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作聪明的杀手

自作聪明的杀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章

我付了车费,在胡椒大道旁边的一家公司前下了车,又往回走了一段路,爬上蜿蜒曲折的拉维尼阶梯,穿过灌木丛,来到了斯坦纳的房子前。

一切看起来和刚走时没什么不一样,我钻过篱笆,轻轻地推开门,闻到了一阵烟味。

这是之前所没有的气味。之前虽然气味很复杂,包括记忆犹新的无烟弹药,但是那种混合气味中是没有香烟味的。

我合上门,单膝跪地悄悄挪动,我屏住呼吸,侧耳倾听。但除了屋顶上滴滴的雨声,我什么都没有听到。我打开笔形手电筒,试探性在地板上照了照,也没人朝我开枪。

我站了起来,找到立灯开关,打开了灯。

我最开始注意到的是墙壁上少了几帷幔,虽然之前没有数,但是帷幔撤走后露出的空间引起了我的注意。

然后,我看到斯坦纳的尸体已经不在那根装有摄像机镜头的图腾柱前面了。有人动过这桃红色地毯,把地毯盖住了以前斯坦纳尸体所在的地方。我不用掀起地毯也明白为什么他用地毯盖住了这里。

我点了根烟,坐在灯光昏暗的房间中央,琢磨着这事。片刻后,我朝图腾柱里的照相机走去,这一次我找到了,却发现相机里的并没有底片。

我把手伸向斯坦纳那张矮桌上的深红色电话,但并没有拿起电话。

我走进客厅那头的走廊,探身走进一间卧室,卧室布置得很讲究,相比之下,更像女人的闺房。被子很长,四周还镶有荷叶边,我把被子掀开,打开灯照了照床底下。

斯坦纳不在床下,也不在房间的任何地方。有人把他带走了,他自己可没这个能力走。

不可能是警方,否则一定会有人留在这里。我和卡门才离开一个半小时,而且现场也看不出警察摄影师和指纹验证员留下的痕迹。

我回到客厅,用脚把荧光灯踢到了图腾柱后面,关了灯离开了房间。我走进被雨水浸透的汽车,发动了汽车。

看来有人暂时不想让斯坦纳之死这件事声张出去,我是无所谓的,我还正好可以趁机思索思索,万一要做口供,我怎样隐瞒卡门裸照一事。

回到伯格伦德已是晚上十点后了,我把车停好,上楼回到了公寓。我洗了个澡,穿上睡衣,调了一杯热格罗格酒。好几次我都看着电话,思索着是否要打电话给德维克看他是否在家。但是想想还是算了,让他安静一晚上,明天再说吧。

我把烟斗塞满,拿着热格罗格酒和斯坦纳的蓝色小笔记本坐下来,笔记本设有密码,但是从记录顺序和缩进的页面可看出里面是一排排名字和地址。至少有450个。如果这就是斯坦纳的顾客列表,就算除去他那些敲诈的勾当,他就已经有个小金库了。

列表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杀手。要是把它交到警方手里,那警察可就有的忙的,想到这儿我就一点都不羡慕他们的工作。

我喝多了,试图破解笔记本密码。大约半夜的时候,我去睡觉了。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穿着中国风外套,衣服前面全是血的男人追着一个赤裸裸的戴着吊坠翡翠耳环的女孩儿跑,我拿起相机试图拍下这场景,但相机里却没有底片。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