自己之苦。亮告诉妻子此事时,她也鼓励亮这么做。”诸葛孔明说。

张飞、赵云、糜竺、简雍、孙乾诸将都在,唯独关羽不见踪影,他早已悄悄率领水师下汉水了。诸将当中突然有人叹起气来。

“我的想法也一样,”过一会儿,刘备才说:“本来我也将妻子安置在特别车子上,但昨天决定将她们留在百姓群中。”

“哦?”孔明难得如此讶异,他凝视着刘玄德。

“左将军识得亮的用心!”孔明小声说着,声如叹气。

“卧龙先生岂能独独漏过一件事不谈?其实我昨天已察觉到,这件事在此次作战是不可或缺的。”

“原来……”孔明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他打心底觉得选择此人当主君,委实是件幸福的事。

“总算要打仗了……我殿后吧!”张飞吐一口口水在手上,紧握着剑。

刘备军一如预定计划移动。曹操军似乎没料到对方会倾全军斜向逃走。

“不要深追!”

队长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他的任务是拦截刘备军,不让他们早一步抵达江陵。既然刘备军向东逃走,就无法到江陵,作为追击军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想起曹操的叮咛:“刘备会耍诈。想出诈术的是诸葛孔明。务必注意不要中了诈术。”

对方的阵营中,有一位连大战略家曹操都畏惧三分的参谋。如果深追,说不定会中了曹操一再提醒的诈术。虽然曹操军是一支具压倒性优势的精锐部队,但终究有所顾忌。

刘备军乍看似乎四处逃窜,仔细观察,不难发觉其实相当有秩序,即使有部分显得慌乱,也不至于全面扩散开来,他们已被教导应逃往哪个方向。整体的动向一直很收敛、有序。

统率殿军的张飞,战术更值得称道。自军逃走之际,殿后的军队任务极为重要,必须打到己方有足够的时间逃走,而且自己也必须逃得掉;确定全军大致已逃往预定的方向之后,张飞就大字摆开,立在长坂桥上,横着长矛,大声喝道:“我就是张翼德!放马过来!是你死还是我活!”

其声震天,曹操军一时被吓住了。翼德是张飞的字。

张飞的声势令曹操军楞住约数分钟之久,仅数分钟的时间,就大有助于逃走的一方。曹操军定下心开始移动时,刘备军已经进入安全范围。

“回来,不要追了!”

长坂桥的曹操部队接获命令,战斗终告结束。面对刘备留下的数万群众,一下子多了偌大的重担,部队长不知该如何是好。

刘备军前往汉津。孔明教刘琦不要越过汉津南下,为的是要在此地会兵。如果曹操军追至此地,就会被万余名刘琦军和昨日深夜抵达的关羽水军所包围。

“都到齐了吗?伊籍也在啊!简雍、刘邕……”

孙乾确定干部是否平安。

“子龙不在!”

“我们在丘岭上时,他还在啊!”

“我看到他直往敌方奔去。”

“会不会降敌了?”

“毕竟……”

赵云,字子龙,原本是公孙攒的家臣,暂时投靠刘备,也就是所谓的客将,并没有必须和刘备命运与共的道义,何况曹操已有霸制天下之气候,既然要庇荫,何不寻找大树?

“混蛋!子龙怎么可能背叛我?”刘备怒瞪孙乾等人。

“那么,我们就朝夏口出发吧!”孔明以开朗的口吻说。

孔明一开始就把夏口定为终点站。夏口城镇虽然因战乱而荒废,但就未来之计,它的位置是有利的。孔明打算与孙权结盟,如果现在让曹操大胜,孔明的梦想将会落空。为实现梦想,刘备必须与孙权结盟。比起江陵,夏口距离孙权的势力范围较近。

就在他们淮备出发的当儿,有人喊道:“喂!子龙回来啰!”

“育!还带了两辆车回来……”

两辆罩着车篷的车子停在刘备等人面前。接着,车篷打开,一名抱着幼儿的妇人走下来。

“哦……”众人一齐出声音。原来是刘备之妻甘夫人,及其子阿斗(禅)。

接下来,又有一名女性下车,诸葛孔明快步向前奔去。

“阿绶!”这人正是孔明留在群众当中的妻子。

“子龙阁下……”

绶轻转过头,露出微笑,并做出屈缩身子的动作。原来赵云听说刘备和孔明都把家人留在群众当中,便回头去救他们出来。

“请妇女上船!”关羽拨弄髯须说道。

虽然败逃至此,刘备的军众还很喜悦。就连一向严肃的关羽亦从长须中露出白齿,展开笑颜。

正当出发之际,西方突然传来马蹄声。在人马接近到可以判别容貌时,众人叫道:“是元直!”

原来是孔明的挚友徐庶。

孔明一直惦念着徐庶,事先曾派人至隆中告知此次的计划,因为事关重大,不能说出明确的日期。孔明心想他们通过襄阳时所引起的骚动,势必传至隆中,徐庶必定会追上来,刘备军带着为数庞大的百姓,移动甚慢,应该可以立即追上,却迟迟不见徐庶的踪影。

“总算来了……”

孔明露出微笑,走向前去。但是,看到从马上跳下来的徐庶的表情,孔明的微笑消失了。徐庶紧绷着脸,眼神严肃。

徐庶直向孔明奔去,孔明张开双手,接住徐庶的身子。孔明的肩头儒湿了,因为徐庶正抱着他号泣。

“和你一起拥戴玄德将军,辅佐将军完成天下大业,是我衷心的宿愿。”徐庶身子松离孔明,指着自己的胸口说:“可是,曹操却劫走我的老母,我的方寸已乱,没法和你共襄盛举,我是来告别的。”

“没想到居然……这样也好,你就陪在令堂身边,曹公也有识人之眼的。”

孔明双手搭在徐庶两肩上,曹操抓徐庶之母当人质,强迫徐庶为他效劳。

“和你相别,真是难受啊!”声音句句出自肺腑。

“一旦天下统一,归于和平,我会回隆中隐居……元直,我们隆中相会了!”

孔明双手自徐庶肩头放下,紧紧握住徐庶的手。

不久,徐庶放开双手,向他的马跑去,边跑边号泣,哭声随着马蹄声在尘沙中消失。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