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孔明

诸葛孔明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八章 白帝托孤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八章 白帝托孤

“你的才能足有僭称者曹丕的十倍,一定可以定国安邦、完成大业。如果朕的嗣子值得辅佐,就请你辅佐他;如果他没有才能,你取代他亦无妨。”这是刘备给孔明的遗嘱。

关羽死后,刘备未尝有过欢颜。关羽虽是他的手下,但是情同兄弟。失去兄弟,内心当然伤痛。即帝位亦不能消除伤痛。

“碧眼儿(孙权)非击垮不可!绝不能放过他!”这句话孔明不知道听刘备说过多少次了。

“要攻击东吴,必须有相当淮备才行。”孔明总是这么回答。

“丞相为何不反对呢?”

以赵云为首的反对征吴的重臣们,不理解对皇帝刘备最具影响力的孔明,为何不强烈反对这种无谋的复仇战。

“关羽被杀,陛下是不甘罢休的。”

孔明心里这么想,但他也只能尽可能拖延时间。熟知刘备与关羽情谊的孔明,了解要刘备放弃复仇是不可能的事。

“安民”是孔明的祈愿,也是目标。任何事都要比照这个目标再下评估,这是孔明的习惯。

百姓想安乐度日,就得保有和平。和平的前提是统一,国家一旦分裂,各方实力者势必相争不休。孔明希望国家统一,却不希望统一于恶势力。而孔明眼中的恶势力,就是魏国曹氏家族。少年时代所目击的徐州大屠杀,景象仍然鲜烈映在脑里。曹操虽然亡故,但其子曹丕放逐汉皇,自己即帝位。这是篡夺。

不过,孔明对于篡夺的看法,和当时的人却略有不同。

既然安民是终极的目标,只要能有助于完成这个目标,篡夺亦可肯定。只不过,此次的篡夺是对百姓无怜悯之心的人所为,孔明不予以肯定。

为防止恶势力统一天下,孔明才拟出“三分天下之计”。得蜀之后,又合里并荆州,眼看此计就将完成了。未料关羽败于樊城之战,荆州为孙权所夺。三分之计旨在将天下分成三份,以图暂时之安定,但就力量的均衡来看,蜀国最弱。除非夺回荆州,否则就不成三分之计。

就这个角度而言,孔明不反对攻打东吴,但必须有胜算才行。赵云等军事首脑似乎对现状缺乏信心。

蜀地多阴天,经常有云遮蔽天空,所谓“蜀犬吠日”,就是说晴天反倒异常,因此一旦出太阳,蜀地的狗因未曾看过太阳而对着太阳吠个不停。不过,虽然多阴,气候却很温和,物产也丰富,古来素有“天府”之称。

“阿绵说南方气候更好,据说没有酷暑严寒,是常春之地。”孔明的妻子绶这么说。

阿绵是诸葛家的女侍,南方少数民族出身,蜀的汉族叫他们“南夷”。除了肤色浅黑,眼睛清得出奇之外,他们和汉族几乎没两样。

“哦?……”孔明凝视妻的脸。

“阿绵说她想回去。”绶说。

“是吗?……”孔明点头。他知道妻子想说什么。

昨夜,夫妇谈起荆州时代的种种,当时刘表统治下的繁荣襄阳,和孔明晴耕雨读的悠闲隆中田园,如今都因关羽战败,而成为他人的国度。

“真好啊!那些地方。……”

“能回去该有多好!”

夫妇就这样你一言、我一句的。

好地方并不只有荆州,绶想回荆州,南夷姑娘阿绵却想回南方的故乡。

孔明认为当前的蜀国不够资格列入三强,因此有必要里并占荆州。不过,蜀国虽弱,也不是非取下荆州不可,如果能里并占南夷之地,就可以增加相当的国力。南夷虽然也有首领,但就武力来说,比起和孙权争荆州,对付南夷应当轻松多了。

将南夷纳入版图,再联合东吴的孙权,攻打最可恨的魏国——孔明脑中浮现这个粗略的构想,也开始具体拟作战计划。不过,皇帝刘备仍然没有放弃征吴的打算。原本隶属刘备阵营的江陵诸势力,如今已全数靠向孙权,因此两者的实力差距历然可见。

翊军将军赵云虽然反对与吴国交战,但他绝不是非战论者,他只是认为要战无妨,不过对手不是吴国,应该是魏国。

“国贼是曹操,不是孙权。如果先灭掉魏国,孙权自然就会投降。现在曹操虽然人已经死了,但其子曹丕篡国称帝,众心势必离曹家政权而去,因此,吾国应该乘机尽快取下关中,以黄河和渭水上游为基地,如此关东义士必将裹粮策马,前来迎接吾等讨逆的王师(帝王的军队)。现在岂可放着魏国不管,先和吴国交战?就兵势来说,也不是一战就能见分晓。不行!讨吴的策略绝对不行!”

孔明想起赵云用力摇头,脸颊的肉跟着一阵阵抖动的样子。

赵云这番话一点没错,却引起刘备的不悦。不过,刘备并没处罚赵云,却将进言“天时无利东征”的秦宓下狱。秦宓是广汉出身的处士(属士大夫阶级,但没仕官的人),没多久就被释放,刘备只是藉由将他下狱,表示对反对东征者的不悦。

孔明的立场无法强烈反对东征,因为他的亲生哥哥诸葛瑾是东吴孙权阵营的首脑之一。诸葛瑾以孙权使者的身份出使蜀国时,孔明私下都未曾和他会面。连这种事孔明都必须留心。

关于和东吴之间的外交问题,包括交战或结盟,孔明决定顺从蜀国阵营的舆论,不提出强烈的自我主张。

——为蜀、为天下,只要认为应该怎么做,就放手去做,不要拘泥!

这股呼声不时涌向孔明的胸口,但孔明还是没改变戒慎的态度。

“我的生命,不仅只是我自己的,也属于天下万民。”

孔明一直抱持如此坚强的信念。然而,他担心失势。他倒不是担心失去富贵,而是因为一旦失去现在的地位,就无法为天下万民策划了。

如果在平常的状况下,刘备对孔明有绝对的信赖,孔明无须担心失势。但现在是异常状况,刘备失去关羽,悲愤交加,内心相当激昂,已经失去正确的判断力,一些无凭据的中伤,都可能令他动气。

虽然如此,孔明也并不袖手旁观。

“要是法正在的话。……”孔明心想。

只要和东吴有关的事,诸葛孔明在表示意见的时候,都尽量不显得太积极。不过,通常都会藉由别人转述自己的意见。

孔明通过法正,把反对东征的意见传达给刘备。孔明和法正末必投合,后世史家也评道:

诸葛亮与(法)正,好尚虽不同,但以公义相取。亮每以正之智术为奇。

意思说,二人喜好各有不同,但站在蜀国政治的公家立场上,彼此相互肯定。虽然在人格方面,法正有缺点,但在公家的事务方面,法正的确有“智术”,因此,颇获孔明赏识。

“既然孝直(法正的字)这么说……”刘备很重视法正的话,孔明和法正商谈的结果,总算拖延了刘备东征的计划。

然而,法正在去年也辞世了,享年四十五岁。刘备为他的死哀悼、流泪好几天。没有法正,刘备就无法取得蜀地。虽然法正的人品未必方正,但也因为这样,一些对严谨的孔明无法说的话,刘备反倒可以对法正说。

“这对我也是一大打击啊!”

孔明也哀悼法正之死。法正曾经利用蜀郡太守的地位报私怨,杀了不少人,差点闹出事来。多亏孔明多方奔波,才没让此事表面化。这并非孔明认可法正的行为,而是因为孔明认为法正的智谋对蜀国是无可替代的。

“这时候法正最有办法了。……”

孔明无比遗憾。孔明寻找下一个思路清楚、擅长说理的人,他注意到秦宓。他又通过秦宓传达反对东征的意见,不料导致秦宓下狱——也许因为秦宓没有仕官,份量太轻的关系。然而这一次,刘备可能在秦宓的谏言中听出孔明的声音了。因为秦宓虽然被下狱,却很快就放出来了,这可能是刘备对孔明发出的讯号。

“孔明啊!朕不是不明理,实在此仇不报恨不消啊!你应该了解朕的心情才对。”

孔明不是不了解刘备的心情,但事关天下国家。孔明继续想办法拖延东征,至少也要等待刘备心情平和。然而,这时候却又发生一件撼动刘备心情的事件。

张飞遭人暗杀了!

张飞以车骑将军、巴西太守的身份驻屯阆中。关羽死后,蜀汉军界最大的元老,就是五十四岁的张飞了。

刘备即帝位,十五岁的刘禅被立为皇太子,张飞的女儿被选为太子妃。因此,张飞不仅是军方长老,也是皇太子妃的父亲。且为义兄弟,张飞和刘备一样,为关羽的死切齿饮恨。不用说,他赞成展开复仇战。

张飞意气奋发,一意要为义兄报仇。人家告诉他,以兵力来说,蜀汉不免陷于苦战。张飞却放言:“兵力不足可以用训练弥补。”

张飞麾下的巴西军营以训练严苛著名。

张飞采取彻底的严罚主义,部属只要稍一犯错或怠慢,便挥鞭痛打,曾经因此打死几个人。刘备也曾替他担心,并忠告他:“卿刑杀过多,会不会太过火了?而且,又令受过罚的士兵跟随左右,恐怕会出事情,还是尽量不要这样吧!”

在张飞看来,有过失才要受鞭打,而让这些将兵跟在身边,是他们的光荣,可以因此减轻怨恨。

刘备决意发军东征,令人传达计划给阆中的张飞,要他顺西汉水(现在的嘉陵江)而下,在江州(现在的重庆)与来自成都的主力军会合。

“出发的日期会另行通知,部队先淮备好,必须随时可以出发,一切待机行动。”

刘备亲自书写指令书。待机中的张飞军营训练更加严苛。全军因此陷于恐怖中,大家心想:“除非车骑将军(张飞)死掉,否则我们就性命不保了!”

张飞这时候虐待倾向似乎变本加厉,听到被鞭打的将兵哀号,竟然露出可怕的笑脸。这时候要是有人杀掉张飞,就成了全军的救世主。被折腾得半死的将官张达和范疆,商定要杀掉张飞,取他的首级下西汉水,向孙权阵营投降。

阆中有一万名将兵,总司令的官邸理应警备森严,但是,张飞的头还是被砍了下来。

此次的暗杀行动应当有人知道,但大家必定都佯装不知,因为张飞深夜被杀,隔天早上才有人传报发现没头的尸体,让人觉得疏忽得离谱。

相当于司令部主任的营都督急忙向成都的刘备禀报此事。

“什么?阆中营都督来报……莫非张飞死了?……”

摊开报告书之前,刘备垂下肩,大叹一口气。

张飞身为皇帝的义弟、皇太子妃的父亲,甚为得意,所有从巴西郡对成都的联络,一定以“车骑将军张飞”的名义发布。

“只有我才可以向皇帝报告,任何人都不许随便向皇帝上表。”

张飞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因此从巴西来的报告,全部都来自张飞。这次却说是“营都督”的报告,表示张飞必定不在。刘备开封之前,已经可以猜出内容了。果然正是张飞身亡的报告。

“连张飞也……”

刘备紧握报告书,从玉座站了起来。

关羽是小刘备一岁的义弟,张飞则相差有七岁,虽然两人性格不同,但对刘备来说,关羽是可信赖的弟弟,张飞则是可爱的弟弟。现在这两人都失去了。

刘备紧握着报告书的手微微颤抖着。孔明一直凝视着那只手,他了解要阻止东征的复仇战,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朕想让孔明兼司隶校尉。”

过好一阵子,刘备坐回玉座,轻轻地将报告书摆在桌上,然后说道。

司隶校尉是张飞身为车骑将军、巴西太守之外又兼的职位,地位其实远比太守更为重要,负责全国的治安,是军警的最高职位。

孔明原本已担任丞相这个行政最高首长的职务,现在又兼任具有逮捕权的公安首长。这无疑表示,刘备想亲自统率东征军,要将留守的全权委诸孔明。

刘备统率诸军离开成都,时间在七月。他刚在今年四月即位,改元号为章武。魏则在去年由曹丕即帝位,定元号为黄初,今年已是建国第二年(公元二二一年)。

孔明留在成都,江州由赵云驻守。二人都是不赞成此次东征的重臣。

皇帝亲征的部队下长江,进至荆州的国境三峡,布阵于白帝城。三峡是瞿塘、巫山、西陵三个峡谷的总称。从蜀下长江,先到三峡的第一个峡——瞿塘峡。此峡自古有巴蜀咽喉之称,为一天然要塞。白帝城便矗立在峡谷之上。

刘备出兵的消息,当然震撼了东吴。孔明之兄、担任东吴南郡太守的诸葛瑾,立即传递书信给刘备。

奄(译注:突然)闻旗鼓来至白帝……

这封亲笔信函开头这么写,内容委婉地说刘备太重私情,恳请再三思。

陛下,以关羽之亲比诸先帝何如?荆州与海内孰大?俱应为仇疾,谁当先后?若审此数,易如反掌。……

“数”是道理,信函的意思是,探究道理的话,陛下对关羽的情和对先帝的忠诚,何者重要?又,荆州与海内(天下)哪一个较大?同样是仇敌,哪一个应该摆在前面?只要简单想想就知道。

献帝让位于曹丕,引退成为山阳公,但在蜀地传说献帝是遭杀害了,否则纵使献帝退位,只要还活着,刘备就无法即位。关羽和先帝都被杀了,杀关羽的是东吴军,杀先帝的是魏,同样是仇敌,应该先讨伐哪一个呢?陛下应该很清楚,荆州只是一个州,陛下考虑的,应该是整个海内的事。……

刘备看完这封信,蹙起眉头,下令说:“不可回信,保持缄默。”

诸葛瑾仍然不死心,又派使者至白帝城,试图说服。但,刘备还是不为所动。

由于诸葛瑾的劝说行动太过热心,引人注意,不免被怀疑“莫非和弟弟孔明通谋”。于是,“诸葛瑾通蜀”之类中伤的话,传至孙权耳中。不过,孙权却说:“我与子瑜(诸葛瑾)曾立下死生不易之誓。子瑜不会背叛我,如同我不会背叛子瑜。”

孙权完全不理会这些中伤的话。

尽管如此,孙权还是着手淮备迎击。孙权任命陆逊为大都督,其麾下有朱然、潘璋、宋谦、韩当、徐盛、鲜于丹、孙植等诸将,兵力为五万。

相对地,刘备授吴班、冯习诸将四万兵力,沿长江进至秭归,途中击溃了东吴国境守军。秭归在过巫峡、接近西陵峡之处,附近山地有当时被称为武陵蛮夷的少数民族,他们投靠了蜀军。

知道刘备开始东征,东吴立即展开外交活动——因为要和蜀交战,必须和魏维持和平关系才行。东吴派遣使节至魏,遣还俘虏于禁。孙权在亲笔书函上还自称“臣”。

于禁是曹操创业期的名将,与蜀交战时被俘,后来关羽败给东吴,又成了东吴的俘虏。

已经白发斑斑的于禁,一见曹丕,慨然掉泪。曹丕引用春秋时代曾被俘虏又获登用的故事安慰于禁,并任命他为安远将军。于禁表示想去参诣先帝(曹操)陵墓,获得淮许。但是,曹丕却令人事先在陵屋的牆壁上描绘关羽奋战、于禁投降的情景。于禁看了,羞愧万分,终至病发而死。宋代编写《资治通鉴》的司马光,批评曹丕说:

文帝废掉或杀掉于禁都无妨,何必在陵屋上绘图羞辱人?这哪称得上为人君主?

称臣意味着东吴向魏投降。魏国众人莫不面露喜色,唯独刘晔主张不该接受东吴投降。

“孙权之所以低声请求归降,必定是情势所逼,可能是遭到刘备攻击。眼前想必民心不安,面临窘境,陛下应乘此时进兵取下江南。”

刘晔在大臣会议发表这个意见,但未为曹丕采纳。

“人家称臣来降,我们还出兵攻伐,岂有此理?这样以后谁还敢来投降?”

这是曹丕的理论。

曹丕封孙权为吴王,又遭刘晔反对。刘晔认为可以赠他将军的称号、封他十万户之侯,唯独不可封给王号。曹丕仍没采纳刘晔的意见。

曹丕还想封孙权之子孙登为万户侯,但被孙权辞退。理由是:“年龄还太小。”

孙权特地派遣吴兴表达谢意,并郑重辞退。

因为刘备攻来了,孙权才不得已与魏和睦,他并不想和魏牵扯过深,为的是想尽可能保持行动自由。

东吴大都督陆逊娶孙策的女儿为妻,等于是吴王孙权之兄的女婿。已故的吕蒙推荐他为后继者,可见是个有能力的人。对于蜀汉来攻,他采取的战略是:

——后退作战。

也就是,不太抵抗,一味后退。如果敌军攻来之前便撤退,敌军可能会担心对方耍什么策略,而有所警戒,因此略微交战之后,再佯败撤退。

“大都督畏惧敌军吗?”

面对年轻干部的诘问,陆逊解释说:“我打算把敌军引到对我方有利的地方。”

由于是复仇战,蜀军必然斗志高昂,而且,从上游攻打下游,倾斜的地形对上游有利,这种形势超乎兵力,更何况出三峡没多远,长江水流湍急。

“蜀军在高处,我军在低处,这种情况打不得。”

陆逊殷切地向干部们说明,他担心没让他们了解作战的方针,也许会心生动摇。

陆逊的策略是,采取后退作战,一直到双方在相同高度的地方,这当中一面养精蓄锐,等敌方露出疲态时,乘机一举将之击溃。陆逊连续端详同一份地图好几天,而且召集长江沿岸的人,请他们说明地形。

“就是夷陵!”

陆逊注视着地图上的一点,耸动肩头,深深呼吸。夷陵在现在湖北省宜昌市一带。

蜀汉军终于进至夷陵。刘备赐予黄权镇北将军的称号,令他进至长江北岸,刘备打算亲自攻打长江南岸。黄权反对这种南北并进的策略,他建议让他当先锋,刘备镇守后方。黄权的理由是:

——进易,退难。

蜀汉军进攻的时候,是从高处往低处移动,甚为轻松,但撤退的时候,则从低处往高处移动,较为困难。

但是,刘备脑中根本没撤退这种念头。他下令:“从巫峡的建平至夷陵,营营相连。”

如果队伍拉长,沿着长江南岸进攻,侧面恐怕会遭到攻击,因此,刘备命令军队一边进军、一边插立木栅,以防侧面攻击。从建平到夷陵号称七百余里,实际距离在三百公里以上,蜀汉军构筑一条长栅栏,形同长城。

陆逊适度撤退,到闰年五月以后,才转势反击。这之前并没有像样的战斗,都是蜀汉军单方面的进击。

“以五成的力量应战,然后撤退。”

大都督陆逊对前线司令官下达如此怪异的命令。然而,他另一方面又命令东吴主力军淮备夜战。

“简直没什么抗拒。”

蜀汉军一路进击,慢慢发觉对手东吴军根本没战意,可能会在某个地方转势反击,因此也不敢疏忽警戒。

“注意!敌军反击了!”

东吴军展开前所未有的激烈抵抗,蜀军全力作战。这支东吴军便是奉命以五成力量抗战的军团。尽管敌军一味后退,蜀汉军亦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敌军不可能就这样不反击。果然,这时候敌军开始反击了。

然而,这支转势反击的东吴军,任务就是要让蜀军掉以轻心的。虽然他们只以五成的力量作战,已令先前没遭到多少抗拒的蜀汉军觉得是激烈抗战了。

蜀汉军击退这支敌军,松了一口气,从此时开始才真正掉以轻心了。这时已是黄昏。

“让他们尝到苦头了。”

“他们也不过如此而已。”

正当将兵你一言、我一句,边说边解下武器,脱下军服,要休息之际,东吴军发动总攻击。

“全员拿茅!”

大都督下令。

茅是用来铺盖屋顶的长草,晒乾之后点火,就成了火把。东吴军将茅一一点火。蜀汉军正处于松懈的状态,一下子就陷于火海之中。进军时所构筑的长栅栏也全都着火了。

参与这次火攻的,是潘璋、朱然诸将所率领的五万将兵,正是所谓的精锐,主力此刻正挥向夷陵的马鞍山。

东吴军没有全力应战,却仔细侦察蜀汉军的动静,因而得知刘备本营设于马鞍山。

五万把茅被点上火的那一刻,可以说已经决定了胜败。刘备尝到未曾有过的大败。史书记载:

土崩瓦解,死者以万数。汉王(刘备)夜遁。……

东吴军追击甚急,刘备一行在石门拾捡丢弃的战袍、盔甲,堆积成山,然后放火燃烧,好不容易才免于被追击,但跟随在刘备后头的蜀汉将兵,也因此无法越过大火熊熊的焰山,被追击而至的东吴军杀死。

张南、冯习、沙摩柯等蜀汉军诸将,都在乱军中战死。沙摩柯将军是自称波斯王族的怪人。马良将军拉拢武陵少数民族,此次战役如果胜利,军功当属第一,但亦不幸战死。杜路、刘宁等将军则向东吴投降。

当时在江北的镇北将军黄权没向东吴投降,反倒投降于魏。

刘备苦心调集的兵船,全都遭东吴军烧成灰烬。史书记载当时惨状,曰:

尸骸塞江而下。

刘备备尝艰辛,好不容易才逃到白帝城。

东吴军的徐盛、潘璋、宋谦诸将主张趁机攻击白帝城。他们的说法是,我方乘势进击,对方已兵败丧失斗志,一举将可生擒刘备。

孙权的本营中,主战论也十分高涨。

“不妨听听战地司令官的判断。”

孙权决定听听陆逊的意见。

“如果攻打刘备的居城,对方必定拼死一战。而且,成都的诸葛孔明和江州的赵云也一定倾兵而出。我军一旦包围、死盯白帝城,魏的动向恐难预测,必将造成我方不安。因此,属下认为应该就此离去。”

不仅大都督陆逊,朱然、骆统等军方首脑都持相同意见。

“那就撤兵出三峡吧!”

孙权终于下决定。

事实上,孙权早已接获魏正在动员的情报。

“助吴讨伐刘备。”

这是魏表面上的动员理由,但孙权怀疑魏的真正用意,而且也担心在成都的孔明。

不论谁来看,都认为这是东吴的大胜。

此战役令蜀汉萎缩,东吴信心大增。这一事实必当对全中国的动向产生影响。然而东吴是害怕蜀汉的进攻,才与魏结盟的,魏则因为东吴前来靠拢,而要求东吴以继承人孙登(孙权之子)为人质。当东吴还畏惧蜀汉之际,此举是否值得,或许还有待商榷,但东吴却在这时候大胜蜀汉了。

“对乘人之危提出各种难题的魏,我方非随时拥有自主性不可。……”

东吴逐渐形成这种舆论。既然魏提出无理的要求,东吴似乎应该考虑与蜀修好,展开共同抵抗魏的外交。

——此种声浪日渐高涨。

在成都的孔明通过佛教信徒、五斗米道信徒等各种渠道,搜集情报,费尽心思去分析。

“还是只能和吴联手抵抗魏。……”

孔明心里这么想,但担心现在主张和刚交战的对手和解,必然引起极大的反弹。而且,也必须将刘备的情绪考虑在内。

“此次全是朕的责任,罪在朕身上。”

在白帝城的刘备已表明“罪己”。镇北将军黄权投奔魏国,接受曹丕赐封官爵,在蜀国的黄权家理当接受处罚,但刘备却下令保护黄权的家族。

刘备开始怯懦了。一些臣下、但也是长年同甘共苦的伙伴陆续战死,怎不教他怯懦呢?刘备的怯懦不只是心理上的,年过六十岁,实在也经不起长年的奔波、劳累,他的身体也已经不堪摧折了。

刘备经常身体不适,卧病在床。

“请丞相来一下。”

病床上的刘备命令道。这之前侍臣也多次问“要不要请丞相来”,但刘备一直摇头,表示不用,多少也觉得无脸见孔明。这一次刘备也觉得非接见孔明不行了。

“朕对不起丞相。……朕知道丞相一直反对这次出阵。……”

侍臣们个个表情沉痛,因为此次传唤丞相,必定是要托付后事。

“终于来了。”

孔明在成都丞相府,接获来自白帝城的使者传达皇帝召见的命令,妻子绶对孔明这么说。

“不得不啊!”

刘备预感自己将死,才召唤孔明。孔明心里也明白。

孔明离开成都,下江前往白帝,是在翌年二月。此时刘备已将白帝改名为“永安”。孔明抵达永安的前一个月,魏将张郃南下,击破吴军,夺下江陵中洲。但孔明到达永安之后,却传来魏军全面撤退的消息。

“吴将潘璋着手展开火攻,魏军害怕,因而北去。”

东吴使者如此报告。不过,江南佛教徒却告诉孔明说:“魏军疫病蔓延,不得不撤退。”

去年底,蜀汉太中大夫(专掌宫中论议)宗玮与东吴同属太中大夫的郑泉接触,两国又恢复邦交。东吴和魏因人质问题谈不拢,关系反而恶化,而且,为争江陵中洲也干戈相向。不过,东吴和魏的关系并未到决裂的地步。主要是因为政局複杂,虽然好不容易维持三分天下的局面,但何时会发生何种变化。实属难料。

说是三分天下,其实魏占了天下的八成,蜀和吴占剩下的二成。魏确实占领幽、冀、青、徐、豫、并、雍、兖八州,虽然没有直接统治凉州,但凉州顺服于魏。相对地,蜀占益州,吴占扬州,两者互争荆州。

不过,形势亦在变化当中,吴虽然只有扬州,但南方的交州大抵属于它的势力范围。交州包括现在的广东至越南的广大地域,以前人口相当稀少,后来来此避战乱的人愈来愈多,居然意外地繁荣。中心都市交州,即日后的广州。

益州虽说受蜀汉统治,其实南部的建宁、云南、永昌等郡,仍未纳入蜀汉的统治范围,这些郡的面积足以匹敌中原数个州,极具潜力。

孔明对病床上的刘备说:“比起魏,蜀和吴虽然小,但背后隐藏很大的潜力。”

“朕记得你说过,魏一旦被追窘了,就无退路了,咱们蜀和东吴还可以往南逃。……当时朕听了,把它当做戏言,现在朕懂了,是隐藏有这种力量,只要和东吴并肩,就能三分天下。”

刘备说道。和精神好的时候相比,说话的速度慢多了,时而还要歇气。

“东吴也在注意南方。”孔明说。

“是吗?孔明,你曾说过南征比东征优先,看来,你说的没错。……”刘备无力地笑着。

“士燮已经八十五岁。”孔明说。

交州的实力者士燮是个沉稳的人物。他服从于吴,送人质去,每年不会缺少明珠(珍珠)、玳瑁、犀角、象牙等献纳。孙权一心想占领交州这个半独立王国,但只要有顺从的士燮在,就无里并吞的口实。然而,士燮业已高龄,在世的日子也有限。他一死,东吴势必染指,夺下贸易据点之后,东吴国力将有飞跃性的发展。

“孔明,你对于孙权打交州的算盘,有何看法?”刘备问。

“和魏对抗,自然得与东吴结盟。同盟国变强盛,理当是可贺之事,但是……”

孔明说到这儿打住了。

“但是什么?”

“同盟的两国,必须力量均衡才行。不可一方太强或一方太弱。”

“哦!又是要南征萝?”

刘备脸颊略微松缓下来,并闭上眼睛。

东吴如果取下交州,国力的增强将超乎想像。中原的战火使众人先往荆州聚集,等到荆州成为蜀、吴争夺的对象时,众人又再往南移。在南方有士氏的稳健政府,还有交州的殷盛贸易。有工作、无战乱,使许多人往这儿移民,促进了这儿的活力。

浮屠(佛教)的信徒,也有很多人移至交州。南海早就成了佛教圈,他们可以在和当地的贸易上大展身手。孔明通过他们,获得确实的情报。

如果只有东吴伸展国力,蜀汉维持不变,同盟关系势必不牢靠。

蜀章武三年(公元二二三年),正是魏的黄初四年。孙权在前年被立为吴王,采用黄武的元号,因此,也是吴的黄武二年。

这一年四月的癸巳之日,蜀汉皇帝刘备去世,离孔明从成都赶去白帝城才过两个月。

“你的才能足足有僭称者曹丕的十倍,一定可以安邦定国、完成大业。如果朕的嗣子值得辅佐,就请你辅佐他;如果他没有才能,你取代他亦无妨。”

这是刘备给孔明的遗嘱。

——君可自取。

这遗言可真够强烈的了。

刘备知道孔明的抱负,也了解他对君主的忠诚,然而刘备也知道孔明的理念贯穿着“为天下万民”这个大原则。

选择好君主,将万民拯出战乱,才是孔明的第一愿望,刘备很庆幸自己被孔明选中。但是,自己的儿子刘禅是不是当君主的材料,刘备可就没把握了,不知道他是否够格被孔明选中。如果刘禅不行的话,你孔明就不要勉强为之。你不仅有王佐之才(辅佐君主的才能),而且也具备经国之才,你大可取而代之,自己干。

病体无力,刘备无法多说。不过,他心想短短数言,孔明应该可以明白他的心意。

刘备临终留下这番遗嘱,被视为历史一段精采绝伦的演出。《三国志·诸葛亮传》写道:

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

意思是,孔明发誓愿当主君之手足,竭尽辅佐之能事,一直到死为止。

接着,刘备又叫太子刘禅至枕边,说:“朕原以为只是下痢而已,没想到又里并发为其他毛病,现在已经不行了,人只要活到五十岁,就不算夭折了。朕已经活过六十岁,并没有什么遗憾了,只是挂心着你们兄弟的事。……丞相说你聪慧,如果是真的话,那朕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你要好自为之。坏事再小也不要做,好事再小亦得做。你的父亲仁德浅薄,切勿模仿。多读《汉书》、《礼记》诸子之作。《六韬》、《商君书》也很有助益……朕死后,你们要待丞相如父亲,好好和丞相学做人处世的道理……”

刘备教谕十七岁的儿子,也太过细微了,想必刘禅还欠缺当君主的器量。

刘备一死,孔明令中都护李严留在永安,为刘备守柩,自己则返回成都。刘备被追益为“昭烈皇帝”。

皇太子刘禅在成都即位,并发布大赦令,改元建兴。一般都是在皇帝崩逝的翌年才改元,但蜀却在新帝即位就改元了,因此,从章武三年五月开始,就变成建兴元年。

失去皇帝刘备的蜀汉,不可能一切都安然无事地由新帝承继下来。一早在刘备卧病在床那时候开始,就已经出现动摇的征兆。

汉嘉太守黄元,在孔明被传唤去永安之前,就举旗叛乱。他似乎心想刘备一死,蜀汉势必大乱,出现群雄相争的局面,因而先举兵下手为强。黄元本来就讨厌孔明,他料想刘备死后,少年皇帝当朝,孔明的权力必定更为扩张,他当然要先发制人了。

孔明前往永安之后,黄元率兵攻击临邛县,但被蜀军击退。撤退中,黄元被部下拿下,送至成都,遭到处斩。

刘备刚死,蜀地南方便发生骚动。骚动是交州士燮策动的,士燮虽然臣服于吴,被孙权任命为交州太守,但可以说是半独立的政权。孙权一直想从士氏政权手中取下交州,作为直辖领地,只是在等候时机罢了。士燮已八十五岁高龄,孙权想乘他死的时候展开行动。士燮也察觉此事,想尽办法要令交州存活下去。

办法之一是,将势力伸进蜀地南部的少数民族圈内。如此就算孙权想打击士氏政权,也无法太过深入可以避免受到致命伤害。而且,纵使被孙权逼紧了,也可以逃至蜀地南部,只要构筑能持续抵抗的基盘,东吴也不敢轻易出手,这是士燮打的算盘。

被汉族称为“西南夷”的少数民族头领雍闿,和士燮取得联繫,在其援助下,公然对蜀叛乱。他首先攻杀益州太守正昂,继而捉拿蜀汉派遣的正昂后任者张裔,将他送至东吴。牂牁太守朱褒和高定、孟获等地方领袖,也在雍闿的怂恿下举兵叛乱。

孔明被新帝封为武乡侯,并获淮开府(自己的政厅),而且还被授予益州牧这个刘备即位前最高的官职。他的责任也相对的极为重大。

关羽、张飞和皇帝刘备——三位缔结兄弟之盟的英豪,几乎正好相隔一年陆续去世。

官拜“太傅”此形同名誉职、但却是蜀汉最高地位的许靖,早刘备一年去世。由于年过七十,终日只顾清谈,他的死并没有带给蜀汉政局多大的影响,但毕竟他是天下名士,因此,“蜀巨星陨坠”的消息,也传至魏与吴。

凉州军阀二世马超(马腾之子),曾自号征西将军、并州牧,投蜀之后,和平西将军、左将军、车骑将军张飞并列,晋陞为骠骑将军。他也继许靖不久亡故,年四十七岁。马超被曹操逼进蜀地时,刘备正在包围成都,苦于久攻不下,由于马超的加入,使刘备阵营获得一大助力。而且,他所率领的军队中,有许多藏系的氐族人,他颇用心于民族的融和,因此,他的敌对军队内汉族以外的诸民族不能不有所动摇。

蜀因征吴之战惨败,丧失许多人才。其中最大的损失,莫过于失去年轻的白眉马良。

“士元(庞统)、孝直(法正)、云长(关羽)、翼德(张飞)、孟起(马超)、文休(许靖)、季常(马良)……还有子初(刘巴)……”

孔明数念着已去世的堪称蜀汉柱石的众英豪字号,不觉叹起气来。

刘巴在法正死后,担任尚书令,负责蜀汉的政务。本来刘巴和刘备素有深怨。

“如果重用怨敌刘巴,将能安定蜀人之心,并取得天下人之信服。”

建议重用刘巴的人,正是诸葛孔明。孔明并不只为收揽人心重用刘巴,也因为他很赏识刘巴的才能。刘巴也深知自己在蜀汉的立场,一直过着清贫、俭朴的生活,完全免除所有私人交际。

“非公事不言。”

他的寡默如同传记所描述。

刘备即帝位时,刘巴负责撰写奉告皇天后土神祇的文书。刘巴也在刘备崩逝前一年去世。

“汉升(黄忠)也……”

赵云也在一旁插嘴,说了一位武将的字号。关羽死后翌年、张飞死前一年,后将军黄忠也告别人世。

“人才。……培育人才,是吾国当务之急。”孔明说。

蜀汉的确需要新的人才。和刘备一起入蜀的干部,都已经年迈,必须登用当地出身的人才。

“南方的事情该当如何?”赵云问。

“至少要休兵一年。……”

“属下也认为如此。”赵云点头。

不休兵不可,因为必须等夷陵大败的后遗症痊癒才行。

“较诸用兵南方,和东方和睦更为优先。……”

孔明捻鬚说道。如果不和东吴保持和睦,蜀汉便无法安定。蜀地南方的叛乱,背后有东吴撑腰。孔明希望南征之前能和东吴修好。

于是,丞相府聚集了许多人才。因反对东征而下狱的处士秦宓也出仕丞相府。蒋琬、费禕、李邵、马勳、董允、宗预、杜微、五梁、郭攸之等,扛负第二代蜀汉的众人,都是出身于丞相府。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