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作聪明的杀手

自作聪明的杀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章

雨后阳光明媚,温暖和煦,但他仍穿着那件束带软羔皮制雨衣。雨衣前面敞开着,外套和里面的马甲也是一样。他的领带松垮着,垂在一只耳朵下。面色灰白,像一张油灰面具,胡楂黑黑的,不修边幅。

他看起来糟透了。

我把门打开,拍了拍他的肩,把他推进门,让他坐在椅子上。他呼吸急促,一言不发。我从桌上拿起一瓶黑麦酒,倒了几杯。他把几杯全喝了,依旧一言不发。他整个人垮在椅子里,眨了眨眼,叹了口气,从衣服内袋里拿出一个方形白色信封。把它放在桌上,毛茸茸的大手压在信封上。

“可怜的卡尔,”我说,“今早我和米吉过去看了。”

他用空洞的眼神看着我。过了一会儿,他说:“是呀,卡尔是个好人。关于他,我和你说得不多。”

我看着他手下的信封,等他反应。他自己也低头看着信封。

“我会给你看的。”他喃喃地说。他把信封沿着桌子慢慢地向我移过来,放开手,好像是要放开他生命中的一切似的。两行热泪夺眶而出,从他不修边幅的脸颊流下。

我拿起方形信封看了看。地址写的是德维克的住所,整洁的钢笔字迹,贴的是限时挂号的邮票,我打开信封,看到了一张刺眼的照片。

卡门·德维克坐在斯坦纳家的木椅上,全裸着,只戴了一副翡翠耳环。双眼迷离,我从没见过她的这种眼神。我看了看照片背面,什么都没写,我把照片正面朝下,放在桌上。

“和我说说怎么回事。”我认真地说。

德维克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把手平摊在桌上,低头看了看他脏兮兮的指甲。手指发抖。

“有一个人打电话给我了,”他说,声音死气沉沉,“要我拿一万美元换回照片和底片。今晚是截止日期,否则他们会把这些东西给八卦杂志。”

“这可是一大笔钱,”我说,“八卦杂志是不会要的,除非这背后有故事,什么故事?”

他慢慢地抬起眼皮,好像有千斤重似的。“我还没说完,那个人说照片会给我带来灾祸,告诉我最好快点,否则我将会在监狱里见到我女儿。”

“什么故事?”我又问,塞着烟斗,“卡门怎么说?”

他摇了摇头,头发邋遢蓬乱。“我没有问她,她得不到她的心。可怜的小女孩。赤裸裸的……不,我得不到她的心……我猜你现在还没有对斯坦纳做什么吧。”

“我没必要,”我对他说,“有人先下手了。”他半张着嘴,惊愕地看着我,满脸迷惑。很显然,他对昨晚的事情一无所知。

“卡门昨晚出去了吗?”我漫不经心地问。

他还在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嘴巴张得大大的,脑海中在思索着。

“没有,她病了。我回家的时候她躺在床上。根本没有出去……你刚说什么?斯坦纳?”

我拿起黑麦酒,每人倒了一杯。又点燃了烟斗。

“斯坦纳死了,”我说,“有人看不惯他的把戏把他给枪毙了,身中多枪,就是昨晚下雨的时候。”

“我的天,”他说,有点恍惚,“你在那儿?”

我摇了摇头。“我没在,但是卡门在。这应该就是那个人所说的灾祸了,当然,卡门不是杀害斯坦纳的凶手。”德维克面红耳赤,愤怒不已,他握紧拳头。猛吸了口气,脖子上的青筋都暴出来了。

“这不可能,她生病了。根本没有出门。我回来的时候她躺在床上。”

“你已经说过了,”我说,“但这并不是实情。我亲自送卡门回家的。这个女仆知道,女仆告诉你卡门生病了只是把情况说得好听点罢了。卡门昨天的确去过斯坦纳家,我在房间外看到了她。房间内有枪声,有人逃跑了,我没看清那人。卡门醉得不行,也没看清。这就是为什么她病了。”

他试图看着我,可双眼空洞迷茫,暗淡无光。他紧紧抓着椅子的扶手。粗大的指关节拧得发白。

“她没告诉我,”他低声说,“她没有告诉我。我,是那个愿意为她做任何事的人啊。”他的声音里毫无感情,只有无尽的绝望。

他往后挪了挪椅子。“我要去拿钱,”他说,“一万美元,也许给了他他就能闭嘴了。”

他崩溃了,邋遢的大头趴在桌上抽泣起来,身体晃动不止。我站起来,走到桌旁,没说什么,只是不停地拍他的肩膀。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泪流满面,抓住我的手。

“上帝呀,你是好人!”他哽咽地说。

“你还并不是那么了解我呢。”

我把手缩回来,倒了一杯酒塞进他手里。我抬起他的手,帮他把酒倒进嘴里。我看着他手中的空杯,把杯子拿过来放在桌上。我又坐下来。

“你必须振作起来,”我向他说,语气坚定,“警察还不知道斯坦纳的事,是我把卡门从斯坦纳家带回来的,对这事我会只字不提,你和卡门暂且歇口气。有麻烦也只会找上我。你做好你应该做的就好了。”

他使劲地慢慢点了点头。“嗯,我会照你说的做——任何你说的我都照做。”

“把一万美元准备好,”我说,“然后等那个人的电话。我自有办法,你不用多管。没有时间耍手段了……把钱准备好然后等消息,不要说话,剩下的事我会处理。你能做到吗?”

“我会的,”他说,“上帝呀,你真是大好人。”

“这事不要告诉卡门,”我说,“她喝醉后想起来的事情越少越好,这张照片——”我碰了碰放在桌上的照片背面,“说明寄照片的人曾和斯坦纳一起工作。我们要抓到他,越快越好——即使付出一万元的代价。”

他缓缓地站起来。“这没什么,钱不是问题。我现在就去取。然后再回家。你去依你计划行事,我,也依你计划行事。”

我又抓住我的手,握了握,慢慢地走出办公室。我听到门厅里他沉重的脚步声。

我匆匆喝了几杯酒,抹了把脸。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