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没有警示,也没有任何预兆,一切发生得如此突然。

如果不是那个欧洲女人抑制不住的尖叫声,全场的观众甚至一直以为是像敦煌飞天一样的中国女孩正在表演惊险的动作呢。

圆形的杂技表演舞台的中心处,一群队形整齐的骏马齐头奔跑,一个演技高超、姿势优美的女孩,在热烈的掌声中做出了一个曼妙精彩的马背上后空翻动作。接着,她没有落在颠簸的马背上,而是变成一朵轻柔的云絮跌落在地面。绕圈疾驰的骏马毫无知觉地从她身边掠过,巨大的马蹄在她身侧沉重地落下,振得地面轻微颤动,但它闲庭信步般无动于衷。这时,只有离得较近的观众才霍地明白了刚才那声惊叫的含义,因为女孩的胸前浸出一股鲜血,鲜血在翠绿色的绸衣上汪成一滩,迅速弥漫,变成一颗缀在胸前猛然肥硕起来的玫瑰。

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刚才发出喊叫的那位欧洲女人,此刻她依旧坐在圆形马戏表演场一侧环形贵宾包厢里,眼睛瞪得如同充血,十只手指痉挛似的捂住惊慌失措的脸孔,大张的嘴巴把口红的鲜艳绽放到了极限。但很快,她慌乱地低下头,眼光躲闪着回避前方的人影,随着观众席上一大群观众惊讶地站立起来的同时,她一把拎起身侧的坤包,迅速消失在不远处的观众通道里。

今晚,是一年一度的蒙特卡罗金小丑奖国际马戏大赛进行的最高潮的时刻。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选手在这个传统式的马戏大篷中央舞台上,表演着各自精彩的节目。演员们大显身手,好节目联翩不断,看台上的观众也看得热血沸腾,兴奋不已。阵阵热烈的掌声,在大篷内阶梯式座位的各个角落间此起彼伏。马戏表演场的一侧,有一位摩纳哥著名的电视台女主持人正在进行现场直播。主持人姿容秀丽,落落大方,她用最甜润的嗓音,向全世界报导着现场的盛况。在摄像机镜头前,女主持绝无矫揉造作之态。她用一种谈家常的方式,一会儿站一会儿坐,向人们讲述着各国演员的逸闻掌故,以及每一个杂技节目的独特色彩。随着现场一阵阵浪潮般的掌声,她的笑靥变得更加迷人,演说词也显得更加热情洋溢。

几头蒙古健马伴随着激昂的乐曲声从后台奔跃而出。马匹个头不大,貌不出众,但懂行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几匹马个头适中,训练有素,聪敏机灵,似通人性。先是四匹马排成一排,步调整齐地伴着音乐小步跳跃。接着,它们又拉成一长溜,绕着圆形场地奔跑。几个紧身打扮的女孩子从后台跑出来,为首的一个翠衣黄巾,手把旌旗,轻巧地跃上第一匹枣红马。女孩高高地站立在马鞍之上,与奔跑的骏马卷成一片鲜红的火焰。观众席上顿时掌声雷动,呼声四起。

女解说员的声调忽然变得高亢起来,兴奋里明显带着倾慕之意。“各位亲爱的观众,电视机前的朋友们,你们看到了吗?看到这位在马背上像火焰一样辉煌耀眼的女孩子了吗?请你们注意,她的面容是多么娇俏,她的身姿有多么敏捷,她的骑术又是多么优美啊!这个可爱的女孩子,这位马背上的雪莲花,她就是上一届蒙特卡罗国际金小丑奖马戏大赛的得主——来自中国的杂技演员,杰出而又美丽的18岁女孩,梁雯丽!”

解说员甜美的嗓音,激情的介绍,赢得了在场观众雷鸣般的掌声。可以想象,此时在家中沙发上舒服地端坐,一边品尝咖啡一边观看电视实况转播的世界各地的观众,一定也在心中大声地喝着彩。

少女在马鞍上作出各种高难动作,赢得一浪高过一浪的喝彩声。最后,当她在马鞍上腾空一跃,让红旗在身下盘旋三圈之后,轻松落地。满场立刻进入了一个狂热的高潮,许多人从座椅上站立起来,向她发出热情的欢呼,更有人把帽子抛向上空,用脚使劲地跺着地板。少女向观众行礼、致敬,她双手高举,一张俊俏的脸蛋兴奋得发光。为了感谢观众的厚爱,中国杂技团团长从后台走到前面,他站在帷幕前,用手挡住准备退场的演员。观众们再一次热烈欢呼,梁雯丽追上仍然在奔跑的骏马,轻盈地飞身而上,像是一只飞舞的乳燕。接着,一个腾身转体一百八十度,向地面飞落。就在观众席倏地一片喝彩暴起时,少女竟然没有在地面站直,她好像在刹那间失去知觉,柔软的身子无声地跌向地面,像一朵从空中飘落的彩缎。这时,那位坐在贵宾包厢里的女人发出了一声恐怖的惊呼,女孩躺在地面一动不动,似乎已经失去知觉。

惊恐万分的主持人跑上前去,把手伸向女孩的鼻端,接着就发出一声惊呼:“她断气啦!她断气啦!”

就连平素极富教养的蒙特卡罗市民们此时也无法安坐在观众席上了。人们先是极度肃静,互相间脸色煞白,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作何表示。接着,人群中出现了一阵阵低沉的骚动声,这声音有如蔓延的瘟疫一般在人群中传染扩大,最后竟变成了歇斯底里的翁鸣。一些太太们用纸巾捂住口鼻,发出压抑的哭泣声,而先生们则低声议论这个事件,对这个不可思议的意外表示震惊和遗憾。演出场地上的演员们七手八脚地把少女的身体摆平,小心地放置在一块地毯上。马戏场顶灯依然旋转,彩色的光线在少女惨白的脸颊上掠过。救护车警笛震撼人心的长鸣由远及近,在场外刹时停顿,一位年轻的急救医生神色慌乱地冲进现场。他紧张地抬头看看嗡嗡声不断的观众席,指挥助手打开急救包和救护车折叠床,他俯身测量少女的脉搏,把听诊器塞进衣领,但立刻就倒抽了一口凉气。少女的体温已经冰凉,脉搏更是声息全无。他感到绝望,竟束手无策地把目光投向观众席。看到医生的慌乱,观众们都知道女孩子没有救了,整个场地逐渐安静下来。医生叹口气,挥手叫人把少女已经变得冰冷的身体抬出演出场,放进救护车,向医院奔驰而去。急救车刚刚离开,警车紧接着呼啸而至。一小队警察神色慌张地出现在表演场中央,个个低头挺胸,时不时从帽檐下瞥一眼看台上的观众。

杂技表演场上发生的可怕一幕,通过现场直播的电视节目,把信息传遍了欧洲和整个世界。蒙特卡罗震惊了,欧洲震惊了,世界也震惊了。医院的检验结果很快公布出来——少女是中了某种比腹蛇剧毒更加可怕的神经毒素袭击。原来,在女孩子表演到最后一个后空翻落地的动作时,有一枚神秘的钢针向她发动了突然袭击,这枚被某种剧毒药液浸泡过的毒针,以极高的速度向她发射过来,立刻穿透她单薄的丝绸外衣,直插胸口。从中镖到毒素发作仅仅间隔了百分之一秒的时间,在身体还未立稳之前,少女已经窒息死亡了。

用户还喜欢