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孔明

诸葛孔明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七章 浪花淘尽英雄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七章 浪花淘尽英雄

曹操抵达洛阳时,关羽的首级已经送到,那是用盐醃过,藉由驿站传送过来的。“这一阵子走了不少人啊!……”虽然死亡是乱世之常,自觉年迈力衰的曹操,却陷入难得的感伤中。

“一体”、“和睦”是孔明致力的目标。蜀的政权,是由各种不同出身的人所构成的:有从前就跟着刘备的近侧人员,有在荆州才归顺的人,还有蜀的当地人士、五斗米道信徒、类似马超这样的外来军阀,以及来自各地的少数民族的干部。

如果不能使他们成为“一体”,彼此“和睦”相处的话,这个政权恐怕会立即瓦解。

建安二十二年(公元二一七年)至翌年,蜀进兵汉中,与曹操阵营诸将交战。二十四年,终于领有汉中。

诸葛孔明担任军师将军之职,却未参与汉中之战,因为刘备亲自率兵出征,他必须留在成都,巩固内部。

要使蜀的人士有一体感,彼此和睦相处,绝非容易。孔明一一拜访有势力者,袒开胸襟与他们沟通。这些人和孔明交谈,自然会说出他们的不平或不满。

“我以前没注意到这件事,真是惭愧。我会立即调查、研究。”

孔明虚心听取众人的意见,并允诺在某个期限内解决或改善。

“军师将军完全没有私心。”和孔明稍作交谈的人,都如此认为,而且都乐意接受孔明的意见。

孔明绝不信口开河,办不到的事情不会胡乱答应,而明确表示:“抱歉!这件事情目前办不到。”

甘海上了年纪,不太能远行,但仍勤于搜集附近的情报。孔明的身份不便涉足的地方,甘海替他前往,带回一些珍贵的情报。

蜀军展开汉中之战,是法正建议的。

“虽然五斗米道的张鲁轻易归降于曹操,曹操却没乘势进兵巴蜀,而只令夏侯渊与张郃两将留守,便挥师北返,这不是曹操‘智’有未逮,而是他‘力’不足,可能因为有内忧的关系吧?依我看,留守两将的才干,并不优于我方的将帅,举兵前往征讨,应该可以战胜。……”

法正的观测,可以说大致是正确的。

建安二十二年,在决定继承人之后,曹操阵营多少有点不安定,而且疫病流行,人心不稳。法正以上、中、下分说出兵汉中之利:

上,可灭贼、勤王。

中,可扩大领土于雍州、凉州。

下,可长期固守要害。

因此,切不可失天机。

张飞、马超和吴兰诸将奉令动员,进驻武都郡下弁县。此地即日后的成州同谷县,位于以塑像群闻名的麦积山之南,在当今甘肃省成县附近。五百四十余年后,唐乾元二年(公元七五九年),贫困交加的诗人杜甫,曾住这儿,作了七首有名的悲壮之诗。

曹操听说张飞等人进驻下弁县,立即派遣都护将军曹洪前往。

建安二十三年(公元二一八年)三月,曹洪大破蜀军于固山,吴兰战死,张飞与马超败走。当时,刘备率领诸军进驻阳平关,魏将夏侯渊和张郃激烈奋战,刘备只好向成都请求军援。

“应该怎么做呢?”

接获求援的孔明,询问从事(郡的辅佐官)杨洪。杨洪在蜀地土生土长,出身犍为。不用说,当然是要派遣援军,孔明问他应该怎么做,旨在观察蜀人的反应。

既然盟主刘备面临危机,对方当然会回答“速派援军”,但孔明自信可以从对方回答的态度上,看出对方是否真心。

“这可是汉中的危机,而汉中正是益州的咽喉,此乃存亡关键,一旦没有汉中,就没有蜀。这种家门之祸,当然要派出援军。”语气毫不犹豫,而且一问即答。

“是吗?”孔明一边点头,一边拼命抑制欣喜。他觉得自己所追求的“一体”、“和睦”终于成形了。

不久,孔明推举杨洪为蜀郡代理太守——因为蜀郡太守法正在汉中参战,必须有人代理。杨洪也擅长处理事务,没多久便就任正式太守。

这只不过是一例。

刘备与诸将在战场之际,孔明在成都紧张的程度并不亚于战场。换作现代的话说,孔明正努力构筑官僚组织,必须让政治不会因事故或疾病少了一两人就告停滞,他希望摆脱“人治”(靠人统治),建立“法治”(凭藉法律施行政治)。

“看来阁下是法家。”法正出征汉中之前,对孔明这么说。

“我并非商鞅、韩非之辈,倒不如说,我讨厌他们。”孔明回答。

在所谓诸子百家的各类中国思想当中,主张以法律、刑罚作为政治根本手段的学派,被称为“法家”,以与儒家、道家、墨家、兵法家等有所区别。而利用法家思想处理国政的,当推秦始皇。

“是吗?”法正倾着头。孔明并不赞成他的约法三章论。

“如果我是商鞅,我会活下来给你看,……”孔明笑道。

公元前四世纪的商鞅担任秦国宰相,厉行严苛连坐制法律至上主义的政治。最后因失势而逃亡,他所投宿的客栈主人,害怕收留没有旅行证的客人会被处同罪,而拒绝让他投宿。商鞅受缚于自己制订的法律,结果被处车裂之刑。

“阁下希望成为有人性的法家?”法正问。

孔明点头。其实光是“有人性”三个字,并不足以说明孔明的抱负,但为让法正理解,如此简单的形容也未尝不可。

建安二十三年七月,魏王曹操为亲自征讨刘备,特意离开邺城,于九月抵达长安。战争持续到翌年,三月,曹操进兵斜谷。

由长安沿渭水,西行一百数十公里,在五丈原附近有武功水会流,武功水形成的河谷,便称斜谷。斜谷道是蜀出雍州(现在的陕西、甘肃,包括长安)的重要途径之一。

派遣至汉中的总司令夏侯渊与刘备激战,结果于正月殉战。曹操获悉此事,才挥军出长安。

刘备出阳平关,渡沔水,布阵于定军山。蜀与魏屡屡交战,蜀军经常据守此地。不仅如此,十五年后,殁于五丈原的诸葛孔明也被埋葬在定军山——当然,那时候谁也料想不到。孔明没有参与汉中争夺战,留守于成都。

魏军副司令张郃驻军于定军山东方。蜀军大鸣阵鼓,佯装攻打东方,采取声东击西战术。夏侯渊中计,将大半兵力调往东方,以援救张郃,魏军大本营防御力当然因之单薄。蜀将黄忠遂乘机攻击,斩杀夏侯渊。

“我不出马还是不行。”曹操咬牙切齿。

蜀军声东击西的战术,由法正策划,黄忠执行。由于参谋与野战司令合作无间,蜀军进展相当顺利,魏军因此陷于苦战。

曹操出阵其实只是威吓罢了。当时东吴孙权觊觎合肥、西蜀关羽正攻击樊城,魏军在两者压迫之下,无法展开正式的长期作战。

魏军打算运送兵粮至北山麓贮藏,西蜀黄忠领军前往抢夺。因为久久未归,赵云遂率领数十骑人马前去探个究竟。曹操大军碰巧遇到赵云这一小支人马。赵云采捨身战法,一会儿突入敌军阵中,打杀一番,一会儿又退出敌阵,如此不断重複。曹操以为这是诱敌之战,担心追敌过深反遭伏击,因为对方人马太少,而且指挥官又是鼎鼎大名的赵云,可能有伏兵。

“撤退!”曹操疾呼。

“子龙(赵云的字)可真浑身是胆!”敌军撤退之后,刘备如此称讚赵云。

在斜谷布阵的魏军,后来因士兵大量逃亡,士气甚为低落,曹操只好对汉中死心。

“孔明一直劝我,我想时机也差不多了……”

事后,刘备若有所思地说道。他指的是称王的事。皇帝之下有王,王为皇帝所册封。在汉王朝,王必须是皇族才行。汉王朝始祖高祖刘邦,曾令诸臣发誓:“异姓立王者,伐之。”汉王室为刘姓,异姓指刘姓以外,亦即只要皇族以外者称王,则视为逆贼,必将予以讨伐。高祖死后,吕后立吕氏一族为王,但吕后一死,全遭诛杀。

尽管如此,两年前的建安二十一年,曹操还是当上魏王,也就是异姓为王。但是,却没有人敢讨伐他。

“左将军不是宗室吗?既然曹公可以为王,左将军又何须客气?大可取下汉中称王。”诸葛孔明如此劝诱刘备。

刘备自称是中山靖王刘胜的后裔。刘胜为景帝之子,即武帝的兄弟。从景帝死后至今,已经超过三百七十年,历经十数代,系谱也已不真实、淮确。刘姓而自称和汉王室有血亲之缘的,必然有几万人。不过,刘备毕竟不是异姓。

不自量力而称王,必受世人嘲笑。光是益州主君还不够,若能保有汉中就够资格称王了。

“兆头也不错哦!”孔明说。

高祖刘邦在秦朝灭亡之后,受项羽册封为汉中王。中国历代王朝,通常以最初受封的地名为国号,汉这个国号,便是刘邦取自最初受封的汉中而定的。后来,曹家取代汉为皇帝,也是以初封的“魏”为国号。晋、隋、唐、宋都是如此。

在汉高祖建国的土地,取同样的名字称王——这便是诸葛孔明所谓的“好兆头”。

七月,刘备在汉中沔阳称王。王原本为皇帝所立,但当前汉皇帝形同曹操的俘虏。日后被称为献帝(献帝身在魏)的当今汉皇帝,被迫立曹操为魏王,但也没办法再立其他人为王了。

因此,刘备是自称汉中王的,这之前左将军和宜城亭侯的职位是受任命的——虽然是受曹操所命,却藉由汉皇帝之名。因此,决定归还左将军和宜城亭侯的印绶(任命的证明印章及随附的绶)。

刘备这边在沔阳举行有模有样的仪式,至于是否符合正式的仪典,谁也不知道。刘备的儿子刘禅,被立为王太子。新领土汉中郡,则由魏延以镇远将军的名号,任命为太守。

归返成都之后,刘备发布以下的人事命令:

太傅(皇帝的老师)许靖

尚书令(行政首长)法正

前将军关羽

右将军张飞

左将军马超

后将军黄忠

诸葛孔明坚辞新职位,依然为军师将军,他当上丞相、兼司隶校尉,是两年后的事。

被任命为前将军的关羽,仍旧驻留荆州,未进蜀地。如今正在攻打荆州北部、魏的据点樊城。猛将曹仁坚守樊城,连关羽都攻得有点兵疲马倦。

到关羽那边报知叙任消息的,是名叫费诗的当地名族之一。

“亮觉得费诗适合这个工作。”

这个人选是孔明推荐的。孔明预测关羽一见这张叙任名单,必将大为愤怒。

刘备集团可以说始于刘备、关羽和张飞三人。被后世故事化的《三国演义》,也是由三人在桃园缔结兄弟之盟开始说起的。刘备和关羽差一岁,张飞小关羽六岁。三人结盟的时候,张飞还可称为少年。因此,刘备和关羽二人,关系之深,超过主从、兄弟,几乎是一心同体。

刘备称王,关羽想必衷心喜悦。不过,既然称王,就必须有王国的体制,现在居然让无能而徒有虚名的许靖为太傅,位居形式上的第一高位,法正则居其次。

法正迎奉刘备入蜀为时八年。

“我追随刘公三十五年。”

对以此自夸的关羽而言,法正只不过是菜鸟一个。诸葛孔明也只有十二年,不过,关羽对他另眼相看。

前、后、左、右诸将军是平级。义弟张飞为右将军,曾为军阀老大的马超为左将军,关羽都能忍受,但后将军黄忠原本是刘表的部下,投入刘备阵营才十年,在关羽眼中也是菜鸟,而且自荆州时代关羽和黄忠便不合。这些孔明都知道。

“那个老糊涂和我同等?教我如何嚥得下这口气?”关羽拒收印绶。

“将军可知汉高祖将中途归顺的韩信,官阶安置得比举兵以来的家臣萧何、曹参还要高吗?萧何和曹参可曾为此事怨恨高祖?《史记》上也找不到这样的记载。”

费诗说。喜欢研读历史、几乎可以背诵《春秋》的关羽,因此有所谅解。

“我懂了。我甘心拜领印绶。”

一心同体的主从,纵令发生什么事,都不会背叛。不过,中途归顺的家臣,却可能因得不到好待遇而背叛或逃亡。高祖的故事结尾是:官阶比元老家臣还高的韩信终告没落。

孔明很赏识费诗的辩才。不过,由于关羽未曾踏入蜀地一步,出身蜀地的费诗因此未尝与关羽谋面。孔明在费诗出发之前,便详细告诉他关羽是什么样的人。预先对关羽有充分认识的费诗终于达成使者的任务。

在此不得不谈关羽的下场。

虽说刘备阵营领有荆州和益州,三分了天下,但事实上,并未能将此两州的全域纳入版图。

刘备带领诸葛孔明和张飞等有力的家臣进入益州,令最信赖的关羽驻守荆州。

刘备在荆州的本营在江陵、公安,也就是长江流域。北方依然是曹操阵营的势力范围,由南征将军曹仁驻守樊城。刘备阵营一旦拔下樊城,就领有荆州北部(现在河南省南部和湖北省北部),统治整个荆州。

事情发生在关羽拜领前将军印绶后不久。关羽对曹仁驻守的樊城展开猛烈攻击。

八月,豪雨不断,汉水犯滥,位于河边的樊城被水所困。曹操派遣左将军于禁和立义将军庞德,前往援救苦战中的曹仁。由于汉水犯滥,援军无法渡过,全军在溺水的状态下,两将遭到俘虏。庞德拒绝投降,还大骂刘备是庸才。他叫道:“我宁愿当国家之鬼,也不愿当贼将!”

关羽遂将庞德杀了,于禁则被送至江陵。樊城于是遭到孤立。

曹操方面的荆州刺史胡修、南乡太守傅方等人投降,吕常驻守的襄阳也被包围。

樊城内的人马仅数千,而且仅差数“板”,汉水就要淹入城内。城壁的高度,一二尺为一板。关羽军以兵船重重围住樊城。

曹仁这时候也心慌了,部下当中有人建议趁黑夜驾轻舟脱逃。不过,这时候在城内的汝南太守满宠对曹仁说:“这个莽勇型的关羽,之所以不敢攻进来,一定是担心我方友军会攻击他后背。我们应该信任主君的策略,而且雨也已经停了,水位应该不会再升高。”

“你说得对!”曹仁用力点头。他也信任曹操的策略。

情况的确如此,曹操已经展开了外交战。刘备与孙权的同盟关系,在形式上还存在着,但是,孙权阵营亲刘备派的鲁肃去世,已在两国的同盟关系上投下阴影。取代鲁肃驻屯陆口的吕蒙,原本就是周瑜派系,亦即反刘备派。所谓曹操的外交战,便是以离间刘备与孙权为着眼点。

关羽没有命令江陵的军队北上,一气攻下樊城,是因为一旦这么做,形同空城的江陵势必会遭吕蒙袭击。

以前孙权阵营有以鲁肃为代表的亲刘备派,和以周瑜为代表的反刘备派,如今鲁肃一派由年轻却深获孙权信任的陆逊继承,周瑜一派则由吕蒙继承。

吕蒙才四十出头,却染患严重的肺结核,他如果说要养病,任谁都不会怀疑,因为的确病得不轻,但吕蒙选在这时候返回建业疗养,是为了让关羽安心。

而且,陆逊已受命接替吕蒙。他可是继鲁肃之后的亲刘备派人物。

“即使命令江陵军队北上,也不用担心江陵会遭袭击。”关羽要是作如此的判断,其实也无可厚非。

然而,吕蒙与陆逊连日连夜讨论,已令对方接受反刘备派理论。陆逊年轻,头脑有弹性,他的个性是,只要理论说得通,也能接受反对意见。关羽那边并没有接收到这样的情报。

对于情报战,关羽几乎一筹莫展;相反地,曹操却非常拿手。例如,曹操很早就知道孙权有意和关羽联姻,以维持友好关系,便对关羽阵营散布谣言说:“孙权正在关羽身上打人质的主意。”

后来,孙权果然派使者前来,请求关羽把女儿嫁给他儿子。

“什么?娶我女儿!混账!别以为我不知道孙权在打什么主意!”

关羽把使者臭骂一顿,使者落荒而逃。关羽的女儿十五岁,孙权的儿子才十岁,因此,还是有很浓厚的人质意味。此次婚事没谈成,搞坏了孙权和关羽的关系。

兵粮问题令关羽头痛,他俘虏了数万名投降的于禁军兵,自然为兵粮不足而烦恼。

“以后再照会孙权,现在争一天是一天。”关羽私自令人去孙权湘关的粮仓取米。

“这简直是小偷!小偷不罚不可!等着瞧吧!”不用说,孙权极为震怒,遂下动员令,讨伐关羽。

最先通报孙权,说关羽私自取粮的,也是曹操的谍报人员。事情果然如曹操所预期的,孙权传密书给曹操,邀他一起夹击关羽。刘备与孙权的结盟,就此破裂。

孙权果真进兵。大督为吕蒙,副督则是征虏将军孙皎。

“什么?吕蒙不是快病死了吗?”

听到孙权的编制,关羽简直不敢相信。这时候他才发觉自己可能中计了。

曹操人在洛阳,他离开汉中时,特地命令平寇将军徐晃前往樊城救曹仁,如以顺序来说,徐晃军可说是于禁军的后续部队。徐晃军一面向樊城暗示有援军,一面也以箭书让关羽军知道此事。于是,樊城内士气大振,关羽军开始丧失斗志。

江陵军这时已陆续赶来,但同时也传来江陵已被吕蒙攻陷的情报。关羽麾下的将兵都将家人留在江陵。几乎所有江陵的军马都听从关羽的命令北上,吕蒙军因此兵不血刃地入城。江陵的留守长官糜芳立即投降。

吕蒙军进入江陵和公安之后,军纪严整,安定了民心。占领军还鼓励百姓写信给在北方战线出征的亲人。

“东吴军入城之后,城内的治安反而变得比较好。”

这并不是占领军叫他们这么写的,事实就是如此。这只要从信上的字里行间便看得出来。北方战线的关羽军由于失去敌忾心,逐渐厌战起来。

此时又传来曹操进军摩坡的消息。摩坡距离洛阳东南方约一百三十公里,由此有路可经南阳郡,抵达樊城。后来据说魏明帝(曹叡)曾在摩坡看到龙,而改称龙坡。先前曹操是由汉中经长安,回到洛阳,现在又顺原路出来。既然总帅亲自出阵,率领的必定是大军无疑。

关羽军的斗志日益丧失。

樊城方面察觉援军即将到来,莫不人心振奋。继于禁之后的第二波援军,由徐晃率领,他为一雪汉中之耻,展开猛烈的攻势。关羽的本营外围植有十层“鹿砦”(逆茂木),徐晃军以大斧一一砍断,逐步逼近。原本是攻城用的阵地,一下子沦为守地。

关羽军后来只好放弃本营,移至麦城。在部队移动当中失去大半将兵,主要是因为孙权军的心战喊话:“诸位的家人在江陵等你们哦!”

最后进入麦城的,只剩下几百人,关羽就是有心再起,人数也太少,而且麦城实在太小了。不过,西北的上庸郡属于刘备的势力范围,上庸太守孟达理应整势以待了。

“父亲大人可有叫上庸那边派援军来?”关羽之子关平问。

“怎么会来呢!”关羽啐口回道。

前些时候上庸曾派小部队援军前来,被关羽斥喝:“谁叫你们出城这么远的?”被这么一骂,援军不可能再来了。

麦城终告失守,关羽军分散成几支小部队,试图逃往上庸。关羽率领关平等十余骑人马逃出麦城,但在漳乡被孙权麾下潘璋军截获。

“抓到云长(关羽)就当场斩了!”孙权曾下此令。于是,关羽与其子关平双双被斩于漳乡。

最花心思想尽快掌握情报的,当属曹操。不过,在传递情报的速度方面,浮屠(佛教)和五斗米道这一批人略胜一筹。他们在各地都有教友,为自身的安全,对政局的动向一直很敏感。

少年时代以来的经验,使诸葛孔明了解此事。诸葛家以前的管家甘海,一直和浮屠的信徒保持深厚的关系。入蜀以后,他也尽量和五斗米道的人套交情。

汉蜀最早知道关羽死讯的人是孔明。不过,再怎么早,关羽的死是十二月的事情,消息传进成都也已经越过那一年了。

“应该禀报刘公吗?”

孔明迟疑了一阵子。虽然刘备迟早都要知道的,但要从自己口中告诉刘备,还是很难受的。然而刘备既是一个政权之长,就必须比任何人都先知道情报,以立对策。

自从在沔阳就王位以来,刘备在成都的办公所,已被改称为“王宫”。不过,也只改了名称,其他并没特别整修、布置。刘备素来朴直,心想将就以前的就够了。

但是,孔明反对。劝刘备称王的是孔明,主张当王要有当王的门面,也是孔明。

“王公(刘备)可以是以前的刘公,但我们臣下可不能这个样子,我们已经不是左将军或益州牧的家臣了,既然是王臣,就要像王臣那样臣侍。”

一有机会,孔明就对汉蜀政权的要人、干部这么说。

“这是什么嘛!简直换了一个人似的,不觉得肉麻吗?”刘备看到今天孔明正经八百、毕恭毕敬来谒见,便以不悦的口吻说道。

“王公这么觉得吗?”

“这一阵子,孔明你简直换了一个人似的,尤其今天最厉害,就像卑谦的木偶一样。”

“是的。亮今天特来禀报一件很不好的消息。”

一阵沉默之后,刘备坐正姿势,开口问道:“云长死了吗?”

“主公知道了?”

“我有这种感觉。……他和糜芳处成那个样子……”

刘备话到这儿吞住了,似乎正忍住呜咽。

糜芳在江陵负责兵站(译注:战时供应兵粮、军需的机构)。关羽曾向糜芳请求输运米一万石(当时一石约二十七公斤)。糜芳官拜南郡太守,关羽虽然受命掌管整个荆州,官阶却只是襄阳太守,糜芳认为关羽充其量只与他同级,但关羽与其说是请求,倒不如说命令,因为他附加了一句:“一万石,少一石都不行。”

糜芳大怒,命令部下说:“什么叫少一石都不行?好!不淮送米给关羽,一粒都不淮送!”

因为兵粮不足,关羽才私自向东吴的湘关“借”米,触怒了孙权。

“好一个糜芳!等我攻下樊城,再向你讨回来,你脑袋等着搬家吧!”

糜芳听到关羽传过来的话,便向孙权投降了。

“亮太疏忽了,应该派别人去江陵的。”孔明低着头说。

“不,派谁去都没用,情况都一样。”刘备垂下肩头说道。

“如果派官阶稍低的人去就好了。……亮处理失当。”

孔明保持低着头的姿势说。关羽对上位的人傲然不倨,对底下的人却很呵护,因此将军们普遍都讨厌他,但下层士官和兵卒则很喜欢他,也许不应该派糜芳这样的高级干部去负责江陵兵站,换成官阶较低的人,事情就可能不会如此收场了。孔明为此次人事失败而自省。

“事情已无可挽回了,只是……”

刘备说着说着,站起身子。孔明由下望着刘备,只见刘备一对通红的眼睛禽着泪水。

刘备才一站起身子就顺势转身过去,接着快步离去。孔明当然没追上去。也许刘备想要独自一个人尽情地哭泣。

刘备和关羽的关系,正是——义是君臣,情为兄弟。

刘备的脑海里,浮现这三十五年来的种种。孔明一直坐在那儿。过去的事情已无可挽回,但绝不可重蹈覆辙。想来在组织团体之际,人事是最难不过了。

过了好一阵子,刘备回来了。坐下椅子之后,说道:“要是云长能看过这蜀地一眼就好了。”

刘备阵营主力早已进入蜀地,关羽却一直驻留荆州。刘备入蜀后,已匆匆过了八年的岁月。

“亮能仰察王公的心意。”孔明说。

“孔明可否替我报这个仇?”刘备语气犹如呻吟。

“主公所谓仇,对象是指东吴吗?”

“当然。”

“云长攻打曹操的樊城时,东吴居然倒向敌人,……”

“两边啊?……”

刘备的嘴喃喃动着。咬牙的表情因年龄的关系,显得有点滑稽,反倒令人觉得悲哀。说要替关羽报仇,当前的蜀国却无力量可与东吴、魏这两国同时为敌。

“眼前最重要的是充实国力。”孔明说。

打从刘备称王以来,孔明就称呼自己阵营和领地为“国”了。

“果然……仲谋果然背弃盟约。”

刘备说完后,嘴巴又喃喃动着。仲谋是孙权的字。孙权比刘备年轻二十岁,虽然彼此关系不算牢固,但总是结了盟。

“孙权必定因为关羽夺取湘关的粮食,才气得背弃盟约的。”孔明心里这么想,却不敢对刘备说。

“你这个碧眼儿!”刘备气不过,破口大骂孙权的绰号。孙权天生一对青眼,是所谓的异相。众人背后都叫他碧眼儿。

孙权在出兵援救樊城之前,当然先与曹操结盟。但就两者的实力来说,说是结盟,倒不如说是臣服。孙权和刘备的盟约一旦破裂,当然必须赶紧与曹操结盟,因为东吴可禁不起腹背受敌的态势。

孙权将关羽的首级送至曹操那儿。曹操一听樊城解围了,立即离开摩坡。关羽的首级是被送到洛阳的。

曹操赠予孙权骠骑将军、荆州牧和南昌侯等称号。骠骑将军是西汉武帝时代霍去病受封的称号,和车骑将军并列,最为尊贵。

孙权派遣使者梁寓前往表达谢意,同时遣返五年前所俘虏的朱光。孙权在写给曹操的信函中,自称为“臣”,并劝诱曹操:请受天命——也就是劝曹操即皇帝之位。

曹操出示信函给家臣看,说一句:“这小家伙想叫我坐在炉火上。”

依据五行说,当皇帝必定具有木、火、土、金、水五德中任何一者。一般认为,汉王朝是依“火德”而立的,现在孙权建议曹操即帝位,无疑是劝曹操篡取汉王朝,建立新王朝。所以曹操才会说是坐在炉火(火德王朝)之上。

“他想把我烧死啊!哈!哈!哈!”

曹操放声大笑,眼睛眯成一条线,其实曹操别有用心,他是藉此掩藏锐利的眼光。

曹操此刻正以锐利的眼光监视众家臣的反应。他的家臣当中,可能有人不会跟随他篡取汉王朝,而且,有的人恐怕不仅反对,还可能以汉臣的立场讨伐曹操。虽然当前的汉皇帝只拥有虚名,曹操还是甘在他下面称王,尽管专横,却还未叛乱。

在封建王朝时代,叛乱可是天大的事。连曹操都心怀犹豫,观察群臣的反应,结果有数位重臣走至曹操眼前,侍中陈群代表发言:“汉祚(汉王朝受自上天的福运)已经结束,不符当今的时代。殿下德高望重,天下景仰,因此,孙权才在远方称臣。这正是天人合一,殿下理当即位,何须迟疑?”

陈群嘴巴滔滔不绝地说着,却一副生硬的表情,他也感受到曹操细眼内侧的锐利眼光。

陈群是东汉名臣陈寔的孙子,字长文。陈寔以清廉闻名,官只当到太丘县长,没担任中央要职,却博得天下德望。他去世时,送葬的人达三万之多。陈寔有陈纪(字元方)和陈湛(字季方)二子,陈群为陈纪之子。陈湛亦有一子,名孝先。少年时代,陈群曾和堂兄弟争论谁的父亲比较伟大,他们去找祖父评断。结果,陈寔说了一句名言:

兄难小,弟难为大。

陈群和祖父相似,是刚直、清廉之士。曹操垂涎帝位,最担心这种人物的反对。他那细眼内侧的锐利眼光,一直投注在陈群身上。陈群亦有所警觉,只要引起曹操的疑心,他就性命难保。陈群亲自劝诱曹操即位,为的就是要保命。

曹操想了一下之后,睁大眼睛说道:“纵使天命降在我身上,我也宁愿当周文王。”

周文王虽掌领天下三分之二,却仍服从于殷。灭掉殷的,是文王之子武王。天命虽降于文王,文王的时代仍然没有举兵讨殷,他死后,儿子武王才建立王朝。

“在我有生之年,无意建立新王朝。”

曹操如此表明自己的意念,也等于明示儿子曹丕的时代就有可能。

翌年,曹操六十六岁,这在当时也算高龄。这一阵子,曹操觉得自己的体力日益衰退。不过,头痛这个宿疾却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难道连感觉疼痛的力量也失去了?”曹操这么认为。此事颇令他意志消沉。

年刚过,曹操令王太子曹丕留在邺城,自己前去洛阳,途中接获吕蒙的死讯。吕蒙对孙权阵营的重要性,世人皆知。他染患结核症已至末期,在人世日子不多,也是众所皆知的事,不过,他的死还是带给各方很大的冲击。

“我已没有得力的助手了!刘备只失去关羽一人,我却失去周瑜、鲁肃在先,现在又失去吕蒙,连连痛失柱石。……”

孙权对吕蒙的死非常沮丧。

“才四十二岁啊!英年早逝。……”

旅途中听到吕蒙的死讯,曹操百感交集。虽然孙权现在称臣,摆出服从的姿态,但他和蜀国刘备对曹操阵营都是一种威胁。吕蒙一死,孙权的力量势必受损,这一点应当值得高兴才对。然而从另一方面来说,吕蒙是孙权阵营内亲曹操派的领袖,因此他的死也令曹操痛心。如今吕蒙不在东吴阵营,主张再和刘备结盟以抵抗曹操的声浪恐将高涨,毕竟能压制这股声浪的力量已经减弱了。

曹操抵达洛阳时,关羽的首级已经送到。

“云长啊!……”

那是用盐醃过,藉由驿站传送过来的首级。曹操和关羽缘分不浅。他曾以自豪的包容力试图收服关羽,但关羽才一立功回报,便立即赶往旧主刘备麾下。

“这一阵子走了不少人啊!……”

虽然死亡是乱世之常,自觉年迈力衰的曹操,却陷入难得的感伤中。

“用诸侯之礼安葬他吧!”曹操下令,并且益关羽为壮缪侯。

“下一个大概轮到我了。”

曹操这么一说,近臣们连忙你一言、我一语地安慰道:“殿下老当益壮啊!”

“殿下天运当鸿。”

“殿下命格不同于吕蒙、关羽,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这只有上天才知道。”曹操叹道。当夜即发高烧,躺在床上。

数日后,这位乱世英雄嚥下最后一口气。他留有遗诏:

天下尚未安定,未得遵古,葬毕皆除服(丧)。其将兵屯戍者,皆不得离屯部。……

曹操还指示素服殓棺,不得以金玉珍宝陪葬。当时为筹措军需资金,设有发丘中郎将的官职,专司挖掘古墓。遗骸散置在被掘破的坟墓四周,这种妻惨的景象,曹操已不知见过多少次了。

“东吴征虏将军辞世!”魏接获东吴传报的这个通知,是在曹操刚死不久,葬礼都还没举行。

曹操在洛阳去世时,王太子曹丕人在邺城。群臣之间大多倾向于暂时不发布曹操死讯,以免人心不安。亦即所谓的“不发丧”。但是,谏议大夫贾逵却主张:“此事终非能长久蔽人耳目,应该立即发丧。应该蔽人耳目的,反倒是东吴征虏将军的死讯,虽然事关他国,却可能扰乱人心。”

这个意见被采纳了。

吕蒙是多次传出病笃谣言的病人,而六十六岁的曹操,死亡也不太令人意外,但是,辅佐大督吕蒙讨伐关羽的副督孙皎,拥有征虏将军头衔,年纪才三十出头,这位孙权的堂弟,从来不曾传出患病的谣言,如今竟猝然辞世,即所谓的暴毙。

曹操、吕蒙、孙皎三人,在关羽死后,相继离开人世。

“这是关羽在作祟。”

众人如果知道这三人的死讯,必定会如此联想。人心势必不安,流言一旦扩散开来,恐怕连军队都会动摇。贾逵就是担心这件事,才主张发布曹操的丧事,尽量封锁其他阵营大将的死讯。不过,再怎么封锁,迟早会传开来,届时百姓恐将怀疑当局控制消息,而不再信任当局发布的公告。

事实上,贾逵封锁消息,也只是单方面而已。贾逵控制消息这件事,甚至被诸葛孔明善加利用。

魏篡取汉朝,只是迟早的问题,曹操一死,汉便改元,将建安改为延康。曹操被封魏王,也只是一名王公,他死了,居然令汉朝改元号,此事更明白指出权力的所在。

魏已经如火如荼地进行创建新王朝的工作,虽然一切都只依照写好的剧本行事,到皇帝让位还是花了约九个月的时间。这段期间为使名正言顺,当然要做一些掩盖真相的事情。

群臣屡屡请求魏王曹丕即帝位,曹丕也屡屡谦辞,当然这只是一种“手续”。虽然建立新王朝的淮备工作,已经半公开在进行着,但仍未正式发布。

当时名为“图纬”的预言书广为流传,在《孔子玉板》、《孝经中黄谶》、《易运期谶》等现在已经佚失的预言书当中,有很多可以穿凿附会,解释为“魏将取代汉”的文句,群臣便利用来劝诱曹丕即帝位。

十月,终于上演禅让剧。

东汉皇帝向高庙(祭祀光武帝之庙)报告禅让,并令御史大夫张音捧玺绶,曹丕三次拒受代表皇帝身份的玺绶之后,再收下。这当然表示曹丕是勉为其难即帝位的。不过,任谁都不会相信这个剧本。

“献帝”这个益号,是魏所赐予。献帝本名刘协,字伯和,让帝位予曹丕之后,献帝被称为山阳公。

通过不流血的易姓革命,王朝由汉改为魏。

山阳公在魏的天下,仍被淮许奉行汉的正朔(正式行曆),使用天子礼乐,也允许使用皇帝专用的第一人称“朕”。在相当的特典之下,过着隐居的生活,其后又过了十四年的岁月,于五十四岁终其天寿,这时他所让位的曹丕已经去世,进入其子明帝的时代。

诸葛孔明通过他的情报网,获知此次的不流血革命(“革命”意指改革天命),故意散播错误的消息说:“汉帝遇害。”意思是皇帝被曹丕给杀了。

“这是真的吗?”刘备几次向诸葛孔明求证。因为他也有情报说,皇帝被降格为山阳公,在河内郡内山阳县拥有领地,隐栖而活。

“王公是指皇上成为山阳公的说法,以前魏发布的消息有几件可信的?皇上一定被弑了。”诸葛孔明的语气坚决。

曹丕在繁阳筑坛,登坛接受禅让,成为魏国皇帝,改元黄初。这是今年第二次改元,只是这一次改为魏的元号。

依三分天下之计,蜀即使不能与魏对等,也要尽量摆出拮抗之势。魏既然称帝,蜀的主君刘备也必须称帝。

“我为汉民,当为汉尽力。”刘备一直这么说,汉皇帝即令被强制退位,只要一天存活。刘备就不宜即帝位。

“不为汉,而为天下尽力。”

对抱持这种意念的孔明来说,谁来承接汉祚都无妨。最重要的是,蜀阵营必须从王国提升为帝国才行,因此缘故,孔明撒了谎,但他相信这是神圣的谎言。

“这么说,贾逵的一些做法就莫名其妙了。”刘备歪着头。

十月接受让位的曹丕,开始在洛阳建造宫殿。翌年三月,蜀以汉中王刘备的名义发布汉帝之丧,并追益为愍帝。

在孔明殷切劝诱下,刘备终于动心,四月在武担南方举行即位大典,改元章武。这一年,魏为黄初二年,蜀为章武元年,用了两个年号。

刘备将孙权之妹送回东吴之后,又在成都娶偏将军吴懿之妹为夫人。她原本是以前成都主君刘璋的嫂子(刘瑁之妻),系寡妇,如今这位吴夫人成为堂堂皇后了。独子刘禅理所当然成为皇太子。张飞的女儿则升格为皇太子妃。

军师将军诸葛孔明,这时候才被任命为丞相。

“卧龙先生,”当上皇帝的刘备以昔日的称呼叫孔明,“你好像和朕越来越疏远了。”刘备语中流露不满。

“陛下马上就会习惯的。”孔明故意撇开话题。因为只要魏国曹丕称帝,刘备就得有皇帝的威仪。

刘备即位一阵子,诸葛孔明心情非常沉重,因为他将刘封问斩了。

刘封是上庸太守孟达下面的副军中郎将。在刘备被曹操追逐,寄身于荆州刘表那段期间,还没有儿子,因此收寇氏之子为养子,此养子即刘封。由于后来刘禅出世,养子刘封当然就无法再列为继嗣。刘封生性刚猛,失去继嗣地位,自然不是滋味,而且他和直属上司孟达之间也龃龉不断,主要是刘封一副“我本来是王嗣”的态度表现得太露骨了。

而孟达也是刚猛之人,不逊于刘封。他派兵援助久攻樊城不下的关羽,却被斥喝一声:“谁叫你们出城这么远的?”此后,不管战局如何窘困,都不愿再派出一兵一卒的援军,孟达就是这种人。

关羽死后,孟达害怕刘备会怨他没有派出援军,而且诸事又与部下刘封冲突,便把心一横,率领四千余名部下去投降魏国。曹丕颇赏识孟达,赐予他建武将军的称号,封平阳亭侯。后来孟达与夏侯尚、徐晃等将一起袭击上庸,继承孟达职位镇守上庸的刘封兵败逃回成都。

“王公应该对刘封赐死。”

孔明建议刘备。不久蜀将成为帝国,皇太子刘禅已是十五岁的少年,看来却不怎么成器。如今有一个心怀“我有资格继承这个帝国”念头的刚猛人物,恐将成为帝国的祸根,有必要断然斩除这个祸根。

抱持“为天下万民设想”信念的孔明,要问斩刘封可是毫不犹豫。不过,虽然毫不犹豫,内心还是相当沉重。

失去上庸,责任重大,刘封有被问斩的理由,尤其适合被“赐死”。

“你一向不是都在做你认为该做的事吗?”妻子绶看到丈夫抑鬱寡欢的样子,便为他打气。

“有你在身边,想要沮丧也不行。”孔明苦笑道。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