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作聪明的杀手

自作聪明的杀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二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二章

督察长艾沙姆的办公室里,盖·斯莱德双肘靠在大胡桃木桌边,慵懒地用手指夹着一支点燃着的烟,没有看我,他说:“多谢你把我抖出来,探子。我也喜欢没事过来见见总部里的兄弟。”他皱了皱眼角,露出一丝苦笑。

我坐在一张长桌子边,桌子对面是艾沙姆。艾沙姆身材高瘦,头发灰白,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言谈举止不像警察。维奥雷兹·米吉和一位眼睛迷人,名叫格林内尔的侦探一块儿坐在一张圆背长椅里。椅子背后是一堵嵌着玻璃的隔离墙,隔离墙把这办公室和接待室隔离开来。

我对斯莱德说:“我是觉得你未免太早就发现那地毯下的血迹了,也许是我错了,那向你道歉,斯莱德先生。”

“得了吧,好像一句道歉就能当所有的事情没发生过。”他站起来,拿起手杖和桌上的手套,“没我的事了,督察长?”

“今晚没有了,斯莱德。”艾沙姆的声音干涩、冷淡,带着些许的嘲讽。

斯莱德抓住放在手腕上的手杖曲柄去开门,出门前冲我们笑了笑。眼光应该最后落在我的脖子上,但是我没看他。

艾沙姆说:“我想我没必要再告诉你警方在隐瞒命案线索行为上的态度。”

我叹了口气。“枪战,”我说,“有人死在地上,一个赤裸裸的笨女孩儿坐在椅子上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当时没有抓住凶手,你们也没抓住。这一切背后还有个心碎的硬汉试图在一个悲惨的场合做出正确的举动。算了,你把这笔账算到我头上好了,我一点也不后悔。”

艾沙姆没有理会我说的这些。“谁杀了斯坦纳?”

“金发女人会告诉你的。”

“我想要你告诉我。”

我耸了耸肩。“如果你要我猜的话——德维克的司机,卡尔·欧文。”

艾沙姆听后并不惊讶。维奥雷兹·米吉哼了一声,声音很大。

“为什么?”艾沙姆问。

“有段时间我以为是马蒂,部分原因是卡门这么说。但是这不能说明什么。她什么也不知道,抓到机会巴不得在马蒂身上插刀子。而且她那种类型的女孩儿,有个主意不会轻易改变。但是马蒂的行为并不像凶手,一个像马蒂这么沉着的人是不会以那样的方式逃跑的。我还没有敲门那凶手就迅速溜走了。

“当然我也想过凶手可能会是斯莱德。但那也不像斯莱德的作风。他随身带着两名保镖,他们可不会轻易开溜,让我进去。而且他今天下午发现地上的血迹的时候十分惊讶,那种惊讶是装不出来的。斯莱德和斯坦纳是一路的,他一直监视着斯坦纳,但是他没有杀斯坦纳,也没有杀人动机,就算有杀人动机,也不会在有目击者的情况下杀斯坦纳。

“但是卡尔·欧文有。他曾经和卡门相爱过,也许一直没有从这段感情里走出来。他有暗地里监视卡门的机会,知道她去了哪儿,干了什么。于是他跟到了斯坦纳家,从后面巷子爬上来,看见他们在拍裸照,他一气之下枪毙了斯坦纳,却没有拿走照片,惊慌失措中赶紧逃跑了。”

“他一路逃到利多码头,然后掉进海里了,”艾沙姆干巴巴地说,“你忘了欧文头部一侧有被人袭击的伤口吗?”

我说:“不,我没有忘记,马蒂不知以怎样的方式知道了照相机里的事,他想得到照相机里的东西,于是他来到斯坦纳家,把东西拿到手,又把斯坦纳的尸体藏在车库里,以争取足够的时间来完成他的计划。”

艾沙姆说:“把艾格尼丝·劳拉带过来,格林内尔。”

格林内尔从椅子上站起来,走了出去,消失在门口。

维奥雷兹·米吉说:“兄弟,你还真够朋友。”

我没有看他。艾沙姆一只手按了按他喉结前松弛的皮肤,低头看着另一只手上的指甲。

格林内尔带着金发女人回来了。她外套领子上方的头发很凌乱,耳垂上的黑玉纽扣状耳环被取下来了。她看起来很疲惫,但不再害怕。她缓缓地坐在椅子上,椅子放在桌子的一头,就是刚刚斯莱德坐过的,她双手折叠着放在前面,露出了银色的指甲。

艾沙姆静静地说:“好了,劳拉小姐。我们想听听你的说法。”

劳拉低头看着双手,没有犹豫,用平静的声音说:“我大约三个月前认识乔·马蒂的。他和我做朋友,我猜也许是因为我在为斯坦纳工作。我本来觉得是因为他喜欢我。我把我所知道的斯坦纳的一切都告诉了他。他之前对斯坦纳就有所了解。他一直花着从卡门·德维克父亲那里得来的钱,但是钱花完了,他身无分文,于是想出去找点门路。乔·马蒂认定斯坦纳需要一个合作伙伴,于是一直观察着他,看他有没有任何幕后的狠角色朋友。

“昨天晚上他在车里,车停在斯坦纳家屋后的马路上,突然听见枪声,然后看到一小伙子从楼梯处跑下来,钻进了小轿车,开车跑了。乔开车追他。在去海滩中途,乔追到了那小伙子,把他的车撞离了马路。那小伙子掏出了一把枪,但是他当时畏缩了,乔打了他,把他从车里拉出来,乔搜了他的身,知道了他是谁。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乔假装说自己是警察,那小伙子听后崩溃了,把事情抖了出来。当乔正在思索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那小伙子回过神来,窜进车内,又逃走了。他像个疯子一样开着车,乔任他走了,自己回到斯坦纳的住所。我猜剩下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乔把照片洗出来后,决定赚一笔可以立刻到手的钱,这时他决定把斯坦纳的尸体藏起来,这样在警察发现斯坦纳尸体之前,我们可以逃出城外。我们计划拿走斯坦纳的一些书,然后在另一座城市自己开这种店。”

艾格尼丝·劳拉停止了说话,艾沙姆用手指轻叩着桌子,说:“马蒂把一切都告诉你了,是吗?”

“嗯。”

“确定他没有杀卡尔·欧文?”

“我当时不在现场,卡尔回来后的表现不像杀过人。”

艾沙姆点了点头。“好了,劳拉小姐,我们需要你把刚刚说的话做个笔录。当然,我们将会拘留你。”

艾格尼丝站起来。格林内尔把她带了出去。她走了出去,没看任何人。

艾沙姆说:“马蒂可能不知道卡尔·欧文死了。但是他确定欧文会躲起来。到我们抓住欧文的时候,他就已经从德维克那里敲诈到钱,然后离开了。我觉得刚刚这女孩儿说的话有点道理。”

没有人说什么。过了一会儿,艾沙姆对我说:“你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你不应该在没有确定之前,就向那女孩儿提起马蒂。现在导致了两个人不必要的死亡。”

我说:“哦,那也许我最好回去把这事重头再做一遍。”

“不要耍嘴皮子。”

“我没有。我为德维克做事,想帮他排忧解难。我不知道那女孩儿这么古怪,也不知道德维克会这么冲动。我想要拿到那些照片。我根本就不关心斯坦纳、乔·马蒂和他女朋友这些人渣,现在也是。”

“好好好,”艾沙姆没有耐心地说,“今晚这里不需要你了,以后的询问可能够你受了。”

他站起身,我也站起身来。他向我伸出手。

“但那对你来说总是利大于弊的。”他干巴巴地说。

我和他握了握手走了出去。米吉也跟在我的后面走了出来。我们一起坐电梯下楼,但是没有说话。当我走出这幢大楼的时候,米吉转到我的克莱斯勒车右边,上了车。

“你那儿有酒吗?”

“多着呢。”我说。

“上你那儿去喝一杯吧。”

我发动了车,沿着第一大道一路向西行驶,穿过一个幽长的隧道。出隧道时,米吉对我说:“下一次我在给你介绍客户时,我希望你不要打探对方的隐私,兄弟。”

宁静的夜色中,我们往伯格伦德行驶。我觉得自己衰老了,疲惫了,不中用了。

(本文译者李敏、梁瑞清)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